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大般若经第十般若理趣分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二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诸宗部 > 宏智禅师广录 > 内容

宏智禅师广录卷第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30 18: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宏智禅师广录卷第三

  真州长芦觉和尚拈古

    侍者行从集

举世尊因自恣日。文殊三处过夏。迦叶欲摈出文殊。才近椎乃见百千万亿文殊。迦叶尽其神力。椎不能举。世尊遂问。汝摈那个文殊。迦叶无对。师云。金色头陀。有心无胆。当时尽令而行。莫道百千万亿文殊。只这黄面瞿昙。也与摈出。若能如是。不唯壁立真风。亦令后人知我衲僧门下。着尔闲佛祖不得

举卧轮云。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六祖闻云。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师云。葵花向日。柳絮随风

举百丈上堂。大众方集。以拄杖一时打去。复召云大众。众回首。丈云。是什么。黄檗上堂。大众方集。以拄杖一时打去。复召云大众。众回首。檗云。月似弯弓。少雨多风。雪窦云。若是雪窦。集众以拄杖打去便休。师云。下媒求鸽。直钩钓鱼。各有接物利生底手段。若是个捞笼不住。呼唤不回底汉。又作么生。以拄杖击香台一下

举南泉归宗麻谷。礼拜忠国师。泉于路上画一圆相云。道得即去。宗于圆相中坐。谷作女人拜泉云。恁么则不去也。宗云。是何心行。师云。我当时若见。便与拨却圆相。不唯打破南泉窠窟。亦乃教归宗无著身处。麻谷呈伎俩不得。泉云。恁么则不去也。果然果然

举洞山到北岩。岩问。什么处来。山云。湖南来。岩云。观察使姓什么。山云。不得姓。岩云。名什么。山云。不得名。岩云还理事也无。山云自有廊幕在。岩云还出入否。山云不出入。岩云岂不出入。山拂袖出去。岩来日侵早入堂。召洞山云。昨日问上座话。不称老僧意。一夜不安。今请上座别一转语。若惬老僧意。便开粥相伴过夏。山云却请和尚问。岩云不出入。山云太尊贵生。岩乃开粥同过夏。师云。主张门户。自有傍来。拱默威严。谁敢正视。借功施设。转位提持。全成左右分权。不犯尊贵一路。还知尊贵处么。宝殿无人不侍立。不种梧桐免凤来

举法灯开堂。谓众云。山僧本欲跧栖岩窦。又缘清凉老人有不了底公案。今日出来。为他分析。僧问。如何是不了底公案。灯便打云。祖祢不了。殃及儿孙。僧云。过在什么处。灯云。过在我殃及尔。师云。这僧若是个汉。出来便与掀倒禅床。不唯自己有出身之路。亦免见祖祢不了殃及儿孙

举香严垂语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树。下有人问西来意。若不对违他所问。若对又丧身失命。正当恁么时。作么生即是。有虎头上座云。树上即不问。未上树请师道。香严呵呵大笑。雪窦云。树上道即易。树下道即难。老僧上树也。致将一问来。师云。虎头上座是个恶贼。用无义手。打不防家。直绕本色作家。往往做手脚不辨。雪窦是别机宜。识休咎底汉。到这里亦只得藏身露影。还会香严做处么。三千剑客今何在。独许庄周见太平

举僧问风穴。语默涉离微。如何通不犯。穴云。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雪窦云。劈腹剜心。师云。露裸裸圆陀陀。直是无棱缝。且道。风穴无棱缝。何似雪窦无棱缝。还会么。和光惹事。刮笃成家

举玄沙问镜清。古人道。不见一法。是大过患。尔且道。不见甚么法。清指露柱云。莫是这个法么。沙云。浙中清水白米从尔吃。佛法未梦见在。师云。镜清当时恁么答。玄沙末后恁么道。还相契也无。然则镜清久不作佛法梦。也须是玄沙同参始得

举莲华庵主拈拄杖示众云。古人到这里为什么不肯住。众无语。自代云。为他途路不得力。复云。毕竟如何。又自云。楖标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师云。负入不负出。本色住山人。思大吞尽诸佛。普眼不见普贤。且道。病在什么处。蓦拈拄杖卓一下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

