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咒齿经
·过去现在因果经
·持世经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上一下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正法念处经饿鬼品第四之一
·杂阿含经卷第三
·大爱道比丘尼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论疏部 > 法华论疏 > 内容

法华论疏卷中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5-14 11: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法华论疏卷中(方便品)

    胡吉藏撰

依论十七种名中第十三名一切诸佛大巧方便经。依此法门成大菩提。已为众生说人天二乘等法名大巧方便。故云方便品。又下论明佛有七种方便。故云方便品。依下论末论主开方便为五段。一说妙法功德。次说如来法师功德。三明大众三义。四明如来四义。五释四种疑就文二。前牒经。次论释。经文既长。今前科之。然后更取论释。依论科经为三。一叙如来起定

方便品 经曰尔时世尊入甚深三昧正念不动以如实智观从三昧安详而起 从定起已告舍利弗下。第二出对扬之人

起已告舍利弗 从诸佛智慧已下。第三明二种功德。一妙法功德。二法师功德。明二种功德即二。初章二者。一总明内证甚深阿含甚深

诸佛智慧甚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见难觉难知难解难入如来所证一切声闻辟支佛等所不能知 从何以故下。第二别明阿含甚深又开八别。初明受持读诵甚深

何以故舍利弗如来应正遍知已曾亲近供养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无数诸佛 于诸佛所下。第二明修行甚深

于诸佛所尽行诸佛修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 舍利弗如来已于下。第三明果行甚深

舍利弗如来已于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劫勇猛精进所作成就 名称普闻下。第四明增长功德甚深

名称普闻 舍利弗如来毕竟下。第五明决妙事心甚深

舍利弗如来毕竟成就希有之法 舍利弗难解之法下。第六明无上甚深

舍利弗难解之法如来能知 舍利弗难解法者已下。第七明入甚深

舍利弗难解法者诸佛如来随宜所说意趣难解 一切声闻辟支佛下。第八明不共二乘所作住持甚深

一切声闻辟支佛等所不能知 何以故舍利弗下。第二次明如来法师功德。妙法功德是佛之自德。法师功德是佛化他德。又开为二。一初总明法师功德

何以故舍利弗诸佛如来自在说因成就故 从舍利弗下别明法师功德。就中复二。一略明如来具四功德皆为法师。第二广明四种功德。初亦是标章门。第二名为释章门

舍利弗如来成就种种方便种种知见种种念观种种言辞 言四功德者。一种种方便者约住功德。种种知见者第二教化功德。种种念观者谓毕竟成就功德。种种言辞下。第四说功德 舍利弗吾从成佛已来已下。第二广明四种功德。即释四章门。即为四别。第一前广住功德

舍利弗吾从成佛已来于彼彼处广演言教无数方便引导众生于诸着处令得解脱 舍利弗知见下。广上第二教化功德

舍利弗如来知见方便到于彼岸 舍利弗如来知见广大下。广上第三毕竟成就功德

舍利弗如来知见广大深远无障无碍力无所畏不共法根力菩提分禅定解脱三昧三摩跋提皆已具足 舍利弗诸佛如来深入下。广上第四说功德。就文更开七别。即有七舍利弗。第一明种种解成就

舍利弗诸佛如来深入无际成就一切未曾有法 舍利弗如来下。第二别言语成就

舍利弗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 止舍利弗下。第三明相成就

止舍利弗不须复说 舍利弗佛所成就下。第四明堪成就

舍利弗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难解之法 舍利弗唯佛与佛下。第五明无量种成就

舍利弗唯佛与佛说法诸佛如来能知彼法究竟实相 舍利弗唯佛如来下。第六明觉体成就

舍利弗唯佛如来知一切法 舍利弗唯佛能说下。第七明随顺众生意为说修行法成就。就文又四。一总明如来说一切法

舍利弗唯佛如来能说一切法 从何等法下。第二别明说证等五种法

何等法云何法何似法何相法何体法 何等云何下。第三明说教等五法

何等云何何似何相何体 如是等一切法下。第四总结证教二法如来现见非不现见

如是等一切法如来现见非不现见 今且示文处。后依论别释 论曰下第二论释。就文为二。第一总释一部经。第二别解

论曰自此已下示现所说法因果相应知 言所说因果相应知者。近而为言方便一品明因果义。如云受持读诵甚深等明因义。诸佛智慧甚深无量等明果义。远而为言此经唯显一理说一乘唯教一人。故以一乘因果为宗 尔时世尊下。第二牒经解释。有五章经。即为五段。如前所说。初文二。前牒佛从定起及告舍利弗二章经而解释。次牒妙法功德及法师功德而解释

尔时世尊入甚深三昧正念不动以如实智观从三昧安详而起起已告舍利弗者 以如实智观者。上一句明正念不动。谓静极。以如实智观谓鉴明。鉴明谓知病识药。从三昧安详而起者。以知病识药既竟。应病授药时至故从定起。起已告舍利弗者出对扬之人也

示现如来得自在力故如来入定无能惊寤故 示现如来得自在力故者。释上正念不动及如实智观。以定力自在得身心不动及如实观察。如来人定无惊能愕者。释安详而起。以无外缘惊愕故得安详起定也。前明内有自在之力。今明无外缘愕。并是叹无量义定有此二力 何故唯告舍利弗下。释第二对扬之人又开二别。一释不对余声闻。次解不对菩萨。一一中有二。初何以故即是问

何故唯告尊者舍利弗不告余声闻等者 随甚深智慧下。第二答

随深智慧与如来相应故 今正说平等大慧。唯身子智慧第一与佛相应。余人不尔。是故唯告身子 何故不告诸菩萨者。第三释不告菩萨。初问。次答

何故不告诸菩萨者 答中初总标五义

有五种义 从一者已下。别释五义

一者为诸声闻所应作事故二者为诸声闻回心趣向大菩提故三者护诸听闻恐怯弱故四者为令余人善思念故五者为诸声闻不起所作已辨心故 但明声闻有五义。所以须告。一者为声闻所应作事故者。下譬喻品云。我虽说汝等灭度但尽生死而实不灭。今所应作唯佛智慧。菩萨已发佛心行佛已作佛智慧业。故不须告菩萨。声闻未作佛业。欲令其作。是故告之。二者为诸声闻回心趣大菩提故者。菩萨发心趣于大道。故不须告。声闻未回。今欲令回。是故须告也。上令作佛因。今明趣佛果。三者护诸声闻恐怯弱故者。声闻怖佛道长远。是故须告。菩萨不尔。四者为令余人善思念故者。自身子之外人天菩萨之流并称余人。声闻本非作佛人当得作佛。我佛云何不求佛耶。令其思念道理。五者为令声闻不起所作已辨心故者。声闻有自保究竟之执。是故须告。菩萨无有此病。故不须告 诸佛智慧甚深无量者。第二释二种功德。即二别。就释妙法中为二。第一总释二种甚深。第二别释阿含甚深。初又二。一正释。二举经示释处。释中为二。一牒。二解释。牒中前牒智慧及甚深二章门

诸佛智慧甚深无量者 为诸大众生尊重心下。第二解释。就文为二。初总生起二章。次别释二章

为诸大众生尊重心毕竟欲闻如来说故 初应有问。佛何故从定起叹智慧甚深无量。故释言。为诸大众生尊重心毕竟欲闻如来说故 言甚深者下。第二释二章门。一释甚深章门。二释智慧章门。就释甚深章门又三。一总明二种甚深。二别明证甚深。三释甚深体。初文标二种劝知

