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金光明最胜王经除病品第二十四
·不空罥索陀罗尼自在王咒经
·金刚三昧经
·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八
·大明高僧传卷第三
·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
·大方等大集经
·金刚顶瑜伽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经
·宋高僧传卷第三十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释经论部 > 分别功德论 > 内容

分别功德论卷第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26 10: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别功德论卷第四

    失译人名附后汉录

如来所以广为四部各各说第一者。乃为将来末世遗法之中。或有四姓外学梵志。及四部弟子。共相是非。自称为尊。余人为卑。如是之辈不可称计。故豫防于未然。故开自足之路耳。今称拘邻为第一者。以其释种豪族。王简遣侍从劳苦功报。应叙是第一。又复初化受法。无能先者。亦是第一。善能劝导将养圣众。先受善来之称。复是第一。人中所归仰。遮加越为最。光明之中日为最。星宿中月为最。万川中海为最。四天王中提头赖为最。三十三天中释提桓为最。欲界六天中波旬以为最。色界十八天净居以为最。九十六部僧释僧以为最。九十六种道佛道为上最。拘邻比丘等五人中为最。以是言之。拘邻为第一

优陀夷比丘劝导以为最。比丘皆劝导所以称最者。佛将还度本国。先遣现神变。与王相酬酢。一一解释。人所度不可计。故称劝导最也。摩诃昙比丘。利根捷疾。余比丘皆漏尽成神通。此比丘漏未尽以成神通。故称第一

凡乘虚者皆以神足。此比丘能行空如履地。是善肘比丘之所能也。故称第一也

目连神足默往异刹。婆破比丘神足陵虚。声振遐迩。能摄伏外道。故称第一

牛脚比丘者。以二事不得居世间。何者。此比丘脚似牛甲。食饱则齝。以是二事不得居世。若外道梵志见其齝者。谓沙门食无时节。生诽谤心。是以佛遣上天。在善法讲堂坐禅定意。善觉比丘常为众僧。使至天上。佛涅槃后。迦叶鸣揵椎。大集众僧。命阿那律。遍观世界谁不来者。阿那律即观世界尽来。唯有桥洹比丘今在天上。即遣善觉命召使来。善觉到三十三天。见在善法讲堂入灭尽定。弹指觉之曰。世尊涅槃已十四日。迦叶集众。遣我相命。可下世间至众集所。桥洹答曰。世间已空。我去何为。不忍还世。欲取涅槃。即以衣钵付于善觉。还归众僧。便取涅槃。以是因缘。善处天上。故称第一

善胜比丘者。本是贵族之子。初生之时。有自然金屣着足而生。父母珍之。为起三时殿。妓女娱乐不去左右。时妇睡眠。睹其白齿。身形虽妙但是骨耳。具观恶露森然毛竖。顾视宫宅犹似冢墓。惊走出户。二神迎接。问二神曰。今者委厄谁能为救。二神答曰。唯有世尊善能救厄。曰今为所在。答曰。近在祇洹。可从启请。寻光至佛头面礼足。佛因本心为演妙法。即时心开漏尽结解。以是因缘。善胜比丘恶露观第一

优留毗迦叶所以称第一者。乃宿世以来弟兄三人。常有千弟子相随。今遇释迦文佛世。佛以十八变度迦叶千人。佛众得成。四事供养犹此而兴。以是言之。优留毗迦叶。能将护圣众供养第一也

江迦叶所以称第一者。佛为说法。一心听受。精谊入神。诸结消尽。德实内充。乃彻骨髓。故脂髓外流。状似汗出。以是言之。心意寂然能降诸结。故称第一

马师比丘者。从佛受学。方经七日。便备威仪。将入毗舍离乞食。于城门外遇优波坻舍。遥见马师威仪庠序法服整齐。中心欣悦。问曰。君是何等人。曰吾是沙门。曰君为自知为有师宗耶。曰有师。师名为谁。云何说法。答曰。吾师名释迦文。天中之天三界极尊。其所教诲以空无为主。息心达本。故号沙门。优波坻舍闻此妙语。即达道迹。坻舍同学本有要誓。先得甘露者。当相告示。即辞马师至拘律陀所。拘律陀见来颜色异常。疑获甘露。寻问得甘露那。曰得也。甘露云何。甘露者达诸法空无也。拘律寻思复得道迹。马师所以威仪第一者。以宿五百世为猕猴。今得为人性犹躁扰。出家七日即改本辙。学虽初浅善宣尊教。使前睹者悦颜达教。以威仪感悟故称第一。身子所以称智慧第一者。世尊又云。欲知身子智慧多少者。以须弥为砚子。四大海水为书水。以四天下竹木为笔。满中人为书师。欲写身子智慧者。犹尚不能尽。况凡夫五通而能测量耶。故称智慧为第一

