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七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诸宗部 >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 > 内容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29 10: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三

    宋平江府虎丘山门人绍隆等编

  小参六

高邮乾明受敕。住金山龙游寺。当晚小参。僧问。明历历露堂堂。因什么乾坤收不得。师云。金刚手里八棱棒。进云。忽若一唤便回。还当得活也无。师云。鹙子目连无奈何。进云。不落照不落用。如何商量。师云。放下云头。进云。忽遇其中人时如何用。师云。骑佛殿出三门。进云。万象不来渠独语。教谁把手上高峰。师云。错下名言。师乃云。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诸佛密语。正如击涂毒鼓。未拟议前先蹉过。才思量处隔千山。要须眼似流星心如铁石。所以从上来提持向上纲宗。只有三句。有时咬去。有时咬住。有时一向不去。有时一向不住。明眼汉没窠臼。若论战也。个个力在转处。却物为上逐物为下。要须把断凡圣路头不立毫末。然后举一毫毛尽无边香水海。七达八通。说一句子。穷龙宫盈海藏。此犹是极则之谈。未是衲僧巴鼻。若论衲僧受用。直饶棒如雨点喝似雷奔。列千圣下风。立毗卢顶上。击石火闪电光。俊鹞俊鹰。也赶他不及。要须正一切知见发明大解脱。无不历落无不透脱。则在天同天。在地同地。物同物我同我。证一切智明一切道。无处不通容。无机不圆证。正当恁么时。诸人各各返照自己分上。曾移易一丝毫许么。所谓十世圆融十分成就。且道。不落机缘一句作么生道。觌面要须宗正眼。临机截断圣凡踪

入寺小参。金刚王宝剑。截断玄机。正眼摩醯光。吞诸祖目。机铢两举一明三。左转右旋。七穿八穴也。须是个风吹不入水洒不着针劄不入。快活自由底汉始得。若也浮逼逼地。尚留观听。犹涉形声。说妙说玄。举今举古。进前退后。敲床竖拂。行棒行喝。则没交涉。直得净裸裸赤洒洒。还有相见底么。若有。须是同道人方知同道事。若非。同道者毕竟没来由。正当恁么时。还相委悉么。十方聚会无余事。共向曹溪路上行。复颂云。正眼横顶门。神符悬肘后。幸是师子儿。各作师子吼

小参。僧问应真不借时如何。师云。渠侬得自由。进云。点则不到。到即不点。师云。同彼同此。进云。此犹未是学人安身立命处在。师云。独有阇黎高一着。进云。也知和尚要用此机。师云。也被阇黎识破。进云。老老大大。转见放憨。师云。道什么。进云。也不可放过。师云。却是尔放憨。师乃云。好日多同十方尽应。好本多同千差共辙。直得龙吟雾起。虎啸风生。八面更玲珑。一方独峭绝。此犹是人人分上知有底。其余不知有底如恒河沙数。且作么生凑泊。作么生参详。有进步得底不用伎俩。试拈出看。有证据得底不用思量。试剖判看。若剖判得。正如灵山会上龙女献珠便得成佛。女云。我献宝珠。世尊纳受。是事疾否。智积云。是事甚疾。龙女云。以汝神力。观我成佛。复速于此。然虽如是。犹有途辙。若是本分行本分证。直须更放过三千里。正当恁么时。毕竟如何是着实处。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

李从议请小参。僧问。不问有言不问无言时如何。师云。其声如雷。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只为聋人不听闻。进云。争奈五音六律甚分明。师云。阇黎闻个什么。进云。某甲从来无耳朵。师云。更须识取口头底。师乃云。一句绝誵讹。千里万里无消息。一尘含法界。千重百匝太周遮。若是明眼人。终不向目前觅。何故。若向目前觅。此人未具眼。更于句中求。落在第八机。既不向句中求。又不向目前觅。且道。如何凑泊。只如隔山隔岳隔浮幢王隔香水海。那边还有恁么事也无。若道有。隔许多作么生知道有。若道无。佛法即有边际。若道不有不无。正是半前落后。直饶离却有无。未免吃金山手中棒。忽有衲僧出来道。不恁么如龙得水。似虎靠山。通身是眼也。看他不见。通身是舌也。说他不及。且道。毕竟落在什么处。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