言甚深者显示二种甚深之义应如是知 何等为二下。列二种甚深

何等为二一者证甚深谓诸佛智慧甚深无量故二者阿含甚深谓其智慧门甚深无量故言甚深者是总相余者是别 证甚深者。即是内所证法。阿含甚深者。释道安云。阿含名为趣无。说一切法皆趣毕竟空法。故名趣无。僧肇云。阿含名为法归。其为万善府藏众法所归。然阿含正是外国教名通于大小。四阿含等为小也。涅槃云。方等阿含此即大也。言甚深是总相余是别相。是总别者甚深通证教。故言总。而有证教不同。所以称别 证甚深有五种示现下。第二别释证甚深也

证甚深者有五种示现一者义甚深谓依何等义甚深故二者实体甚深三者内证甚深四者依止甚深五者无上甚深 义甚深者。余初释五深未见文意。后见佛性论及胜鬘经方乃悟解。佛性论释五藏竟引胜鬘五藏为证。如来藏自性为义。一切诸法不出自性。无我为相。自性义者辨此一藏是一切诸法体。一切诸法以真如为体。故无有一法出于如外。即接论五义中第一性义。此论名体甚深也。第二是法界藏。以因为义。圣人念处观等皆依此性作境界故。此意云。法界是念处等缘。缘增上缘。因即接大乘论五义中因义是。此论中依止甚深。三法身藏。以至得为义也。一切圣人信乐正性令诸圣人得如来功德。即摄论中第三云藏义。一切虚妄法所隐覆非凡夫二乘所能缘。故此少不相似。但佛性论取显时为义。故言法身藏。以至得为义。摄论据隐时为言。故云藏。即是此中证甚深也。四出世间上上藏。以真实为义。世者有三义。一对治可灭。二妄心念念灭。三内有倒见不得圣法。具此三义名为世。过彼三义故名出世。即摄论中五义第四真实义。即此论中无上甚深也。五自性清净藏以秘密为义。若一切法随顺此性即名为内。是正非邪。若违此理即为外。是邪非正。即摄论中甚深义。此论依何等义甚深。此五藏体一而约义不同。一切皆以真如为体。故名体义。即真如为圣人观行之因。名为因义。即证得此真如为法身名证得义。即此真如超过世间名上上义。甚深微名秘密义。摄大乘论初明一切法依止门。辨果有五义。并是佛性论胜鬘经意。今此五种并是五藏之义。意谓少不次第。今明体甚深。即是第一如来藏甚深内证甚深。即是法身藏。至得甚深依止甚深。即法界藏。无上甚深即是出世上上藏也。依何义甚深即是自性清净藏。问。何故但明五种不多不少。答。初一是自性住佛性。第二依自性住佛性。起诸观行即是引出佛性。第三即是主得佛性。第四叹此三种世间所无。第五义甚深唯佛境界。此五摄一切佛事义尽。问。何故明此五事。答。今佛说一乘欲令众生成佛。成佛之义要具此五。是以命初即便辨之。若言法华未明佛性者。破此五义罪业无边。了此五义福慧无量 何故甚深者。第三正释甚深体

何故甚深者谓大菩提故大菩提者如来所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又甚深者一切声闻辟支佛等所不能知故名甚深 别出甚深体。正以无上菩提为甚深体。菩提言忘虑绝。故称甚深也。又甚深者下。前明当体甚深。今明二乘不测故名甚深 言智慧者。上来释甚深门竟。今释智慧门

言智慧者谓一切种一切智义故 谓一切种一切智智义故者。一切种谓一切种智也。智度论云。智慧门名为种。种谓种别。以智慧门种别不同故名为种。一切智智义故者。一释云。一切智人之智故重安智。又释。一切智所知故名智智 如经已下。第二举经示释处

如经诸佛智慧甚深无量其智慧门难见难觉难知难解难入一切声闻辟支佛等所不能知故 言阿含甚深者。自上已来总释二种甚深。今第二别释阿含甚深。前总后别。皆是天亲释经之体。就文为二。一者前牒阿含甚深为章门

说阿含甚深 示现有八种下。第二解释。初总明有八

示现有八种 一者受持读诵已下。别释八种。即成八门。一一中有二。前标名。如经下引经证

一者受持读诵甚深 如经佛曾亲近供养无量百千万亿无数诸佛故 问。经云亲近供养无量诸佛。云何是受持读诵。答。所以亲近供养者为欲受持读诵故 二者修行甚深

二者修行甚深 前既受持读诵。今则如说修行。又前是闻慧。今是思慧。又前是信受。今是修行。问。前云何是信。答。龙梵云。信力故受念力故持。故知前是信也

如经于诸佛所尽行诸所修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故 三者果行甚深

三者果行甚深 前是思慧。今是修慧。以三慧满足去果义近。故言果行。又二慧为因故以修慧为果

如经舍利弗如来已于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劫勇猛精进所作成就故 四者增长功德心甚深

四者增长功德心甚深 前是三慧。今是证慧。证慧者是修慧后分始证得真如法身。故言增长功德心

如经名称普闻故 五者快妙事心甚深

五者快妙事心甚深 上来四种明因甚深。从此后四种明果甚深。快妙事者。谓大涅槃

如经舍利弗如来毕竟成就希有之法故 六者无上甚深

六者无上甚深 第五涅槃果。第六是菩提果。即摄论第九第十二胜相也。前亦是果果。今是其果。又前是法身。今是应身

如经舍利弗难解之法如来能知故 七者入甚深

七者入甚深者名字章句意难得故自在住持不同外道说因缘法名为甚深 三身为论今是化身。自他分别前二名为自德。后二谓化他德。言入甚深者。如来说教令人悟入于理能自在住持。不同外道说因缘法。外道所说或堕邪因或堕无因。又因缘者名为所以。所以者是义。外道之法有字无义。佛法不尔

如经舍利弗难解法者诸佛如来随宜所说意趣难解故 八者不共二乘住持甚深

八者不共声闻辟支佛所作住持甚深 前不同外道。今则不共二乘。而言所作住持者。诸佛如来凡所施为造作住持佛法。并非二乘所知

如经一切声闻辟支佛等所不能知故 如是说妙法功德已者。自上已来别明妙法功德。今是论主总结令人识知分齐也

如是说妙法功德已 次说如来法师功德者。第二次明法师功德。就文为二。一者总明法师功德。二别明法师功德。前明妙法功德。亦初总后别。二种甚深为总。阿含甚深为别。今亦明总别也。就总中为二。一论主总标法师功德。二者引经证

次说如来法师功德成就应知 妙法功德是自德。法师功德是化他德。要前自德然后化他。故云次说 如经下次引经证

如经何以故舍利弗诸佛如来自在说因成就故 云自在说因成就者。有自在说法之德。此德即是说法之因。故言自在说因。问。前第七第八亦有说法义已是法师。云何至此方始辨耶。答。论主大判二章。故开二门耳。初章非无法师。后段亦有妙法。又前第七第八直明如来言教等不同外道二乘未正明化物。今正明化物。故名法师功德 如来成就四种功德下。第二明如来法师功德。就文为二。一略明四种功德。二广明四种功德。亦即初是标章。后解释。就初又二。一者论主总明四种功德。第二引经别明四种功德。即释上自在说因。以具四种功德能为说法故

