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信心铭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二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瑜伽师地论卷第一
·佛说七佛经
·佛母经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毗坛部 > 阿毗达磨藏显宗论 > 内容

阿毗达磨藏显宗论卷第二十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4-06 15: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阿毗达磨藏显宗论卷第二十三

    尊者众贤造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辩业品第五之六

善恶业道得果云何。颂曰

 皆能招异熟  等流增上果

 此令他受苦  断命坏威故 

论曰。且先分别十恶业道各招三果。其三者何。异熟等流增上别故。谓于十种。若习若修。若多所作。由此力故生捺落迦。是异熟果。从彼出已来生此间。人同分中受等流果。谓杀生者寿量短促。不与取者资财乏匮。欲邪行者妻不贞良。虚诳语者多遭诽谤。离间语者亲友乖穆。粗恶语者恒闻恶声。杂秽语者言不威肃。贪者贪盛。嗔者嗔增。邪见者痴增上。近增上果亦名等流。此十所招增上果者。谓外所有诸资生具。由杀生故光泽鲜少。不与取故多遭霜雹。稼穑微薄果实希少。欲邪行故多诸尘埃。虚诳语故多诸臭秽。离间语故所居险曲。粗恶语故多诸恶触。田丰荆棘硗确碱卤。杂秽语故时候变改。贪故果少。嗔故果辣。由邪见故果少或无。是名业道增上果别。为一杀业感地狱已。复感短寿外恶果耶。有余师言。即一杀业先受异熟。次近增上。后远增上。故有三果。理实杀时。能令所杀受苦命断坏失威光。令他苦故生于地狱。断他命故人中寿短。先是加行果。后是根本果。根本近分俱名杀生。由坏威光感恶外具。是故杀业得三种果。余恶业道如理应思。由此应准知善业道三果。且于离杀。若习若修若多所作。由此力故生于天中受异熟果。从彼殁已来生人中。受极长寿。近增上果。即复由此感诸外具有大威光。远增上果。余善三果翻恶应说。又契经说。八邪支中分色业为三。谓邪语业命离邪语业。邪命是何。虽离彼无而别说者。颂曰

 贪生身语业  邪命难除故

 执命资贪生  违经故非理 

论曰。嗔痴所生身语二业。如次唯名邪语邪业。从贪所生身语二业。名邪语邪业。亦说名邪命。以难除故异二别立。贪细能夺诸有情心。极聪慧人犹难禁护。故此对二为极难除。诸在家人邪见难断。以多妄执吉祥等故。诸出家者邪命难除。所有命缘皆属他故。为于正命令殷重修。故佛离前别说为一。有余师执。缘命资具贪欲所生身语二业方名邪命。非余贪生。所以者何。为自戏乐作歌舞等非资命故。此违经故。理定不然。戒蕴经中观象斗等世尊亦立在邪命中。邪受外尘虚延命故。由此非独命资粮贪。所发身语方名邪命。正语业命翻此应知。诸业道中随粗细说先身后语。八道支内据顺相生先语后身。故契经中说寻伺已发语。如前所说。果有五种。何等业有几果。颂曰

 断道有漏业  具足有五果

 无漏业有四  谓唯除异熟

 余有漏善恶  亦四除离系

 余无漏无记  三除前所除 

论曰。道能证断及能断惑。得断道名。即无间道。此道有二种。谓有漏无漏。有漏道业具有五果。等流果者。谓自地中后等若增诸相似法。异熟果者。谓自地中断道所招可爱异熟。离系果者。谓此道力断惑所证择灭无为。士用果者。谓道所牵俱有解脱所修及断。言俱有者。谓俱生法。言解脱者。谓无间生即解脱道。言所修者。谓未来修。断谓择灭。由道力故彼得方起。增上果者。有如是说。谓离自性余有为法。唯除前生。有作是言。断亦应是道增上果。道增上力能证彼故。即断道中无漏道业。唯有四果。谓除异熟。余有漏善。及不善业。亦有四果。谓除离系。异前断道故说为余。次后余言例此应释。谓余无漏及无记业唯有三果。除前所除。谓除前所除异熟及离系。已总分别诸业有果。次辩异门业有果相。于中先辩善等三业。颂曰