目连所以称神足第一者。世尊亦说有证。昔日三灾流行。人民大饥。目连心念。此地下故有曩日地肥在中。今人民大饥。意欲反此地取下地肥以供民命。念已白佛。今欲以四神足。反地取下地肥以济民命。不审可尔以不。佛言。止止。目连。汝神足虽能反此无难。那中众生。可以一手执虫一手反地。佛言。不可。所以然者。后世比丘多无神足。设后有饥时。国王臣民命沙门反地。若不能者。谓非沙门。以是神足证故称目连为第一

二十亿耳比丘。所以称苦行第一者。昔占波国有大长者。生一子。端正姝妙。足下生毛长四寸。未曾蹑地。所以足下生毛者。昔迦叶佛时。为大长者。财宝无极。为众僧起精舍讲堂讫。以白[疊*毛]布地。令众僧蹈上。由是因缘故。得足下生毛。所以字二十亿耳者。生时自然耳中生宝珠。价直二十亿。即以为称。时瓶沙王闻其奇异。欲与相见。故命令来。计道里十五日行乘车而来。将欲下车。辄布[疊*毛]在地。然后行上。既到王所。王命令坐。劳问讫。闻能弹琴。即命使弹之。相娱乐讫。共至佛所。时佛与大众广说妙法。见佛欢喜头面礼足。佛命令坐。闻法欣悦即求出家。佛然其出家之志。即为沙门。勇猛精进经行不懈。肌肉细软足下伤破。经行之处血流成泥。积行遂久漏犹未除。疲懈心生欲还白衣。我家钱财自恣。广为福德且免三恶。佛知其念。忽然于前从地踊出。问比丘曰。汝本弹琴时。急缓众弦得成妙曲不。答曰。不成。若众弦尽缓复得成不。答曰。不成。若不缓不急弦柱相应得成妙音不。答曰。得成。佛言。行亦如是。不急不缓处其中适。和调得所。乃可成道耳。思惟佛语。心豁开解。便成罗汉。以是因缘故称苦行第一也

阿那律所以称天眼第一者。时佛为大会说法。阿那律在坐上睡眠。佛见其眠谓曰。今如来说法。汝何以眠耶。夫眠者心意闭塞与死何异。那律惭愧克心自誓。从今以后不敢复眠。不眠遂久眼便失明。所以然者。凡有六食。眼有二食。一视色。二睡眠。五情亦各有二食。得食者六根乃全。以眼失眠食故丧眼根。佛命耆域治之。曰不眠不可治。已失肉眼无所复睹。五百弟子各弃驰散。倩人贯针。扪摸补衣。线尽重贯。无人可倩。左右唱曰。谁欲求福者与我贯针。世尊忽然。到前取来。吾与汝贯。问曰。是谁。曰我是佛也。佛已福足。复欲求福耶。曰福德可厌耶。那律思惟。佛尚求福。况于凡人耶。心中感结。驰向佛视。以至心故忽得天眼。以得天眼。复重思惟便得罗汉。凡罗汉皆有三眼。肉眼天眼慧眼。那律正有二眼。慧眼天眼也。三眼视者乱肉天争功。精粗杂观故曰乱也。那律专用天眼。观大千世界。精粗悉睹。别形质中。有识无识。皆悉别知。天人所见。有净不净。极净观者。见世界中诸有形类。有识无识。见皆动摇。疑谓是虫而非虫也。不净观者。见饭粒动皆谓是虫。优劣之殊有自来矣。以是言之。天眼第一