如来成就四种功德故能度众生 四种功德是说之因 何等为四下。第二引经别明四种功德。即成四别。一一中为三。一者标名。二者引经证。三者释经。言住成就者。谓标名也

一者住成就 住种种方便度脱众生。故名为住。或有论本称为往字。所言往者众生有二种。一背小向大。名之为来。如穷子还向本国乃至遂至父舍。二背大向小。名之为去。亦如穷子背宅而去。佛亦二种。一者应身。为大心众生故名为来。二化身。成就众生。如彼长者执持除粪器往到子所。今此中八相成道即往义。故言往方便 如经下第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如来成就种种方便故 种种方便者。第三释经

种种方便者从兜率天退乃至示现入涅槃故 八相成道即八方便。故云种种。若依佛性论有十四种方便。一现本生事。二现生兜率天。三从天下受中阴。四入胎。五出胎。六学伎能。七童子游戏。八出家。九苦行。十诣菩提树下。十一破魔军。十二成佛道。十三转法轮。十四般涅槃 二者教化成就。释第二亦有三别。一标章。二引经。三释经

二者教化成就 言教化成就者。如来能知深净因缘。染法诫之令舍。净法劝之令修。以具诫劝二门故名为教化 如经下第二引经

如经种种知见故 种种知见者示现染净诸因故者下。第三释经

种种知见者示现染净诸因故 以有染有净故称种种。若依摄论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因。故彼偈云。此界无始时一切法依止。是道有染净。及有得涅槃。又释。依胜鬘经如来藏是染净因。以染净依如来藏故。二者通论。一切染烦恼是生死染法之因。无漏是涅槃净法之因。如彼众名章广说及胜鬘经。生死依如来藏故。通释者染净种子为生死因。无漏熏习是涅槃因。佛内知此二。外为物示现。故名为法师。有论本云染净诸因。今谓。知染净因摄知因义尽。若言净因者。但知净不知染。摄因义不尽 三者功德毕竟成就者。释第三亦三别。初标。次引证。后释

三者功德毕竟成就 而言功德卑竟成就者。依后两处又释之。一者下云具足力无畏等一切功德名功德毕竟成就。二者依后文具人无我及法无我观。唯就大乘法中有此功德名毕竟成就 如经下第二引经证

如经种种念观故 种种念观者。第三释经

种种念观者以说彼法成就因缘如法相应故 次说彼法成就因缘者。夫欲说法要须成就诸德。即是说法因缘。有说法因缘方得与诸法相应。诸法相应方得说法。前第三知染净因明佛知有法。今显人法二无我观谓知空法。以具知空有故名法师。问。云何名种种念观。答。具人法二无我名为种种 四者说成就亦三。初标

四者说成就 如经下引经

如经种种言辞故 种种言辞者。第三释经

种种言辞者以四无碍智依何等何等名字章句随何等何等众生能受而为说故 依何等名字章句者。释上种种言辞也。随何等何众生者。随万类众生。故有种种言辞。然罗什法师经无此四种功德文。但言吾从成佛已来种种因缘譬喻广演言教。种种因缘当是四中之第三。广演言教可拟第四功德。种种譬喻可拟第二。无第一种种方便。所以然者无数方便中摄一切方便故。初更无方便也。问。此四种功德云何次第。答。一切诸佛皆住八相成道故。第一明住功德。所以住八相者。如来知染知净。令众生舍染得净。故有第二教化功德。夫欲化物须内备诸德即与法相应。故有第三毕竟功德。德备于内巧说于外。故有第四说法功德。此四摄化物义。故总名法师功德 复有义下。第二广四方便。亦是释章门。释章门即应成四别。但论主大分为二。释前三方便为一类。释第四为一类。前三方便为二。一经释。二论释。经释即三。一一章中皆三。谓初标。二引证。三释经

复有义种种方便者示现外道所有邪法如是如是种种过失故复种种方便示现诸佛正法如是如是种种功德故 言复有者。上明八相。方便义犹未尽。今欲广释。故言复有义种种方便者。标种种也。示现已下释种种也。可有三段种种。一者示现正法种种过失。如九十六种。二示现佛正法种种功德。略说五乘。广有八万法藏。三者邪为一种。正为一种。故云种种 如经下引证。就文有二。一者正明无数方便

如经舍利弗吾从成佛已来广演言教无数方便 二从引导已下。释说方便意

引导众生于诸着处令得解脱故 复有无数方便者。第三释经。就文为二。一者释无数方便。二者释上说方便意

复无数方便者令入诸善法故复方便者断诸方便疑故复方便者令入增上胜智中故复方便者依四摄法摄取众生令得解脱故 此中明四种方便。今以三义释之。一者未入善法众生。令其入善。虽入善法未得无疑。故为断疑。虽复断疑未入胜智令得胜智。虽入胜智未得解脱故令得解脱。二者即是胜鬘四种重檐。云何为四。初为无闻非法众生说人天乘。令入善法。第二说声闻乘断四谛中疑。故言断诸疑故。第三说缘觉乘令入胜智。以缘觉智胜声闻智故。第四方便为说大乘。于大乘中以四摄法摄之。以布施摄之令为己眷属。以爱语摄之令发菩提心。以利行故摄之令善根增长。以同事摄之令其成佛。三者依佛性论。为四人破四障。成四因得四果。故不多不少但明四种。初方便破阐提不信障。令信乐大乘为成大净种。第二方便破外道邪我相障。令得波若。为大我种子。而言断诸疑者。无有虚妄之我有佛性之我。于有无法中诸疑得断。第三方便破声闻怖畏生死障。令得破虚空三昧成就为大乐种子。种子以胜前二种方便故云胜智。又初一为下。次一为中。后一为上。故云增上。第四破独觉自爱身障。令得大慈大悲成就为大常种子。以缘觉无悲故。今明四摄法。即是大悲 诸着处者下。第二释说方便意。就文为二。初牒总释

诸着处者彼处处着 或着诸界下。第二别释文为二。初列四着。次释四着

或着诸界或着诸地或着诸分或着诸乘故

上明四种方便。今明四著者为有四种着故。所以说四方便。非是别治。但是总治耳 着界者下。第二释四着。即四别。今前释着界也

着界者谓着欲色无色界故 着地下。释第二也

着地者着戒取三昧初禅定地乃至非非想及灭尽定地故 戒取者。即外道用诸邪戒为道。三昧著者。此是欲界中三昧。如成实论电光定等。又是毗昙未来禅也 着分者释第三。前列着在家出家二章门

着分者着在家出家分故 次释二章门

着在家分者着己同类作种种业邪见等故着出家分者著名闻利养种种诸觉烦恼等故 易知 着乘者释第四。前列声闻菩萨二章门

着乘者着声闻乘菩萨乘故 次释二门

着声闻乘者乐持小乘戒求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等故着大乘者谓着利养供养恭敬等故着分别观种种法相乃至佛地故 易知 复种种知见者。广第二种种知见义。就文亦三。一标章门略释。二引经。三释经

复种种知见者自身成就不可思议胜妙境界与声闻菩萨等故 自身成就不可思议境界。谓绝二乘菩萨境界也。与声闻菩萨等故者。上明异大小二人。今明同大小二人 如经舍利弗如来知见方便者。第二引经还证前二义

如经舍利弗如来知见方便到于彼岸故 前证上与声闻菩萨等。如来真实过声闻菩萨。而能同声闻菩萨。故言方便也。此方便并异上来方便。仍取同声闻菩萨以为方便也。到于彼岸者。证于第一绝二人境界也 到彼岸者下。第三释经

