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七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诸宗部 > 密庵禅师语录 > 内容

密庵和尚住衢州西乌巨山乾明禅院语录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30 07: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密庵和尚住衢州西乌巨山乾明禅院语录

    参学小师崇岳了悟等编

师于乾道三年八月初一日。就本院受请。升座云。适来未鸣鼓已前。唤作杰上座。而今升座已后。唤作乌巨长老。骤尔更其名易其号。披毛戴角。拖犁拽把。向异类中。头出头没。既然业债难逃。只得欢喜忍受。恁么见得彻去。新长老出世事毕。其或未然。杰上座今日失利。叙谢不录

复举三圣道。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为人。后来白云端和尚拈云。二尊宿。各有一处打得着。且道。那个在前。那个在后。师召大众云。白云端和尚错下名言。殊不知。二尊宿。前不至村。后不迭店。直至于今。翻成话霸。何故。字经三写乌焉成马。下座

入方丈。据座云。此室甚深广大。非语默可及。净名居士向遮里。寐语未惺。七佛祖师到来。纳败愈甚。杰上座口似乞儿破席袋。又如何施设。喝一喝云。不入洪波里。争见弄潮人

八月二十二日。就本院开堂。祝圣罢。复拈香云。此一瓣香。收来久矣。欲隐弥露。今日人天普集。不免从头说破。昔年行脚自江西回。拟往四明。方抵婺州智者。却被傍观兄弟。错指路头。撞入衢州明果山中。见个老和尚。列列契契。太杀不近人情。既已将错就错礼了三拜。直至于今。悔之不及。虽然如是。冤有头债有主。爇向炉中。供养末后住天童山第十八代应庵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遂敛衣就座。问答罢。乃云。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去则印住。住即印破。森罗万象。明暗色空。情与无情。一印印定。更无丝毫透漏。更无丝毫走作。更无丝毫起灭。更无丝毫动摇。如金博金。似水洗水。了绝异缘。迥超诸有。以此寿圣人。则天长地久。以此祝贤守。则伊尹周公。以此安乐生民。以此康福天下。以此播扬大教。以此扶竖正宗。然虽如是。且道。印子即今。在什么处。良久击拂子云。雕弓高挂狼烟息。万国歌谣乐太平

复举保寿开堂。三圣推出一僧。保寿便打。三圣云与么为人。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保寿掷下拄杖归方丈。师云。二尊宿。美则美矣。若要扶临济正宗。每人各欠一顿棒在。且道。那里是他欠处。具择法眼者。试定当看

上堂。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既无心。又无法。山河大地。甚处得来。见闻觉知。复是何物。乃喝一喝云。临崖看浒眼。特地一场愁

上堂。一进一退。一动一静。须信那伽常在定。一擒一纵。一杀一活。四方八面话鱍鱍。嘉州大象吃盐多。陕府铁牛添得渴。若作佛法商量。吃铁棒有日在

上堂。知幻即离。不作方便。以拂子左边击一下云。向遮里荐取。离幻即觉。亦无渐次。以拂子右边击一下云。向遮里荐取。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消殒。以拂子中间划一划云。向遮里荐取。乌巨葛藤。尽被诸人觑破了也。诸人鼻孔眼睛。被乌巨拂子穿却。因什么不觉不知。其间或有一个半个。蓦地知非。黑漆拄杖未放过在。何故。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沈

上堂。僧问。德山托钵意旨如何。师云。无意旨。进云。因什么托钵下僧堂。师云。要行便行。要坐便坐。乃举雪峰和尚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师云。遮老子。三登投子。九到洞山。做尽计较。末后却向鳌山店里。打个没折合。放声道。今日始是鳌山成道。今日始是鳌山成道。便将大地人物。作自己受用。致令千戴之下。凌辱宗风。乌巨与么告报。不是抑他雪峰。且要天下衲僧。向后各各自有生涯。莫总作遮野狐精见解。喝一喝。下座

圣节上堂。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诸佛说不到。拂子善提持。乃举起拂子云。还见么。以此祝君寿。寿算等须弥