离越比丘坐禅入定。所以称第一者。昔波斯匿王。请令坐禅在一树下。时王请入宫食。经历六年不他周旋。正欲移在他树。树神不听。以何为验。将欲移时。树神便散华供养。以是为验。知其不听。何以知其意无他念。时拘絺罗来至离越所曰。何不坐好树下。坐此枯树为。答曰。名仁四辩第一。能分别法义及以应辞。不审分别枯树。是何辩中耶。自我坐此已向六年。不别生枯。仁者方至而便分别耶。王请入宫日日供养。使诸夫人各自当直。六年以满布施发遣。当达嚫时不识主人字。王曰。六年受请不识人名。何定乃尔。答曰。我树下坐。尚不知树枯生。况识人字耶。供养禅福其德至淳。随王所愿可至涅槃。福田之良也。故称乐禅第一也

他罗婆摩比丘。劝率施立斋讲者。佛委僧事。分部所宜。契经契经一处。毗尼毗尼一处。大法大法一处。坐禅坐禅一处。高座高座一处。乞食乞食一处。教化教化一处。随事部分各使相从。若有檀越来请者。以次差遣不问高下。若有私请者。不听在此例。时檀越请尽。六群比丘。次值贫家怀恨而还。向佛怨言。摩罗见欺。自受好处。见遣贫家。岂是平等耶。佛命摩罗。卿实尔耶。答曰。不也。于时无食。日欲差中。便和牛屎饮以当斋。闻六群语。无以自明。即于佛前吐此粪浆。六群惭愧。二人感结漏尽。二人还为白衣。二人面孔出沸血。命终堕阿鼻也。斋讲者。斋集部众综习所宜。善能劝成故。称第一也

小陀罗婆者。主立房室。兴招提僧。共成其功。不复别称也

赖吒婆罗比丘。所以称豪贵者。是王者种。为人聪明博达。少好追学。闻佛出世开化愚蒙。即诣祇洹精舍。听采法言。闻教入神。思欲出家。归白父母。父母不听。心自惟曰。一切众生尽是父母。岂独二人是耶。念已便至佛所。求为沙门。佛问。父母听不。曰不听也。兄为国王。复白王求为道。王亦不听。心中思惟。要作方便出家为道。父母正有一子。不欲离目前斯须之间。索一独榻坐父母前。不饮不食经六日。父母惶怖。惧杀其子。若杀此儿者。用此死儿为。听当放之为道。与儿要曰。今放汝为道。当数还归。父母已许。便至佛所。问曰。听汝耶。曰已听。佛便命曰。善来比丘。手摩其头须发自落。如剃须发七日者。袈裟着身便成沙门。为说四谛便成罗汉。以本要故。寻还归家。着衣持钵在门而立。时婢淘米。将欲弃泔。舒钵索饮。婢举头视知是大家。便入白曰郎君在外。父母欣悦。审是儿者。放汝为良人。即出迎入为设肴膳。曰日时已过。法不应食。父母曰。今日已尔。明日早来。即还所止。还去之后父母约敕诸妇。儿明当来。汝等好自庄严。汝容服饰各尽妙技。能使我儿还为白衣者。于汝大佳。复敕藏吏出诸珍宝。金银七宝各各别聚。冀儿意动还染于俗。明日食时执钵而还。就座而坐讫。诸妇婇女各设姿态。或散华香。或拂衣捻草。婆罗曰。诸妹何足烦劳耶。诸妇念曰。持我等作妹者将无还理。语父母曰。用此宝物为。此但误人耳。由是致灾祸。何不弃之于山泽耶。父母谏曰。道德在心何必出家。质多长者。亦在家得道。曰未闻在家得漏尽者。质多所得。由有一生分在。何足为贵耶。虽复豪珍美玉弃之若遣。故称出家第一也