举雪峰云。饭罗边坐地饿死人无数。海水边坐地渴杀人无数。玄沙云。饭罗里坐饿死人无数。海水没头渴杀人无数。云门云。通身是饭。通身是水。师云。我则不然。饭罗里坐胀杀人无数。海水没头浸杀人无数。以前伤乎不吞。以后失乎不吐。只如云门道通身是饭通身是水。到这里无尔吞吐处

举僧问智门。莲华未出水时如何。门云莲华。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师云。灵龟无卦兆。空壳不劳钻

举僧问净众。莲华未出水时如何。众云。菡萏满池流。僧云。出水后如何。众云。叶落不知秋。师云。李陵持汉节。潘阆倒骑驴

举云盖问石霜。万户俱开即不问。万户俱闭时如何。霜云。堂中事作么生。盖无语。经半年方乃云。无人接得渠。霜云。道即大杀道。只道得八成。盖云。和尚作么生。霜云。无人识得渠。师云。稳密田地。忌堕功勋。贴体衣裳。会须脱却。宗中辨的。量外转机。须子细始得。同中之异。酌然尚带依俙。异中之异。直是难臻妙极。还到石霜父子转侧处么。烛晓玉人初破梦。夜寒青女未登机

举睦州示众云。裂开也在我。掜聚也在我。僧问。如何是裂开。州云。三九二十七。菩提涅槃真如解脱即心即佛。我且恁么道。汝又作么生。僧云。某甲不恁么道。州云。盏子落地。楪子成八片。僧云。如何是掜聚。州敛手而坐。师云。睦州用处。直是长三短五。七纵八横。攃在面前。抛向脑后。不妨奇特。然则门庭施设。自是一家。入理深谈。不翅百步

举经云。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法眼云。若见诸相非相。即不见如来。师云。世尊说如来禅。法眼说祖师禅。会得甚奇特。不会也相许

举马祖见僧来。便画一圆相云。入也打不入也打。僧便入。祖便打。僧云。和尚打某甲不得。祖靠却拄杖休去。师云。跨门之机。室中之意。具眼者分明辨取

举僧问广德。如何是刢利底人。德云。维摩不离方丈室。文殊未到早先知。又问。如何是刢利底人。德云。垢腻汗衫皂角洗。又问。如何是刢利底人。德云。古墓毒蛇头戴角。师云。一句子把定要关。一句子不存轨则。一句子体用双照。若人会得。许儞刢利。还端的么。枯龟妙在孙宾手。一灼爻分十字文

举雪峰问僧。什么处去。僧云。普请去。峰云去。师云。莫动着。动着三十棒。云门云。随语识人。又是为蛇画足

举渐源因宝盖来相看。源乃卷帘入方丈坐。盖下却帘归客位。源令侍者传语云。远涉不易。犹隔津在。才语了盖便打一掌。者云。有堂头和尚在。莫打某甲。盖云。只为有和尚在。所以打儞。者回举似源。源云。犹隔津在。师云。酌然犹隔津在。然则各各彼彼自是一家。且作么得同生同死共命连枝去。暗里抽横骨。明中坐舌头

举保福问长庆。盘山道。光境俱亡。复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亡。复是何物。据二老宿。总未剿绝在。作么生得剿绝去。庆良久。福云。情知儞向鬼窟里作活计。庆云。汝又作么生。福云。两手扶犁水过膝。师云。俱亡未亡。夺人夺境。为什么保福不肯长庆。太平本是将军建。不许将军见太平

举干峰示众云。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须是一一透得。更有照用临时。向上一窍在。云门出云。庵内人为什么不知庵外事。峰呵呵大笑。门云。犹是学人疑处。峰云。子是什么心行。门云。也要和尚相委。峰云。直须恁么稳密始得稳坐地。门云喏喏。师云。坐着病在膏肓。用着光不透脱。直饶儞纵横十字。圆转一机。也未知有向上一窍在。还得稳坐地么。到头霜夜月。任运落前溪

举沩山问仰山。子一夏不见上来。在下面作何所务。仰云。某甲锄得一片畬。下得一罗种。沩云。寂子今夏不虚过。仰云。和尚今夏作什么。沩云。日中一饭。夜后一寝。仰云。和尚今夏亦不虚过。道了乃吐舌。沩云。寂子何得自伤已命。师云。少当努力。老合歇心。这一夏总不虚过。为什么仰山道了吐舌。若点捡得出。祸不入慎家之门