师云。欲得亲切。第一莫将来。将来不相似。向尔道。壁立万仞。依前却来。撞墙撞壁。有什么近傍处。虽然如是。已是落草了也。不免将错就错。于第二头说葛藤去也。还知么直下如当门按一口剑相似。凛凛威风。才跨门来。谁敢近傍。若近着则丧身失命。若望涯而退。不是大丈夫汉。须是不顾死生。从他手中夺去始得。所以道。不入虎穴不得虎子。须是当前不顾性命。若夺剑在自己手中。任是佛来也不放过。直饶恁么。已是第二头也。不见资福道。尔隔江见资福刹竿。便回去。脚跟下好与三十棒。睦州才见僧来便云。见成公案。随后云。放尔三十棒。似此等有什么近傍处。然子细推穷来。不妨剿绝。免他说玄说妙说理说事说向上向下秽污心田。须知人人分上有一段事。辉腾今古。迥绝见知。净裸裸赤洒洒。先没许多般。只为尔诸人从无始时来妄想浓厚。背却自己只从他觅。若能回光返照。无第二人。终不随他起灭。若一处得脱。则千处百处一时透脱。莫只向人舌头听他处分。聊闻举着剔起便行。已是三千里外没交涉。若得个中受用。便乃毛羽相似。作他屋里人。虽有恁么人。也须向山僧手里饮气吞声始得。直须按下云头。将自己平生所知所解。掇在善知识面前。若是则与尔证据。不是则与尔刬除。岂不见。药山参石头时。置个问端云。三乘十二分教某粗知。诚闻南方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某甲实未明了。乞师指示。石头云。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山不契。直至江西马大师处。又如前问。马师云。有时教伊扬眉瞬目。有时教伊不扬眉瞬目。有时教伊扬眉瞬目是。有时教伊扬眉瞬目不是。药山于是有省。马云。尔见什么道理。山云。我在石头时。如蚊子上铁牛相似今时众中兄弟便道。石头一向壁立万仞。所以他不会。马祖放开一线。他乃悟去。殊不知。石头恁么道。已是漏逗了也。马祖道处。这一着尤更毒害。因甚么药山得悟去。且道。因什么如此。到此须是生铁铸就底汉始得。所以云。此事不在语言上。不在文字上。看他置个问头。问石头了。及至马祖处。亦如是问。此人是个铁石身心。如今若有如是心底人。何忧不彻。尔若只觅言觅句觅玄觅妙。何时得了。千人万人各说不同。尔用那个句则是。若见道了更用言句作么。若不用言句。尔作么生见。到这里参须实参悟须实悟。令教透顶透底亘古亘今。打开自己库藏。运出自己家财拯济。莫只向外边寻觅。尔若拶得一路透去。便与尔同参。尔若只守个昭昭灵灵下咄下喝扬眉瞬目。不如这个更是大病。所以云。此事隐在四大六根里。六根四大只是个闲家具。故云。生如着衫。死如脱裤。六根四大。只是个衫裤。且道。着底是什么人。且道。是谁着。乃喝云。莫便是这个么。复云。错了也。所以古人云。身心一如。身外无余。尽乾坤大地。只是个本来心。尽山河大地。只是个一末撒子也不要。既不要。且道。向什么处安身立命。到此须是有生机一路始得。若不如是。尔若道佛则着佛。尔若道祖则着祖。直须红炉一点雪相似始得。且去巾单下。放教如寒灰死火。世法佛法都不用思量。莫怕他落空。莫怕如土木瓦石。尔若怕落空。只如忧落空底心。是什么。何曾落空来。若是果歇得。到真实休歇之处。佛祖也不立。千圣万圣法门一时透了。岂不径截也