到彼岸者胜余一切诸菩萨故 当胜声闻菩萨不待言也 复种种念观者。广第三种种念观。此文但二。一者标章

复种种念观者 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如来知见广大深远无障无碍力无畏不共法根力菩提分禅定解脱三昧三摩跋提皆已具足故 所以无第三释经者。此中明力无畏等。处处经论皆以释竟。又文显现者。不须解释 又第一成就下。自上以来第一依经广三方便。今第二论主重广三方便。即成三别。一一中有二。一者牒。可化众生下。第二解释。论释与经异者。经多就法解。论但就人释。所以为异

又第一成就可化众生依止善知识而成就故 第一成就。即是种种方便。所以示种种方便者。令可化众生依止善知识得成就故

第二成就根熟众生令得解脱故 第二成就。即是种种知见。令根熟者得解脱

第三成就力家得自在净降伏故 第三成就。或言。力家自在以家为正。力者十力。家者诸德。是力家流类。故称为家。自在净降伏者。第三即种种念观。种种念观者谓力无畏等。如上列。上二成就化两种众生。今第三成就既具一切功德。故能普降伏一切众生。又上二种成就利益根熟及未熟众生。今第三成就降伏如来一切烦恼。是故前明化他德。今叙自德。所以前门辨人知是化他。后不明人知是自德 第四说成就者。自上以来广前三方便竟。今广第四说成就。就文为二。第一从初竟此七种。令众生自身功德成就。明如来说法令众生自行成就。第二从教化成就下。明如来说法使化他行成就。前释现瑞中。大法雨等八种亦具此二。初六种佛欲令众生自行成就。后二法令化他行成就。是故现瑞。今说定起为物说法。亦令二德成就。自德成就中有二。第一经广。第二论略。就经广中为二。初牒章门。总广标七数所以

第四说成就者有七种 第四说成就有七种者。此章正明法师功德。法师虽具四德而以说法为正。故广明具七种德能为物说法 一者种种成就下。第二正明七种成就。即成七别。初中有二。一标章。二引经

一者种种成就 而言种种成就者。于一切法门皆穷其源底。然后能为物说法

如经舍利弗诸佛如来深入无际成就一切未曾有法故 二者言语成就亦二。初标章。次引经

二者言语成就得五种美妙音声说法 上明内穷法门。今明外有音声美妙法然后能为物说法

如经如来能种种分别巧说诸法言辞柔软悦可众心故 三者相成就亦三。初标。次引经。后释经

三者相成就 而言相成就者。可相时而动。可语即语。宜默便默。故名为相。二者有利根众生。闻上所说悟解相现。不须复说。故名为相 如经下。第二引证

如经止舍利弗不须复说故 有法器众生故下。第三释经

有法器众生心已满足故 即是利根菩萨闻佛上来所说法华。即便得解不更重说也。而三请后更广说者。为钝根声闻说耳。又此中通叹诸佛有知机之德。有利根之人已解佛悟不须复说 第四堪成就者。上明利根之人已解佛语不须复说。今明堪受化人犹未得解故应为说。初释

四者堪成就所有一切可化众生皆知如来成就希有胜妙功德能说法故 次引经

如经舍利弗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难解之法故 易知 第五无量种成就。就文有三。一标章略释。二引经。三释经

五者无量种成就说不可尽 无量种成就者。法身具众德。而说不可尽故也 如经者。第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唯佛与佛说法诸佛如来能知彼法究竟实相故 言实相者已下。第三释经

言实相者谓如来藏法身之体不变义故 如来藏者。在烦恼之内名如来藏。亦名如来胎。法身之体不变义故者。虽在烦恼不为烦恼所染。故名不变。佛性论虚妄法有三变异。释无变异义。一果报尽故变异。二对治所破故变异。三念念灭故变异。法身离此三过失。一前后寂静故。无果报尽变异。二无漏故。无对治破变异。三非有为故。无念念坏变异 六者觉体成就。就文为三。初标。次释。后引经证

六者觉体成就上第五明法身。今明应身。亦是报身觉体。即是佛体亦名佛性。以佛性显现故名成就 如来所说下。第二解释

如来所说一切诸法唯佛如来自证得故 如来外能说一切法者。唯佛自证得故。自证得者即是自证得法身也 如经下。第三引经

如经舍利弗唯佛如来知一切法故 七者随顺众生意为说修行法者亦三。一标。二释。三引经

七者随顺众生意为说修行法成就彼法 此第七即是化身。随众生意为说修行法者。佛随众生意说法令众生修行也。此七法次第者。夫欲说法要备七德。一者内穷法原。二外有巧辨。三者知默。四者知悟。此四内外语默二双也。所以有此二双者。要由备法身现化身故。后三即明三身也。成就彼法者。如来成就随顺众生意为众生说法也 何等如是等故者。此第二解释。即是牒经中何等法云何法。用经以释论也

何等如是等故 何等法者。牒五门之初也。如是等者。等取下四句也 如经下。第三引经

如经舍利弗唯佛如来能说一切法故 第一种种法门下。自上已来第一就经广释七法。今第二就论重释七法。就文为二。一者释前。第二结前释后。释前七章。即成七别。第一种种法门者。牒上第一种种成就

第一种种法门摄取众生故 摄取众生者。心内穷种种法门方能摄取于物也

第二令不散乱住故 第二令不散乱住故者。以外具五种音声。听佛音声美妙心不散乱也

第三令取故 第三令取故者。既闻法不乱。即令其取法也

第四令得解脱故 第四令得解脱者。以取法故便得解脱也

第五令彼修行成就得对治法故 第五令彼修行者。所以得解脱要须对治故也

第六能令彼修行进趣成就故 第六能令彼修行进趣者。前令得见道。今进趣修道

第七令得修行不退失故 第七令得修行不退失者。令得无学道也 此七种法为诸众生自身所作善成就故者。上来第一别说七法。今第二欲结前释后。言结前者。论主释七法明佛为众生说法令众生自行成就

此七种法为诸众生自身所作善成就故 问。此七法云何自行成就。答。此七法即是地前四位及地上三位。第一令其得十信位。故言摄取。摄取者令入十信。第二令不散乱住即是十住亦云十解。第三令取即修十行故称修为取。第四令得解脱。解行淳熟必得解脱即十回向。第五登初地正是断烦恼证得法身。故云得对治故。第六即是二地已上修道。故云进趣。第七令得修行不退失者。从八地已上勉于三退。乃至佛地称无学道。是故名为自行成就 又与教化令其成就者。自上已来明佛说法令众生自行成就。今第二释经。明佛说法令众生化他成就。若接次相生。即释广经中第七随顺众生意修行成就。谓何等法云何法之言也。问。何以得知前令其众生自行成。后令众生化他行成。答。论中佛及论主两重释七法竟总道。此七法为诸众生自身所作善成熟。故知前是自行成也。次即云。又与教化令得成就。故知是教化他行也。就文为二。一总明化他。二别细约五法以明化他。就初又二。初牒与化他章门。故言又与教化令得成就也

又与教化令得成就者 与此二种法已下。第二释化他章门。就文为四。一总标二法。二别明二法。三明二法相貌。四明二法次第。与二种法令彼成就者。第一文

与二种法令彼成就 何等为二。第二释出二法

何等为二一与证法二与说法一与证法令成就者谓依证法而授与故二与说法令成就者谓依说法而说与故 佛令众生为他说法时。若宜依证法而说者。可授之以证法。教法亦尔 此二种法如向前说者。第三出二法相貌