举赵州云。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师云。沈空滞迹。犯手伤风。俱未是衲僧去就。直须莫入人行市。莫坐他床榻。正不立玄。偏不附物。方能把住放行。有自由分

举临际两堂首座齐下喝。僧问际。还有宾主也无。际云。宾主历然。师云。杀人刀活人剑。在临际手里。虽然如是。当时便与一喝。直饶他大逞神通。也只得同声相应

举洞山问隐山。如何是主中主。隐云。长年不出户。洞云。如何是主中宾。隐云。青山覆白云。洞云。宾主相去几何。隐云。长江水上波。洞云。宾主相见有何言说。隐云。清风拂白月。师云。主也云藏顶相。宾也雪压眉棱。相去也门司有限。言说也玉振金声。我此四句。且道。与隐山是同是别。丛林具眼者。试请辨看

举云门云。佛法大杀有只是舌头短。后自云长也。师云。云门大师。虽然自起自倒。要且车不横推。理不曲断

举沩山与仰山摘茶次。沩云。终日只闻子声。不见子形。仰便撼茶树。沩云。子只得其用。仰云未审。和尚如何。沩良久。仰云。和尚只得其体。沩云。放子三十棒。师云。沩山仰山。父父子子。丛林尽道。各得一橛。殊不知天共白云晓。水和明月秋

举棱严会上。世尊告众云。若能推底。是汝心则认贼为子。修山主云。若能推底。不是汝心。则认子为贼。师云。如今推也。是子是贼。买[悍-干+月]相头。食鱼去骨

举长庆云。总似今日。老胡有望。保福云。总似今日。老胡绝望。师云。富嫌千口少。穷恨一身多

举僧问石霜。真身还出世也无。霜云。不出世。僧云。争柰真身何。霜云。琉璃瓶子口。师云。通身及尽。彻底无功。攃手兴来。随处得用。还识石霜老汉么。当堂无影迹。遍界不曾藏

举僧问雪峰。古涧寒泉时如何。峰云。瞪目不见底。僧云。饮者如何。峰云。不从口入。僧举似赵州。州云。不可从鼻孔里入。僧却问州。古涧寒泉时如何。州云苦。僧云。饮者如何。州云死雪峰闻云。赵州古佛。从此不答话。师云。扶竖宗椉。须还大匠。雪峰辨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身心。赵州用一百二十岁老作家手段。不妨奇怪。如今众中。随言定旨。乱作贬剥。深屈古人。然则相席打令。似有知音。镂骨铭心。罕逢明鉴

举国师三唤侍者。侍者三应。国师云。将谓吾辜负汝。谁知汝辜负吾。师云。仁义道中。师资分上。再呼能再应。论实不论虚。且道。有辜负无辜负。皓玉无瑕。雕文丧德

举僧问韶山。是非不到处。还有句也无。山云有。僧云。是什么句。山云。一片孤云不露丑。师云。通身回互。不触尊严。退位傍提。要当宛转。还见韶山相为处么。尽力推爷向里头

举僧问临际。如何是吹毛剑。际云。祸事祸事。僧便礼拜。际便打。僧问巴陵。如何是吹毛剑。陵云。珊瑚枝枝撑着月。师云。杀人刀一毛不度活人剑一毫不伤。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举洞山垂语云。体得佛向上人。方有说话分。僧问。如何是佛向上人。山云非佛。法眼云。方便呼为佛。师云。二老宿相去多少。直是刀刀相似。柰何鱼鲁参差。到这里。须是转劫外机。放风前箭。横身担荷。攃手承当。具这般眼目始得。还辨得么。易分雪里粉。难辨墨中煤

举修山主垂语云。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圣人法。圣人不会。圣人若会。即同凡夫。凡夫若知。即是圣人。师云。收得安南。又忧塞北到这里实成底事。一时扬却。始得稳坐地。还端的么。一等平怀。泯然自尽

举石梯问侍者。什么处去。者云。上堂斋去。梯云。我岂不知汝上堂斋去。者云。除此外别道什么。梯云。我只问汝本分事。者云。若问本分事。某甲实是上堂斋公。梯云。不谬为吾侍者。师云。放过即不可。如今直与扭得鼻孔痛。打得骨头出。始得免见瞎驴趁大队。所以道平地上死人无数。透得荆棘林是好手。且道。适来这僧透得也未。多虚不如少实

