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初品第一
·大般若经第十般若理趣分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卷第二
·佛母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诸宗部 > 虚堂和尚语录 > 内容

虚堂和尚语录卷第五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30 13: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虚堂和尚语录卷之五

  颂古

    侍者 无隐 编

世尊忉利天为母说法。优填王思佛

紫金光聚照山河。天上人间意气多。曾敕文殊领徒众。毗耶城里问维摩

世尊因。乾闼婆王奏乐。其时山河大地。尽作琴声。迦叶起舞。王问迦叶。岂不是阿罗汉。诸满已尽。何更有余习。世尊云。实无余习。莫谤法也

有三尺剑。可以谒赵国。无千里眼。难以见悬丝。巍巍堂堂。三界大师

世尊因。外道问。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佛良久

有力量人终是别。等闲垂手便相应。何如夜半榑桑日。推上须弥最上层

罽宾国王。仗剑问师子尊者

夜阑天际堕金盆。膝上焦桐调转新。易水悲风轻按指。鸾胶难续断肠人

婆子烧庵

铁壁迸开云片片。黑山辊出月团团。就中明暗相凌处。天外出头谁解看

善财童子参五十三知识。末后到弥勒楼阁

大人境界终难到。到后如何说向人。不是当人知见力。莫将知见别疏亲

达磨见梁武帝

玉箫吹彻凤凰台。古殿深沉晓未开。满地落花春已过。绿阴空锁旧莓苔

楞严经云。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

石润非玉。水丽非金。大禹决而西溯。卞和泣而陆沈。美兮渺兮。错古砻今

昔有老宿。一夏不为师僧说话

冷冷寒溜泣秋壑。才会沧溟便泛舟。见说许由曾洗耳。可怜巢父更鞭牛

维摩经云。其施汝者不名福田

青山白云。碧溪萝月。画虎成狸。只得一橛

智者大师在南岳。悟法华三昧

好将真法供如来。花在幽岩险处开。一夜狂风吹欲尽。落英无数点苍苔

老子曰。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

青牛仙。去不虚传。常用虚中落断边。自是一生多蹇薄。夜深犹立古皇前

南岳思大禅师。因志公令人传语

一口吞尽三世佛。牙如剑树眼如铃。断弦不必鸾胶续。只要知音侧耳听

夫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笾[竺-二+豆]才陈见圣人。莫将生死较疏亲。清台历日烦君看。一岁终须有一春

倩女离魂

行吊先桃茢。丧车后纸钱。老胡门下客。宁可入黄泉

调达谤佛

万仞崖头[拚-ㄙ+ㄊ]得去。不知何处觅全尸。业风吹起再苏醒。却问如今是甚时

女子出定

野水浮轻楫。暖烟生紫蒪。晚来湖上望。多是罟鱼人

王常侍访临际。问。者一堂僧。还看经否

事到无心不苟欺。乌玄鹄白尚怀疑。自非亲见黄头老。争敢逢人泄漏伊

杨大年。参广慧琏和尚。发明有颂。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狮子变作狗。拟欲将身北斗藏。直须合掌南辰后

白石凿凿。韫尔美璞。君子道晦。君子斯乐

陈操尚书。一日与众官登楼。望见数僧。有一官人云。来者总是行脚僧。尚书云。不是。官人云。焉知不是。尚书云。待近与诸公勘过。须臾僧至。尚书召云。上座。僧举首。尚书云。不信道

