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 佛学交流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大藏经简体拼音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经书赠送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七佛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八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七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一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大悲经
·杂阿含经卷第四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大集部 > 大方广十轮经 > 内容

大方广十轮经相轮品第五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2-11 00: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大方广十轮经相轮品第五(丹本云证相品)

尔时大梵天。名曰天藏。久殖善根住第十地。是大菩萨摩诃萨。是时众中有天藏大梵。从座而起整其衣服。右膝着地以偈问佛

 我今稽首问  功德海无边

 愿时赐听许  除断诸疑悔

 渴仰持功德  法味中最上

 众生咸乐闻  如是第一义 

尔时世尊告天藏大梵。随汝所问。如来世尊。亦当随问而答。令汝欢喜得未曾有。尔时天藏大梵言。唯然世尊。以偈问曰

 智慧修禅定  安住不放逸

 为住第一义  而处于生死

 勤修于诵习  能度烦恼海

 为当证不退  为当堕恶道

 常勤而劝化  为定趣涅槃

 为在于生死  为堕于恶道

 智慧刹利种  依止十种轮

 为处于生死  为得成佛道

 心浊难调伏  烦恼多散乱

 以何净其心  禅诵而劝化 

尔时佛告天藏大梵。善哉善哉。大梵所问纯善第一。汝已满足一切诸行。于过去恒河沙佛所修行三业。摄心禅定常勤诵经。营理僧事炽然佛法。建立三宝如大梁柱。又复能为多人无量众生问于如来如是之义。若善男子。依止威仪大记莂论。过去诸佛之所演说神通住持。是名如来成熟众生令悉厌离。为灭一切烦恼病故。为欲满足三乘道故。十方乃至恒河沙现在诸佛。亦说如是依止威仪大记莂论。为成熟一切诸众生故。令得厌离故。欲使摧灭一切结使故。为得满足三乘道果住持正法故。汝于过去诸佛所闻。我亦如是。依止威仪大记莂论。为欲成熟一切众生故。令得厌离故。灭诸结使。为得满足三乘法故。是故大梵。汝当谛听善思念之。天藏大梵言。唯然世尊。佛言。若有依止于十不善轮。则不具足欲界禅定。亦不能具足欲界善根。况能成就色无色界一切禅定。亦复不能成就三乘及余诸善

何等为十。有欲修禅众事不具。有欲破戒成就恶法。生于倒见亦着吉相。恶心难调不顺贤圣。诸根轻懆而不具足微少善根。但作两舌多喜斗乱。作粗恶语而恒骂詈。好作绮语及诸妄言。生于贪嫉。见他得利常生嫉妒。一切众生有恼害心。作大邪见说无因果。天藏大梵。满足十事虽欲修禅。不能成就欲界小善。况能成就色无色界善根及三乘善法。复次大梵。又有十事而不能得成就禅定。何等为十。乐著作伎。乐着言说。多好睡眠。种种所求。贪着美色。乐着于香。乐着诸味。乐着音声。乐着于触。乐着觉观。大梵。是名十种。而不能得成就于禅。设使成就寻即退失终不能成。而但为得檀越信施。因其利养心生恶法。若在刹利诸王众中。多诸过罪为他骂詈。及加鞭杖截其支节。或犯大罪久受诸苦。若疾命终必堕恶趣。乃至入于阿鼻地狱。譬如阿兰迦兰.郁头蓝弗.蛭数拘迦梨.提婆达多。如是等毁坏禅定。乃至阿鼻地狱受大重罪

尔时佛告阿若憍陈如。我今听汝清净比丘受于第一床敷卧具饮食肴膳。能除一切众生疾疫。何以故。若坐禅比丘阙少众具。一切心数多起散乱。但念诸恶而不能得成就禅定。乃至到于阿鼻地狱受诸罪报。若众缘备足修诸禅定。则易成就心得专一。若已得者皆令增长。一切不善觉观散心。皆悉能知不令得起。趣向涅槃到于彼岸。若有坐禅未成就者。初中后夜当勤修习远离愦闹少欲知足于一切结使起于舍心。一切贪欲嗔恚憍慢贡高两舌恶口妄语。如是等悉得远离。应受释梵四天王等百千那由他供养恭敬。况复婆罗门刹利居士毗舍首陀所有供养。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修禅灭诸结  余业则不能