举僧问法眼。声色两字。如何透得。眼云。大众若会这僧问处。透声色也不难。师云。从前不了。只因家贼难防。直下分明。且向草庵止宿

举夹山云。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他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师云。夹山老子。解开布袋头。将差珍异宝。攃向诸人面前了也。正当恁么时。却作么生。路不拾遗。君子称美

举赵州云。把定乾坤眼。绵绵不漏丝毫。我要儞会。儞又作么生会。师云。还端的也未。直饶儞这里会得。七穿八穴。我也知儞出赵州[禾*卷]缋不得

举镜清问灵云。混沌未分时如何。云曰。露柱怀胎。清云。分后如何。云曰。如片云点太清。清云只如太清。还受点也无。云不对。清云。恁么即含生不来也。云亦不对。清云。直得纯清。绝点时如何。云曰。犹是真常流注。清云。如何是真常流注。云曰。似镜常明。清云。向上更有事否。云曰有。清云。如何是向上事。云曰。打破镜来。与子相见。师云。分与未分。玉机夜动。点与不点。金梭暗抛。直是一色纯清。未得十成安稳。且道。打破镜来。向什么处相见。还会么。清秋老兔吞光后。湛水苍龙蜕骨时

举石巩上堂。乃张弓架箭。三平擘开胸当之。巩云。一张弓两只箭。三十年只。射得半个圣人。师云。石巩习气不除。三平相席打令。却云三十年一张弓两只箭。只射得半个圣人。岂不是以己方人。大都不入惊人浪。到了难寻称意鱼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清净法身。门云。花药栏。僧云。便恁么去时如何。门云。金毛师子。雪窦着语云。大无端。师云。贼来须打。客来须待。云门雪窦。二俱作家。这里莫有便恁么去者么。切忌撞头磕额

举僧问曹山。子归就父。为什么父全不顾。山云。理合如斯。僧云。父子之恩何在。山云。始成父子之恩。僧云。如何是父子之恩。山云。刀斧斫不开。师云。翡翠帘垂。丝纶未降。紫罗帐合。视听难通。犯动毛头月升夜户。密移一步鹤出银笼。还知么。脱身一色无遗影。不坐同风落大功

举白水垂语云。眼里着砂不得。耳里着水不得。僧便问。如何是眼里着砂不得。水云。应真无比。僧云。如何是耳里着水不得。水云。白净无垢。师云。白水老子。可谓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具足千变万化。只个赤手空身。不受一滴一尘。直是满眼满耳。还见么。立足无闲地。知心有几人

举石头参同契云。回互不回互。僧问云门。如何是回互。门指版头云。不可唤作版头僧云。如何是不回互。门云。这个是版头。师云。石头舌头无骨。云门眼里有筋。千古之下。声光赫扬。如今要把手共行。直须恁么始解不恁么。然后没交涉。还相委悉么。少年曾决龙蛇阵。老倒还同稚子歌

举芭蕉示众云。尔有拄杖子。我与尔拄杖子。尔无拄杖子。我夺却尔拄杖子。师云。尔有则一切有。尔无则一切无。有无自是当人。与夺关芭蕉甚事。正恁么时。作么生是尔拄杖子

举僧问香严。如何是道。严云。枯木里龙吟。僧云。如何是道中人。严云。髑髅里眼睛。僧举门石霜。如何是枯木里龙吟。霜云。犹带喜在。僧云。如何是髑髅里眼睛。霜云。犹带识在。师云。王居门里。臣不出门

举大耳三藏得他心通。朝见肃宗帝。帝命忠国师验之。藏见国师。便礼拜侧立于右。国师云。汝得他心通是否。藏云不敢。国师云。汝道。老僧祇今在什么处。藏云。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在西川看竞渡舡。国师再问。汝道。老僧即今在什么处。藏云。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在天津桥上看弄猢狲。国师第三次问。老僧即今在什么处。藏罔知去处。国师叱云。这野狐精。他心通在什么处。师云。三藏不见国师。则且置。尔道。国师自知落处么。若谓自知。则百鸟衔花。诸天供养。未有休日。且道。正当恁么时。落在什么处

举陆亘大夫。问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有时坐有时卧。欲镌作佛得否。泉云得。陆云。莫不得否。泉云不得。云岩云。坐则佛。不坐则非佛。洞山云。不坐则佛。坐则非佛。师云。转功就位。转位就功。还他洞上父子。且道。南泉意作么生。直是针锥不得

