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杂阿含经卷第二
·佛说七佛经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四分律卷第一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现在十方千五百佛名并杂佛同号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经集部 > 正法念处经 > 内容

正法念处经观天品之二十一(夜摩天之七)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01 18: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正法念处经卷第四十二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观天品之二十一(夜摩天之七)

尔时彼天次第而行。上彼山峰第一无垢如镜之地。彼诸天众。业地镜中。自见其身。分分明了。彼诸天等。若有先修身口意者。业地镜中。得见自身。额中所现业果生死。如彼某时某处某国某因某缘某退相等。一切皆见。亦见他相当退之相。随何者天额。中书字余业之相。或有生业。彼一切相业地镜中。一切自见。退夜摩天。若是余业。或是生业。或身恶业。或口恶业。或意恶业。如是因缘退已。当生某地狱中。某饿鬼中。某畜生中。从畜生处既得脱已。行欲放逸之所诳故业风所吹。转某处生。又复如是。欲过中出。彼于额上字书画中。一切具见。于额画中亦如是见。欲过中出。如某欲法。如是对治所谓修欲无光明观。不为彼欲之所能诳。又复彼欲有异对治。谓见此色是虚妄见于如是色随顺见已。心正观察悕欲之心更不增长。如是如是。五境界中。如欲过患。如是谛观。彼天如是则无喜爱。喜爱之心。不能为妨。不能为碍。喜爱乃是生死种子。彼天如是欲中得出额画字中一切皆见。彼既见已。若胜修身。若胜修意。彼能舍欲。见欲过患。故知出欲。知出过已。见先受乐境界过患。如食毒枣。今所受欲。亦如是见。何以故。以于境界受欲乐故堕于恶道。如是修故。舍离境界。若于额上书字画中见恶道业堕于恶道地狱饿鬼畜生之中。见彼业已。彼如是业。一切皆失。生善道业。一切皆生。善业力故。彼诸天子如是见已。深生信心。造作善业。如是乃至造作涅槃种子善业。若更余天少智慧者。其心乐欲。彼前作业。业网自在。既见业画文字相已。生如是心。若我此处后时退已。或生人中。或生天中。彼天如是。见生处已。心不惊怖。而复更入五境界波爱河中洗。以放逸故。行放逸行。如是天者。不曾学来。不曾闻来。少智慧故于欲不知。不能离欲。善法则灭。而复更作其余生业地狱饿鬼畜生之业。何以故。一切善业皆悉尽故。欲所诳故。而复堕于地狱饿鬼畜生之中。尔时有鸟。名为贤语。见放逸天。行放逸行。天善业故。而说偈言

 若善牵心者  如是则得善

 若随不善者  如是得不善

 一切多用心  如地风水火

 随所得因缘  心如是行转

 心能速疾行  亦能速疾回

 速将至天中  速令入恶道

 心速疾行善  若能防护心

 一切法能作  一切业能断

 一切法行主  所谓彼心是

 复以如是义  故得名为心

 心常求人便  皆不应信之

 体性甚[懂-重+隻]动  大力不可持

 须臾间作善  须臾作不善

 如是作无记  其行不可测

 心来不可知  心去不可识

 先无后时有  已有还复无

 心无有处所  和集不可得

 以无身体故  不可得捉持

 因缘和合故  念念如是生

 如珠牛粪合  因缘而生火

 如是根色等  一切因缘心

 非一能生心  和合故生心

 如是知心已  知心难调伏

 意随正法行  慎勿喜乐欲 

彼天如是。既闻偈已。修身修意。二种修心。既修心已。不乐境界。随顺法行。退夜摩天。复生胜处。不离天处。若生人中。或为人王。或为大臣。或时得种解脱种子。三种菩提。随愿皆得。或具善业。作转轮王

