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金刚般若经赞述
·大般若经第二会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第二十八
·三万佛同根本神秘之印并法龙种上尊王佛法
·续传灯录卷第三十五
·般舟三昧经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第二十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经集部 > 正法念处经 > 内容

正法念处经观天品之三十五(夜摩天之二十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02 01: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正法念处经卷第五十六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观天品之三十五(夜摩天之二十一)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夜摩天所住之地。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夜摩天。复有地处。名曰常乐。众生何业而生彼地。彼见若人不杀不盗。如前所说。常离邪淫。乃至见画女像。不念欲想。于彼画女。不生胜相。见画女时。不生念想。似某女人。心亦不生可爱之想。不如是观。不以欲心观画女像。心不迷惑。心依正法。以正念故。舍离欲心。远避女人。自毁其身。既自思念。不邪淫己。心生欢喜。未生欲心。常作方便。令使不生。劝邪淫者。令住正道。为说欲过。不可爱乐。若能如是舍离邪淫。则是第一清净身业。正见不贪。身坏命终。生于善道天世界中。在夜摩天常乐之地。彼在中阴。乃至天处。皆因善业。五根受乐。色声香味触。皆悉具足。次第生天。于彼天中三处化生。一者生于莲花台中。二者生于拘婆罗邪须中。三者生于曼陀罗花

若于拘婆罗邪须中生者。光明及色。亦如其花。或赤或青。或种种色。七宝庄严。亦如拘婆罗邪之须。云何七宝杂色庄严。青毗琉璃。以为其发目睫眼睑。皆亦如是。银色爪甲。赤白红色。齿如真珠。其身犹如阎浮檀金。脐下毛色。如因陀宝。自余身分。处处杂色。心之画师。如画所作

若在莲花台中生者。色亦如是。如阎浮檀真金之色。发青宝色。唇色犹如赤莲华宝。或车磲色。其甲犹如莲花宝色。脐下毛色。如绀车磲。唯说少分。若于曼陀罗花中生者。其身衣服。有种种色在中生故。还似其色。谓相似者如现见法。随何色果。其中生物所生之物。即同其色。在中生故。相类亦然。随其生处。即同其色。亦复如是。以在花故。一切相似。天子生已。常具众乐。不断不绝。常受天乐。不可譬喻。于彼乐中。但说少分。譬如海中一渧之水。此所说乐。亦复如是。若于人中作善业者。闻此天乐。心则精勤。何以故。知业果故。望此乐报。勤修善业。如为解脱。勤精进者。为破有中无量苦故。破坏爱毒。彼见有中无有少乐。以是因缘。说善业果。此说天乐。不为有果。尔时天子。既生此天常乐地处。常于其中五欲功德游戏受乐。百千天女。歌咏赞叹。而供养之。于园林中莲华河池。在如是处种种歌舞。共相娱乐。不相妨碍。自业受乐。在园林处。平地山峰。莲华林中常受天乐。时诸天子。为天女众之所围绕。于一一处。一一园林。一一可爱。游戏之处一一七宝。山峰之中受天欲爱。不知厌足。见诸可爱妙莲华池。闻妙音声。食天上味。服于细软上妙天衣。所爱之香。久受五欲。共相爱乐。尔时有鸟。名曰觉时。为于放逸诸天众故。以偈颂曰