举佛前有一女子入定。佛敕文殊出定。殊乃运神力。托上梵天。出定不得。佛乃云。下方有罔明大士。能出此定。须臾罔明至。敕令出定。罔明弹指三下。女子便出定。师云。若定若动。当人变弄。鸿毛轻而不轻。大山重而非重。还知老瞿昙鼻孔在我手里么

举雪峰与三圣行次。见一队猢狲。峰云。只这猢狲。各各皆一面古镜。圣云。历劫无名。何以彰为古镜。峰云。瑕生也。圣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峰云。老僧住持事烦。师云。当时若见雪峰道瑕生也。但近前云喏喏。且道。何故如此。争之不足。让之有余

举长庆示众云。净洁打叠了。近前就我索。蓦脊与尔一棒。有这一棒到尔。尔须具大惭愧。若无这一棒到尔。尔向什么处会。师云。死口吃常住饭。展脚卧长连床。求个知惭愧者难得。还知长庆棒落地处么。雷开蛰户电烧尾。引出峥嵘头角来

举盘山垂语云。若言即心即佛。今时未入玄微。若言非心非佛。亦是指踪极则。师云。有钱不解使。解使却无钱。且道。作么生得十成去。娶他年少妇。须是白头儿

举金峰示众云。事存圅盖合。理应箭锋拄。若人道得。金峰分半院与他住。时有僧出礼拜。峰云休休。相见易得好。共住难为人。师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僧拟乎强取。金峰又却不甘。还知蚌鹬相持。尽落渔夫之手。若也辨得圅盖箭锋。金峰一院两手分付

举僧问曹山。佛未出世时如何。山云。曹山不如。僧云。出世后如何。山云。不如曹山。师云。佛与曹山。宾主互换。出世不出世。各具一只眼。未有长行而不住。长住而不行。还会么。幽洞不拘关锁意。纵横那涉两头人

举云门示众云。直得触目无滞。达得名身句身一切法空。山河大地是名身。亦不可得。唤作三昧性海俱备。犹是无风。匝匝之波。直得亡知于觉。觉即佛性矣。唤作无事人。更须知有向上一窍在。师云。宾主不谐。二俱有过。各与二十棒。只如向上一窍。又作么生。犀因玩月纹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

举干峰示众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第二。云门出众云。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峰云。来日不得普请。师云。坐断十方。千差路绝。放开一线。万派朝宗。二尊宿。开拓家风。方见衲僧去就。还端的么。太平天子寰中旨。血汗将军塞外心

举岩头辞德山。山云。子什么处去。头云。暂辞和尚下山去。山云。子他后作么生。头云。不忘和尚。山云。子凭何有此语。头云。岂不闻智与师齐。减师半德。智过于师。方堪传授。山云。如是如是。善自护持。师云。德山寻常棒下。不立佛祖。洎乎到这时节。得恁么老婆。虽然是养子之缘。争免得后人捡责。待伊道智过于师方堪传授。拽拄杖蓦脊便打

举南泉垂语云。王老师。牧一头水牯牛。拟向溪东去。不免官家苗税。拟向溪西去。不免官家苗税。争如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师云。南泉牧牛。可谓奇特。直得一切处关防不得。为什么如此。是他随分纳些些

举黄檗问百丈。从上相承底事。和尚如何指示于人。丈据坐。檗云。后代儿孙。将何传授。丈云。将谓尔是个人。便归方丈。师云。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还他百丈。黄檗不是不知有。且只要此话大行。还会百丈归方丈么。林间风叶落。化外水天秋

举仰山问僧。近离甚处。僧云庐山。仰云。曾到五老峰么。僧云不曾到。仰云。阇梨不曾游山。云门云。此语皆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谭。师云。云门虽然识得仰山底里。争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且道。仰山意作么生。无限风流慵卖弄。免人指点好郎君

举三圣云。我逢人即出。出即不为人。兴化云。我逢人即不出。出则便为人。师云。堕也堕也。今日不是减古人声光。且要长后人节概。若是本色汉。提祖师印。转铁牛机。把拄杖一时穿却。方见衲僧手段

举声明三藏见闽王。王请玄沙验之。沙背后以铜火筯。敲铁火炉。问云。是什么声。藏云。铜铁声。沙云。大王莫受外国人瞒。师云。理契则神。贫子获衣中之宝。情封则物。力士失额上之珠。三藏只解瞻前。玄沙不能顾后。还知么。诬人之罪。以罪加之

