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金光明最胜王经除病品第二十四
·杂阿含经卷第一
·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八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四之三
·不空罥索陀罗尼自在王咒经
·金刚三昧经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
·大明高僧传卷第三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律部 > 律部诸经短篇汇集 > 内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随意事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15 21: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随意事一卷

    大唐三藏义净奉 制译

尔时薄伽梵在室罗筏城逝多林给孤独园。三月雨安居。时有众多苾刍。于余处安居。各共立制。作如是言。诸具寿。我等安居三月。不应言诸破戒。破见。破轨仪。非正命等。若见有厕草阙。及君持无水。应即添着并安旧处。若独自不能为者。应以手唤伴共作。制已各还旧处。如是不语。经三月满已。补洗衣服讫。着衣持钵。从安居处。渐已游行。往室罗筏城。到已各置衣钵。洗足已。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诸佛常法客苾刍来。先加慰问。汝从何来。道路安乐耶。何处安居。白言。我等于禅那钵多安居。才从彼来。于彼安居。甚得安稳和合。亦不以乞食为苦。但缘我等众多苾刍。于彼安居三月之内。各共立制。于安居中不相共语。乃至如上立制法中具说。得安乐住。不以乞食为患。佛告诸苾刍曰。汝等愚痴。无一智人。汝等云何作此非法制。令不共语耶。犹如怨家共住食怨家食。此甚为苦。云何乃言得安乐住。是外道法。是愚痴法。非出要法。佛言。汝等苾刍。自今已后。作哑默法者。得越法罪。若苾刍安居竟。佛言。应请三事见闻疑。作随意事。既令苾刍作三事见闻疑。时诸苾刍不知云何作。佛言。去随意七八日前。诸旧。住苾刍。应于随近村坊之处。普皆遍告所有老少苾刍。及未近圆者。于供养事咸共修营。至八月十四日。应须佛殿所制底边作诸供养。烧香悬幡。一切严饰。并皆应作。若邬波驮耶。阿遮利耶。诸有门徒皆令共办。并及扫洒。瞿摩涂地。供养僧伽。上美饮食。并行酥等。诸供养物。随时施设。诸苾刍等应相慰问。我等安居。甚为安乐。十四日夜。令持经者通夜诵经。明日知时。作随意事。勿过明相。既至明日应差五德。为众作随意者。或一二多。须具五德人。若先不和能令和合。先和合者极令乐住。云何为五。谓不爱。不恚。不怖不痴。善能分别随意等事。若翻斯五。即不应差。既具五德。应如是差。敷座席。鸣揵椎。集僧伽。作前方便。问众许已。应劝奖。汝某甲。颇能为夏坐僧伽。以三事见闻疑。为随意不。彼答言能。次一苾刍应先作白。方为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某甲苾刍。今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听许僧伽今差某甲。为随意苾刍。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白如是

大德僧伽听。此某甲苾刍。今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僧伽今差某甲。为随意苾刍。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若诸具寿。听某甲为随意苾刍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许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世尊告曰。汝诸苾刍。我今当制作随意苾刍所有行法。汝等谛听。我今当说。受随意苾刍应行生茅与诸苾刍为座。若一人作受随意者。应从上座而为随意。乃至下坐。若二人者。一从上坐受随意。一从半向下。至于行末。若差三人。从三处起。准事可知。诸苾刍等并居茅座。蹲踞而住。上座应为单白。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事。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作随意。白如是。其受随意苾刍。应向上座前。蹲踞而住

尔时上座。及余下坐。应敷生茅。颠倒横布。即移身近前。双足俱蹋。手屈少许。当前执之。作如是说。具寿存念。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对僧伽向大德。以三事见闻疑。作随意事

大德僧伽。应摄受教示我。应饶益哀愍我。是能愍者。愿哀愍故。若知见罪。我当如律而为说悔。第二第三亦如是说。受随意苾刍。应言奥箄迦。彼答云娑度。如是次第。乃至下座。亦如是说。其随意人。应更互相向作随意事。亦应三说。若受随意苾刍。或二或三或四。乃至多人。自相对作。若一人应对已作随意人。而为随意。作法准知。苾刍既了。次唤苾刍尼众。令一一入众中。对随意苾刍。如大苾刍法。作随意事。次唤式叉摩拏求寂男求寂女。皆须如次。一一对五德苾刍。同前作法。其受随意苾刍。应向上座前立。作如是白言。大德诸妹。二部僧伽。已作随意竟。二部僧伽。并应唱言善哉已作随意。极善已作顺意。唱者善。如不唱者。得恶作罪。受随意苾刍。应持小刀子。或持针线。或持诸杂沙门资具。在上座前立。作如是言。大德。此等诸物。颇得与安居竟人。作随意施不。若于此处。更获诸余利物。和合僧伽应合分不。举众同时答云合分。若异此者。随意苾刍。及余大众。皆得越法罪