迦旃延所以称善分别义者。将欲撰法。心中惟曰。人间愦闹精思不专。故隐地中七日。撰集大法。已讫呈佛。称曰。善哉。圣所印可。以为一藏。此义微妙。降伏外道故称第一

又复称第一者。世尊至释翅国。坐一树下执一杖。释种咸来观佛。往弃我女相好胜前。今意复云何。答曰。意者不着世间不染于俗。梵志曰。善哉。受解还去。后诸比丘不解此语。问迦旃延。佛称仁者。辩才折理。解义第一。世尊所答。梵志不染不著者。其义云何。时迦旃延即为解说。比丘当知。眼缘色起痛。缘痛起想。缘想来往。生识分别起染着心。于此染着永已舍离。诸比丘闻说此语。意犹快然。迦旃延观诸比丘意不了。即引喻曰。有人于此。欲求牢固之物。反舍根本而取枝叶。为得牢固不。曰不得也君等亦如是。佛近住此。而反见问。岂非舍本取其末耶。诸比丘即往问佛。称迦旃延所解。如是不审理应尔不。佛答曰。如迦旃延所说。等无有异。以是因缘复称第一。君头波叹所以称行筹第一者。凡筹者记录人数知为诚实以不。答诚实。受筹则得其福。虚妄受者罪积弥大。汉言曰筹。天竺为舍罗。舍罗者亦名坏尽。福则罪尽。罪则福尽也。何以知其然耶。昔阿难邠坻女。外适尼揵国。问佛可尔不。佛言。宜知是时。往必有益。女既到遥请世尊。佛知其意即默然受请。敕阿难曰。明当受释摩男请。鸣揵集众行神通。舍罗时上座。君头未得神通。闻行筹请自鄙未得神通。顾惟形影在众座首。由老野狐在紫金山。进退惟虑。正欲受筹不在通例。正欲不受居为上座。八岁沙弥尚得神通。积年之功而无所获。计惟如此。何用存为。感结受筹。还授之间霍然漏尽。若以虚妄受筹者。人身有九十万毛孔。以此为数。不得受如此之数人身也。若以精诚受者。即可得漏尽之证。以此上座可为明证。所以复为上座者。以善能说法适可众人。众所推举故为上座。以是因缘故。称上座受筹第一

所以称宾头卢能降伏外道者。毗舍离城中。有质多长者。每患六师贡高自大言。瞿昙沙门。自称为尊。当与其捔技。若彼现一我当现二。如是转倍至三十二。时长者普请内外僧供养讫。立大幢高四丈九尺。置栴檀钵于上。唱言。其能引手取此钵者。便得第一。时宾头卢心自念曰。今当现神足令六师等默然降伏。又念曰。世尊常诫诸弟子。不得现神足。若今不现者。惧彼永以得罪。若现者惧违尊教。俯仰不已。便现神足。伸手取此旃檀钵。升在虚空。绕城七匝。还在座上。谓诸梵志曰。卿等复现其二也。六师默然。时大鬼将军名曰半师。谓六师曰。促现其二。时六师徒众莫知所凑。以是言之。知宾头卢降伏外道最为第一也。所以称谶比丘瞻病为第一者。时只陀精舍有一比丘。病疾困笃。久寝床褥。脊下虫出。呻号终日。佛与诸比丘按行房舍。见此比丘困笃如是。问曰。有人瞻视汝不。曰无也。又问曰汝先时颇瞻视他病不。答曰。不也。佛言。汝不视他病。云何欲望人看也。于是如来襞僧伽梨。自手摩扪。为其湔浣。时天帝释亦来佐助。世尊瞻视病人。于是病比丘蒙世尊恩。即得除愈。佛告诸比丘。自今已后。若有病者。当相胆视。时世尊顾谓诸比丘。谁能常胆视病者。唯有谶比丘耳。谶比丘常以五事胆视病者。云何为五。分别良药。亦不懈怠先起后。卧。恒喜言谈少于睡眠。以法供养不贪饮食。堪任与病人说法。是谓谶比丘以此五法胆视病人。未曾有不差者。所以者何。此比丘乃前世时。曾五百世为医善解方药。听声察色知病根源。兼以四事胆养病者。以是因缘。称谶比丘胆病第一也。所以称朋耆奢比丘能造偈颂者。此比丘前为长者子时。为人天才聪朗触物赞颂。时出行游。遇一技家女。形容端正世之希有。睹之情欣便欲纳之。归白父母。启以前见。愿父母为我娉索不。父母不悦。卿族姓子。如何改趣毁先人风。其子意猛。复重启曰。若不为我纳者。不能存世。父母见子言。重不忍呵制。便言。随汝非我所知。即自遣人与女家相闻。女家是技种唯技为先。便答来使曰。不贪君财。唯能众技兼备者。便持相与。朋耆闻之。即诣技工学于诸技。不经数旬众技兼备。复重遣信。所学已备便可相惠。主人答曰。若伎备者当诣王试。时在正节。王集众技普试艺术。若最胜者赐金千两。王亦闻此女妙。欲纳之宫里。试之技法缘幢为最。竖幢高四丈九尺。下置刀剑。刃皆上向。间趣容足。时朋耆缘幢于上空旋七匝便下投之空地。王惧失女。诈佯不视。人皆言妙。王言。不见。若审妙者更复为之。朋耆念曰。若不顺王教者。必失此女。规一果情。朋耆冒死复缘既至幢头。顾视女面。心自惟曰。何坐此人乃至斯困。心惧形栗恐不自全。女人虚妄何用此为。佛知此人。必可济度。若不救者当堕三涂。告目连曰。汝以神足救彼危厄。目连奉教即往现变。于虚空中结加趺坐。复于幢下现七宝阶。余人不见朋耆独睹。徐于梯间七匝而下。神力所接内安外危。王与众人甚为奇异。王手自牵女以付朋耆。朋耆曰。不用此虚诈之物。诳惑世人迷误清直。亡国破家莫不由之。即寻目连往诣世尊。世尊告曰。善来比丘。便成沙门。为说四谛。即得应真。喜情发中而形于言。便作颂偈。赞于世尊