此二种法如向前说 前第一佛经明七种。佛内自证七法然后为物说法。此即是为物说证法。论主后明七种法。若望佛经令众生成就如此七法也。即是为物说教法也 依此二种法有何次第者。第四明二法次第。就文有二。初即是问。二法次第

依此二种法有何次第而得修行 二法有何次第得修行 即彼前文句再说应知者。第二解释

即彼前文句再说应知 若依修行次第前依论主七法明自行成就。然后依佛七法而得化他。故云再说应知也。若依佛次第前明七法成就。后始得化他。如论主七法 又依证法有五种下。上来第一总明化他竟。今第二别约五法以明化他。就文二。一约证法以释五法。二约教法以释五法。就初又二。一标列五法。二释五法。初标证法有五种

又依证法有五种 以内心解达五法故。名为证 从一者已下。次列五法

一者何等法二者云何法三者何似法四者何相法五者何体法故 罗什经有十法。今明五法。或可梵本广略不同。难可详会。亦可以此五而摄彼十。可自推度。问。何故但明五法。答。夫欲化他必须识法。此五法摄一切法尽故。若证法若教法悉在此五法中。是以化他须明五法 何等法者。第二解释。凡作三周释之。初周约三乘一乘。又释约法就人以释五法

何等法者谓声闻法辟支佛法佛法故云何法者谓起种种诸事说故何似法者依三种门得清净故何相法者谓三种义一相法故何体法者无二体故无二体者谓无量乘唯一佛乘无二三故 何等法者。问。法名谓三乘法者。佛但证一乘。云何言证法有三乘。答。佛内照达三乘。故名证三乘也。又从此三乘令众生证。故名证法也。云何法者。责诸法所因起。此三乘法名因何而起。因三乘种种教起故也。云何法者谓起种种诸事说故者。或法或譬。随时随人说三乘法。何似法者。责法譬类。摄论有二释。一以理法为似。以理似门故。二得果为似法。以果似因故。又果与文理相似。今宜用果为似法。前二句说三乘法。今得三乘果。是故文云依三种门得清净故。何相法者。责法外相。上来三句明三乘法。此下两句明一乘法。说三乘教令归一乘。一乘即是一相。何体法者。责法内体宜。取一佛乘为体。无二三者。缘觉为二。声闻第三也 复有义下。第二周释五法。前就三乘一乘以释五法。今通就一切法释。亦得一一门摄一切法。又释约理就事释

复有义何等法者谓有为法无为法等云何法者谓因缘法非因缘法等何似法者谓常法无常法等何相法者谓生等三相法不生等三相法何体法者谓五阴体非五阴体故 初有为无为法门。即三有为三无为摄一切法尽。第二责法所因起。因缘非因缘亦摄一切法。有为法从因缘生。无为法不从因缘生。何似法责其譬类。谓常无常法亦摄一切法尽。问。常无常与有为无为何异。答。若取摄法论名义异体更无异。若取异者有为无为即三有为三无为。今常无常者谓法身常应化无常。至后当释。问。常无常云何名似法。答。证得无常果故言相似。亦得无常理与文相似。何法相者责法相。有为法有生住灭三相。无为法无生无住无灭无三相。此二亦摄一切法。问。生等三相不生等三相与常无常为无为复何异。答。约相不同。所以异耳。体更无异。何体法者责法体。五阴是为体。非五阴是无为体。约五阴体非五阴体不同。此二亦摄一切法尽。又一切法要具五义。谓为无为乃至阴非阴也。如智论云。一切法要具九义 又何似法者。第三周释。但重释三法不解前二

又何似法者谓无常法有为法因缘法又何相法者谓可见等法又何体法者谓五阴能取所取以五阴是苦集体故又五阴者是道谛体故 何似法中。取无常有为因缘此等法举类相似。何相法取可见可闻六尘相。何体法者有漏五阴为苦集体。无漏五阴为道谛体 复有异义下。自上已来三周明应与证法授与证法竟。此第二周明应授说法者授与说法

复有异义依说法说何等法者谓名句字身等故云何法者谓依如来所说法故何似法者谓能教化可化众生故何相法者依音声取故以依音声取彼法故何体法者谓假名体法相义故 异上证法。故云复有异义也。夫说法要具五种。一者有名字句身。二依佛所说所因。三依可化众责其譬类。可化众生而化之。不可化者即不化之。四责相。依音声取所说之法。五所说法但有假名责体。问。依论此偈云何颂上二种功德。答。初三偈颂上妙法功德。余并颂法师功德。上妙法功德中有二。初二偈明证甚深。次一偈明阿含甚深。初证甚深中。论主直开五义。今文分之为两。初一偈总明甚深。后一偈别明功德甚深。亦初偈是能证之人甚深。次偈明所证之法甚深。长行中但明智慧一德甚深。偈中明一切功德甚深。次一偈颂阿含甚深者。上阿含甚深有八种。今但颂始终四种。初句颂第一受持读诵甚深。次句颂第二修行甚深。次句颂快妙事甚深。次句颂第八不共甚深。于无量亿劫行此诸道已下。颂法师功德。上法师功德有二。初略。次广。今偈总摄为二。第一偈叹如来自德功德。即令众生自行成就。第二偈已去颂上令众生化他行成就。颂上吾从成佛已来究竟尽诸法实相文。从如是大果报已去。颂上化他功德。就文为二。初双标二章门。次双释二章门。双标者初标佛佛解章门。次标众生不解章门。标佛解章门明佛能自解。次标众生不解须化众生令众生得解。从假使满世间者。释二章门。初释众生不解章门。从又告舍利弗下。释唯佛解章门。方便品经必须依论讲之。偈亦须望论意。颂长行余文句必不须可知 自此已下依三种义示现者。自上来释方便品妙法功德法师功德二章义竟。今第三释大众三义。即是释三请中。初请经文。就文为二。初标三义。第二别释三义。初又三。第一总标三义

自此已下次依三种义 一者已下。第二别列三义

一者决定义二者疑义三者依何事疑义 即应当善知者。第三劝知三义

应当善知 决定义者。第二别释三义。即成三。一一中有二。前以义释。引经示释处

决定义者有声闻方便证得深法作决定心于声闻道中得方便涅槃证故知是二种证法示现有为无为法故 有声闻方便证得深法作决定心。此言方便者。盖是声闻中修涅槃处方便非权巧方便也。于声闻道中得方便涅槃证故者。此方便是权方便也。实无声闻涅槃。方便说有声闻涅槃。而彼谓是究竟。故名决定。如是二种证法示现者。此出声闻所证法也。有为无为法故者。即是有为无为二种功德。证得此二种功德谓为究竟。二种涅槃是无为功德。住有余涅槃时无漏戒定慧等。是有为功德 如经下。第二引经示释处

如经尔时大众中有诸声闻漏尽阿罗汉乃至亦得此法门到涅槃故 亦得此法谓上有为。到于涅槃谓上无为也 疑义者释第二章门亦二。前释。次举经示处

疑义者谓声闻辟支佛等有不能知故是故生疑 言二乘不知者。不知二乘是方便一乘是真实。是故生疑 如经下。第二示释处

如经而今不知是义所趣故 依何事疑者。释第三亦二。前释。次引经。就文有二。初依昔教生疑。二依今教生疑

依何事义疑者闻如来说声闻解脱与我解脱不异是故生疑 明三乘解脱不异。闻昔不异是故生疑 谓生疑者下。第二闻今教生疑

谓生疑者生因中疑此事云何云何如来数数说于甚深境界前说甚深后说甚深不同声闻如是等是故生疑 今教明佛解脱与二乘解脱异。正以今疑昔。今说若异昔云不应言不异。昔说若不异今不应言异也。而言生因中疑者。教是理因。于教生疑言因中疑也。虽是今昔互疑而正执昔疑于今教 如经下。第二示释处