李咸曾相壶丘子。随变难分丞自逃。输与高楼凝望者。炯然明可察秋毫

庞居士临示寂。以首藉于頔相公膝。嘱云。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

欲识穷原处。何人为指迷。夕阳鸡犬外。桃李自成蹊

裴相国问僧。看甚么经。僧云。无言童子经。裴云。有几卷。僧云。两卷。裴云。既是无言。为甚却有两卷。僧无语

曾落石霜机外笏。又扶粗行到唐天。只将四海垂纶手。鰕蟹鱼龙一串穿

黄檗在南泉。作首座。甘贽请施财

抛来撒去互施呈。地狱门前鬼眼睛。觑破髑髅肝胆外。摩醯顶上复重明

陆亘大夫问南泉。肇法师也奇怪

裁书拟欲扣天阍。往往无人可共论。因得老生轻指拨。临风不觉暗消魂

钱唐镇使。在界上。凡见僧便问。若相契即留止宿。有二僧。从马大师处来。便问。大师有何方便。僧云。即心是佛。便被揖出。又有二僧。到亦如前问。僧云。非心非佛。亦被揖出

碧油幢下立功勋。韬略双全独见君。一自赤心来报国。边头刁斗不曾闻

寒山拾得。预知沩山来国清受戒

灵山一别无碑记。三度亲曾作国王。主丈再探知远近。眇然天地略玄黄

六祖谓门人云。吾欲归新州

兴在天南天尽头。未行先已到新州。来时无口去无伴。那更萧萧黄叶秋

让和尚云。道一江西说法。不见寄个消息来

老婆心切日忡忡。恐堕他家齑瓮中。消息得来胡乱后。江西宗派好流通

忠国师问紫璘供奉。甚处来。奉云。城南来。师云。城南草作何色。奉云。作黄色。师乃问童子。城南草作何色。童子云。作黄色。师云。只者童子亦可帘前赐紫对御谈玄

欲把枯肠尽底倾。出门不觉又叮咛。劝君及早回头去。莫待春风柳眼青

马祖因。百丈再参

啐喙之机类不同。飞星撒火髑髅空。偷心死尽难为活。忽见金乌出海东

百丈野狐

不落因果。突出野狐。人心似铁。官法如炉。不昧因果。得脱野狐。顶上无骨。颔下有须

黄檗因。临际自大愚归

拔树鸣条浩浩风。雨云翻覆在其中。千波万浪惊天地。到海方知信不通

禾山四打鼓

草履为冠松作钗。一般潇洒眼头乖。语音只在风檐下。终日无人不下阶

夹山云。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蓝子盛将归

担板汉。没拘束。饿死首阳山。誓不食周粟

来山云。我二十年住此山。未曾举着宗门中事。有僧问。承和尚有言。二十年住此山。未曾举着宗门中事。是否。山云。是。僧便掀倒禅床。山休去。至明日普请掘一坑。令侍者请昨日问话僧来。山云。老僧二十年。只说无义语。今请上座。打杀老僧。埋向坑中。若不打杀老僧。上座自着打杀。埋此坑中。其僧束装潜去

海运鹏抟日月忙。夜光潜透斗牛傍。非惟按剑屡生子。瞎眼波斯满大唐

麻谷一日纸帐内坐。以手巾盖头。披云入见便作哭声。良久出去法堂。绕禅床一匝再来。谷去却手巾而坐。云云。死中得活。万中无一。谷下床。作抽坐具势。云近前把。住云。前死后活。尔还甘否。谷云。甘即甘。阿师堪作甚么。云推开云。知道。尔前言不副后语

五十笑他先百步。何如骑马胜骑牛。不须重较多和少。归到家山即便休

风穴因。僧问。语默涉离微

以玉抵鹊。以鼠为璞。眇然视之。太虚寥廓

首山示众。诸上座不得盲喝乱喝。寻常向尔道。宾则始终宾。主则始终主。宾无二宾。主无二主。若有二宾二主。两个即成瞎汉。所以我若立尔须坐。我若坐尔须立。坐则共尔坐。立则共尔立。虽然如是。急着眼始得

宾主有无俱遣外。行藏须要出常情。无栖泊处开门户。月到中宵不敢明

南院因。僧问。赤肉团上。壁立万仞。岂不是和尚语。院云。是。僧便掀倒禅床。院云。尔看。者瞎汉乱做。僧拟议。院便打。趁出

日月无光杀气浮。揭天鼍鼓战貔貅。捷呼获下真番将。那个儿郎不举头

邓隐峰辞马祖。祖云。甚处去。峰云。石头去。祖云。石头路滑。峰云。千木随身。逢场作戏。便去。到石头。绕禅床一匝。振锡一下。问云。是何宗旨。头云。苍天苍天。峰无语。回举似马祖。祖云。汝更去。待他道苍天苍天。汝便嘘两声。峰又去。依前问。头乃嘘两声。峰又无语。回举似马祖。祖云。向汝道。石头路滑