举僧问长沙。作么生转得山河大地。归自己去。沙云。作么生转得自己。归山河大地去。师云。虽然主宾互换。要且泥水不分。或然裂转鼻孔。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又合作么生。如今王令稍严。不许人搀行夺市

举灌溪垂语云。我在临际处得一杓。我在末山处得一杓。又云。十方无壁落。四面亦无门。露裸裸赤洒洒没可把。师云。灌溪恁么说话。且道。是临际处得底。末山处得底。虽然一箭双雕。柰有时走杀有时坐杀。且作么生得恰好去。掜聚放开都在我。拈来抛去更由谁

举僧问睦州。祖意教意是同是别。州云。青山自青山。白云自白云。师云。若向这里识得陆州。释迦出世达磨西来。总是不守本分底汉。还识得么。臂长衫袖短。脚瘦草鞋宽

举南园一日自烧浴。僧问。和尚何不使沙弥童行。园抚掌三下。僧举似曹山。山云。一等是个抚掌拍手。就中南园奇怪。俱胝一指头禅。盖为承当处不谛。僧却问。南园抚掌。岂不是奴儿婢子边事。山云是。僧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山云有。僧云。如何是向上事。山咄云。这奴儿婢子。师云。识尊卑知贵贱。南园是作家。分玉石辨金鋀。曹山不出世。这僧虽解切瑳琢磨。也只向奴儿婢子边着到。还知么。放矌淋漓两不伤。犹是夜明帘外客

举云门示众云。十五日以前即不问。十五日以后道将一句来。自云。日日是好日。师云。属虎人本命。属猴人相冲

举寿圣云。月半前用钓。月半后用锥。僧便问。正当月半时如何。圣云。泥牛踏破澄潭月。师云。两头得用。寿圣作家。直下忘功。是谁体得。放行也互换尊宾。把住也不留朕迹。还有体得底么。玉女夜抛梭。织锦于西舍

举僧问曹山。世间什么物最贵。山云。死猫儿最贵。僧云。为什么死猫儿最贵。山云。无人着价。师云。曹山物货不入行市。子细看来。直是一钱不直。曹山遇贱则贵。我这里遇贵则贱且道还有相违处么

举大慈示众云。山僧不会答话。只是识病时有僧出。慈便归方丈。雪窦云。雪窦识病不答话。或有僧出。劈脊便打。师云。大慈雪窦。二俱作家。要且只顾目前不防脚下。或有个不识好恶。不问东西底汉。出来便掀倒禅床。直饶尔全机大用。也只恐着手脚不辨。正当恁么时。还有识病底眼么

举僧问雪峰。声闻人见性。如夜见月。菩萨人见性。如昼见日。未审。和尚见性如何。峰打三下。后问岩头。头打三掌。雪窦云。应病与药。且打三下。据令而行。合打多少。师云。雪窦一期趁快。往往后人作行令会。却殊不知。雪峰岩头是个无固必汉

举云岩院主游石室回。岩云。汝去入到石室里看。为什么便只回。院主无对。洞山代云。彼中已有人占了也。岩云。汝更去作什么。山云。不可人情断绝去也。师云。低头失却针。开眼拾得线。线无头而莫度。针无穴以难穿。到这里。鸾胶续弦。须是洞山始得

举南泉与赵州玩月次。州云。几时得似这个去。泉云。王老师二十年前。也曾恁么来。师云。二十年前且置。二十年后又作么生。还知王老师行履处么。屋里无灵床。浑家不着孝

举僧问玄沙。如何是无缝塔。沙云。这一缝大小。师云见成公案。尔若道据款结案。我知尔未识玄沙。若有人问长芦。只向道。四棱榻地。且道。识玄沙不识玄沙。具眼者辨看

举古德垂语云。终日拈香择火。不知身是道场。师云。弄精魂汉。有什么限。玄沙云。终日拈香择火。不知真个道场。师云。奇怪八十翁翁出场屋。不是小儿戏。且道。利害在什么处。有智无智。较三十里

举僧问龙牙。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牙云。待石鸟龟解语。即向汝道。僧问香林。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林云。坐久成劳。师云。一句子仰之弥高。一句子钻之弥坚。一句子瞻之在前。一句子忽焉在后。还辨得么赤心片片知人少。觌面堆堆睹者稀