若彼诸天。如是希有见于业相。如镜中见。心不调者。彼天复随地狱饿鬼畜生之中

又彼比丘。观此希有业画文字果报之相。彼则观见若人精勤专意深心。画如来像。若有思信寂静之心。如是书写正法文典心意寂静。彼人生天。咽中额上。见则生信

又复有人心无正信。或为王敕。或为他遣。或为取物活命因缘。若书经文。或画佛像。亦生天中。见则不信。多行放逸。彼亦造作善业种子。得生天中。虽见不信。以离信来离思来故。如是无因。则无业果。如是一切。皆从因缘相似业生

若复有天。性喜放逸。行放逸行。受天境界五欲之乐。常不厌足。复于增长无量欲山宝围山中。于长久时五欲功德而受乐已。共天女众。如是种种游戏受乐。后离如是五欲功德庄严之山。复向第三珠围山去。生欢喜心。五乐音声。在道游戏。普胜妙事。第一成就。于须臾间。具足受乐。如意所念。种种境界。而受快乐。既于山中。在河岸边。受欲乐已。方至第三珠围之山。如是如是。天可爱乐境界受乐。如是如是。喜爱增长。以于彼爱不解脱故。欲火所烧。于彼声触味色香等。不知厌足。境界河中亦不厌足。如弥那鱼。如是第三名珠围山。一厢则是青色珠宝。次第二厢。赤莲花宝。次第三厢是车磲宝。次第四厢。是白银宝。彼天见已。生欢喜心。迭互相向如是说言。天当看此无量种种端严殊妙种种光明。此宝光明。百万由旬皆悉普遍。入彼光明。不可分别。此胜光明。青黄赤白。有无量种

彼诸天众如是说已。复向余林。林名树稠。彼诸天众。诸天女众。生欢喜心。无量音乐。随种种处。皆悉乐见。次到彼林。善业成熟。种种庄严。如是游行。种种受乐。乃于久时行放逸行。为爱所使。尔时彼天。见树稠林。诸七宝树。于彼林中。见有二河。第一香水。胜味触水。如心意念。则有水满。彼河之水。随念而转。彼河银岸。多有种种异异诸鸟。彼一河者。名为杂水。次第二河。名如意水。彼杂水者。本性自体。如是杂水。第一清净水流盈满。彼种种水。远离醉过。善业因缘。其水则有无量种色。是故彼河。名为杂水

又第二河。名如意水。随彼天心。种种意念。如是水生。若念须陀。则须陀流第一白净。第一香味。须陀流满。若彼诸天意念天酒。则有色香触味具足。美妙天酒满中流出。若念山泽种种异华。则有色香触等具足。如是妙花。满河流出。于其花中。有种种蜂以为庄严。彼华之名。尚不可说。如是第二如意水河。种种流满

彼处如是。树稠林中。有如是花。庄严可爱。彼处诸天。在两河中处处游戏。种种受乐。可爱声触味色香等。种种受乐。以善业故。共饮天酒。种种受乐。闻乐音声。种种耳乐。种种欢喜。随心具足。受种种乐。远离忧悲。远离饥俭。离于怖畏。于境界中。常不知足。如饮碱水。随增其渴。有无量种无量分别。有无量种受天之乐。彼天如是行林河中受乐行已。彼处有鸟。名曰河行。见天放逸而说偈言