如经尔时舍利弗知四众心疑乃至而说偈言故 自此已下。方便品中第四明如来四义。即是释第一止请已去竟十方世界尚无二乘何况有三也。就文为二。一者总标四事劝知。第二别释四事。初又三句。一总标

自此以下示现依四种事说 二列

一者决定心二者因受记三者取授记四者与受记 三劝知

应知 云何决定心下。第二释四事。即四别。就初文二。第一前释佛决定心。第二释五种惊怖。初有三句。一者标决定心。已生惊怖者。第二释决定心。是故如来有决定心者。第三结决定心

云何决定心 决定心者。佛意决定断其惊怖。令得利益名决定心

已生惊怖者令断惊怖以为利益二种人故 又言二种人者。声闻有四。一决定。二退菩提心。三变化。四增上慢。今二种者是退心并变化二人得益故。而言二种人者。即是二乘人也。又言二种人。一者有惊怖。二者无利益则是有或与无解名为二人。问。此决定心释何处经文。答。释佛止请意。而未释止请文也。所以止请者。欲决定利益众生也

是故如来有决定心 此惊怖有五种应知者。第二释五种惊怖。即是所为之人。初总标五种

此惊怖有五种应知 次别释五种。即成五别。损惊怖者。执小谤大。故言损也。初列二章门。次释二门

一者损惊怖谓小乘众生如所闻声取以为实谤无大乘 言二门者。一执小谤大者不言大乘全无。只道大乘是菩萨境界非我二乘所学道。言谤无大乘下。第二谤大 而作是言下。释二章门

而作是言如来说言阿罗汉果究竟涅槃我毕竟取如是涅槃是故罗汉不入涅槃如是惊怖故 前释取小。是故阿罗汉不入涅槃者。此释谤大。以大乘不说阿罗汉入于涅槃 二者多事惊怖

二者多事惊怖谓大乘众生生如是心我于无量无边劫中行菩萨行久受勤苦以是念故生惊怖心起取异乘心故如是惊怖 谓大乘人。彼谓。众生不预我事。而于长时修行苦行。故欲度脱之。退大取小名为惊怖。又释。大乘事多退大取小 三者颠倒惊怖

三者颠倒惊怖谓心分别有我我所种种身见不善法故如是惊怖 实无人法计有人法。故名颠倒 四者心悔惊怖

四者心悔惊怖谓大德舍利弗等起如是心言我不应证于如是小乘之法如是悔已心即自止即此悔心名为惊怖此义应知 悔取小乘亦是可惊怖。问。悔取小乘应是道理。云何名惊怖。答。不应取小而取小竟复悔取小。故亦是可惊怖事 五者诳觉惊怖

五者诳惊怖谓增上慢声闻之人作如是心云何如来诳于我等如是惊怖故 增上慢人谓。佛说一乘是诳二人。是故名诳相也。此五惊怖即是上五人。初是执小乘人。即是五千之徒。次是大乘人。三是外道人。四是悔取小乘人。五是增上慢人 因受记者。释第二门。就文为二。一牒章名。二解释

因受记者 而言因受记者。释止请之意。佛所以止请者。为欲令其受记作佛。此之止请即是受记因缘。亦是因欲令众生受记故。所以止请。故名因受记。问。后第二卷方受记。今云何明受记事。答。此释佛意。而佛所以止请者。意令二乘人得记成佛故也。问。止请云何令得记成佛。答。以佛三止有三利益即是止请之因 如经下。第二解释。就文为二。一释三止。二释两请。就初又二。一牒初止请经。兼牒余二止经

如经止止舍利弗不须复说若说是事一切世间诸天人等皆生惊怖故 此因受记皆生惊怖者。第二释止请有二。初牒。次释

此因受记皆生惊怖者 此因受记牒章名。皆生敬怖者牒止请意。以天人等皆生惊怖。是故须止 有三种义下。第二解释。初总标三义

有三种义 从一者已下。别释三义。即成三别。一者欲令彼诸大众推觅甚深妙境界故者。令大众思量

一者欲令彼诸大众推觅甚深妙境界故 佛既止请不欲说法。当知此法必是深妙义。今者可自推觅。何等是甚深法耶。若三乘是甚深法者。佛昔已说。不应止请。佛今既止请。当知三乘之外别有妙法。佛欲令大众生如此心。是故止请。即是第一利益为受记因 第二欲令大众生尊人重法之心

二者欲令大众生尊重心毕竟欲闻如来说故 第三为令增上慢人离法席

三者为令诸增上慢声闻之人舍离法坐而起去故 问。前二可利益大众。后一云何亦利益耶。答。增上慢人若在法席即为大众作障道因缘。不得授记故须令其离席。又众见罪人离席弥生重法尊人之心。又深自发心得闻胜法故亦是利益大众。此三义即是释三止文。第一是请前止。余二是请后止 第二请已下。上来释三止竟。今此第二释后两请。问。何故不释初请。答。前第三章中决定等三义已释初请竟。是故今但释后两请。问。释后两请云何属因受记。答。后之二请明其过去种善根现在修福。即是受记因缘。又此之二请尊人重法即是授记因缘也。问。初请亦尊人重法。何故非是受记决定因缘。答。初请中决定心即是执及疑。执则执小拒大不受佛语。疑则犹预未信。未尊人重法之心。故非受记因也。就文释二请即二。一一中各两。初正释。次引经。第二请明过去无量佛所教化

第二请者示现过去无量诸佛教化众生如经是会无数乃至闻佛所说则能敬信故 第三请。今现在佛四十余年来教化

第三请者示现今现在佛教化众生 如经今此会中如我等比乃至长夜安稳多所饶益故 文处易知 取授记。释第三取授记。初牒章

取授记者 以舍利弗等下。第二解释

以舍利弗等欲得授记 次引经

如经佛告舍利弗汝以三请岂得不说汝今谛听如是等故 问。佛受身子请。诫听许说。云何乃是身子取授记。答。以身子机缘中欲得受记作佛受请许说也 与受记者。释第四章。此释正说。从初竟五浊之前经文也。问。今正说法华经。云何名与受记。答。所以说法华者意欲令其受记作佛。此释佛意门也。就文为二。初牒名。第二解释

与受记者 就释中为二。第一正释。第二引前二法证释。就初又三。前开六门。次释六门也。后结六门。开六门者。即是开此正说经为六门也。后结六门者。即是结开此正说经为六门也

有六种应知一者未闻令闻二者说三者依何等义四者令住五者依法六者遮 未闻者。第二释六门即成六别。就初为二。未闻令闻牒章名。如经已下。示释处

未闻令闻者 一乘之法昔所未闻而令得闻。故云未闻令闻

如经舍利弗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华如是等故 说者下。释第二章门。又开三别。一标章。二引经。三释经

说者 问。何故名为说。答。欲辨三乘无有三理但有名字。故称为说 如经已下。第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我以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演说诸法如是等故 种种因缘下。第三释经