举良禅客问钦山。一旋破三关时如何。山云。放出关中主看。良云。恁么则知过必改。山云。更待何时。良云。好箭放不着所在。便出。山云且来阇梨。良回首。山把住云。一旋破三关即且置。试与钦山发箭看。良拟议。山打七棒云。且听。这汉疑三十年。师云。山堆岳积来瓦解冰消法。则是人知有。与我放出关中主看。且合作么生。有底道。当时便喝。当时便掌。然则一期瞎用则得。要且未是关中主在。还体得么。当堂不正坐。那赴两头机

举赵州与远侍者。斗劣不斗胜。州云。我似一头驴。者云。我似驴胃。州云。我似驴粪。者云。我似粪中虫。州云。尔在里许作什么。者云过夏。州云。把将饼子来。师云。高高标不出。低低望不及。眼自争先得。筹因打劫赢

举玄沙示众云。诸方尽道接物利生。忽遇三种病人来。如何接得。患盲者。拈推竖拂。他又不见。患聋者。语言三昧。他又不闻。患哑者。教伊说又说不得。若接此人不得。佛法无灵验。有僧请益云门。门云。尔礼拜着。僧礼拜。门以拄杖桎。僧退后云。汝不是患盲。复唤近前来。僧近前。门云。汝不是患聋。乃云会么。僧云不会。门云。汝不是患哑。其僧于此有省。师云。云门平展。这僧实酬。且道。悟在什么处。不救之疾。难为针艾

举僧辞大慈。慈问。向什么处去。僧云。江西去。慈云。将老僧去。得么。僧云。非但和尚。更有过于和尚者。亦不能将得去。师云。大慈合伴不着。这僧不如独行。也须是恁么始得。真饶大慈古佛。也不柰这檐版汉何。且道。别有什么长处

举僧问石霜。咫尺之间。为什么不睹师颜。霜云。我道。遍界不曾藏。僧复问雪峰。遍界不曾藏意旨如何。峰云。甚么处不是石霜。师云。石霜雪峰相去多少。直是千里万里。若有人问长芦遍界不曾藏竟旨。向道什么处是石霜

举三平颂云。

秖此见闻非见闻。更无声色可呈君。个中若了全无事。体用何妨分不分。

师云。正相逢没交涉。六户不掩。四衢绝踪。遍界是光明。通身无向背机丝不挂梭头事。文彩纵横意自殊

举僧辞大随。随问。什么处去。僧云。峨眉礼普贤去。随竖起拂子云。文殊普贤只在这里。僧画一圆相抛向背后。随云。侍者将一贴茶与这僧。师云。识法者惧。欺敌者亡。水中择乳。须是鹅王

与玄沙见鼓山来。画一圆相。山云。人人出这个不得。沙云。情知尔驴胎马腹里作活计。山云。和尚又作么生。沙云。人人出这个不得。山云。和尚恁么却得。某甲为什么不得。沙云。我得尔不得。师云。玄沙大似倚势欺人。以强陵弱。盖他拨得转弄得出。两个一般。为什么道。我得尔不得。是真难掩。是伪不冒

举雪窦举。古德云。眼里着砂不得。耳里着水不得。忽有个汉。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瞒。祖佛言教。是什么热碗鸣声。便请高挂钵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员无事道人。又云。眼里着得须弥山。耳里着得大海水。一般汉。受人商量。佛祖言教。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却须挑起钵囊。横担拄杖。亦是一员无事道。人复云。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然后没交涉。三员无事道人中。选一人为师。师云。坐断乾坤。建立世界。和光混俗。各有长处且道。选那一人为师。蓦拈起拄杖云。穿过了也

举洞山问密师伯。作什么。密云把针。山云把针事作么生。密云。针针相似。山云。二十年同行。作这语话。密云。长老又作么生。山云。大地火发。师云。大地火发。间不容发。南海昆仑。天寒不[革*(卄/(ㄇ@人)/戊)]。祖祖相传。一头搕[打-丁+(天/韭)]

举陈操尚书与众官。楼上遥见数僧从远来。官云。数员禅客。陈云不是。官云。焉知不是。陈云。待与验过。僧至楼下。陈云大德。僧举首。陈云。不信道不是。官罔措。师云。陈尚书当面白拈。瞒长芦一点不得