 是故禅第一  智者应供养 

尔时天藏大梵白佛言。世尊。若有比丘能修禅者。刹利大臣应加谪罚鞭杖。乃至兀其手足不耶

佛言。善男子。若诸比丘佛法出家剃除须发披着袈裟。一切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若护持戒不应谪罚闭系兀其手足乃至夺命悉无是法。何以故。除其多闻及持戒者若有破戒比丘。于我法中而出家者。成就诸恶如败脓坏。非婆罗门自言婆罗门。非梵行而言梵行。退失堕落圣道果证。为诸烦恼结使所胜结使所坏。又复破戒诸恶比丘。能示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无量功德珍宝伏藏。若有依我而出家者。众生应作十种胜想。得无量无边福德

何等为十。有诸众生见依我出家者。应作念佛想。以是净心欢喜因缘。不信一切诸余外道。及外道经书。若当见时即应思惟决定圣戒。以是因缘能断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乃至不饮酒等。入涅槃城

见有依我而出家者当起施心。以是因缘。于将来世财富无量。善去善向。殊胜供养常得充给。乃至入于无畏大涅槃城。又见依我佛法出家。柔和质直常行忍辱不生卒暴。心无狂乱喜乐正法。常好闲静阿练若处。乃至欲入涅槃无畏之城

若有众生。破戒非法作恶威仪。见如是人当共软语乃至礼足。以是因缘。此人后世生尊贵家有大势力。常为一切之所瞻视。乃至当得入涅槃城。天藏大梵。若依我法出家造作恶行。如是比丘盲无所睹。此非沙门自称沙门。非梵行自称梵行。退没堕落为诸烦恼之所败坏。如此比丘修行恶法。犹能开示一切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一切善法功德伏藏。为善知识。虽不少欲知足。剃除须发披着袈裟服。以是缘故。能为众生增长善根。于诸天人开示善道。是以依我出家比丘。若持戒若破戒。我悉不听转轮圣王大臣宰相。不得谪罚系闭加诸鞭杖。截其手足乃至断命。况复余轻犯小威仪破戒比丘。虽是死人是戒余力犹如牛黄。是牛虽死人故取之。亦如麝香死后有用。能大利益一切众生。恶行比丘虽犯禁戒。其戒势力犹能利益无量天人

譬如估客入于大海。断于无量众生之命挑其眼目。持阿摩那果捣蓰和合成其宝药。若有众生盲冥无目。乃至胎胞而生盲者。以此宝药而用涂之。众病得除其眼明净。如是如是。若诸比丘虽破禁戒造作恶行。于佛法中名为死人。复能令他一切众生。使得清净智慧法眼。能令见者尚得如是。况复为开示说种种法

大梵。譬如烧香香体虽坏勋他令香。破戒比丘亦复如是。自堕恶道能令众生增长善根。恶行比丘为不信所烧。身坏命终。堕三恶道。能使他人得大利益示涅槃道。以是因缘。一切白衣不应侵毁轻蔑破戒比丘。皆当守护尊重供养。不听谪罚系闭其身乃至夺命。四方众僧。若至布萨自恣之时。听使驱出不共法事。三世僧物饮食敷具皆不听用。一切羯磨说戒律处。悉皆驱出不得在众。而悉不听王及大臣加其鞭杖系闭谪罚乃至夺命。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瞻卜华虽萎  胜于诸余华

 破戒诸比丘  犹胜诸外道 

复次天藏大梵。有五种逆罪为最极恶。何者为五。故心杀父母阿罗汉。破坏声闻和合僧事。乃至恶心出佛身血。诸如是等名为五逆。若人于五逆中作一一逆者。不得出家受具足戒。若听出家则犯重罪应摈令出。若已有出家诸威仪者。不应加其鞭杖及诸系闭