 于三有聚中  一切皆当死

 愚者于生死  不能生厌离

 一切必有死  皆当勤方便

 死怨既来至  无有能救者

 能断一切乐  能加众苦恼

 离别一切爱  是故名为死

 能与众生畏  能与大苦恼

 能令意迷惑  是故名为死

 能断保命心  能破坏诸根

 众生不能破  是故名为死

 众生不能坏  诸业不能胜

 令众生失坏  是故名为死

 众生皆悉有  决定能杀害

 能令爱别离  是故名为死

 天夜叉乐神  鬼龙罗刹等

 时轮皆能杀  是故名为死

 恼乱难调伏  于一切如火

 坚强不可避  是故名为死

 能坏于阴入  命气及心意

 时法大势力  是故名为死

 其行甚骏速  破坏诸众生

 当勤修福业  勿得行放逸 

此觉时鸟。为放逸天说于死法。决定无疑。时诸天众。以放逸故。虽闻此法。不生厌离。诸根自体性轻动故。受乐多者。诸根轻动。则亦难伏。以乐胜故。诸根轻动。不可调伏。以此因缘。此诸天众。虽闻真实坚固利益。然于此义不觉不知。设有觉知。爱毒所害。虽觉不受。以此因缘。虽闻实语利益真语。而不摄受。不受法故。初着美境。受诸欲乐五乐音声。嬉笑歌舞。种种游戏。于园林中莲花池处。共诸天女。以善业故。在于无量七宝庄严可爱山峰。常受快乐。不断不绝。一切天欲功德具足共相娱乐。种种珍宝庄严之地。常受快乐。如是游戏种种受乐。次第游行。到于广池。其池纵广一百由旬。有一莲华。其花柔软。七宝间错毗琉璃茎。金刚为须。其花开敷。遍覆大池。此诸天众。本未曾见。既见此花。生希有心。今此天中。甚为可爱。所见之处。皆可爱乐。诸天见之百倍欢喜。迭互相示。皆共瞻仰。围绕一面。共行游戏。心生欢喜。观此莲花。一切皆生希有之心。共相谓言。汝观汝观。可爱莲华。昔所未见。有大光明。多有无量七宝众蜂。庄严如是大宝莲华。此大莲华遍覆大池。周匝绕花。少分见水。于广池岸。真珠间错。青因陀宝。赤莲华宝。白银色宝。间错庄严。大莲华台。高五由旬。广十由旬。随天所念。善业力故。于天游戏受乐之时。随天心念。若大若小。如天心念。于大池内莲华之心。皆悉具足。是故此池名随念池。其花名为随念莲华。如是二事。同名随念。尔时天众。初始见时。心生欢喜。足一百倍。以善业故。在彼池岸。歌舞戏笑五乐音声。一切共受如是天乐

时诸天众。既游戏已。复饮诸天上味之饮。离于醉过。既饮上味。受乐功德。如念即得。如意念香。如意念色。如意念味。如其忆念种种宝器。于彼池中。即有宝器。上味充满。从池而出。美妙天酒。从池流出。此诸天众。饮斯上味。饮上味已。复向异处。游戏而行。见苏陀聚。色香味触皆悉具足。意欲食之。欢喜往趣。既至食所。皆共食之。或以手食。或用宝器如业相似。食须陀已。随其来处。还向广池。彼此迭共生欢喜心。天众围绕。五乐音声。歌舞喜笑。游戏而行。到广池中。见大莲华光明殊胜。过百千日。彼一切天妙宝光明。于华光明。十六分中不及其一。尔时天众。见大莲华。心极欢喜。天众围绕。五乐音声。歌舞游戏。围绕大池。皆共循行。如是如是。随其绕池。周遍循行。复见池中希有之事。于花池上。多有种种可爱妙色七宝众蜂。雄雌娱乐。而受快乐。共饮花汁。花汁美味。不可譬喻。并饮花汁。以偈颂曰