 清净十五日  五百比丘集

 已断诸结使  仙人不受习

 犹如转轮王  群臣普围绕

 四海及与地  所典无有表

 降伏人如是  导师无有上

 将护诸声闻  三明坏结性

 一切世尊子  无有尘垢秽

 已破爱欲网  今礼星中月 

以是因缘。称朋耆奢能造偈颂赞如来德为最第一

所以称拘絺罗为四辩第一者。凡声闻四辩不必具足。或有法辩而无义辩。或有义辩而无法辩。或有应辩而无辞辩。或有辞辩而无应辩。拘絺罗尽具此四辩。舍利弗迦旃延亦有四辩。所以不称为最者。身子自以智慧为主。迦旃延自以撰集为主。故各不称四辩耳。虽复四辩亦不及拘絺罗。拘絺罗但辩一句之义。七日不尽况复四辩。岂可计量乎。以此事故为四辩第一

所以称难提比丘乞食第一者。余比丘虽复乞食。或不具戒。或有贪心。或左右顾视。心不专一。或避寒暑。然此比丘当乞食时。都无此事。乞食既精。施者福多。今故引喻。以况大小。有人问射法。一人射百步玄毛。一人射地尘出。何者为难。答曰。玄毛为难。虽射而不着地。此不足言也。若施乞食。若施众僧。何者为大施真阿练。喻中玄毛施不得真。喻其射空。其事虽难有得有失。箭着地者。喻施众僧。射毛虽精有失者多。射地虽易未曾失地。福田地厚故无增减。阿练精粗故有得失。难提得精故称第一也

所以称施罗一坐一食者。此谓头陀一行也。夫阿练法。或乞食。或坐树下。或闲居独处。今此一坐一食者。从早起至日中。若檀越施食。不问多少。其于一处坐食而已。若食未饱坐未移者。可得更食。若已起者不得复食。常一处食而不舍离。故称施罗为第一。所以言金毗罗比丘者。常行七家乞食。不得过七。所以然者。立誓限七故也。乞食时欲福度众生。专心念道无有贪想。若得好恶不以增减。随次乞食不择贫富。若一家二家得食时。更有布施者。足则止。不足便受。若至七家不得食者。便还所止思惟行道。不念明日当至某家不至某家。都无分别之想。故名七家沙门也。还则静坐敛心在道。故称金毗罗于七家乞食为第一也