 犹如此水流  天乐亦如是

 命念念不住  痴故不觉知

 老病死等故  能令业尽退

 天不离此法  常随逐欲行

 命则非是常  三界乐亦尔

 天痴为欲诳  如是不觉知

 如空中水渧  必堕而不停

 一切乐如是  与雨渧不异

 如风吹尘土  迭互竞相推

 转于虚空中  身转亦如是

 此乐非胜乐  贪诳不常定

 与爱毒和合  犹如杂毒食

 彼常胜乐者  所谓不死处

 无爱别离处  无冷无热处

 彼处常安隐  智者之所说

 何处不生死  彼处则无苦

 诸因妇女乐  一切皆有苦

 彼爱为种子  复生地狱中

 彼乐能生苦  云何说为乐

 乃是苦中苦  后时则如毒

 若此众生生  众生业风吹

 业网痴所覆  随生处爱乐

 若善不善业  常随彼共行

 处处皆逐去  如香不离花

 汝如是受乐  此后时则失

 如昼日时满  日没光随没 

彼水行鸟。天善业故。已为一切放逸行。天如是说已。若天放逸行放逸者。闻水行鸟。如是偈说。作如是言。此鸟善语。已觉悟我。如此鸟说。我必当得。此鸟实说。我放逸故。行放逸行。犹故如是不能舍离。我于后时。必定破坏。得大怖畏。我等从今当善心意。对治放逸。舍离放逸。彼天如是。于长久时。专心善意。舍离放逸。知欲过患。心思惟已。以心动故。心力大故。或于多时。久习欲故。还复着乐。彼天如是无量分别。无量境界。上下受乐。种种诸欲具足之处。种种鸟声。胜妙园林。有莲花池。七宝山峰。多有无量妙莲花池。以为庄严。多有无量百千蜂众。出种种声。庄严妙池。彼处有河。满中饮食。有百千树。随念枝网荫覆彼河。枝间有华。华为堂舍。种种具足。彼天自身。有妙光明。无诸忧恼。自善业故。得如是报。下中上天。皆离妒嫉。迭互相爱。一心一欲。彼此不妨。如是如是。游行受乐

尔时彼天。既受乐已。迭共筹量而作是言。如我先闻。此夜摩处一切诸天有主。名为牟修楼陀。游戏受乐。我等今者相与共去。彼处诸天。离彼天主牟修楼陀五百由旬。遥闻歌声。以太远故。闻不了了。以声普遍一切天处。是故不了。若鸟音声。如是歌声。功德具足。闻彼歌声。虽不了了。极生爱乐。不可厌足。以心动故。生决定意。一切天众。即向天主牟修楼陀戏乐之处。彼林一切功德具足。彼欲行天。共诸天女种种庄严种种衣服一切功德。皆悉具足。普身所著。无缕天衣。以自庄严。其手皆执种种乐器。迭相爱念。生欢喜心。有乘空者。乘莲花者。复有乘于优钵罗者。彼优钵罗。有第一香。多有众蜂。复有乘于拘物头者。彼拘物头。形量白色。皆如月轮。彼天皆共如是天女游戏歌舞。在空而行。五欲境界种种受乐。不知厌足。彼天善业。自心所化。自如是乘。自业所化。有下中上。色亦如是。有下中上。乐亦如是。有下中上。如是受乐。智慧亦尔。有下中上。命亦如是。有下中上。一切如是。遍满虚空。向戏乐林。无量种欲具足之处。牟修楼陀天王住处堂殿之所。彼如是行在道未到戏乐之林。于虚空中。遥见如炎。复见一处。青宝之色。复于异处。见黄白色。复于异处。见如火色。彼天如是空中见已。则生第一希有之心。迭相告言。天当看此虚空之中希有之事。如着种种希有色衣。在虚空中。我未曾见。彼诸天众。迭互说已。生希有心。少时停住。未经久时。复闻有声。第一微妙。美音歌声。闻音声已。复生喜心。希有之心。始从在地。乃至遍空一切天众。共诸天女。心皆乐见。悉欲往看。此天如是。空中见者。一切皆是。山树具足。地处诸天彼天亦尔。遥见此天

山树具足。地处诸天。亦向天王须夜摩天。须夜摩天坐七宝座。在七宝窟。以大青宝璎珞庄严。复以胜妙莲花之色。胜大妙宝。而自庄严。又复更有第一光明妙宝胜幡。光明普遍一千由旬。有白光炎。满虚空中。如着种种胜妙衣服。在于虚空。幡亦如是