 善等于善等  初有四二三

 中有二三四  后二三三果 

论曰。最后所说。皆如次言。显随所应。遍前门义。且善不善无记三业。一一为因。如其次第对善不善无记三法辩有果数。后例应知。谓初善业。以善法为四果。除异熟。以不善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无记为三果。除等流及离系中不善业。以善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不善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以无记为四果。除离系等流果者。谓见苦所断一切不善业。及见集所断遍行不善业。以欲界中身边见品诸无记法为等流故。后无记业。以善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不善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等流果者。谓身边见品诸无记业。以五部不善为等流故。以无记为三果。如不善。已辩三性。当辩三世。颂曰

 过于三各四  现于未亦尔

 现于现二果  未于未果三 

论曰。过去现在未来三业。一一为因。如其所应。以过去等。为果别者。谓过去业。以三世法各为四果。除离系。现在业。以未来为四果。如前说。以现在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未来世业。以未来为三果。除等流及离系。不说后业有前果者。前法定非后业果故。已辩三世。当辩诸地。颂曰

 同地有四果  异地二或三 

论曰。于诸地中随何地业。以同地法为四果。除离系。若是有漏以异地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若是无漏以异地法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不堕界故不遮等流。已辩诸地。当辩学等。颂曰

 学于三各三  无学一三二

 非学非无学  有二二五果 

论曰。学等三业。一一为因。如其次第。各以三法为果别者。谓学业。以学法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以无学法为三亦尔。以非二为三果。除异熟及等流。无学业以学法为一果。谓增上。以无学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以非二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非二业。以学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无学法为二亦尔。以非二为五果。已辩学等。当辩见所断等。颂曰

 见所断业等  一一各于三

 初有三四一  中二四三果

 后有一二四  皆如次应知 

论曰。见所断等三业。如次。一一为因。各以三法为果别者初见所断业。以见所断法为三果。除异熟及离系。以修所断法为四果。除离系。以非所断法为一果。谓增上中修所断业。以见所断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修所断法为四果。除离系。以非所断法为三果。除异熟及等流后非所断业。以见所断法为一果。谓增上。以修所断法为二果。谓士用及增上。以非所断法为四果。除异熟。皆如次者。随其所应。遍上诸门。略法应尔。因辩诸业。应复问言。如本论中所说三业。谓应作业。不应作业。及非应作非不应作。其相云何。颂曰

 染业不应作  有说亦坏轨

 应作业翻此  俱相违第三 

论曰。有说染污身语意业名不应作。以从非理作意生故。有余师言。诸坏轨则身语意业。设是不染亦不应作。由彼不合世轨则故。谓诸无覆无记身业。若住若行若饮食等。诸有不合世俗礼仪。皆说名为坏轨身业。诸有无覆无记语业坏形言时及作者等。但有不合世俗礼仪。皆说名为坏轨语业。等起前二思名坏轨意业。此及染业名不应作。应作业者与此相翻。俱违前二。是第三业。若依世俗后亦可然。若就胜义前说为善。谓唯善业名为应作。唯诸染业名不应作。无覆无记身语意业名非应作非不应作。然非一切不应作业皆恶行摄。唯有不善。是恶性故得恶行名。以招爱果名为妙行。招不爱果名为恶行。有覆无记虽是不应作而非恶行摄。由此所行决定不能招爱非爱果故。今于此中复应思择。为由一业但引一生。为引多生。又为一生。但一业引为多业引。颂曰