石头路崄人难到。到者方知滑似苔。两度三回虽跶倒。满身泥水又归来

南泉住庵。时一僧到。泉云。我上山作务。斋时做饭吃了。送一分来。其僧饭了。将家事一时打碎。就床上卧。泉伺久不来。遂归见僧卧。泉亦就卧。僧便起去

短裤长衫白苎巾。吚吚月下急推轮。洛阳路上相逢着。尽是经商买卖人

南泉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

昨日因过竹院西。邻家稚子隔溪啼。山寒水肃半黄落。无数归鸦卜树栖

干峰示众。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

贝叶持来晓者疏。自称灵验世无如。依然还我唐人译。始有人知是梵书

琅琊因。僧问。清净本然

不设陷阱。不挥雪刃。一箭穿杨。神目不瞬。翻思昔日李将军。射虎之机犹是钝

大慈示众。山僧不解答话。只是识病。时有僧出。慈便归方丈

轻如毫末重如山。地角天涯去复还。黄叶殒时风骨露。水边依旧石斓斑

德山托钵

德山疑处问岩头。惹得浑家一地愁。父又咒儿儿咒父。冤冤相报几时休

雪峰问僧。甚处来。僧云。浙中。峰云。船来陆来。僧云。二途俱不涉。峰云。争得到者里。僧云。有甚隔碍。峰打趁出。僧过十年后再来。峰又问。甚处来。僧云。湖南。峰云。湖南与者里。相去多少。僧云。不隔。峰竖拂子云。还隔者个么。僧云。若隔则不到也。峰又打趁出。僧住后。凡见人便骂雪峰。有同行闻得去问。兄到雪峰。有何言句。便如此骂。僧举前话。被同行诟叱。与之说破。当时悲泣。常向中夜焚香。遥礼雪峰

见说闽山多蛊毒。千方百计避无由。殇中既有催魂鬼。一命还他方始休

雪峰住庵。有僧敲门。峰放身出云。是甚么。僧亦云。是甚么。峰低头归庵。僧举似岩头。头云。我当时若向伊道末后句。天下不柰雪老何

扶过断桥水。伴归明月村。只知途路远。不觉又黄昏

雪峰因。三圣问。透网金鳞。以何为食

新罗主丈遂宁钵。衲子家风那个无。一等看来如墨黑。谁能重与较锱铢

雪峰自着塔铭

风冷蒹葭雨作秋。倚门无意谒诸侯。明年再决龙蛇阵。塞北安南一道收

雪峰云。三世诸佛。向火焰里。转大法轮。云门云。火焰为三世诸佛说法。三世诸佛立地听

烈焰澜翻为说时。百千诸佛尽攒眉。梵音深远难明辨。只许韶阳雪老知

舡子嘱夹山。汝向后直须藏身处没踪迹

药贴明明说得亲。不知里面伪和真。谆谆教诫痴儿女。莫把方书误后人

夹山初住京口寺。因僧问。如何是法身。山云。法身无相。又问。如何是法眼。山云。法眼无瑕。时道吾在座下失笑。山请益。后散众。参舡子省发。后归聚徒道。吾令僧往问。如何是法身。山云。法身无相。又问。如何是法眼。山云。法眼无瑕。僧回举似道吾。吾云。者汉此回方彻

始见春花归阆苑。又逢秋叶堕宫墙。思量世事如翻掌。谁得长生不死方

赵州因。僧辞。乃嘱云。有佛处不得住

有佛无佛不得住。三千里外无凭据。赵州赢得口皮光。却是者僧知落处

赵州访茱萸

世路风波只自知。见人多是不扬眉。呼灯隔夜书名纸。未审朱门复见谁

赵州庭前柏树子

有问自知无答处。却将柏树当门庭。摇风摆雨经年久。不似松根有茯苓

刘铁磨访沩山

春暖山桃次第红。翩翩蝴蝶斗芳丛。蓦然一阵狂风至。辊入花枝不见踪

南泉.归宗.麻谷.同去。礼拜忠国师

各将财本去经营。上国如天好趁晴。未出门时先算帐。如何得到凤凰城

丹霞访忠国师。值师睡次。见侍者耽源

踪迹由来久避秦。洞门深锁古台春。落花只为随流去。便有寻芳拾翠人

玄沙问镜清。不见一法。是大过患

雪老门高儿女盛。又能情重贵天伦。把家干蛊虽相似。也有贪杯落草人

玄沙访太原孚上座。适值在水楼上打水。沙云。相看。孚云。已相见了。沙云。甚么劫中曾相见。孚云。莫瞌睡。沙白雪峰云。已勘破了。峰云。作么生勘破。沙举前话。峰云。汝着贼了也