种种因缘者所谓三乘彼三乘者唯有名字章句言说非有实义以彼实义不可说故 种种因缘。此牒经也。所谓三乘者。释种种因缘也。以种种因缘故说三乘。故名三乘为种种因缘。又三乘入道各有由籍。故名种种因缘。彼三乘者唯有名字。解前章名。所谓说也。又释经中言辞演说之句也。以彼实义不可说故者。实义即是无三。言忘虑绝故不可说也。问。何故不解经无数方便及譬喻语耶。答。此二句后文当释。又无数方便上已释竟 依何等义者。释第三章。就文亦三。初牒章。二引经。三释经

依何等义者 经中称一大事因缘。论明因缘是所以。所以即是义。今依此义故出现于世。故言依何等义。又依何等义者。以依开示悟入等四义故云依何等义。又对上三乘有语无义。一乘有语有义。故云依何等义 如经已下。第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如是等故 彼一大事者已下。第三释经。就文为二。一初标四事劝知

彼一大事者依四种义应善当知 从何等为四已下。第二别释四义。即成四别。就释开义为三。一者标章略释。二引经。三释经。一者无上义标章

何者为四一者无上义 唯除如来一切智智下。第二释章

唯除如来一切智智更无余事 除佛以外人天二乘等智慧所知皆是有上。独佛知见名为无上。今欲开无上知见。故言开佛知见 如经已下。第二引经

如经欲开佛知见令众生知得清净故出现于世 令众生知得清净故者。释开佛知见意也。所以开佛知见者。令众生知故也。得清净者。令众生知佛得清净。又一意令众生知使众生得清净 佛知见者。第三释经

佛知见者如来能证以如实智知彼义故 此释佛知见者。开示悟入四句皆有佛知见。今寄初章总释之也。如来能证以如实智知彼义故者。如来能证谓能证法身。如实智者出能证之智也。知彼义故者。彼义即是法身。出所知法身也 二者同义下。释第二。就文亦三。初标章。次引经。三释经

二者同义以声闻辟支佛佛法身平等故 同义者。释上示也。以声闻辟支佛佛法身平等者。释同义也。所言同者。三乘人同法身平等故名为同。问。何故明同义。答。前虽明无上即佛独有余人所无。是故明三乘人一法身也。问。何故释示以为同义。答。示其同有法身之义。故释示为同也 如经下。第二引经

如经欲示众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 法身平等者。第三释经

法身平等者佛性法身更无差别故 佛性法身更无差别者。亦名佛性亦名法身。佛性与法身更无差别。又三乘人同有佛性同有法身。故言更无差别也。第一无上义中。明佛得清净即是无垢真如。今明同义即是有垢真如。佛性论以无垢真如为胜相。有垢真如为同相。以无垢胜于有垢故名胜相 三者不知义下。释第三悟义。就文亦三。一标。二释。三引经

三者不知义 问。何故释悟而称不知。答。约二乘人不知令知。故是释悟。问。上不知同。今示令知同。与今何异。答。上直取同义。今明唯一佛乘真实究竟。故与上为异 以一切声闻下。第二释不知义

以一切声闻辟支佛等不能知彼真实处故此言不知真实处者不知究竟唯一佛乘故初正释。从不知真实处者。传释也 如经下。第三引经

如经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 四者为令证不退转地下。释第四入亦三。一标二释。三引经

四者因义为欲令证不退转地 经中称之为入。论称为之证也。以入即是证。令不退转者。既证法身便不退转 示现欲与无量智业故者。第二解释

示现与无量智业故 所以令证法身不退转者。示现欲与其无量智业故。即是用也。取不退转者。示现欲与其。即用也。亦得无量智业故。释经中入佛知见道。道即是业也 如经下。第三引经

如经欲令众生入佛知见故出现于世 问。何故明四不多不少。又此四有何次第。答。初言开者开十方诸佛法身。如前云开示如来净妙法身令生信心故。是故第一前明其开。虽开十方诸佛法身。或谓诸佛独有法身二乘人所无。佛得成佛二乘不成佛。是故明三乘人同有此法身同皆成佛。虽明三乘同有法身二乘人不知同一法身。故明悟有一无二。既悟有一无二则唯有进路无有退道。是故次明其人。此四无义不收。故不得多少。即是次第 又示者。上来一周义释四法。正约为二乘人也。从此以下更三周重释。凡约三人。一约菩萨。二约外道。三约二乘。约菩萨中复有三人。一者为有疑菩萨重释示义

又复示者为诸菩萨有疑心者令知如实修行故 菩萨疑者。佛既称一大事出世。昔明约为五乘事故出世。即今昔相违。所以为疑。是故今明昔方便言为五。以理言之终为一事。以同法身故菩萨疑除。故得如实修行 又悟入者。第二合为二种菩萨

又悟入者未发菩提心者令发心故已发心者令入法故 既同一法身即唯应发一佛心不发余心故。令未发菩提心者发菩提心也。既唯一无二即唯进不退。故已发心者令入法也。问。三菩萨何异。答。初是昔三乘中菩萨。后二是今一乘中菩萨

又复悟入者令外道众生生觉悟故 次明悟者。既唯一佛道即悟无我九十六即外道归佛道。故云悟也

又复入者令得声闻小乘果者入大菩提故 次令二乘人回小入大。即入十信位。谓菩提心也 令住者释第四住义。就文为二。初标次经

令住者 既称唯一佛乘无有余乘。即令二乘人等住于佛乘不住余乘。故云住也。又释佛意门所以说一乘者。欲令一切众生住一佛乘故也。如下偈云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也。佛既自住大乘。还令众生住佛所住。故言令住也。亦如涅槃云。又有一行。是如来行所谓大乘大般涅槃。佛住大涅槃与众生说法令众生住也

如经舍利弗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故 依法者。释第五。就文为三。一标。二引经。三释经

依法者 所言依法者。依三世佛法而说法。故言依法。亦是法如是故。所以言依法也。问。依法之言以何文证。答。前文云。舍利弗一切十方诸佛法亦如是。论主用此文证 如经已下。第二引经。就文为二。初引过去佛章

如经舍利弗过去诸佛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譬喻因缘念观方便说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如是等故 如是等故者从是诸众生从佛闻法竟释迦顺同如此皆为一佛乘一切种智故 言譬喻者。第三释经。凡释四句。一释种种譬喻。二释因缘。三释念观。四释方便。就初文三。一标譬喻。二释譬喻。三结譬

言譬喻者 如依牛有乳下。第二释譬喻。就文为二。初开譬。次合譬

如依牛故得有乳酪生酥熟酥乃至醍醐此五味中醍醐为第一 开譬即五味相生 小乘如乳大乘如醍醐者。第二合譬

小乘如乳大乘如醍醐故此譬喻唯明大乘无上诸声闻等亦同大乘无上义故声闻同者此中示现诸佛如来法身之性同诸凡夫声闻人辟支佛等法身平等无差别故 略合二味。谓小乘如乳大乘同醍醐。此譬喻明大乘无上者。依合味中但取一味为譬。谓此经唯明大乘无上譬同醍醐。诸声闻等亦同大乘者。释上唯明大乘无上也。声闻同者下传释。声闻中亦同大乘义故也 此譬喻示现下。第三结譬