此广博行地处诸天如是见已。生希有心。少时停住。须臾则知山树具足。地处诸天。亦向天主牟修楼陀所住之处戏乐林所。起如是心。彼如是去。亦如我去。广博行处胜上诸天筹量说言。我今共彼山树具足地处诸天。一切和合。相与俱去。向彼天主牟修楼陀所住之处。如是时间。暂住须臾。尔时彼处山树具足地处诸天。见广博行地处天众。生希有心。作如是言。我今共彼广博行处。一切诸天。迭共和合。相与同诣牟修楼陀天王住处戏乐林中。尔时如是。山树具足地处诸天。共广博行地处诸天一切天众。皆共和合。遍在虚空。无量幢幡。皆乘宝殿。在鸟背上。五乐音声。五欲功德。皆悉具足。向戏乐林须夜摩天游戏大林。多有无量诸欲功德。皆悉具足。不可譬喻。往向彼林。受境界乐。五欲功德。不知厌足。一切功德。富乐之事。皆不厌足。迭互相近。不可厌足。如是一切。皆受欲乐。不知厌足。然彼比丘。见彼天已。无量业果。皆悉谛知。而说偈言

 譬如天雨水  是故河增长

 如是欲雨故  天增长欲火

 弥那生水中  而常患枯渴

 如是乐增渴  故天不知足

 如虚空无边  亦复无尽灭

 欲如是无边  界欲不可尽

 海水波旋满  仿佛有足义

 悕望于欲者  毕竟不知足

 天未得境界  愚痴不知足

 心常悕望乐  得已不知足

 既得衰恼已  无量到退失

 由境界热恼  是故应舍欲

 既被贪欲诳  能坏信欲者

 得衰恼则离  而天不觉知

 境界非可足  不知足无乐

 如是不知足  智者能舍离

 寂静为乐根  苦由境界起

 故应修寂静  远离境界地

 常舍离烦恼  修行无上智

 从智得解脱  由烦恼系缚

 病杀系缚等  境界所怖畏

 流转生死中  皆由于境界

 若合若别离  或百或千到

 生生处常尔  唯善逝谛知

 生死无量乐  生死无量苦

 一切由境界  生生处皆有

 如是之境界  破坏痴心者

 愚痴无眼故  复喜乐境界

 舍怨而不近  闻名亦生虑

 境界如怨家  痴故不曾舍

 若为境界烧  则是愚痴者

 为自业所诳  痴故不能离

 如有畏火者  犹故近于火

 如是境界迷  亦乐近境界

 犹如食毒者  不为自受乐

 近爱痴亦尔  永无安隐事

 如渴者于盐  舐之不除渴

 境界故闇眼  于爱不知足

 天境界不足  欲心之所诳

 为业风所吹  到于恶道处 

彼比丘如是。谛知无量道处众生业生。次第皆知。怜愍彼天。已说此偈

又复彼天。迭相和合。一切同行。心生欢喜。向戏乐林牟修楼陀天王住处。尔时彼天。如是而行。无量服饰无量乐行。无量业化。无量园林池等受乐。无量百千天女围绕。如是而行。复有余天。百千堂殿。在上而坐。行虚空中。光明周遍。普照虚空。歌舞游戏。五乐音声。鬘庄严身。以香坌身。颈着璎珞。头冠天帻。风吹衣裳。如云而行。天女抱之。心甚喜乐。复有余天。天女咏歌。及箜篌声。既闻此声。心生爱乐。如是等类。若干种天。种种受乐。向戏乐林。空中而住。悕望受乐。彼地处天。一切皆向牟修楼陀天王住处。总说彼天。如业相似。若戏若行。若庄严具。音声普遍。十方充满。皆来近在王住堂殿。普彼一切夜摩天众。牟修楼陀夜摩天王。于中最胜。如业之身。以业胜故。其果亦胜。如是因果。非不相似。如种子芽。一切天众。皆近天王牟修楼陀所居堂殿。彼天皆劣。唯有天王牟修楼陀于中独胜。一切诸天。天欲之中。天王欲胜。皆悉具足。无譬喻乐。且说少分