上堂。举世尊在灵山会上。五百比丘。得四禅定。具五神通。未得法忍。以宿命智通。各各自见。过去杀害父母。及诸重罪。于自心内。各各怀疑。于甚深法。不能证入。文殊承佛神力。遂手握利剑。持逼如来。世尊谓文殊曰。住住不应作逆。勿得害吾。吾必被害。为善被害。文殊师利。尔从本来无有我人。内心起时。我必被害。即名为害。于是五百比丘。自悟本心。如梦如幻。于梦幻中。无有我人。乃至能生所生父母。于是五百比丘。同赞叹曰。文殊大智士。深达法源底。自手握利剑。持逼如来身。如剑佛亦尔。一相无有二。无相无所生。是中云何杀。师云。为人须为彻。杀人须见血。文殊费尽腕头气力。要且不知此剑来处。带累释迦老子。通身是口也分疏不下。五百比丘恁么悟去。入地狱如箭射。忽若踏翻大海。趯倒须弥。云门扇子[跳-兆+孛]跳上梵天。[祝/土]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又作么生商量。良久云。自从舞得三台后。拍拍元来总是歌上堂。以楔出楔。翻成途辙。以心传心。转见病深。达磨不会当头句。却向嵩山。面壁九年。后代儿孙。承虚接响。扬眉瞬目。行棒行喝。尽是黄叶止啼。乌巨到遮里。直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咬定牙关。且与诸人和泥合水。卓拄杖一下云。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下座

因雪上堂。满目纷纷呈瑞雪。填沟塞壑谁辨别。文殊无处顿浑身。普贤失却真妙诀。乌鸦变作白头鸦。铁树翻成银线结。报诸人瞥不瞥。庭际无人立片时。便是太平底时节。喝一喝。下座

上堂。举昔日有婆子。供养一庵主。经二十年。常令一女子。送饭给侍。一日令女子抱定云。正与么时如何。主云。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归举似婆。婆云。我二十年。只供养得个俗汉。遂发起烧却庵。师云。遮个公案。丛林中少有拈提者。杰上座裂破面皮。不免纳败一上。也要诸方检点。乃召大众云。遮婆子。洞房深稳。水泄不通。偏向枯木上糁花。寒岩中发焰。个僧孤身迥迥。惯入洪波。等闲坐断泼天潮。到底身无涓滴水。子细检点将来。敲枷打锁。则不无二人。若是佛法。未梦见在。乌巨与么提持。毕竟意归何处。良久云。一把绿丝收不得。和烟搭在玉栏干

上堂。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且道。是什么物。有般无鼻孔汉。便道描也描不成。画也画不就。佛眼觑不见。不识不知。如斯理论。正所谓。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乌巨有一则语。非是扶宗竖教。且要与天下衲僧。剥尽贴肉汗衫。诸人切须谛听。良久云。匙好挑饭。箸好筴。菜参

上堂。举僧问梁山。家贼难防时如何。山云。识得不为冤。僧云。识得后如何。山云。贬向无生国里。僧云。莫是他安身立命处也无。山云。死水不藏龙。僧云。如何是活水龙。山云。兴云不吐雾。僧云。忽然倾湫倒嶽时如何。山下绳床把住云。且莫湿着老僧袈裟角。师召大众云。梁山老贼。慈悲太杀。与贼过梯。引入屋里。劫尽家财。搅吵一上。不解剿绝他命根。致令偷心不死。若是乌巨则不然。忽有问家贼难防时如何。便与一刀两断。教他洒洒落落。作一枚白拈贼。到处偷营劫寨。蓦拈拄杖云。遮一队贼汉。来遮里讨什么。下座一时赶散

上堂。举庞居士颂。十方同聚会。师云。铁壁银山。个个学无为。师云。日月照临。此是选佛场。师云。龙蛇混杂。心空及第归。师云。凡圣同居。蓦拈拄杖横按云。庞居士在遮里坐地。是汝诸人还见么。遂掷下拄杖云。三生六十劫

上堂。举僧问云门久雨不晴时如何。云门对道劄。师云。大众。云门一劄。干合匼匝。海水腾波。须弥岌嶪。蓦拈拄杖卓一卓云。云门大师。向遮里无出气处。且道。乌巨活人眼在什么处。复卓拄杖云。乃雨忽晴。天清地宁。寒山抚掌。拾得忻忻。恁么会得。旱地遭钉

李侍郎入山上堂。幽禽噪破那伽定。便见文星入寺来。倒屣门迎开笑面。林泉陟觉起风雷。风雷起处。万岳生春。正眼洞明。十虚无间。手携仲尼日月。腰佩佛祖灵符。在处为瑞为祥。为龟为鉴。墙堑法门。股肱王室。不是神通妙用。亦非法尔如然。何谓如此。自从踏断千差路。便向毗卢顶上行