具寿邬波离白佛言。世尊。有几种作随意。佛言。有四种。一非法别众。二非法和合。三如法不和合。四如法和合。佛言。邬波离。于此四中。如法和合。是为其善。由是法和合故。于十五日。作随意时。世尊即于僧伽中。就座而坐。佛告诸苾刍。夜分已过。何不随意。时有苾刍。于其众中。从座而起。正衣一边。合掌顶礼已。白言。于某房有旧住苾刍。身婴重病。极为困苦。其病苾刍不能赴集。不知云何。佛言。应取随意欲来。诸苾刍不知云何取欲来。佛言。或一人取一人欲。或二或三。乃至众多。不知云何取来。佛言。应到病苾刍边蹲踞合掌具威仪已如长净法与其欲。作如是说。具寿存念。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自陈无诸障法。为病患因缘故。彼如法僧事。我今与欲。此所陈事。当为我说。第二第三亦如是说。若能如是与欲者善。若不能语。以身表业。亦成与欲。若不能语。复不能以身表者。一切僧伽。并皆应往就病人所。若病人不来。众不往彼作随意者。作法不成。得越法罪

佛言。我今为受随意欲苾刍。所有行法。今当说之。其受欲苾刍。不得急走等。乃至如长净法中广说。其持欲净苾刍。既入众中。或上座边说。此若不能。比座边说亦得。应如是说。具寿存念。于某处房。苾刍某甲。身婴病苦。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彼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作随意。彼苾刍某甲。自陈无诸障法。为病患因缘。如法僧事与欲。彼所陈事。我今具说如上所说。若不依者。得越法罪。具寿邬波离白佛言。大德。若受随意欲已。忽至中路身死。得成善持欲不。佛言。不成。应更取欲。具如褒洒陀中广说

具寿邬波离白佛言。大德。若有住处。唯一苾刍独住。此欲如何作随意事。佛言。应于住处洒扫清净瞿摩涂已。应敷座席。作众事讫。随其力分。自诵少多经已。应于高迥处四望。看有苾刍来。知是清净。若二三人。即应相唤速来。共为随意。然即于彼客苾刍所。对首法作如是言。具寿存念。今十五日。是随意日。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且为守持随意。若于后时。遇和合众。当共彼和合众如是法随意。第二第三亦如是说。若其众多无智愚痴之人。足众数为随意者。不成随意。应待有善苾刍来。共为随意。若无。应居本座。作心念随意。如是心念口言。今十五日是随意日。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为心念随意。若于后有时如法众。共为随意。如是三说。若有一二三苾刍共住者。亦应如前作对首法。作其随意。若有四人僧伽。作随意者。咸作对首随意。不差五德为随意事。若满五人。方为众法。即应作白。为随意事。设有病人应将入众。不应取欲。如有六人。或复过斯。咸作单白。为随意事。作随意时。若有病人。应令取欲。或有一如法止住随意。一是非法。三是法。一非法。五是法。一非法。云何一如法止住随意。一是非法。但一说已。即便止住。是名非法。若具足说。是名如法随意。云何三是法。一是非法。三遍说随意已止住。是名法。一遍说已。即便止住。是名非法。