复有四种大罪。同于四逆犯根本罪。何者为四。杀辟支佛。是名杀生犯根本罪。淫阿罗汉比丘尼。是名邪淫犯根本罪。若人舍财与佛法僧主掌此物而辄用之。是名为盗犯根本罪。若人倒见破坏比丘僧。是名破僧犯根本罪。若人于四根本罪中犯一一罪。皆悉不听佛法出家。设使出家不得听受具足戒。若受具者应驱令出。以有出家威仪法故。不应鞭杖系闭夺其生命。如是皆犯根本罪非逆罪也有是根本罪亦是逆罪。有是逆罪非根本罪。有非根本罪亦非逆罪。何者为逆罪亦是根本罪。若人出家受具足戒得见谛道。断其命根是名逆罪亦是根本罪也。如是众生。于我戒律中应驱令出。何者为根本罪非逆罪。若人在我法中出家。如是凡夫众生故害其命。若以毒药或堕其胎。是名根本罪非逆罪也。若有四方僧物饮食敷具。悉不应与同共利养

若有众生于佛法僧而生疑心。此中出家自言更有世尊。或于种种诸吉相中生疑惑心。若复有人。于诸如来所说之法而生疑惑。于声闻辟支佛乃至大乘。于中诽谤出其过恶。见他读诵而作留难乃至一偈。此非根本罪亦非逆罪。是名甚恶近于逆罪。如是众生。若不忏悔除其罪根。终不听使佛法出家。设出家受具足戒不悔过者亦驱令出。何以故。不信正法毁谤三乘。坏正法眼欲灭法灯断三宝种减损人天。而无利益堕于恶道。此二种人名谤正法毁訾贤圣。地狱劫寿增长。如是诸恶业已。是名根本大重罪也

何者是不威仪根本法。若比丘故淫犯根本罪。故杀凡夫人犯根本罪。除三宝物不与而取犯根本罪。故妄语犯根本罪。于此四根本中。若犯一罪。一切比丘所作法事悉不听入。四方僧物饮食卧具。皆悉不得共同受用。然帝王大臣一切群官。不应加其鞭杖系闭刑罚乃至夺命。是名根本罪体性相也。何以名为根本重罪。若人作如是行。身坏命终堕于恶趣。作如是行是恶道根本。是故名为根本罪也

譬如铁丸虽掷空中。终不暂住速疾投地。如是五逆等罪。犯四重禁。及二种众生。毁坏正法。诽谤贤圣。如是等十一种罪中。若人犯一一罪者。身坏命终皆堕阿鼻地狱。是故作逆业犯根本重罪者。皆悉不听度令出家。犯逆罪者如此人等。于其一身终不能尽诸烦恼结成就禅定。况能超出决定菩萨。命终之后必堕地狱受恶道苦。若有族姓男女。以深信心归依佛法。或趣声闻辟支佛或趣大乘。于我法中而得出家。受于具戒极有信心。护持根本四重等罪。常勤精进勇猛不休。日日拥护一切人非人等。终不虚受人天供养。于三乘中随所乐欲。何以故。志求解脱乃至舍命终不毁犯。何以故。如是三种众生。皆求涅槃修行其因。依止世尊。依止经律。依止声闻正位弟子。若有众生犯四重禁非佛弟子。我所显示甚深法相。一切无常苦空无我。为诸众生利益安乐。说解脱法波罗提木叉。如是经论及诸禅定盲无所见。破戒退没坠三恶道。若有族姓男女。于是波罗提木叉清净法中不犯根本者。我是彼世尊。彼是我弟子。随顺我语安住佛法。一切所作皆悉成就。安立戒身及诸善法。亦能建立能大利益安乐天人。世尊。如是之人。则具足一切声闻辟支佛乘乃至大乘皆悉善住

何以故。是根本戒守护一切正法。及诸有漏无漏等法。皆悉因此而得成立。是故名为戒根本也

譬如因地一切万物。百卉药谷皆因生长。如是善学四根本戒。一切善法皆因得生。譬如大地一切诸山。乃至铁围大铁围须弥山王皆依得住。如是善解四根本戒。声闻辟支佛乘乃至无上大乘皆依而住