 若作种种业  则生种种果

 种种受生者  以业种种故

 心杂故种种  造种种依处

 种种业尽故  不久则失坏

 此所受天乐  不可具足说

 无常力自在  不久须臾至

 乐如水泡沫  如阳炎非水

 诸乐亦如是  一切必破坏

 极恶不可遮  众生皆怖畏

 死王将欲至  其力不可坏

 破坏一切乐  及断于命根

 业锁所系缚  将至于余世

 若乐已过去  是乐不可念

 若乐在未来  亦不名为乐

 若乐住现在  与爱境界杂

 无常所迁动  一切皆破坏

 若乐属三界  智者所不赞

 云何诸天众  爱乐如是乐

 此身不久停  死火必来至

 能烧灭一切  如火焚干薪

 诸乐速迁灭  莫行于放逸

 勿于临终时  而生于悔心

 无量百千生  业乐皆已过

 如梦至何所  如风念不住

 愚者乐无厌  如火得干薪

 是故所著乐  则非为常乐

 解脱渴爱者  能离于欲过

 修禅不放逸  得无垢净乐

 得如是乐者  乃可名为乐

 诸有虽名乐  犹如杂毒蜜

 如是着乐者  心恒求欲乐

 欲乐非常乐  是故非寂静 

如是众蜂。以善业故。为诸天众。说如此偈。时诸天众。虽闻此法。而不摄受。复观此池。心生爱乐。共诸天女。游戏歌舞。处处遍观久于此处。游戏受乐。复欲观彼池中莲花。轻便四大自在力故。业势力故。莲华池中自在游行。或有天众。入花叶中。游戏受乐。或有入于种种妙宝间错华台。共诸天女。而受快乐。于花台中。随心所念。升花叶上。时莲华叶。如是如是。转更增长。以善业故。莲华增长。二百由旬。三百由旬。乃至千由旬。以天善业意念力故。台亦如是。渐更增长。二百由旬。其大莲华。光明亦尔。渐更增长。尔时天众。各各在于余花叶中。共天女众。游戏受乐。此诸天众。既上花叶。叶即增长

尔时天众。游戏受乐。作如是念。我今于此游戏止住。应生酒河。及须陀食。即于念时。莲花叶中。即生酒河。及须陀食。皆悉具足。复作是念。我今饮酒。食须陀味。即共天女。饮于天酒食须陀味

尔时天众。久受乐已。复作是念。我于此处。止住游戏。此华叶中。应生园林。以善业故。随其所念。即生园林。七宝杂树。有种种鸟。种种音声。宝树荫覆。犹如宫室。花果具足。所念花果。随时皆得。有种种河。泉池流水。胜妙可爱。种种妙声。宝钿地处。多有妙花色香相貌。皆悉可爱。华有三种。所谓青色优钵罗华。拘物陀花。庵摩罗那花。苏支罗花。香叶花。离泥花。具足欲花。罗婆罗花。君荼罗花。有如是等水生之花。于花光中。多有众蜂。如是等花。随念杂色。有青宝色。周遍皆生。如是天花。庄严其林。复于陆地。生种种花。其花种种色貌相类。甚可爱乐。生此林中。彼诸天众。住在如是莲花叶中。所谓乐光明花。天子天女。唤之即来。复有一花。名曰见乐。复有一花。名种种色。欢喜开敷。柔软叶花。一切光明。胜庄严花。朱多蓝花。无厌足花。忆念乐花。有如是等陆生之花。随天念时。一切现前。于树林中。复有诸花。所谓曼陀罗花。与喜乐花。香触爱花。香味可爱花。吱多罗花。五叶之花。龙林舌华。遮抹罗花。林鬘之华。须摩那花。光明之花。闻香饱花。一切爱花。山鬘之花。山峰鬘花。如是等华。有生树下。有生榛林。此诸天等。莲花中住游戏之时。善业力故。生此诸花。尔时天众。共诸天女。住莲花林。游戏花叶。受种种乐。彼大莲花。随念广池。势力如是

时诸天众。莲花叶中。作是思惟。今于此处。应有众山。种种宝峰。从此出生。光明具足。种种鸟众。种种妙声。在山峰中。岩窟河池。平处崄岸。宝钿之地。如是等处。我应游戏。复作是念。我今住此。大莲华叶。此处若有岩窟河池。平地流泉。我当于中游戏受乐。善业力故。即于念时。多有园林花池山峰。岩窟平顶。皆可爱乐。七宝光明。而为庄严。种种树枝。甚可爱乐。见之心乐。过一百山。天花果树。枝条荫覆。犹如宫室。甚可爱乐。百千宝窟。生在山中。以为庄严。时诸天众。离莲华叶。与千天女。而自围绕。上妙天华。色香触等。皆悉具足。无有萎变。庄严天女。美妙歌声。音曲齐等。闻者心乐。如天所应。五欲具足。安详徐步。而升大山。顾目遍观。时诸天众。游戏受乐。饭于食河。饮于流味。既食无量。诸饮食已。即于河边。取曼陀罗花。俱施耶舍花。庄严其身。复严天女。歌舞游戏。于五欲中。久受乐已。于可爱境界受诸欲乐。不知厌足。爱河所漂。复向广池大莲花中。此诸天众。或百或千。诸天女众。而为围绕。种种庄严。到于大池。各至所住莲花叶中。各各游戏。受于可爱胜妙之乐。如印所印。各如自业。受相似乐