师云。即恁么便承当。担荷得去。可以笼罩古今。乾坤大地透顶透底。净裸裸赤洒洒。要且不是尔见闻觉知色声香味触。尽乾坤大地。只是个真实人体。说什么见闻觉知。才跨门来。已是两手分付。更无纤毫遗漏。须知向上一路不立文字语言。既不立文字语言。如何明得。所以道。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又云。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也。须是彻骨彻髓信得极见得彻。然后尽十方世界。只在一丝毫头上明得。其或滞于知见。便有佛有祖。所以却入建化门中。葛藤露布。祖师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只论直指人心。要须是其中人始得。若立语句。以至百千万亿方便。其意只是与人解粘去缚。令教净裸裸地辉腾今古。实无许多般计校。岂不见。五泄参石头问云。一言相契即住。不契即去。石头不顾。五泄乃拂袖便行。出至三门。石头乃唤云。阇黎。泄回首。头云。从生至老。只是这个。更回头转脑作什么。泄从此有省。若是山僧。当时不须唤他。从他担板。蹉却一生。只为慈悲落草。以至如此。只如诸人。坐立俨然。从生至老。只是这个。更疑什么。所以云。参禅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须是一念不生前后际断。才敲磕便见。更待他人唤作什么。直是打成一片。如水入水如金博金。古人既恁么。只如向长老口上听取。且道。有实法无实法。若有实法则成系缀人。若无从上来立许多方便门作么。只教诸人见性。若真见自性。岂干他见闻觉知思量拟议。如东寺会禅师道化荆湖。有崔郡相国。出镇湖南。师因目疾次。崔乃问曰。如何是宗乘中事。师云。见性成佛。崔云。争奈患眼何。师云。见性非眼。赤眼何咎。且道。见性既非眼。且将什么见。闻性亦非耳。且道。将什么闻。乃至鼻嗅香舌了味身觉触意攀缘。一一皆然。若向这里明得。至于一切处悉皆明得。所以雪峰和尚道。尽大地是个解脱门。把手拽不肯入。又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更有甚玄妙见闻觉知。若尔方能心境一如。也无能也无所。唯一自心。更无他物。若是得底人。终不言我知我会。遇饭吃饭。遇茶吃茶。终日只守闲闲地。盖他胸中无许多波吒计校。所以道。心若无事。万法一如。无得无失。终日只履践此一片田地。凡有来问。只将此事一时截断。所以道。见须实见。悟须实悟。古人云。百尺竿头作伎俩未崄。向衲衣下不明大事失却人身始是崄。既如是。岂可不明心达本。一切万缘一齐放下弃却知见解会。令教如木石瓦砾相似。及到大安稳休歇之地。然后一波才动万波随。而初无动静等相。盖他得底人。终日以无所得心。修无所得行。行虽与人同。而常与人异。只为此一片田地打揲得尽净一切会同脱体无碍。岂是小了底事。直须用作事始得