有七宝鸟。在树林上。周匝遍有。嘴衔树心。身无所依。在虚空中

又复异处。饶希有铃。其声美妙。若天闻者。皆来向之。如是分别心快乐故。在彼林行

又复更有七宝众鸟。间错杂翅。在彼林外。周匝围绕。嘴中衔鬘绕林飞行。又复多有希有孔雀。背上皆有莲花水池。于彼池中。饶种种鸟。有百千蜂。在彼池水莲花之中。蜂有音声。池名清水。彼莲华叶种种不同。或有花叶是毗琉璃。或有花叶是七宝者。有余莲花。五由旬香。如是彼鸟孔雀背上。端严殊妙。歌乐嬉戏。池鸟相应。彼孔雀背亦甚希有

又复多有大希有鸟。孔雀衔鬘。谓其背上有大莲花。天子坐彼莲花台上。有百天女而为围绕。种种嬉戏。美妙歌音。而受快乐

又复多有大希有鸟。孔雀衔鬘。彼受乐天自业所化。一一孔雀头上。皆有随念树生。有种种花。其花甚饶。树上多有七宝翅鸟。其诸天子。既上彼树。与天女众。共饮天酒。歌舞嬉戏。而受快乐

又复多有大希有鸟。孔雀衔鬘。一一孔雀丛毛之中。多诸天众。共天女众。坐受快乐迭相爱乐。嬉戏歌舞。受天之乐。天见如是孔雀衔鬘希有事故。生希有心

又复更见第二希有。所谓莲花妙池衔鬘。彼莲花池。其数二万。离于泥浊。有金银沙。八功德水。盈满彼池。鹅鸭鸳鸯。池中甚饶。天善业故。鹅说偈言

 久时受此乐  此乐非常法

 一切皆无常  而天不觉知

 此乐且相续  必当有断时

 为欲心所诳  不觉知失坏

 此乐杂苦乐  隐覆故不觉

 如莲花鬘中  毒蛇不可见

 犹如杂毒饭  食者被杀害

 此乐一切尔  必当堕地狱

 如索筋为罥  眼见甚可爱

 境界罥如是  见好实甚恶

 如金波迦果  初甜美味多

 后时则能杀  世间乐亦尔

 如飞虫见灯  其心甚爱乐

 入中则被烧  此乐亦如是

 愚凡夫不知  戏乐犹如灯

 悕乐如触火  毕竟不得乐

 如鹿患渴故  随逐阳炎走

 毕竟不除渴  此乐亦如是

 过现不知足  未来亦复然

 一切天境界  如是故应舍

 寂乐为根乐  是智者所说

 于乐根无心  彼则常受苦

 梵实第一胜  忍为最寂静

 一智明是世  一慈生胜乐

 不恼他最吉  正见第一善

 直心最为良  舍恶业亦尔

 若近于老宿  恒常敬重法

 供养于师长  信业则为善

 常供养三宝  正心意无垢

 复供养父母  是涅槃城道

 佛说一切法  出家最第一

 梵行行中胜  能得一切乐

 佛说诸施中  法施最为胜

 勤中禅第一  则能到涅槃

 于施戒智中  唯智以为最

 智能到涅槃  施戒唯得乐

 眼见非为最  智见则为胜

 佛说八分道  诸道中寂静

 谛中四谛胜  是如来所说

 于五种力中  智慧力为最

 说上下八方  更无有胜者

 唯如来为最  能示真法故

 说一切众中  圣众最寂静

 以三宝福田  依止能生乐

 等供养父母  第三次和上

 能以法境界  开眼令睹见

 非可见可取  如来如是说

 此皆是乐地  依境界非乐

 若能行此法  则行无垢道

 行此道安隐  夜摩地非乐 

彼鸟如是。以善业故。本人中时。因法活命。卖法得物。以自存济。如是业因。彼处为鸟。本善业故。虽生鸟中。忆法不忘。如是说偈。是故应当精勤读诵。常受持法。以业因缘。虽作畜生。本来习故。善能说法。得果不空