尔时天众。复作是念。此处应有种种山谷。种种众鸟。种种色貌。行食相类。见之心乐。七宝之身。出妙音声。一切处行。皆无障碍。或在水中。或在陆地。或行空中。而无疲惓。若有此鸟。来至此处。我当乘之行虚空中。与诸天女游戏空中。下观常乐地处诸天。欢娱受乐。遍观察已。共诸天女。复受胜乐。时诸天众。作是念时。有种种山。种种山峰。种种山谷。种种山窟。种种树林。种种鸟众。善业力故。随念即来。种种相貌。种种庄严。种种胜妙跋求之声。种种七宝杂色众鸟。天女见之。一切皆生希有之心。其音美妙。遍满虚空。皆来向此莲华叶中天游戏处。遍覆虚空。尔时天众。及诸天女。既见彼鸟。心转欢喜。以欢喜故。共天女众。欲升虚空。尔时诸鸟。知天所念。来近天众。时诸天子。共诸天女。升于鸟上。鸟即飞行。遍于虚空。手执箜篌。歌众妙音。笙笛鼓吹。甚可爱乐。闻之心乐。复观自地天众受天欲乐。喜爱着心不念退没。以善业故。唯受天乐。尔时有鸟。名曰实语。为调放逸。诸天众故。以偈颂曰

 暴风鸟集飞  其行甚速疾

 一切众生命  速疾过于此

 风行或回旋  鸟去时有返

 命根既坏已  则无有还期

 以业速尽故  速到于死时

 必定离天处  愚者不觉知

 大力不可遮  极恶憎众生

 死王甚勇健  必定须臾至

 天多行放逸  为乐之所诳

 不觉必当得  无量大苦恼

 一切法无常  毕定当破坏

 诸有法如是  是最可怖畏

 老能坏壮色  死能丧身命

 败坏破资具  相对法如是

 于如是大恶  衰恼大怖畏

 如犹行放逸  是名无心人

 若畏未来世  则名有智眼

 若与此相违  是为大愚痴

 一切心所诳  令意皆迷乱

 业尽则失坏  如油尽灯灭

 无量境界乐  此乐皆无常

 本作业尽故  必当归磨灭 

是实语鸟。以善业力。为令诸天心调伏故。说如是偈。时诸天众。以放逸故。愚痴不觉。心不信解。亦不摄受。复观如是常乐地处可爱山谷。河泉流水。花池园林。一一花林。山峰溪谷。天众充满。游戏空中。闻诸歌音。遍满虚空。时诸天众。复见异处众多天子及天女众。在花池岸。饮天上味。于如意树。五乐音声。而受快乐。复行异处。见有宫殿。在于虚空。天子天女天鬘庄严。天之五欲。皆悉具足游戏受乐。见二天众。合为一会。在虚空中。游戏受乐。乘于七宝庄严之鸟。那罗林天。住于宫殿。此二天众。一切和合。在虚空中共相娱乐。于虚空中。久游戏已。复升山峰。久于山峰。游戏受乐。复向广池。念花而去。或有乘鸟。满虚空中。腾跃而行。歌天妙音。是诸天众。念胜乐故。复向广池。既到池已。从鸟而下。入于广池莲花叶中。如前所说。种种游戏。而受快乐