师云。人人具足各各圆成。但向己求莫从他觅。何故。从他觅是他家底。舍己从人。去道远矣。须知自己分上有一段事。辉腾今古。如十日并照。但以从无始劫来妄想浓厚翳障自心才回顾着则黑漫漫地。却到世间知见种种声色。才现在前一切明得。此等岂不是背觉合尘从他求觅不能返照耶。且如从上来乃佛乃祖。以无量百千言句方便。且道。明个什么边事。只被尔起见起念起思量作聪明作计校。惑却本来自己。了却立能立所立现立智立是立非。扰扰纷纷不能得脱。所以祖佛出世。只要教尔歇却知见打并教丝毫尽净。且道。作么生歇。直下如悬崖撒手。放身舍命。舍却见闻觉知。舍却菩提涅槃真如解脱。若净若秽一时舍却。令教净裸裸赤洒洒。自然一闻千悟。从此直下承当。却来返观佛祖用处。与自己无二无别。乃至闹市之中。四民浩浩经商贸易。以至于风鸣鸟噪。皆与自己无别。然后佛与众生为一。烦恼与菩提为一。心与境为一。明与暗为一。是与非为一。乃至千差万别悉皆为一。方可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作黄金。都卢混成一片。而一亦不立。然后行是行坐是坐。着衣是着衣。吃饭是吃饭。如明镜当台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初不作计校。而随处见成。所以万机顿赴而不挠其神。千难殊对而不干其虑。此岂世间粗浅知见所能测度。此乃至妙因缘。学道之士。或十年或二十年。专心一意。尚透不能得。或有才闻便解。或有无师自悟。既自不能便悟。亦障他人不得就中土大夫尤难。以其从事世务勤劳家国。所以悟入稍难。然得底人。于己分上本无殊别。若是未能了底人。须要根性颖利。向自己脚跟下觑着。一闻便了。如李附马留意祖道。与杨文公为友。日夕切磋。后见石门慈照禅师。因为举。唐房孺相公问径山国一禅师云。祖师大道毕竟意旨如何。径山云此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李闻之大悟。遂作颂云。学道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道得不妨奇特。且如出将入相安邦定业剪除暴乱。岂非丈夫耶。而径山何故却道。此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须知向上一路。毫发不容。所以洞山道。见佛见祖如生冤家。始有参学分。只如佛祖。为一切人师。作一切人依止。为甚却道。如生冤家。尔且道。如何是大丈夫事。直须是不取人处分。不受人罗笼。不听人系缀。脱略窠臼。独一无侣。巍巍堂堂。独步三界。通明透脱。无欲无依。得大自在。都无丝毫佛法情解。如愚如痴如木如石。不分南北不辨寒温。昏昏默默。似个百不能百不解底相似。然而肚里直是峭措。动着则眼目卓朔。无有不明底事。乃至千差万别古人言句。一时透彻。如或不是到此田地底人。须得向骨董袋里平高就下为他去也。如昔日于迪相公出镇襄阳。酷刑惨毒。忤者皆杀之。因读观音经有疑处。一日访紫玉山道通禅师。乃问曰。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玉乃抗声云。于迪客作汉。问恁么事作么。于闻之大怒。玉乃云。只这便是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于迪有省。尔且道。他恁么问紫玉。何故恁么答他。此乃发他根本无明。现前随手为伊指出。不妨好手。然不若当时不消着后语。从他斫作两段。却有些衲僧气息。及乎为他点破。也是顺手摩挲。大凡接人有三种机。若是第一机为人。只消向他道于迪客作汉。尔问与么事作么。更无方便。只是没义理难话会。若于此直下承当去。更不拟议。则与柏树子麻三斤一口吸尽西江水。更无差别。所以道。举不顾即差互。拟思量何劫悟。只要教尔当头领解去。若是第二机为人。即易也。只是发起问端。如道于迪客作汉。尔问与么事作么。此乃发他根本无明。令他无明现前。随手点破。若是第三机为人。不免入泥入水重下个注脚。如云于迪客作汉。便是放却黑风吹其船舫。于迪或作怒。便是罗刹现前。玉云。正是黑风吹其船舫。岂不是观音出现。此是落草注解。瞎人眼目。破灭胡种。若是真正衲僧。直须拨却。岂不见道。他参活句。不参死句。活句上荐得。与祖佛为师。如李万卷问归宗和尚。须弥纳芥子则不问。如何是芥子纳须弥。宗云。尔身如椰子大。万卷书着在甚处。归宗老汉寻常一条白棒。打佛打祖。及乎李万卷问着。不免曲顺人情放开一线。然他用处也只教尔当头截去。后来众中无识者。便道。芥子是心。须弥是万卷。纳之于心何所不可。佛法若只如此。争到今日也。又如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大师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乃大悟。作颂云。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此颂与一口吸尽西江水题目。岂曾相副。既不说口。又不说水。只道心空及第归。且道。作么生是心空。只教尔是非得失明暗色空森罗万象一时融会归于一理。和理一时空却。然后有些趣向。山僧今夜不惜眉毛。为尔一时吐却了也。更为诸人说个小偈。祖佛单传向上机。电光石火构不彻。独许诸根颖脱人金刚宝剑当头截

师云。道由悟达。法离见闻直下便承当。更无第二个。此犹是就今时曲为垂手处。若是本分事。又且不然。所以道。尔未跨船舷时。好与三十棒。如此则千里万里一时坐断。何故。须知当人分上。各有水洒不着风吹不入。清寥寥白滴滴。祖佛不能到。魔外不能入。坐断要津不通凡圣。设使尽大地草木丛林。尽化为衲僧。各各置百千问难。不消一劄。尽教吞声饮气目瞪口呿。而今事不获已。且无见起见。无言起言。与诸人且通个时节。只如各各常人分上。上来下去已是十分现成。欠少个什么。更来就人觅。所以玄沙道。饮箩里坐地展手。问人觅饭吃。只为无始劫来抛家日久。背驰此本分事。向六尘境界里。妄想轮回。不能回光返照。甘处下流。若能具上根利智。返本还源。知有此事。辉腾今古迥绝知见。坐断十方无复轮转。始有语话分。而今须是换个骨头了。方见此一片田地。若未知有此一片田地。直饶解到佛祖边事。问一答十。终无交涉。须知诸佛出世唯证明此一片田地。祖师西来亦提持此一片田地。所以先师见白云师翁。一觑透了。便作个颂子道。山前一片闲田地。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诸人还曾恁么也未。须是向此一片田地。净裸裸赤洒洒方可入作