此譬喻示现 结譬者。正结一味譬意。以一切众生同一平等法身故名一味。问。何处具合五味譬耶。答。涅槃经云。如从牛有乳从乳出酪从酪出生苏生苏出熟苏熟苏出醍醐。如是从佛出十二部经。从十二部经出修多罗。从修多罗出方等经。从方等经出波若波罗蜜。从波若波罗蜜出大般涅槃。大般涅槃经以醍醐喻涅槃。今此经以醍醐喻法身平等。故知法华涅槃明义无二 因缘之义如向说者。上来释譬喻。今释第二

因缘之义如向所说 因缘如向所说者。指前六门中第二说门中解也 言念观者下。释第三。初牒。次释

言念观者 释中前明小乘人无我观

于小乘谛中人无我等 次释大乘二无我观

于大乘谛中真如法界实际法性及人无我法无我等种种观故 文处易知 言方便者。释第四。前牒。次释

言方便者 释中前明小乘方便。次释大方便

于小乘中观阴界入厌苦离苦得解脱故 观阴界入厌苦者。谓见道前七方便也。离苦得解脱故者。由具起诸方便故得解脱 于大乘中诸波罗蜜者。释大乘方便

于大乘中诸波罗蜜以四摄法摄取自身他身利益对治法故 大乘中以六度等为入道方便。以四摄法摄取自身他身利益对治法故者。简异小乘也。小乘释起方便但为自身令得解脱。大乘以四摄法俱摄自他悉令住理。对治法者。即是方便亦是住理 遮者释六门中第六。就文为三。一标。二引经。三释经

遮者 所言遮者。唯一佛乘一乘之外更无余乘。故名为遮 如经下。第二引经

如经舍利弗十方世界中尚无二乘何况有三如是等故 无二乘者。第三释经。问。云无二无三今云何但释无二乘。答。经以缘觉为二。声闻为三。此之二三并是二乘。故今释二乘。即解无二无三也。依此论文乘正是果。以小乘涅槃果大乘涅槃果为大小二乘。文有四句者。一明无小乘涅槃

无二乘者谓无二乘所得涅槃 唯佛如来下。第二明有大乘涅槃

唯佛如来证大菩提究竟满足一切智慧名大涅槃 非诸声闻等下。第三重明无小乘涅槃

非诸声闻辟支佛等有涅槃法唯一佛乘故 唯一佛乘故者。举唯有一释无二乘涅槃 一佛乘者已下。第四释唯大乘有涅槃

一佛乘者依四种义说应知 依四种义说应知者。即上开示悟入四义也 如来此六种授记者。前章有三。一标六门。二释六门。三结六门。二章已竟。今第三结也

如来依此六种授记 是故前说何等法下。与授记中有二。一正明六门辨与受记。第二引前五法以证六门。初章已竟。今第二引证证六门。所以引证者凡有二义。一为释疑故来。疑者何以得知此正说章有六门耶。是故释云。佛上明五法即摄六门。是故当知有六门也。二者明五法叙佛为众生说法。今此六门亦是为物说法。故辨六门。次引五法。就文为二。前引五法。次以五法摄六门

是故前说何等法云何法何似法何相法何体法如是示现 初如文 何等法者。第二以五摄六。还以第一何等法摄第一未曾闻法

何等法者谓未曾闻法 云何法者。摄第二说门

云何法者谓种种言辞譬喻说故 何似法者。摄第三依何等义

何似法者唯为一大事故 何相法。摄第四令住第五依法

何相法者为随众生器说诸佛法故 随众生器。即是第四令住。说诸佛法。即第五依法何体法者。摄第六遮。就文为二。一者明平等法身为一乘体

何体法者唯一乘体故一乘体者谓诸佛如来平等法身 彼诸声闻下。明二乘非一乘体

彼诸声闻辟支佛乘非彼平等法身之体以因果行观不同故 以因果行观不同故者。释二乘非一乘体义。约二乘因果观行故非平等法身。七方便为因。真圣位为果。行者二乘所行四谛等法。观者人无我观。以此四义并不同大乘。是故二乘非平等法身之体。问。云何以平等法身为一乘体。答。乘有三种。一性乘。二随乘。三乘得。性乘即是真如法身。要由有真如法身。然后修于万行称曰乘随。证得佛果名为乘得。以性乘是根本故说为一乘体 自此已下者。释方便品中第五断疑章。即释经中诸佛如来出五浊世竟长行也。就文为二。第一总明为断四疑。第二别释。就初文又三。第一总明佛说法为断四疑

自此已下如来说法为断四种疑应知 何等四种已下。第二别出四疑

何等四种一者何时说二者云何知是增上慢人三者云何堪说四者云何如来不成妄语

何时说者已下。第三释断四疑。即成四别。一一中为二。一者牒疑。第二引经释初疑

何时说者诸佛如来于何等时发起种种方便说法 云何时说者。此时即是劫浊。疑意云。佛何等时中起三乘方便 为断彼疑下。第二引经释疑

为断彼疑如经佛告舍利弗诸佛出于五浊恶世谓劫浊等故 明于五浊世时起三乘方便。即断第一疑也 第二疑中亦两。一明疑。二引经释疑

云何知是增上慢者如来不为增上慢人而说诸法云何知彼是增上慢 疑意云。佛不为增上慢人说法。以增上慢人未得究竟自谓究竟不受佛语。今云何知是增上慢耶 为断彼疑故如经下。第二释疑

为断彼疑故如经若有比丘实得阿罗汉者若不信此法无有是处如是等故 若有比丘实得阿罗汉。即信此法非增上慢。若闻此法不生信者非阿罗汉。是增上慢 云何堪说法者。释第三疑。前牒疑。次引经释经

云何堪说者从佛闻法而起傍心云何如来不成不堪说法人 疑云。佛既是堪说人。而彼从佛闻法起于谤心。将知佛非是堪说法人 为断此疑已下。第二引经释经

为断此疑如经除佛灭度后现前无佛如是等故 值佛闻法即不起谤若知谤佛即不为说。除佛灭后现前无佛。闻此法自不起信耳。非佛过也。问。佛灭后闻法起谤此是何人。答。若佛灭度后实是阿罗汉闻说一乘亦不起谤。若起谤者必是凡夫 云何如来不成妄语。释断第四疑。亦前叙疑。第二引经释疑

云何如来不成妄语者此以如来先说法异今说法异云何如来不成妄语 疑云。昔说有三今说无三。前后相违。应是妄语 为断此疑下。第二引经释疑

为断此疑如经舍利弗汝等当一心信解受持佛语诸佛如来言无虚妄无有余乘唯一佛乘故 唯有一乘无有余乘。一是实说。三是权说。故非妄语 乃至童子戏聚沙为佛塔。自上已来释经后长行。今此释偈。就文为二。初释一偈。次例余偈。初文有二。前牒偈。从谓发菩提心已下释偈

乃至童子戏聚沙为佛塔如是诸人等皆已成佛道者 偈为二。一明菩提心菩提行

谓发菩提心行菩萨道者所作善根能证菩提 此二善根能证佛果 非诸凡夫下。此明凡夫及决定声闻

非诸凡夫及决定声闻本来未发菩提心者之所能得故 此二善根不得成佛 如是乃至小胝头下。第二例释余偈

如是乃至小胝头等皆亦如是 问曰。经言一切善根皆成佛。云何但言发菩提心善方成佛耶。答。佛意虽修一切善要须发菩提心也。又假一切善为发菩提心因缘耳。终须发菩提心也。菩提心者是佛心。发佛心方得成佛也。尊者舍利弗说偈。自上已来释方便品竟

日东天台后学沙门实观分会

 

上一篇:法华论疏卷上
下一篇:法华论疏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