尔时天众。在于广池大莲花中。久受乐已。复作是念。今我此处。应生枝叶荫覆宫室。俱翅罗声。种种妙宝。花林庄严。种种宝色。枝叶荫覆。以为宫室。我当于中。游戏受乐。以善业故。即于念时。种种妙宝。光明庄严。第一妙花。色香具足。以覆其上。所谓白银毗琉璃宝。大青宝王。赤莲华宝。颇梨色宝。如是乃至金色宝等。微妙第一。见之悦乐。如是种种众宝枝叶。荫覆宫室。善业力故。随念而生。尔时天众。见此枝叶荫覆宫室。心生欢喜。入此宫室。欢娱受乐。一切天女。而为围绕。天衣天鬘。庄严其身。一切天欲。皆悉具足其心和顺。不相妨碍。离于妒嫉斗诤嗔恚。而受乐行。以善业故。受此天乐。五乐音声。一切齐等。于枝叶荫覆宫室之中。共诸天女而受欲乐。心无厌足。爱毒所烧。受五欲乐。不知厌足。不可譬喻。枝叶荫覆宫室之中。受天胜乐。深乐成就如是枝叶。荫覆宫室。众宝所成。毗琉璃树。真金为叶。赤莲花宝。以为其果。青因陀宝。以为其枝。或白银叶。颇梨为果。或青宝叶。赤莲花果。或杂宝叶。杂宝为果。或真金叶。白银为果。金叶金果。亦复如是。种种枝叶。荫覆宫室。以善业故。随天所念。皆悉具足。尔时天子。共诸天女。心生欢喜。入于枝叶荫覆宫室。閴然而住。共众天女。游戏受于种种之乐。如鱼处水。不知厌足。于此枝叶荫覆宫室。生希有心。在宫室中。嬉戏歌咏。娱乐受乐。既受乐已。复作是念。我今此处。枝叶荫覆宫室之内。应生第一色香味触。天之上味。从叶流出。共天女众。饮之快乐。以善业故。即于念时。天上味饮。色香味触。最为第一。从叶流出。共诸天女。饮之受乐。心不知足。以爱欲心。久时歌舞。游戏受乐。以放逸地。不知厌足。先所作业临欲退时。游戏受乐渴爱境界。不知厌足

复作是念今我此处。花叶之中。应生第一须陀之味。具香味触。以善业故。即心念时。第一须陀具香味触。从叶中出。出已食之时诸天众。久受乐已。复作是念。今我此处。宝树枝中。应生宝珠璎珞庄严胜妙天冠光明具足。臂庄严等。诸天种种严饰之具。光明庄严。从树枝出。作是念时。善业力故。出生种种天庄严具光明严饰

尔时天众。着庄严具。久受天乐。不知厌足。共诸天女。受五欲乐。不知厌足。虽久受乐。于境界中。转增渴爱。以心不定。复生异念。今于此处。应有香风来吹树叶。互相[打-丁+棠]触。出妙音声。胜于歌音。作是念时。以善业故。种种香风。吹动树叶。互相[打-丁+棠]触。出妙音声。天女歌音。十六分中不及其一。时彼天众。共诸天女。歌舞游戏。久时受乐。犹不知足

尔时天众。复作是念。我今于此所住之处。应生种种七宝杂色庄严宫殿。一切天欲皆悉具足随念出生。如是生已。于此广池。周匝普遍。在虚空中。共诸天女歌舞游戏喜笑受乐。作是念时。即有种种七宝宫殿杂色庄严。真珠璎珞。以为庄严。其殿四面。种种众宝。胜妙栏楯。观之可爱。其栏楯上。或有鹅鸟。或有孔雀。或命命鸟。种种众鸟。住在其上。处处皆有众鸟止住。如心所爱种种众鸟。而现其前。天众见已。共诸天女。升此宫殿。游戏歌舞。一切皆往。向广大池。在宫殿中。下观大池。见诸莲花。生希有心。此大莲花。种种宝叶。种种光明。种种妙色。以为庄严。所谓金刚。青因陀宝。赤莲花宝。毗琉璃宝。大青宝王。金光明叶。见之受乐