云何五是法。一非法。于中一是如法。合三遍说随意。即一遍说。而便止住。是名非法止住随意。或有一说成随意。或有二说三说随意。或时大众一时都说。此依何义。一说随意。若十五日。众多苾刍。集在一处。欲为随意。然于众中。多患痔病。若欲三说。恐诸病苾刍等不堪久坐。以是缘故。佛言。一说随意。复有众多苾刍。集在一处。为随意事。或时天雨。或天欲雨。时诸苾刍等。作如是念。若三说者。恐其天雨湿诸卧具。是故佛听一说随意。复有众多苾刍。集在一处。为随意事。若于住处。或有王来。并诸眷属。或有大臣官属。城内外人。亦皆来集。将诸饮食及衣物等。奉施苾刍僧伽。令其咒愿。苾刍竟夜咒愿。极大辛苦。然诸苾刍各作是念。为王等来。种种布施。咒愿辛苦。恐其天明。以是缘故。开听一说随意。又随意时。众多苾刍共集。欲作随意。其中解苏怛罗毗奈耶摩咥里迦诸苾刍等。通夜诵经。及以说法。时诸苾刍各作是念。此解三藏苾刍。竟夜诵经。及以说法。极为辛苦。然恐天明。不得三说。是故开听一说随意。又随意时。若有四种诤起。应就解三藏苾刍。决断其罪。既除罪已。彼诸苾刍作是念言。此三藏苾刍。竟夜除诤。极为辛苦。复恐天明。三说随意。恐为有碍。以是缘故。开听一说。随意。又随意时。或有诸王。严四种兵。到其住处。或象马车步等。其王嗔怒。作是言。捉取此沙门释子系缚。将令使看象看马。我今种种诸杂驱使。令其役力。或作是敕。捉取沙门。夺其衣钵。皆悉杀之。诸苾刍等作是念言。我若三说随意。恐王嗔责。作无益事。是故开听一说随意。若随意时有诸贼等。或是破城破村落者。或杀他人牛羊等贼。或杀牛羊取血涂户涂门。及以窗向。作诸非法。或复遣信唤诸苾刍。时诸苾刍即作是念。我若三说随意。恐彼诸贼破城破村。并杀牛羊。既作非法。彼来唤我。作无利事。或夺衣钵或断命根。以斯缘故。圣开一说而为随意。若随意时于斯住处。有老苾刍性无所知。多足涕唾。或从远来。路行乏困。或有女人或复童女。或有斗诤。不信天魔诸恶鬼神。来至门所作如是言。沙门。汝等作不净事或唾诸床席。或上变下泻又诸神等令诸苾刍看鬼神等病。苾刍作念。若我三说随意。现有诸难。令我不安。由是佛言。开听一说随意无犯。若诸苾刍。恶兽住处作僧房舍。然于此处。或有老女及无智女。并童女等性不净洁。然诸苾刍污诸床席。非法大小便。浣其弊衣晒之。或令鬼神嗔恨。使诸毒害恶兽来损苾刍所谓虎豹豺狼罴等。来至僧坊。或别房中。垣墙食处乃至遍一切处。皆有诸难。欲三说随意。恐有难来。圣开一说。若有苾刍。近龙住处而居止者。种种污秽。或多唾涕。上变下泻大小便利。多诸不净。令使龙嗔。或放诸毒虫伤损苾刍。或龙自来告苾刍曰。汝于我处。多诸不净如上。非法之事苾刍作念。我若三说随意。恐龙难等以是事故。圣开一说。或一时对说。若时僧坊近诸俗舍。苾刍欲随意时。诸俗家中忽然失火。其火渐渐逼近僧坊。或恐失命。梵行等难或损衣钵等。若三说随意。恐火将近。以是故开一说随意。或一时对说随意不犯若僧伽住处。近大山谷。随意时。天降大雨。水涨[漂*寸]泛诸王宅舍村林园树。渐逼僧坊。若三说者。恐诸苾刍命难衣钵等难。以是义故。圣开一说。或一时对说。若苾刍住处。在于旷野远处。恐怖难起畏损命等。诸苾刍各相报曰。今十五日。是随意时。我等既有急迫难来。不得随意。任情散去。后当如法作随意事。若有如是等缘来至。一时急起。并皆无犯