譬如大地一切物味依地而住。如是善学四根本戒。禅定解脱总持。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因而成

譬如大地净不净物一切悉载。如是族姓男女。善学四根本戒。持戒毁戒。是法器及非法器。皆悉满足。谛自观察不讥彼短。而不自高亦不毁他。能为一切善法洲渚。犹如大地一切众生之所依止

如是族姓男女。善能修学四根本戒。一切如来所说经论。皆生爱乐欢喜受持。不起种种非法之想。一切众生皆依四摄而自存活。尔时尊者优波离。从座而起。整其衣服叉手合掌白佛言。世尊。若世尊作如是言。是法器及非法器悉不讥诃。他未来时作诸恶行。如是比丘。非沙门而作沙门。非梵行而作梵行。今当云何呵责其心驱遣令出

佛言。我悉不听俗人讥呵。复有十种非法讥呵即得大罪。何等为十。若僧不和合。于国王前而讥呵者是名非法。若僧不和合。于婆罗门众中而讥呵者亦名非法

若僧不和合。于王眷属及诸大臣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若僧不和合。于白衣中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若僧不和合。于妇女小儿等中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僧不和合。于僧净人前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僧不和合。于比丘尼众中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僧不和合。于本怨嫌前而讥呵者是名非法

若僧不和合。以嗔恚心而相讥呵者是名非法。有如此等十非法不应讥呵。假使举得少罪亦不应受。若复少有如佛法讥呵者亦不应受

又复十种非法讥呵不应受。何等为十。若余外道来讥呵者亦不应受。非持戒白衣而犯逆罪。诽谤正法。毁坏贤圣。若起狂心。若散乱心。为诸余天地四方僧净人。若是一切犯禁比丘所举之罪皆不应受。是名为十非法讥呵所不应受

若有比丘。造诸恶行共僧中住。清净比丘威仪具足。于非法处一切不行。成就五法。应顶礼僧足。诸恶比丘言。我今欲举汝罪。是实不虚。是时非时慈心软语。为使佛法久得安住。为欲炽然一切佛法。若听我说。我当如法举汝。彼若不听。我当顶礼持戒比丘上座等足白言。大德。此比丘犯如是事。依于五法而举彼罪。上座比丘应察是语如毗尼。如修多罗。当以灭诤法如法除灭若犯重罪应以重治。若犯中罪应以中治。若犯微细罪当以微细治教令悔过

优波离白佛言。世尊。若造恶行比丘实有过罪。而恃白衣一切势力。或恃巨富财物等力。或恃多闻。或恃辞辩。或恃弟子。如是等力。众僧当共和合持修多罗持毗尼持有戒德僧者。不取其语而用势力。有如是等应当云何。佛即答言。应诣国王大臣宰相如法治罪。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如此恶行比丘。若财物力。若多闻力。若辞辩力。能令国王大臣欢喜。或有非法朋党。为应舍置不耶

佛言。优波离。若事未现应当舍去。若事已出僧应和合速疾驱摈不得共住。优波离。譬如瞿麦妨麦稗莠。根茎枝叶与麦相似。若未莠出时不可分别。穟既出已。田隽农士并根俱弃。何以故。坏净麦故

优波离。如是破戒恶行比丘。若恃白衣及诸势力住居僧中。过未出时人不敢呵。其事现已诸天便讥。当言僧中无有禁制。若恶行比丘。众僧应速和合疾共摈出

优波离。譬如大海不宿死尸。如是我诸声闻大弟子众破戒谄曲。此等恶人不应共住亦复如是。若破戒比丘。为刹利王及诸辅相朋党非法。如此比丘。则得自恃多闻财物巨富辞辩。如是等力肆心无畏强僧中住

尔时惭愧持戒比丘。心有所疑不应共诤。不应守护共作伴党。如是持戒比丘。便语国王及诸大臣。更至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