坚牢比丘者。以常居山泽闲静之处为行。难提比丘。常以乞食耐辱为行。金毗罗比丘。以七家乞食为行。施罗以一处食为行。十二头陀各居一行。浮弥比丘者。守持三衣不离食息。或曰。造三衣者。以三转法轮故。或云为三世。或云为三时故。故设三衣。冬则着重者。夏则着轻者。春秋着中者。为是三时故。便具三衣。重者五条。中者为七条。薄者十五条。若大寒时。重着三衣可以障之。或曰。亦为蚊虻蟆子故设三衣。以是缘故常持不忘。故云第一。所以称婆差比丘者。本在家时常以家为患。出家求道常在露坐。若入房室常苦气闭。如似掩口。是以常求露坐思惟行道。然后身体调和气息通畅。行道无阂。以是因缘。称婆差露坐第一

所以称狐疑离越常处树下者。在凡夫地。欲求禅定。处在树下。依倚计意。以除缚结。余比丘亦在树下坐禅。所以不称者。以其不能一闻而自专思。此比丘一闻佛教。即能履行专意不舍。六年尽结。前离越者。乐游禅定。行止不异。乐习事殊故各称第一

所以称陀多索比丘乐空者。此比丘入屋解内空。出屋解外空。内空喻识。外空喻身。入屋达识空。出屋解身空。已了内外空。诸法亦如是。此比丘闻说空教戢在心怀。入屋见空即达身识。余比丘者。结尽然后达空。空心难获。贵其先得故称第一

所以称尼婆比丘五纳为上者。此比丘观身秽漏三十六物。无可贪贵。厌贱此身故。以贱物自障。或说曰。夫衣有可亲近者不可亲近者。何者可亲近。着恶衣令人羞惭自愧。是可亲近。着好衣令人自大奇雅。是不可亲近。弊衣助行。是以着五纳。此比丘善能内外相况故称第一

所以称优多罗比丘常乐冢间者。此比丘阿难弟子也。先师得道心自念曰。此身流转无处不更。在天上时服御自然。今以舍弃。若在人中为转轮王。七宝导从。亦复过去。或在畜生恒食草棘。此亦过去若在饿鬼融铜为食。或在地狱。刀剑为对。诸此罪形。皆以过去。今得人身。齐此分毕。古今所贵。皆是弃物幻危之形。无一可贪。俱当弃捐。便止冢间。复念曰。正欲在树下山泽。皆生民所贪。唯有冢间人所不乐。是以居之。冢间所乐唯有鬼耳。兼有狐狼乌鸱之属。今当入慈三昧以济彼类。以是故复居冢间。以是因缘常乐冢间不处人中。故称第一

所以称卢醯宁比丘恒坐草蓐第一者。此比丘常坐草蓐除去爱心云何除爱。虽复金床玉机。都无爱着。或复说曰。若有人施妙座者。亦如施草座无异。爱心既尽诸结亦尽。便手执草向草作礼。有人问曰。何以向草作礼。答曰。我因此草荣饰心尽。得道由之即是我师。故向作礼耳。五百猕猴得生天上。亦以天文陀罗花散于故尸。由尸生天。故来散华。夫贵者必以贱为本。以是因缘称坐草蓐为第一

所以称优钳摩比丘不与人语视地而行第一者。此比丘常患口过。将欲改之。自思惟曰。正坐此口。生天人中三涂。地狱啾吟唤呼。因备五道更苦无量。我今当如慕魄太子结誓不言。四过三殃何由而生。既便不言端视而行。佛奇其能。尔每向诸比丘称美其德。语阿难曰。如此比丘。宜存识录。以率来薄。以是因缘称之第一

所以称一心比丘三昧第一者。此比丘昔曾习定。研粗至。精今定功既立。行若游尘。坐而忘想。忘想理足。其喻如何。犹如有人食百味食。意以饱满更无食想。虽复行步进止盖感。而后应白而后动耳。依定立字。故曰坐起行步入三昧第一也