具寿邬波离白佛言。若有众多苾刍。共作安居。或时未满。欲余处游行。便即随意得不。佛言不得。若言我今且停随意。后当余处随意。诸苾刍应报言。具寿。我等此处安居。不应余处随意及停随意。佛令我等如法安居满已。后当如法清净随意。若苾刍言。我有缘去。应可为我随意及停随意。待彼作者得不。佛言。邬波离。此不成随意。彼应报言。我本不合相嘱随意及停随意。待候安居了。佛听我等安居满已。然后如法清净随意。不听我等不如法随意。佛言。邬波离。如上所说。不依行者若作非法。皆得恶作。若苾刍至十五日随意时。忽被王捉若大臣捉。或被贼捉或怨家捉。彼苾刍众应遣信报言。暂放此苾刍来。有少事缘。彼若放者善。若不放者。应就小界而为随意。彼被捉苾刍。后时得脱。应更随意。若不尔者。得越法罪。若苾刍至随意时。若忆知有罪。应于余处苾刍所作说悔法。方可作随意。若不说罪。作随意者。不成随意。如长净法中广说。于十事中亦广说。若至随意时。苾刍忆知有罪。欲说悔者。若是波罗市迦罪。众应摈出然后随意。有犯僧伽伐尸沙罪者。应且置是罪。先随意已后当治罪。若波逸底迦。波罗底提舍尼。及突色讫里多者。先应说悔后作随意。若苾刍至随意时。于他胜罪而生疑惑。或有不是他胜。若犯他胜。不共住者。不成苾刍。若不是不共住等。应且住然后随意。若随意时。有苾刍。或有说罪。若有羯磨其出说罪者。应先说罪。后当随意。其有羯磨出者。应先羯磨后方随意。若随意时。或有苾刍。自相谓曰。汝身有罪其举罪苾刍不善身口意者。不应须语且为随意。若随意时。有苾刍举罪者。应先观此人护身口意不。若此人身善口不善者。不应用语。应当随意。若能善护口于身不善者。亦不应用语。虽善护身口。而不闲三藏者。亦不应用语。且为随意。若随意时。或有举罪苾刍。而善护身口。虽学三藏。不知深义。亦不晓了。应告彼云。审谛观察然后与我如法除罪应为随意。若随意时。虽有苾刍。善护身口亦学三藏。善知其义。晓了其事。而复心迷。至僧伽中。法说非法非法说法。以非为是说毗奈耶为非毗奈耶非毗奈耶。说为毗奈耶。来遮随意。僧应问言。众中谁有其罪。复是何罪。为是他胜。为是僧伽伐尸沙波罗底提舍尼。突色讫里多。为昼为夜。为在道行为在道傍。为是行时为是住时。为立坐时为在卧时若言犯四他胜不犯僧残乃至恶作。若言犯僧伽伐尸沙。不犯四他胜乃至不犯恶作。若言犯波逸底迦。不犯波罗市迦乃至恶作。若言犯提舍尼。不犯四他胜乃至恶作。若言犯突色讫里多。不犯他胜乃至提舍尼若言犯初他胜。不犯第二第三乃至第四亦如是。若言犯第二他胜。不犯初。乃至不犯第三第四亦如是。若言犯第三他胜。不犯初二及第四亦如是。若言犯初僧伽伐尸沙。不犯第二。乃至不犯第十三。若言犯第二僧残。不犯第一。乃至不犯第十三。若言犯第三僧残。不犯初二乃至第十一。如是十三僧残。展转上下作句亦同上。若言犯初波逸底迦。不犯第二。乃至不是第九十。若言是第二。不是初及第三乃至九十。如是展转乃至九十作句亦如是。若言犯波罗底提舍尼。而是初。不是第二乃至第四亦如是。若犯第二。不是初乃至三四。作句亦如是。若言犯突色讫里多。而是初不是第二乃至终亦如是。若言是夜中犯。不是昼。或言昼不是夜。或言是道非道傍。或道傍不是道。或言行时不是住时。或言住时不是行时。或言立时不是坐时。或言坐时不是立时。或言坐时不是卧时亦如上。此苾刍说上诸事。众应具问。若前引后违。如是不定者。不应取其语。若僧伽问已。而语不异。即应问言。当见犯时。作何形相。出何言语作何意趣。若言犯他胜者。众应驱出。方作随意。若言犯僧伽波尸沙者。即应且置其事先为随意。若言犯波逸底迦提舍尼。乃至突色讫里多者。先应说悔。方为随意。若至十五日作随意时。众多旧住苾刍集在一处。若五或过。而为随意。复有少许旧住苾刍。不来共集随意苾刍即作是念。此有苾刍。不来至此。遂共生疑。我等不待彼来。今此随意。为成不成。作如是疑。即便随意。彼少苾刍后来至众。应更随意。其先随意人得越法罪。由非法故。余如长净法中已说。具寿邬波离白佛言。世尊大德。有苾刍安居。作随意时。问此中不有斗诤者。调哢者。难问者。将向王官等家者。禁闭人者。非法举罪者。来斯住处。现在苾刍是惭愧者不又问。有如是斗诤恶人来。不知云何随意。佛告邬波离若有如是恶人来急者。应二三人向小界场中自为随意。若得者善。若不得者。应出迎之。为取衣钵。安慰问讯。种种濡语。安置房中已。应自急为随意。若得者善。若不得者。应为洗浴。若肯洗浴者。应令一人说法彼等听法。应自急为随意。若得者善。不得者。应自向小界而为长净。彼苾刍若问言。今是随意时。汝等何故长净。波应报言。汝客苾刍。须知我旧住人。自有法则。彼客苾刍谓言合尔。共为长净。事既了讫。待彼散已。更和合别为随意。若有住处。作随意时。有病苾刍。房中不来。不知云何作其随意。应报之曰。若能来者来。若不能来。应将欲及随意来。遣使往病苾刍所。报言。汝往随意处。若能去者善。若不能。应与欲随意。于随意时。有其四事。或有事无人。或有人无事。或俱有俱无。云何名有事无人。若于随意时。无识解无性识。不善知好事。亦不知作善。若近天神住处。或向天神住处。或妇女及童女。或骂彼天神种种恶说。或复作不净。或天神嗔恚。来至寺门。作如是言。贤首等。汝所作不善。甚不如法。汝诸贤首。岂合作如是如是事不。而不的言某甲有过。此名有事无人。云何名有人无事。至随意时。如前广说。天神嗔怒。来至寺门。作如是言。某甲苾刍。于我有犯。而不说言有如是罪过。此名有人无事。云何名有事有人。谓说其罪过及人名字。是名有人有事。云何名无人无事。二俱无故。是名为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