时诸天众。在于虚空宫殿之中。复有余天。住于广大莲花叶中。共诸天女。歌舞游戏。互相娱乐。或有在于虚空宫殿。或有在于大莲花叶。是诸天众。作无量种不可譬喻游戏受乐。如是种种游戏歌音。其声遍满五百由旬。五欲功德。皆悉具足。五乐音声。受无量乐。自作胜业。所集业尽。犹不觉知。善业将尽。退时欲至。行于异处。当生何道。受何等苦。受何等乐善不善业。今当将我至何等处。示我何道。为在地狱。为在饿鬼。为在畜生。为在人中。为生畏处。为不畏处。以没放逸黑闇中故。于如是等。不觉不知。若至觉时。善业已尽。无常大风。吹令坠堕。如是天众。多行放逸。如怨诈亲。非实利益。诈为利益。善业既尽。将受异果。尔时乃觉。作如是念。我作不善。多行放逸。如是终时。尔乃觉知。以多习行。此放逸怨。不生畏难。复于花池游戏歌舞。善业力故。极生爱乐。而复乐观。莲花叶中。游戏诸天。及住虚空宫殿天众。彼此和合。而共受乐。尔时有鸟名水波轮。以善业力。为于放逸诸天众故。以偈颂曰

 众生命不住  犹如水涛波

 无坚如水沫  而天不觉知

 若无风吹鼓  水沫或久住

 无常天福尽  速灭不久停

 譬如灯油尽  光明亦皆无

 业尽亦如是  天乐则随灭

 无有所作业  而不失坏者

 如是诸众生  愚痴不觉知

 凡诸有生类  有生必归灭

 一切有为法  皆亦复如是

 众生自业故  流转于生死

 云何此世间  放逸所破坏

 放逸失善法  放逸为坚缚

 以其放逸故  退堕于地狱

 若有一因缘  谓从放逸生

 是故求乐者  应离放逸行

 若离放逸者  则得不死处

 以不放逸行  则近于涅槃

 以不放逸故  得至涅槃处

 是故智者说  放逸为苦因

 一切放逸者  犹如狂病人

 现为他所轻  死则入恶道

 一切放逸者  于业果报中

 及以生死处  无不颠倒行

 放逸火炽然  烧地狱众生

 若欲脱地狱  当离放逸行

 若欲离放逸  当乐修智慧

 则脱烦恼缚  常得安乐处

 五根生三垢  心流转三界

 已离放逸者  说放逸如是

 放逸藏甚苦  不放逸藏乐

 是故求乐者  应离放逸行 

如是水波轮鸟为彼天众。舍离放逸。善调伏故。说如是偈时。诸天众以放逸故。于如是等真语实语。虽闻此法。不能听受。复于虚空广池之内莲花叶中。共相娱乐。游戏受乐。作天伎乐。天妙音声。及余境界。坚着色声香味触等。不知足厌。如饮碱水。虽复数饮。不能断渴。此诸天众。亦复如是。虽受无量种种天乐。而不知足

尔时天众。于虚空中。久受乐已。复于广池。与彼天子及诸天女。于大莲花叶中。游戏受乐。五乐音声。彼此和合。一处同心同欲。共相娱乐。其心坚着六欲境界。久于此处。歌舞喜笑。以无量种无量差别。而受天乐。如是等乐。随心所念。具足成就。以善业故。随其所念。一切诸乐。随念差别。皆得成就。是诸天众。为无量念觉观波沦大河所漂。生欢喜心。一切天众。久在大池大莲花中。成就天乐。受天无量放逸之乐

时夜摩天王牟修楼陀。知诸天众着放逸乐。生怜愍心。欲除诸天放逸行故。为之现化。断除色慢。去广池不远。化作大山。名曰清净。犹如善净。真毗琉璃无量金银种种杂宝。而为庄严。遍于彼山。有游戏林。周匝围绕。多有无量百千流泉。水皆清凉。其山宝峰。光明普照。一切林树。以为庄严。多有花池。无量种花。以为严饰。无量千数枝叶荫覆。犹如天宫。如是胜山。周遍庄严。夜摩天中常乐地处。所住天众。皆悉见之