上堂。即心即佛。铁牛无骨。非心非佛。空山突兀。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人从陈州来。却得许州信。报道今年蚕麦熟。风雨时。五谷丰。万民乐。东村王老闻得。嘻嘻而歌曰。从来不唱脱空歌。把火烧山拾田螺。白骼树头鱼扇子。急水滩头鸟作窠。好大众。不是文章四六。亦非少室单传。哆哆和和如荐得。祖师鼻孔一时穿。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上堂。僧问。大龙老倒放痴憨。涧水山花错指南。坚固法身无觅处。千峰盘屈色如蓝。正与么时如何。师云。剔起眉毛直下荐取。进云。直得上无攀仰。下绝己躬。师云。毕竟向甚处安身立命。进云。平生心胆向人倾。师云。犹在半途。进云。忽有问和尚色身败坏。如何是坚固法身。未审如何对他。师云。破草鞋。进云。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门里透长安。便礼拜。师乃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赞叹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师云。黄面老子。为人天师。被外道轻轻问着。便见七穿八穴。外道不识好恶。更言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正是梦中说梦。外道去后。阿难问。外道有何所证。而言得入。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师喝云。向什么处去来。黄面老子。当时若下得遮一喝。儿孙未至扫土。众中莫有为黄面老子作主底么。出来与乌巨相见。良久云。吽。下座

上堂。僧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树倒藤枯。句归何处。师竖起拂子云。还见么。进云。鹞子过新罗。师云。不如礼拜好。师乃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石裂崖崩。毒蛇当路。树倒藤枯悉哩苏嚧。沩山呵呵大笑。和赃捉败了也。且水不洗水一句。作么生道。皇天无亲。唯德是辅

国清直庵和尚到上堂。云开千嶂出。木落一枝分。相见又无事。不来还忆君。叙谢毕。复举芙蓉和尚一日访实性大师。大师升座。以右手拈拄杖。倚左边云。此事若不是。芙蓉师兄。大难委悉。师召大众云。实性大师。弄巧成拙。钝置他芙蓉师兄。今日国清师兄到来。乌巨也不拈拄杖。亦不与么道。且道与古人。是同是别。良久云。相逢自有知音知。何必清风动天地

上堂。今朝六月十五。祝圣升堂击鼓。木童火里吹笙。石女云中作舞。也大奇也大奇。天无四壁。地绝八维。五湖四海来入贡。衲僧闻见眼如眉。喝一喝。下座

解夏上堂。僧问如何是正法眼。师云。草鞋无爽。进云。只如和尚道破破盆。又作么生。师云。老僧不曾动着舌头。进云。此语已遍天下。师云。杓卜听虚声。师乃云。乌巨今日解夏。乃遵黄面老子。二千年前话霸。验蜡人彻底冰清。护戒珠了无缝罅。唯有露拄灯笼。不肯入遮保社。何故。从来心似铁。端不受差排

病起上堂。一叶飘空万木秋。翻思光境急川流。若人识得其中意。坐断千差向上头。山僧数日来。似病不病。似安不安。似死不死。方丈里撒屎撒尿。大开眼狂言寐语。直是东西不辨。南北不分。求生不得。求死不得。释迦老子为四生慈父。三界医王。也觅此病起处不得。正当此时。若人救得。山僧点一盏薄荷汤。与伊湿口。若救不得。如人上山。各自努力。阎罗大王不是尔爷。他时打尔鬼骨臀。索饭钱去在。莫言不道

上堂。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槌鼓升堂。理旧公案。且作么生是旧公案。车不撗推。理无曲断

上堂。尽乾坤大地。唤作一句子。担枷带锁。不唤作一句子。业识忙忙。两头俱透脱。净裸裸赤洒洒。没可把。达磨一宗。扫土而尽。所以云门大师道。尽乾坤大地。无丝毫过患。犹是转句。不见一色始是半提。更须知有全提时节。大小云门剑去久矣。方乃刻舟

上堂。举金峰和尚示众云。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后无老婆心。时有僧出问。如何是和尚二十年前。有老婆心。峰云。问凡答凡。问圣答圣。僧云。如何是二十年后无老婆心。峰云。问凡不答凡。问圣不答圣。师云。乌巨当时若见。但冷笑两声。这老汉忽若瞥地。自然不堕圣凡窠臼

上堂。世尊拈花。句贼破家。迦叶微笑。声前失照。雪峰辊毬。双放双收。玄沙未彻。眼中拔屑。云门顾鉴。递相脱赚。俱胝竖指。全无巴鼻。遮一队汉。敌国家财。尽被乌巨藉没了也。直得。上无片瓦。下绝卓锥。却来眉毛缝罅里。埋冤负屈。声声叫道。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乌巨痒处。被他抓着。不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蓦拈拄杖掷下云。遇救咸放

上堂。少室单传。衲僧巴鼻。碓嘴生花。驴鸣狗吠。厕坑筹子念摩诃。惊起法身无处避。无处避若为论。蓦拈拄杖卓一卓云。我行荒草里。汝又入深村

乌巨山乾明禅院语录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