 一业引一生  多业能圆满 

论曰。若依正理应决定说。但由一业唯引一生。此一生言显众同分。以得同分方说名生。若说一生由多业引。或说一业能引多生。如是二言于理何失。且初有失。谓一生中前业果终后业果起业果别故。应有死生。或应多生。无死生理业果终起。如一生故。二俱有过。一本有中应有众多死生有故。或应乃至无余涅槃。中间永无死及生故。何缘定限。一趣处中。有异业果生。便有生死。有异业果起。而无死生。一业果终余业果起。理定应立。有死有生。又许一生定为多种。造作增长业所引故。则应决定无中夭者。或应不受果。而永弃彼业。然先已说。先说者何。谓理必无。时分定业所感异熟。转余时受。又理必无。时分定业非造作增长必受异熟故。若谓有生。由定不定多种业引。或复有生。唯为多种定业所引。故有中夭及有尽寿。此亦不然。时分果业定不定受无决定故。若有一类中年老年。时分果业决定应受。婴孩童子少年果业不定受者。彼复如何。理必无容离前有后。或应前位所有果业。必是定受果故。然于此中无决定理。令前位业决定受果。令后位业受果不定。故无一生多业所引。后亦有失。一业引多生。时分定业应成杂乱故。此无杂乱。如先已辩。故无一业能引多生。若尔何缘尊者无灭。自言我忆昔于一时于殊胜福田一施食异熟。从兹七返生三十三天。七生人中为转轮圣帝。最后生在大释迦家。丰足珍财多受快乐。毗婆沙者。已释此言。一施食为依起多胜思。愿能引位别多异熟生故。作如是言。一施食异熟不应异熟能复感生。但为显依一施食境起多思愿所招异熟分位差别。故作是言。或显初基故作是说。彼由一业感一生中。大贵多财及宿生智。乘斯更造感余生福。如是展转至最后身生富贵家得究竟果。如有缘一迦栗沙钵拏方便勤求息利成千倍。言我本由一迦栗沙钵拏遂至今时成大富贵。是故一业唯引一生。虽言一生由一业引。而许圆满。由多业成。譬如画师先以一色图其形状后填众彩。今于此中。一色所喻。为一类业。为一刹那。若喻一类违此宗理。以非一业。引一生言。可约一类。类必多故。多引一生。不应理故。若言一色喻一刹那。非一刹那能图形状。即所立喻于证无能今见此中喻一类业。如何引业约类得成。引一趣业有众多故。此言意显一类业中。唯一刹那。引众同分。同类异类。多刹那业能为圆满。故说为多。故如一色先图形状后填众彩。此言应理。是故虽有同禀人身。而于其中有具支体。诸根形量色力庄严。或有于前多缺减者。为但由业能引满生。不尔一切业一果法。势力强故。亦引满生。与此相违。能满非引。如是二类。其体是何。颂曰

 二无心定得  不能引余通 

论曰。二无心定。虽有异熟而无势力引众同分。以与诸业非俱有故。一切不善善有漏得亦无势力引众同分。以与诸业非一果故。诸余不善善有漏法。皆容通二。谓引及满。契经中说。重障有三。谓业障烦恼障异熟障。如是三障。其体是何。颂曰

 三障无间业  及数行烦恼

 并一切恶趣  北洲无想天 

论曰。业障体者。谓五无间。一者害母。二者害父。三者害阿罗汉。四者破和合僧。五者恶心出佛身血。烦恼障体者。谓数行烦恼。下品烦恼。若有数行。虽欲伏除难得其便。由彼展转令上品生难可伏除。故亦名障。上品烦恼若不数行。对治道生易得其便。虽极猛利而非障摄。虽住欲界具缚有情平等皆成一切烦恼。而现行别为障不同。故烦恼中。随品上下但数行者。名烦恼障。异熟障体者。谓三恶趣全及善趣一分。即北洲无想。何故名障。能障圣道及道资粮并离染故。虽有余业能障见道。而可转故非如五逆。毗婆沙说。此五因缘。易见易知。说为业障谓处趣生果及补特伽罗。余障废立如理应思。此三障中烦恼最重。以能发业业感果故。有余师言。烦恼与业二障皆最重。以有此者第二生中亦不可治故。无间何义。此无间业。于无间生必受果故。无余生果业能障故。有说。造逆补特伽罗。从此命终定堕地狱中。无间隔故名无间。三障应知。何趣中有。颂曰

 三洲有无间  非余扇搋等

 少恩少羞耻  余障通五趣 

论曰。非一切障诸趣皆有。且无间业唯人三洲。非北俱卢余趣余界。于三洲内唯女及男。非扇搋等。如无恶戒。有说。父母于彼少恩。彼于父母少羞耻故。谓彼父母生不具身。爱念又微。故言恩少。彼于父母惭愧亦微。要怀重惭愧。方触无间罪。若有人害非人父母亦不成逆罪。少恩羞耻故。谓彼于子无如人恩。子于彼无如人惭愧。已辩业障唯人三洲。余障应知五趣皆有。然烦恼障遍一切处。若异熟障全三恶趣。人唯北洲。天唯无想。于前所辩三重障中说五无间为业障体。五无间业其体是何。颂曰

 此五无间中  四身一语业

 三杀一诳语  一杀生加行 

论曰。五无间中。四是身业。一是语业。三是杀生。一虚诳语。根本业道。一是杀生业道加行。以如来身不可害故。破僧无间。是虚诳语。既是虚诳语。何缘名破僧。因受果名。或能破故。若尔僧破其体是何。能所破人谁所成就。颂曰