象王象子尽相随。岸上人看蹄蹈蹄。香草细餐知饱足。归来不待日头低

岩。头示众。大凡唱教。须从无欲中。流出三句。只是理论。咬去咬住。欲去不去。欲住不住。或时一向不去。或时一向不住

三文买个捞波子。摝蚬捞鰕得几年。逆顺短长休要说。谁家屋里窖无烟

岩。头因沙汰。在甘贽家过夏。补衣次。贽行过。头以针作劄势。贽遂整衣欲谢。妻问云。作甚么。贽云。说不得。妻云。也要大家知。贽举前话。妻云。此去三十年后。须知一回饮水一回噎。女子闻云。谁知尽大地人性命。被奯上座针锋上劄将去也

夜半三更来讨火。我骂尔兮尔骂我。相唤相呼归未归。也有无衣草里坐

石头因。药山问。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

一重山了一重云。行尽天涯转苦辛。蓦劄归来屋里坐。落花啼鸟一般春

沩山云。老僧百年后。山前檀家。作一头水牯牛

百年犹恐没人知。名字仍将左胁题。入水入泥难放牧。仰山只得半边骑

沩山问仰山。甚处来。仰云。田中来

一日须来三五度。有时欢喜有时嗔。改头换面休疑着。元是尖檐帽下人

鼓山晏国师示众。鼓山门下。不得咳嗽

辽空一箭九重城。雪老门风尽有声。见说禁班宣号令。耶边浑不许人行

法华举和尚访琅琊

青郊鸣锦雉。绿水漾金鳞。安得郢中客。共歌台上春

兴化因。僧问。四方八面来时如何。化云。打中间底

塞北烟尘终载静。江南花木四时荣。不须特地分强界。万里山河似掌平

洞山。聪和尚。尝自负柴上山。路逢一僧。问。山上有柴。何故将去。山放柴于地云。会么。僧云。不会。山云。我要烧

此行莫拟几时回。此去应须到五台。若过曼殊放光处。殷勤为我记归来

云门示众。析半裂三。针个鼻孔在甚么处。为我一一拈出来看。自代云。上中下

昔年曾扣睦州关。负义忘恩当等闲。见说吴音俱变尽。语言浑似广南蛮

云门云。平地上死人无数

声如鸣玉静边闻。谁信幽人不见君。花到海棠将寂寞。绣衣犹把麝香熏

洞山冬夜吃果子

拄天拄地黑如漆。不分昼夜是何物。拈来抛向屎坑中。火里红莲香拂拂

保福展和尚因。僧问。雪峰平生有何言句。得似羚羊挂角时。云。我不可作雪峰弟子不得

生平未审何言句。得似羚羊挂角时。拊击自然皆率舞。不须羌管隔云吹

大隋真和尚因。僧辞。隋问。甚处去。僧云。峨眉礼普贤去。隋竖起拂子云。文殊普贤总在者里。僧画一圆相。抛向背后。隋云。侍者将一贴茶。与者僧去

弥漫万树梨花雨。冻玉堤边水欲流。顷刻阳乌升太白。那时浑不见踪由

法云杲和尚示众。老僧熙宁三年文帐。在凤翔府供申。是年华山崩陷了八十里人家。汝辈后生茄子瓠子。那里知得

隔水何人歌竹枝。动人情思极幽微。夜深转入单于调。月朗风高听者稀

龙济示众。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圣人法。圣人不会

融峰强万丈。未话足先酸。若不缘云去。那知星斗寒

芭蕉示众。尔有主丈子。我与尔主丈子

尔有更须当面与。渠无背手夺将来。蓦然夜半化龙去。黑雨鸟风裂地雷

广德周和尚因。僧问。承教有言。阿逸多不断烦恼。不修禅定。佛记此人成佛无疑。此理如何。德云。盐又尽。炭又无。僧云。盐尽炭无时如何。德云。愁人莫向愁人说。说向愁人愁杀人

收放随时虽有准。出门入户恐难论。长安路子君须到。莫向深村草里蹲

资福示众。隔江见资福刹竿便回

望见刹竿回首去。脚跟三十谩轻酬。人言阆苑花千树。不直仙家十二楼

鲁祖凡见僧来参。便面壁而坐

泉石膏肓不可医。晓钟吟到夕阳时。天然句子终难得。几向风前暗皱眉

修山主悟空法眼。行脚到地藏院。避雨向火道话。地藏入来附火。乃问。山河大地。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修云。不别。藏竖起两指而去

