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诸宗部 > 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 > 内容

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后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31 03: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后序

雪窦颂古百则。丛林学道诠要也。其间取譬经论或儒家文史。以发明此事。非具眼宗匠时为后学击扬剖析。则无以知之

圜悟老师。在成都时。予与诸人请益其说。师后住夹山道林。复为学徒扣之。凡三提宗纲。语虽不同。其旨一也。门人掇而录之。既二十年矣。师未尝过而问焉。流传四方。或致踳驳。诸方且因其言以其道不能寻绎之。而妄有改作。则此书遂废矣。学者幸谛其传焉

宣和乙巳春暮上休。[刀/牛]人关友无党记

  重刊圜悟禅师碧岩集疏

雪窦颂古百则圜悟重下注脚。单示丛林。永垂宗旨经也。学人机锋捷出。大慧密室勘辨。知无实诣。毁梓不传权也。此书诸佛正眼列祖大机。两经钳锤。一无瑕颣。兹欲与大慧长书并驾。同圜悟心要兼行。揭杲日于迷途。指南针于慧海。快然一睹。开彼群愚。相与圆成。不无利益。幸甚

右伏以。十七岁便悟云门睦州。可道是口头三昧。二百年不见碧岩雪窦。忽遭渠手下一交。怎忘得弓冶裘箕。莫断却儿孙种草。随人去脚跟后转。谁下得钓龙钩。有个具眼目底来。不看作系驴橛。此事当如筏喻。他时自会筌忘。家家门户透长安。前者呼后者应。种种因缘归大数。昔之废今之兴。莫怪山僧口多。终是老婆心切。不读东土书。安知西来意。重兴一代宗风。虽无南去雁。看取北来鱼。便有十分消息。持同文印。读无尽灯。谨疏

今月 日疏

圆悟老祖居夹山时。集成此书。欲天下后世知有佛祖玄奥。岂小补哉。老妙喜深患学者不根于道溺于知解。由是毁之。谓其父子之间矛盾。可乎。今嵎中张居士重为板行。果何谓哉。览者宜自择焉。大德壬寅中秋。住天童第七世法孙比丘。净日拜手谨书

圜悟禅师。评唱雪窦和尚颂古一百则。剖决玄微。抉剔幽邃。显列祖之机用。开后学之心源。况妙智虚凝。神机默运。晶旭辉而玄扃洞照。圆蟾升而幽室朗明。岂浅识而能致极哉。后大慧禅师。因学人入室。下语颇异。疑之才勘而邪锋自挫。再鞠而纳款。自降曰。我碧岩集中记来。实非有悟。因虑其后不明根本。专尚语言以图口捷。由是火之以救斯弊也。然成此书。火此书。其用心则一。岂有二哉。嵎中张明远偶获写本后册。又获雪堂刊本及蜀本。校订讹舛。刊成此书。流通万古。使上根大智之士。一览而顿开本心。直造无疑之地。岂小补云乎哉。延祐丁巳迎佛会日。径山住持比丘。[文/巾]陵拜书以为后序

儒门子贡极有功于东家圣人。藉令良马见鞭影而奔。皆如瞠若乎后之颜子。吾圣师游乎何言之天久矣。灵山会上。四众海集。世尊拈花宗旨。诸人罔措。独迦叶尊者。微为之破颜。与吾教中一唯之外口耳俱丧。同一顿彻悬悟。当时曾参。不直下剖击忠恕之秘钥。岂惟门人之惑滋甚。千载之下。何以祛一贯之迷云乎。异时成都佛果圜悟老禅。笏夹山丈室。拈提雪窦颂古百则。其大弟子杲上座。惧学人泥于言句。辜负从上诸祖。取老和尚舌头。一截并付烈焰。烟而扬之拉[木*(天/韭)]堆。自以巨壑太虚投置毫滴。如古德德山卖弄油糍婆前。此疏钞已埃冷而无余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花落碧岩。阳坡如绣。历过去劫。死灰复然。不知何许。许多葛藤。一一从嵎中张居士手栽无影树子上。全体败露。直得般若无说诸天雨花。百七八十年。衲僧蓦地。横穿鼻孔。从前不曾嗅底宝熏。一旦水涌云蒸。于八万四千毛孔。悉普悉遍。可谓甚深希有。难值难遇之事。已而居士二子得心疾。或谓。勤宝经杲上座毁板。居士不当拾遗烬。而日月光景之故。受如是报。居士者疑其说。以质于予。予谓。圜悟门人人人而杲上座。碧岩自碧。何得有说杲上座。见月亡指。遂乃追尤古佛。毒燎亘天。倒却刹竿。不放一线。彼未尝识月者。谁将乘一指而示之。或者又谓。杲上座火此书。盟之社鬼者深重。居士二子之患正坐此。予谓。当杲上座灼然秉炬时。炼得故纸通红。何缘密室通风。老勤巴命门舌根。别自有不坏处。一星迸散。明月空山。张居士那里得这消息来。把天然一段西蜀锦机。依旧织作旧日花样。意者主林神阴为之地。诃护至今。料亦是此书合出世因缘时节。清凉池上。针芥相逢。则书写读诵。为人演说之功。应获殊胜福德。何况金石刻镂。展转流布。居士二子之心疾根本。本不在此。客作汉。妄以情识卜度。居士缘其目前不足计拔之祸福。亦以情识卜度之。是相随赴火坑也。岂不冤哉。冥验记。沛国周氏。三子并喑。一日有客造门曰。君可内省宿愆。忽猛忆儿时见燕窠三子。伺其母出。各以一蒺藜吞之。斯须共毙。母还悲鸣而去。常自悔责。客曰。君既知悔责。罪今免矣。三子即皆能言。然则居士二子之病风丧心。得无亦有可悔恨之事乎。谈般若者。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居士能于此有省。纵无始劫来所造诸业。当应时消灭。即君二子之心疾。当如周氏三子之应时能言。可以不疑。世尊住世。四十九年。六百函文字。覆藏遍界。若从杲上座之说。万年一念。更留踪迹作么。向上禅林无限尊宿有两句。最端的曰。任尔即心即佛。我但非心非佛。今而后有谤如来正法轮者。君但应之曰。任汝说杲上座底是。我只说勤老师底是。若不如是。即恐燎却面门。四百四病一时发矣。将如居士二子心疾何。不见古人道。养子方知父母恩。居士学佛知恩。临老忏悔。他日作家炉鞴。跳出丈六金身。不知还见勤老师真个扬眉竖拂否。若还一句荐得。向道佛祖有誓。罪不重科。莫殃及他家儿孙好。虽然如是。且得没交涉。是年延祐丁巳中元日。海粟老人冯子振题

碧岩集行于世者数版。卷套多多。到上学徒盛笈非便也。故(予)欲成小字缩行省纸册。有年所矣。安政丁巳秋。笃信檀士戮力舍财。喜资上木。即命剞劂氏。事既竣焉。喜舍刊梓制本贱价。固予初志也。若夫碧岩曲节。先哲序跋善美尽尽。(予)何言乎。简省刻成。故书詹言于筴端。尔安政六年岁在己未秋七月初吉敕住华园玉桃庵主万宁玄汇敬识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