 僧破不和合  心不相应行

 无覆无记性  所破僧所成 

论曰。僧破体是不和合性。无覆无记心不相应行蕴所摄。岂成无间。如是僧破因妄语生。故说破僧是无间果。非能破者。成此僧破。但是所破僧众所成。此能破人何所成就。破僧异熟何处几时。颂曰

 能破者唯成  此虚诳语罪

 无间一劫熟  随罪增苦增 

论曰。能破僧人成破僧罪。此破僧罪诳语为性。即僧破俱生语表无表业。此必无间大地狱中。经一中劫受极重苦。余逆不必生于无间。然此不经一大劫者。欲界无有此寿量故。一中劫时亦不满足。经说。天授人寿四万岁时来生人中证独觉菩提故。然不违背寿一劫。言一劫少分中立一劫名故。现有一分。亦立全名。如言此曰。我有障等。若造多逆。初一已招无间狱生。余应无果。无无果失。造多逆人唯一能引。余助满故。随彼罪增苦还增剧。谓由多逆感地狱中。大柔软身多猛苦具。受二三四五倍重苦。或无中夭受苦多时。如何可言余应无果。谁于何处能破于谁。破在何时经几时破。颂曰

 苾刍见净行  破异处愚夫

 忍异师道时  名破不经宿 

论曰。能破僧者。要大苾刍。必非在家苾刍尼等。以彼依止无威德故。唯见行人。非爱行者。以恶意乐极坚深故。于染净品俱躁动故。要住净行方能破僧。以犯戒人无威德故。即由此证。造余逆后。不能破僧。以造余逆。及受彼果。处无定故。于斯且举净行为初。类显端严语具圆等。丑陋讷等无破能故。要异处破非对大师。以诸如来不可轻逼。言词威肃对必无能。唯破异生非破圣者。他不能引得证净故。有说得忍亦不可破。由决定忍佛所说故。为含二义。说愚夫言。要所破僧。忍师异佛。忍异佛说。有余圣道应说僧破。在如是时。此夜必和不经宿住。如是名曰破法轮僧。能障佛法轮坏僧和合故。谓由僧坏邪道转时。圣道被遮暂时不转。言邪道者。提婆达多妄说五事为出离道。一者不应受用乳等。二者断肉。三者断盐。四者应被不截衣服。五者应居聚落边寺。众若忍许彼所说时。名破法轮。亦名僧破。何洲人几破法轮僧。破羯磨僧何洲人几。颂曰

 赡部洲九等  方破法轮僧

 唯破羯磨僧  通三洲八等 

论曰。唯赡部洲人少至九。或复过此能破法轮。非于余洲。以无佛故。要有佛处可立异师。要八苾刍分为二众。以为所破能破第九。故众极少。犹须九人。等言为明过此无限。唯破羯磨通在三洲。极少八人。多亦无限。通三洲者。以有圣教及有出家弟子众故。要一界中僧分二部别作羯磨。故须八人。过此无遮。故亦言等。于何时分容有破僧破羯磨僧。从结界后迄今亦有。至法未灭。破法轮僧。除六时分。何等为六。颂曰

 初后疱双前  佛灭未结界

 于如是六位  无破法轮僧 

论曰。初谓世尊成佛未久。有情有善阿世耶故。恶阿世耶犹未起故。后谓善逝将般涅槃。圣教增广善安住故。必僧和合。佛方涅槃。有余师言。证法性定故。众咸忧戚故。非初非后。于圣教中戒见二疱若未起位亦无破僧。要见疱生方敢破故。未立止观第一双时。法尔由彼速还合故。佛灭后时他不信受。无有真佛为敌对故。未结界时无一界内。僧分二部可名僧破。于此六位无破法轮。如是破僧诸佛皆有。不尔要有宿破他业。于此贤劫迦叶波佛时。释迦牟尼曾破他众故。且止傍论应辩逆缘。颂曰