举雪峰在洞山作典座。一日淘米次。山问。淘砂去米。淘米去砂。峰云。砂米一时去。山云。大众吃个什么。峰便覆却盆。山云。子他后别见人去在。师云。雪峰只管步步登高。不觉草鞋跟断。若也正偏宛转敲唱俱行。自是言气相合。父子相投。且道。洞山不肯雪峰意。在什么处。万里无云天有过。碧潭似镜月难来

举僧问芭蕉。有一人不舍生死。不证涅槃。师还提携也无。蕉云。山僧粗识好恶。师云。芭蕉虽然识好恶。且不能牵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如今若有人问长芦。便和声打。为什么如此。我从来不识好恶

举大慈示众云。说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说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洞山云。说取行不得底。行取说不得底。云居云。行时无说路。说时无行路。不行不说时。合行什么路。洛浦云。行说俱不到。则本事在。行说俱到。则本事无。师云。绝是非没踪迹。相逢不识面。识面不相逢。诸尊宿。各有长处。如今舌头上无十字关。脚跟下无五色线。要行便行。要说便说。若有人问长芦。如何是要行便行。云步。如何是要说便说。云啊

举水潦和尚问马大师。如何是佛法大意。马祖与一踏倒。水潦豁然大悟。起来呵呵大笑云。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只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师云。马大师。不合放过。待伊起来恁么道。但问只这一毫。从什么处得来。待伊拟议。更与一踏

举古德云。长者长法身。短者短法身。师云且道。舜若多神。唤什么作法身。良久云。还会么。不可续凫截鹤。夷岳盈壑去也

举布袋和尚颂云。弥勒真弥勒师云。拶破面门。分身千百亿。师云。筑着鼻孔。时时示时人。师云。高着眼。时人皆不识。师云。当面讳却。师复云。憨皮袋栏街截巷。直是无回避处。还辨得么。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举赵州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里。是汝还护惜也无。时有僧问。和尚既不在明白里。护惜个什么。州云。我亦不知。僧云。既不知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州云。问事即得。礼拜了退师云。这僧也如切如瑳。不能见机而变。赵州也如琢如磨。几乎事不解交。众中只管道。退身有分。殊不知尽力提持。还体悉得么。焦甎打着连底冻

举睦州问武陵长老。了即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一微尘。作么生。陵云。和尚问谁。州云问长老。陵云。何不领话。州云。我不领话。尔不领话。师云。睦州武陵。总道不领话。其间。有贪观白浪失却手桡。乃竖起拂子云。看

举南泉因至庄。偶庄主预备迎奉泉云。老僧居常出入不与他知。何夙排辨至于如此。主云。昨夜土地神报。侍者便问。既是大善知识为甚却被鬼神觑见。泉云。土地前更添一分供养着。师云。长芦则不然。若见这庄主恁么道。便与捉住云。放尔不得。何故如此。不见道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举僧问洞山。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为什么不得他衣钵。山云。直饶道本来无一物。也未合得他衣钵。且道。什么人合得。僧下九十六转语。不契。末后云。设使将来他亦不受。山深肯之。雪窦云。他既不受是眼。将来必应是瞎。师云。长芦则不然。直须将来。若不得来。争知不受。直须不受。若不不受。争免将来。将来底必应是眼。不受底真个是瞎。还会么。照尽体无依。通身合大道

拈古一百则竟

  后序

余顷将漕淮南。梦僧导至一古寺基。有巨栋十数。大书其榜曰隰州。金碧焕然。觉而异之。尝语人莫能占。后数月。主普照者。众讼抵狱。余生于泗。而又从官往来廿余年。悯禅席猥冗。因欲以振起之。其徒走权贵门。皆为之地。余志终不可夺。时雪峰了住长芦。与比丘千五百人俱。今天童觉居上首。与众推出。余乃劝请力行祖道。无有怖畏。远近归依。户外屦满。他日相见。问其乡里。则曰隰州人也。忽省昨梦若合符节。闻者莫不稽首赞叹。咸谓此事不可不书。而执笔辄懒。退居清江之上二年矣。惠慈上人。自天童由雪峰。持二老书来。问讯勤恳。出天童拈提古德机缘。因记梦事之大略。题其后。不独可以砥砺禅流。且为丛林盛事云。绍兴四年十一月廿二日。芗林居士。向子諲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