  普说

告香普说。师示众云。只这个便承当得去。如天普盖似地普擎。更不欠一毫头。亦无第二见。设使尽无边香水海尘尘刹刹。一时穿却鼻孔也。更不落别处。傥或思量拟议。即没交涉。所以道。一念不生前后际断。即名为佛。若也涉思量作计校。分能所作知解。则千里万里。祖师门下直教见须实见悟须实悟证须实证。诸人各各有一灵妙性。确实而论。才被拶着。便脚忙手乱。作么生见得亲信得彻。桶底子脱去。只为从无始劫来妄想浓厚。只在诸尘境界中。元不曾踏着本地风光。明见本来面目。若是真实人。直下承当。了知生本不生。知死本不死。向不生不死处。千圣着眼觑不见。千手大悲提不起。而今兄弟。若能返照。更无第二人。更不待山僧两回三度不惜眉毛入泥入水。何况抛沙撒土。说心说性。未免落七落八。当面相谩去也。岂不见。破窖堕和尚。闻古庙作孽。遂领十八弟子。入山观之。全无神相。唯见三间空屋一所泥窖。遂以杖击之云。汝本泥土合成。灵从何来。圣从何起。其窖乃飒飒而堕。破窖堕云。破也破也。堕也堕也。不觉纸钱。后有一神人出云。某甲乃窖神。蒙师为说无生法。已得生天。礼谢而去。其十八弟子乃白师云。某等皆久参侍和尚。殊不蒙开示无生法。今日窖神何幸。和尚却为伊说。破窖堕云。我只向伊道。汝本塼瓦泥土合成。灵从何来。圣从何起。其徒皆作礼。破窖堕云。破也破也。堕也堕也。其十八弟子悉皆省悟。只如山僧。即今举拂子。且道。与破窖堕是同是别。遂云。破也破也。堕也堕也。若也见得。不唯不孤负破窖堕和尚。亦乃不孤负从上祖师。若也不见。不唯孤负破窖堕和尚。亦乃孤负自己。知有此事不从他得。所以道。灵从何来圣从何起。只如诸人。见今身是父母血气成就。若于中识得灵明妙性。则若凡若圣。觅尔意根了不可得。便乃内无见闻觉知。外无山河大地。寻常着衣吃饭。更无奇特。所以道。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方知有如是灵通。有如是自在。只如今禅僧家。何不回光返照明教彻去。若也未明得。且向三根椽下七尺单前。默默地究取。不见云门大师道。尔且东卜西卜。忽然卜着也不定。若也打开自己库藏。运出自己家财。拯济一切。教无始妄想一时空索索地。岂不庆快。老僧往日。为热病所苦死却。一日观前路黑漫漫地。都不知何往。获再苏醒遂惊骇生死事。便乃发心行脚。访寻有道知识。体究此事。初到大沩参真如和尚。终日面壁默坐。将古人公案翻覆看。及一年许。忽有个省处。然只是认得个昭昭灵灵驴前马后。只向四大身中作个动用。若被人拶着。一似无见处。只为解脱坑埋却禅道满肚。于佛法上看即有。于世法上看即无。后到白云老师处。被他云尔总无见处。自此全无咬嚼分。遂烦闷辞去。心中疑情终不能安乐。又上白云再参先师。便令作侍者。一日忽有官员问道次。先师云。官人尔不见小艳诗道。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官人却未晓。老僧听得忽然打破漆桶。向脚跟下亲见得了。元不由别人。方信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已至诸佛出世祖师西来。只教人明此一件事。若也未知。只管作知作解。瞠眉努目。元不知只是掜目生华担枷过状。何曾得自在安乐。如红炉上一点雪去。若打破了。或喝或掌。一切皆得。然终不作此解。方可放下人我担子千休万歇。方可生死奈何不得。也须是实到此个田地始得。若实到此。便能提唱大因缘。建立法幢。与一切人抽钉拔楔解粘去缚。如是揭千人万人。如金翅鸟入海直取龙吞。如诸菩萨入生死海中捞摝众生。放在菩提岸上。方可一举一切举。一了一切了。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有时一喝如踞地。师子。有时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时一喝不作一喝用。方可杀活自由布置临时。谓之我为法王于法自在。诸人既是挑囊负钵遍参知识。怀中自有无价之宝。方向这里参学。先师常云。莫学琉璃瓶子禅。轻轻被人触着便百杂碎。参时须参皮可漏子禅。任是向高峰顶上扑下。亦无伤损。劫火洞然我此不坏。若是作家本分汉。遇着咬猪狗底。手脚放下复子靠将去。十年二十年管取。打成一片。且作么生得独脱去。须是入流人。方知恁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