 弃坏恩德田  转形亦成逆

 母谓因彼血  误等无或有

 打心出佛血  害后无学无 

论曰。何缘害母等成无间非余。由弃恩田坏德田故。谓害父母是弃恩田。如何有恩。身生本故。如何弃彼。谓舍彼恩德田。谓余阿罗汉等具诸胜德及能生故。坏德所依故成逆罪。若有父母子初生时。为杀弃于豺狼路等。或于胎中方便欲杀。由定业力子不命终。彼有何恩弃之成逆。彼定由有不活等畏。于子事急起欲杀心。然弃等时必怀悲愍。数数缘子爱恋缠心。若弃此恩下逆罪触。为显逆罪有下中上。故说弃恩皆成逆罪。或由母等田器法然。设彼无恩但害其命。必应无间生地狱中。诸聪慧人咸作是说。世尊于法了达根源。作如是言。但应深信父母形转杀成逆耶。逆罪亦成。依止一故。设有女人羯剌蓝堕。余女收取置产门中。生子杀何成害母逆。因彼血生者。识托方增故。第二女人但如养母。虽诸所作皆应咨决。而害但成无间同类。故唯人趣结生胜。缘害成害母逆非。唯持养者。若于父母起杀加行。误杀余人无无间罪。于非父母起杀加行。误杀父母亦不成逆。若一加行害母及余。二无表生。表唯逆罪。以无间业势力强故。鸣尊者言。亦有二表。表是积集极微成故。今观彼意表有多微。有逆罪收。有余罪摄。有于阿罗汉无阿罗汉想。亦无决定解。此非阿罗汉。无简别故。害成逆罪。非于父母全与此同。以易识知而不识者。虽行杀害无弃恩心。阿罗汉人无别摽相。既难识是亦难知非。故漫心杀亦成无间。若有害父。父是阿罗汉得一逆罪。以依止一故。然显一逆由二缘成。或以二门诃责彼罪。故告始欠持汝已造二逆。所谓害父杀阿罗汉。若于佛所恶心出血。一切皆得无间罪耶。要以杀心方成逆罪。打心出血无间则无。无决定心坏福田故。若杀加行位。彼未成无学。将死方得阿罗汉果。能杀彼者有逆罪耶无。于无学身无杀加行故。若造无间加行不可转。为有离染及得圣果耶。颂曰

 造逆定加行  无离染得果 

论曰。无间加行若必定成。中间决无离染得果。余恶业道加行中间。若圣道生业道不起。转得相续。定违彼故。非已见谛者。业道罪所触。然我所宗无间加行总说有二。一近二远。近不可转。远有转义。于诸恶行无间罪中。何罪最重。于诸妙行世善业中。何最大果。颂曰

 破僧虚诳语  于罪中最大

 感第一有思  世善中大果 

论曰。为破僧故发虚诳语。诸恶行中此罪最大。如何此罪虚诳语收。由所发言依异想故。谓彼于法有法想。于非法有非法想。于大师有大师想。于己身有非一切智想。然由深固恶阿世耶。隐覆此想。作别异说。设有不以异想破僧。则不能生劫寿重罪。何缘此罪恶行中最。由此毁伤佛法身故。障世生天解脱道故。感第一有异熟果思。于世善中为最大果。能感最极静异熟故。约异熟果故作是说。如其通就五果说者。是则应说与金刚喻定相应思能得大果。谓此能得异熟果外。诸有为无为四阿罗汉果。虽诸无漏无间道思。皆除异熟。得余四果。然此所得最为殊胜。诸结永断。为此果故。为简此故。说世善言。为唯无间罪定生地狱。诸无间同类亦定生彼。非定无间生。非无间业故。无间同类其相云何。颂曰

 污母无学尼  杀住定菩萨

 及有学圣者  夺僧和合缘

 破坏窣堵波  是无间同类 

论曰。言同类者。是相似义。若有于母阿罗汉尼。行非梵行为极污辱。是名害母同类业相。若有杀害住定菩萨。是名害父同类业相。若有杀害有学圣者。是名第三同类业相。若有侵夺僧和合缘。是名破僧同类业相。若有破坏佛窣堵波。是名第五同类业相。有异熟业。于三时中。极能为障。言三时者。颂曰

 将得忍不还  无学业为障 

论曰。若从顶位将得忍时。感恶趣业皆极为障。以忍超彼异熟地故。如人将离本所居国。一切债主皆极为障。若有将得不还果时。欲界系业皆极为障。若有将得无学果时。色无色业皆极为障。此后二位喻说如前。然于此中除顺现受。及顺不定受异熟不定业。并异熟定中非异处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