又彼一切诸夜摩天。向彼二万莲花之池。种种异异别别庄严。胜妙天女。而为围绕。于彼池中。先有种种异异庄严诸天之众诸天女众。百百千千那由他数那由他数亿亿数等。种种受乐。共诸天女五乐音声。或有入在莲花中者。或有坐于莲花台者。或有在于莲花叶者。或有在于莲华须者。随心意念。粗细等身。如眼睫顷。百千由旬。已能来去。如眼所见。无远无近。皆一念时。彼天来去。亦复如是。如一指面。众眼共看。不妨不患。如是彼天。或有一百。或有一千。皆共聚在一莲花须。同坐不妨。不隘不迮。以善业故。自业力故。彼莲花池。如是势力。如是功德。彼天如是于莲花中。或百或千。如是嬉戏。如心美味。天酒恣饮。彼莲花中。旧住诸天。共后来天和合嬉戏。自有光明。胜百千日。皆受欲乐

于如是处久时受乐。尔乃前诣牟修楼陀天王林所。欲入彼林。彼林多有无量种色甚可爱乐。牟修楼陀如心意念。化作彼林。如自心中。如是如是。种种所念。如是如是。化作种种异异树林。本未曾有。夜摩天王善业力故。尔时天众见如是林。本未曾有。本未曾见。生希有心。生是心已。欲入彼林。渐次近之。彼天种种庄严其身。涂天栴檀。着天所应如天相似。种种衣服。过莲花池。到彼树林。见已羞惭。业如是故。有如是林。种种胜妙。彼诸天众。见余林来。既见彼林。普遍审观。既审观已迭相向说。迭相指示。然后入中。既过彼池。入林中已见鹦鹉行。皆悉执持种种宝鬘一一鹦鹉。宝珠系咽。如是宝珠相续为鬘绕彼林已。而说偈言

 此众生轮转  自业所牵推

 老死梁绳中  众生不厌离

 彼道至道行  天人阿修罗

 不知真谛故  为自心所使

 世间所作轮  手推非疾转

 业手众生轮  转之甚为速

 十二辐和合  聚在痴毂中

 因缘轮回转  世间不觉知 

彼天如是。闻鹦鹉鸟所说偈已。一心善念。观察本业。大殷重心。念本业行。作如是言。彼鹦鹉鸟。则为胜我。我则不如彼鹦鹉鸟。思惟作业。我为爱坏嬉戏受乐。时彼诸天。如是说已。为欲往见夜摩天王牟修楼陀。过鹦鹉行。复向名为崄岸鬘林。于彼林中。复有一林。名曼陀罗。百千色花以为庄严。彼林多有种种鸟众。林之光明。胜百千日。离日热过。彼林之树。有胜光明。见彼树林。则生眼乐。闻鸟音声。则生耳乐。嗅藕根香。则生鼻乐。尝食果味。则生舌乐。无缕天衣。触生身乐。诸根乐故。意生喜乐。五根缚心。令意随顺。思念诸法。以二种意。随顺而知。如是见于曼陀罗林。