火炉头话几多般。自己同时作么观。直下起来呈两指。山河大地黑漫漫

翠岩。夏末示众。一夏与兄弟。东说西话

发言先要心无愧。遣事应须理处长。莫学里闬无信者。从朝至暮错商量

雪窦住翠峰。时有数僧到。窦云。新到那。僧云。是。窦云。参堂去。僧才行。窦复唤云。来来。僧回首。窦云。洞庭难得师僧到。与尔一碗茶吃

入门句子已先酬。唤去呼来第二头。到此不知茶味者。纷纷空买洞庭舟

汾阳示众。识得主丈子。行脚事毕

评漫学屠龙。人言枉费工。自非亲到者。难与论穷通

慈明因。泉大道来参。明云。片云横谷口

一文一武偶相逢。说尽英雄各不同。俱往长安朝圣主。姓名终是达天聪

黄龙室中云。钟楼上念赞

楼上赞声资菜色。蓦然突出老菸菟。迢迢古路无遮障。双眼如铃谁敢逾

杨岐为慈明忌日设斋

一棚傀儡木雕成。半是神形半鬼形。歌鼓歇时天未晓。尚余寒月挂疏棂

白云端和尚云。此事如万仞崖头相似。总知道。放着手便扑到底。只是舍命不得。法华今日。不动一毫头。教诸人到底去也。掷下主丈

拟从险处放身时。那个商量不皱眉。不动毫芒亲到底。眼睛皮绽盖须弥

保宁勇和尚示众。释迦老子。四十九年说法。不曾道着一字。优波鞠多。丈室盈筹。不曾度得一人。达磨不居少室。六祖不住曹溪。谁是后昆。谁为先觉

烟暖土膏民气动。一犁新雨破春耕。郊原眇眇青无际。野草闲花次第生

五祖演和尚因。僧问。如何临际下事。祖云。五逆人闻雷

五逆闻雷慊慊然。寻常争敢与人宣。自从六十轻酬后。济北驴名不浪传

五祖因。僧问。如何是佛。祖云。口是祸门

坑坑坎坎。崄崄巇巇。一言易出。驷马难追

佛眼示众。千说万说。不若亲面一见。纵不说亦自分明。王子宝刀喻。众盲摸象喻。禅学中隔江招手事。望州亭相见事。深山。岩崖处事。此皆亲面而见之。不在说也

宁辨人间是与非。生来淈[泳-永+盾]眼如眉。不因说着当年事。万古千秋那得知

虎丘隆禅师。参死心。心问尔是甚么僧。丘云。行脚僧。心云。尔是何处村僧。行甚驴脚马脚。丘云。广南蛮道甚么。何不高声道。心云。却有些衲僧气息。遂留过夏

客里谩牢落。天涯多故人。好怀无处写。旧话得重论。残雪未消石。梅英先破春。徘徊殊有约。来此续芳尘

大慧室中云。唤作竹篦则触

野犴鸣。狮子吼。丧尽生涯。不容开口

应庵云。道不得底句。不在天台。定在南岳

耆婆去后无消息。病者憧憧日扣门。百草自知无识者。丛丛垂泣在篱根

密庵破沙盆

直甚破沙盆。掀翻海岳昏。顶门真个瞎。千古累儿孙

松源师祖。临示寂垂语。大力量人。因甚抬脚不起

力难抬处为君言。神骏何劳更着鞭。一跃洞天三十六。到时凡骨也成仙

开口不在舌头上

含糊一世无分晓。开口何尝在舌头。万古业风吹不尽。又随月色过罗浮

明眼衲僧。因甚脚跟下。红丝线不断

脚跟不断红丝线。掉臂乾坤自在行。塞壑填沟无处着。归来依旧两眉横

杨雄着大玄。乃云。世不我知。当有子云复生。此亦无愧之词也。蒙释氏之子。大圣之所覆。每慨念其慧命几若悬丝。食息茫负。遂悫志力究。久而乃得。逮巡礼诸祖遍历湖湘。对境思人。辄取其机缘精奥者。间为颂之。自秀溪复鄮岭。仅四十余则。辛丑夏。谢事芝峰。分檐霞谷。谷深缘绝。复取佛祖已下。皆唐公卿宿衲机契者。萃成一百则。初不以儒释道优劣之。求其正而已。其间或凝或流。或隆或杀。不可以事拘。不可以理遣。傥其中之人。一见而皦如也。岂敢窃其赏识。相与击节。直欲报佛祖万分之一。是吾愿也。淳祐二[示*異]壬。寅月。正初吉。智愚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