所以称昙摩留支好远游第一者。其事有由。佛在世时有一长者。字昙摩留支。来至佛所。礼讫问讯佛言。昙摩留支别来大久。乃能相见。有人问佛。不审。何以言别来大久。世尊答曰。汝欲知之耶。答曰。欲知。佛言。我昔阿僧祇劫时。世有一佛。名曰定光。我时为梵志。字曰超述。时定光佛方欲入城。我即中路相逢。见佛光相晖布。即叹曰。世尊光相明踰日月。世尊德者乃隆二仪。世尊心者仁过慈母。顾惟形影无以供之。今正是时。福田良美可以殖根。见地少泥恐污佛足。即解发布泥上。令佛蹈而过。佛即记曰。汝勇猛乃尔。却后阿僧祇劫。汝当作佛字释迦文。时边亦有一梵志。却起恚心曰。此人与畜生无异。乃蹈他头发上过去也。从是以来阿僧祇劫常堕畜生中。复在大海中为魔竭鱼。身长七千由延时有五百贾客。乘船入海采宝。值此大鱼[榻-木+口]船。垂欲入口。五百人惶怖各称所事。时贾客主语众人言。今世有佛名释迦文。济人危厄无复是过。我等称名冀蒙得脱。即便齐声称唤。鱼闻佛名。本识由存。即自惟曰。释迦文佛已出世间。我身云何故在鱼中。即还没水。五百贾客安隐而归。时鱼即半身出沙坛上。不饮不食经二七日。命终生长者家作子。字昙摩留支。今方来得与吾相见。是以称之久远耳。留支闻此。本末。即向海边求故尸。见海边有大鱼骨皮肉已尽。便行胁骨上。思惟言。此是我故尸。即以华散故尸上。寻惟既往忽然道成。以是因缘称远游第一也

所以称迦渠比丘集众说法第一者。此比丘音辞朗达。声震遐迩。其闻音声。集众无数。即为演说法奥美之业。诸人当知。如来出世难可值遇。四谛甘露亦难得闻。诸人曼时。当思惟真谛。除去十二牵连之缚。可得涅槃。此比丘恒助佛扬化。常以此教未坠于地。以是因缘称集众说法音声第一也

所以称婆拘罗寿命极长者。以曩昔曾供养六万佛。于诸佛所常行慈心。蜎飞蠕动有形命类。恒加慈愍。无有毫厘杀害之想。由是慈福今获其报。佛告阿难。如我今日。皮身清净无过于我。犹如莲华不着泥水。正寿八十。不如婆拘罗寿百六十者。如来随世欲适众生。不现其异故寿八十。婆拘罗者受前宿世慈心之福。故得年寿加倍之报。或问。但以慈心便获如此之寿耶。复更有。余乎。曰有。昔毗婆尸如来出世。时有十六万八千比丘。游行教化。时有长者。居明贞修。禀性良谦不好饮酒。时岁节会少相劝勉。薄饮少多。辄以酒势行诣世尊礼拜问讯讫。便请佛及诸弟子。愿受我九十日请。比丘疾病者。皆诣我家而取医药。所须之物皆来取之。语讫还家约敕家内曰。我已请佛及诸弟子。四事供养皆当办具。约敕竟。便睡眠。眠久还觉。其妇白曰。君先约敕严办供具。而今默然所以得尔。长者惊曰。我向何所言说耶。妇曰。君未眠时无所说耶。曰我不省有所说。妇曰。君先言。我已请佛及诸弟子。供九十日所须短乏。不作是语耶。长者思惟曰。酒之误人乃至于斯已尔。惭愧便当即请。明日清旦于舍烧香。遥请世尊。有一比丘来索药。长者问曰。何所患苦。答曰。患头痛。长者曰。此必膈上有水仰攻其头。是以头痛耳。即施一呵梨勒果。但服此药足消此患。比丘服药病即除愈。缘是福报。九十一劫未曾病患。生长者家至年八十。出家学道经八十年。道俗之纪合百六十。在家时曾捔牛。斯须头痛寻即除愈。自尔常无疾患。以是之故。婆拘罗长寿第一。于百年寿中而加六十者。此人五浊寿命。最为奇特。其喻于臭秽之中而生莲花也。阿难问婆拘罗。何以不为人说法耶。为无四辩。为乏智慧。而不说法乎。答曰。我于四辩捷疾之智。非为不足。直自乐静不喜愦闹。故不说法耳。难曰。婆拘罗长寿者。何以不生三方耶。答曰。诸佛所以不生者。以其土人难化故。此土众生利根捷疾。极恶勇猛取道不难。是故往古诸佛皆生此中。婆拘罗应在此成道。故不生三方耳