曼陀罗树。一一皆饶诸天女众。如是天女。种种衣服。庄严微妙。口中言说。种种歌舞。种种受乐。彼诸天众。本未曾见

如是彼处一切地中地行诸天。见彼天女在树林中。不可譬喻。无量百千亿众甚多天众天女。普遍林中。无有一天。无一天女。心不悕望。欲见天主牟修楼陀一切悕望皆欲往见。实心喜乐。欲见天王。以是天王福德力故。尔时彼天。如上所说。和合而来。行彼林中。彼林多有流水河池。莲花杂林。皆悉具足。地分处处。一切庄严。其地柔软。皆作金色。杂宝间错。如是见已。则受欲乐。如是次第。渐进前向夜摩天王牟修楼陀。一切同心。悕望欲见。心皆相爱。如上所说。种种异乘。过彼地处。复入异地。于彼地中有可爱山。如是地中诸可爱山。其数五百。是游戏处。彼一切山。是毗琉璃。其树皆是赤莲华宝金叶庄严。复有宝树。银叶庄严。彼处多有珊瑚诸鸟。又复更有异法庄严。无量杂宝鹿鸟庄严。种种河池。流水庄严。交枝为舍。普遍庄严交枝之舍处处遍有。其果金色。金宝树枝。其果皆作毗琉璃色。金宝之叶。有百千蜂。蜂有音声。美妙悦耳。种种味触饮食满河。多有宝鸟。庄严彼河。彼中地处。触则生乐。复有天众。见诸宝山。山名游戏。有见平地。有见山峰。有见窟门。复有天见树枝堂舍。有见一切在莲花池。天众天女。皆悉欢喜。有共天女而歌舞者。或有诸天。共天女众入莲华林游戏乐者。有欢喜心而饮酒者。有以天华散平地者。有结花鬘庄严身者。有以宝冠共诸天女迭互庄严。自有光明身无垢秽。复有异天。共诸天女行虚空者。复有异天。手执乐器。口中咏歌。住在平地。或百或千。彼天之身。如是如是。种种庄严。种种光明。青黄赤紫杂色光明。从身而出

尔时彼天。既于如是游戏山中受快乐已。欲见天王牟修楼陀更前内入彼天。复见夜摩天王。名集鬘地。即入其中。山树具足广博。行地彼一切天。第一庄严。并集鬘地。三地诸天。皆于天王牟修楼陀生敬重心。是彼天王善业力故。是彼天王过去修集无量善业之所感致。集鬘地中有一万殿。无量种色种种金柱而为庄严。彼殿可爱。金宝为壁。毗琉璃宝。青宝柱杂杂间错。复有异殿毗琉璃壁金宝青宝拘栏。因陀罗宝。以为窗牖。又复多有种种宝柱杂杂间错。复有异殿。毗琉璃壁。金宝为门。毗琉璃扉。种种间错。复有楼殿。甚可爱乐。谓赤莲花杂金为柱。金宝为门。珊瑚为窗。种种杂宝。间错其地。又复彼处。种种间错青宝为壁。赤金为门。白银为柱。普彼殿内。光明炎鬘

又复彼处牟修楼陀天王之殿。种种业化。第一赤色金宝之殿。金刚间错。赤莲花宝以为殿柱。七宝为窗。第一光明。迭相照耀。重楼行殿。如是如是。种种庄严。彼天见已。回眼遍看。复观宝山。彼此迭共。相与同心。普看山殿。前向大王须夜摩天。然后乃入牟修楼陀天王殿内。既如是入胜胜异见。种种可爱。第一希有无量功德。一切具足。彼诸天等。见集鬘已悕望欲见。夜摩天主牟修楼陀一切天众皆悉同行。复入一处王所行处。见大天王七千天子而为围绕。悉皆第一胜妙庄严。身有光明。一一天子威德如山。天衣流动。头着宝冠。肘后臂上。妙宝庄严胜妙花鬘。以严其胸。有如是等七千天子围绕。天王牟修楼陀。亦如众山周匝围绕须弥山王。亦如诸河围绕大海。如星曜等围绕于月。如是彼天一切围绕。夜摩天王牟修楼陀。如是而住。夜摩天王。端正殊妙。光明威德。胜出一切。诸余天众

天王之殿。有百千柱。彼一一柱。皆是七宝。以庄严殿。天因陀罗大青宝座。彼天王殿。如是势力。如是如是。天入彼殿。如是如是。转更宽博。如是如是。七宝庄严。殿内有树。名殿严树。彼如是树。恒常有花。于六时中。具足不阙。又一切时。常有天果。彼殿何名。谓名乐见。七宝为壁。种种间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