夜摩天王牟修楼陀。复更思惟。化作天众。如天怨家。颜色端正。其行速疾。歌舞戏笑。胜常乐地。过踰十倍。或复化作胜妙天女胜常乐地。一切天女。亦过十倍。此地天女。一切不如。何等一切。所谓相貌端正。颜色殊妙。嬉笑歌舞。种种游戏。皆悉殊胜。其清凉山。一切皆是。毗琉璃山。如前所说

尔时胜天。在于化山。住于第一最高山峰。于此峰中。化作天子。及化天女。歌咏伎乐。音声美妙。闻者爱着。彼化天众。及化天女。从化山峰次第而下。游戏歌舞。来向实天

尔时实天。闻诸化天。歌咏之音。如前所说。十倍殊胜。美妙音声。共天女众。歌咏游戏。时诸化天。亦复同作一类歌咏。渐渐来下。近实天众。尔时二种天众。既相见已。化天歌咏渐增转胜。时实天众。见胜色故。即离色慢。既破实天形服色慢。尔时化天。即出音声。而咏歌颂。时诸实天。为于化天歌咏所覆。化天香气色量形貌。及化天女量色形貌。一切皆胜。时诸实天。五欲境界。一切欲乐。为彼化天五欲境界欲乐所覆。以夜摩天王方便力故。令诸实天诸慢渐薄。尔时化天。与实天众。共集一处。令实天众威德光明皆悉隐蔽。如阎浮提日光既现。星宿月光。一切皆灭。化天威德。令实天众光明悉灭。亦复如是。时化天众。出胜歌音。令实天音隐蔽不现。于化天音。如阎浮提人中歌音。比于天声量色形貌所有胜相。亦复如是。如夜摩天胜人色相。时实天众。羞覆心故。向广池岸。时化天众。在彼池中大莲花上。歌舞嬉笑。天中所有五欲功德。皆悉具足。乐事成就。于广池上大莲花中。歌舞戏笑。共相娱乐。时化天众。一切乐具皆胜实天。以杂歌颂。为实天众。而说偈言

 一切业相似  得天中乐报

 天命及乐受  业尽则失坏

 是故诸未失  天中种种乐

 皆由福德因  无福则大苦

 命速不暂停  上色亦如是

 死来甚迅速  勿行于放逸

 放逸能破坏  众生一切乐

 命为死所灭  勿得行放逸

 诸根不可制  境界不可遮

 智者于境界  则能得自在

 故应舍愚痴  常修行智慧

 常远离诸过  无利之根本

 放逸生诸欲  由欲造苦因

 生死皆是苦  生灭法如是

 若舍离放逸  则不乐境界

 能离于诸过  则得解脱乐

 放逸是苦树  是大苦之根

 放逸能破坏  一切诸众生

 是色等无常  非乐非和合

 得已而复失  诸有皆如是

 随有乐境界  皆是系缚因

 随得转增长  如火得干薪

 如是无厌足  则不名为乐

 若得离爱乐  乃可名为乐

 若离生死乐  尔乃得常乐

 若为欲所使  则不名常乐 

如是夜摩天王牟修楼陀。以方便力。坏彼天慢。如是歌咏第一妙声。昔所未闻诱诸天众。欲令实天闻其歌声。因得闻法。时诸天众。既得闻已。本修心力之所熏故。即便觉知如斯歌义。既觉知已。心生厌离。作如是言。彼天于我一切皆胜。自离放逸。而说偈颂。况我卑劣而行放逸。时夜摩天王牟修楼陀以方便力。令诸天众生厌离心。断除放逸第一方便。为作利益。以此天众色乐憍慢。是故不知天当退没。至后退时。悔火自烧。后为地狱大火所烧。夜摩天王。以是方便。令实天众。心生厌离。而得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