所以称满愿子说法第一者。有三事得称第一余比丘亦说法。无有三事可记。故不言第一。满愿子说法时。先以辩才唱发妙音。使众座欢喜佥然倾仰。次以苦楚之言责切其心。使令内腐肃悚兴难遭之想。终以明慧空无之教。闻者结解使恬智交养。世尊演法初中竟善。满愿子亦然。三事俱善。自舍如来莫能先者。身子自誓。从旦至中。要度一人令至道迹。目连比丘亦誓度人。于四向之中课进一阶。然后乃食。其余比丘皆亦度人。比满愿子百不当一。满愿子从成道至涅槃。度九万九千人。于声闻之中度人最多。故称说法第一也

所以称优波离持律第一者。昔佛还本国。受父王请。所从比丘虽复心精。无表容貌。时王欲劝释种豪族子弟出家为比丘侍从世尊。即宣令诸释。其有兄弟二人者。皆当一人出家为道。若不从令者当重罚之。时有一释种子。名曰面王。释中最长。次应先下发。时佛命优波离。为其剃头。重告曰。此诸释种憍乐体软。汝好徐徐轻手与剃。优波离即轻手复太轻不着。时优波离复反刀刃。以脊用之。佛言。不可复用刀腹。亦曰。不可即以刀从顶上剃泯然除尽。五百释子皆悉如是。佛命优波离曰。善来比丘。即成沙门。佛即授戒得阿罗汉。次授五百释子戒。优波离为上座。以手摩五百人头为弟子。受戒讫。次当礼优波离。诸释先素憍豪。不能下屈。加复是己之子弟。各言。此是我家仆何缘礼之。佛言。不尔。法无贵贱。先达为兄。后者为弟。俯仰不已。制意为礼。即时天地大动。诸天于上赞曰。善哉善哉。今日诸释降伏贡高。此意难胜故地为动耳。当五百释为道时。亦有九万九千人出家为道。优波离自从佛受戒已来。未曾犯如毫厘。以是因缘故称第一。但以是更有余事耶。祇园精舍北有一比丘。得病经六年不差。时优波离往问比丘。何所患苦。若所须者便道。曰我所须者不可说。又问曰。汝欲须何物。若此无者当从四方求之。若世间无者上天求之。曰我所须者舍卫城中有。以违佛教故不可说耳。曰但说无苦。曰我唯思酒耳。得五升酒者病便愈。优波离曰。且住。我为汝问佛。还即问佛。比丘病须酒为药。不审。可得饮不。世尊曰。我所制法。除病者优波离即还索酒与病即愈。重与说法得罗汉道。佛赞优波离。汝乃问如来此事。使病比丘得蒙除差。又使得道。此比丘若不得度者。后当堕三涂作识无有出期。汝乃为将来比丘说禁法。使知轻重得济危厄。汝真能持律。以律藏付汝。勿令漏失。此藏诸藏之中。最在其内不可示沙弥及以白衣。以是缘故复称为第一也

所以称婆迦利比丘得信解脱者。此比丘久病着床。乃经六年。诸瞻视者皆悉舍去。比丘自念。疾病经久。瞻视疲倦甚可患厌。又复如来不见垂愍。且当自害以除患苦。即便索刀向刀说曰。但当杀我亦当断结耶。说讫以刀自刎。正至咽半已得漏尽。比至头断以取涅槃于时大地震动乃感波旬。波旬念曰。此何瑞应乃尔震动。即以天眼观见比丘自残。其形神为所趣。遍观诸天不见其神。复观人中亦不见之。复观三恶道中。亦复不见。时佛将诸比丘欲耶旬之。见尸火起。此波旬放火觅比丘神。都不知所在。所以觅者。欲知进趣坏令不成。诸比丘便耶旬之。佛叹此比丘得信解脱。或曰。夫至信者委命自然。尚不执杖何以自防况复自害耶。答曰。信所以执刀者。以刀为慧剑。欲拟断诸结。身即结本。根辟则支从。身断则结除。是以执刀者。不为妨阂也。执信刀断疑树故。下句云。意无犹豫。从信解脱至无疑解脱者。即转钝为利也。以是义故。称信解脱为第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