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咒齿经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究竟大悲经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说七佛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撰集百缘经声闻品第九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佛说高王观世音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宝积部 > 宝积部诸经短篇汇集 > 内容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2-01 05: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菩萨一万六千。及一生获得无上正等正觉。种种佛刹皆来集会

尔时尊者大迦叶波。在大众中安详而坐

尔时世尊。告迦叶言。有四种法。破坏菩萨智慧。迦叶白言。四种法者。其义云何。四种法者。一者于佛教法而生轻慢。二者于法师处憎嫉法师。三者隐藏正法令不见闻。四者他欲乐法数数障碍。嗔恚断善覆盖不说。诳赚他人唯自求利。迦叶。如是四种。是名坏灭菩萨智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人慢佛法  憎嫉法师处
 乐法作隐藏  求法而障碍
 嗔怒断善根  覆法不为说
 爱乐诳赚他  恒行自求利
 我说此四法  断灭菩萨慧
 四法如是故  汝等应当知 

佛告迦叶波。有四最上法观。增长菩萨大智。迦叶白言。是义云何。此四法者。一者于佛教法深生尊重。二者于法师处勿生轻慢。三者如闻得法为他解说。起正直心不求一切利养。四者称赞多闻增长智慧。一向正心如闻受持。行真实行而不妄语。迦叶。此四种法。增长菩萨大智慧故。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尊重于佛法  及彼法师处
 如闻为他说  不求于利养
 亦不要称扬  一向而求闻
 多闻生智慧  如闻受持法
 持已依法行  称法真实故
 是彼法师行  口意无虚妄
 四法可为师  得佛大智慧 

佛告大迦叶。有四法具足。迷障菩萨菩提心。迦叶白言。云何四法迷障菩提心。此四法者。一者所有阿阇梨师及诸善友。行德尊重反生毁谤。二者他善增盛于彼破灭。三者若诸众生行大乘行。而不称赞妄言谤毁。四者弃背正心邪妄分别。如是迦叶。此四种法迷障菩萨菩提心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阇梨师善友  行德俱尊重
 不行恭敬心  反生于轻毁
 他善增炽盛  破坏灭除他
 菩提大行人  谤毁行轻慢
 弃背正真心  邪妄而分别
 如斯四恶行  迷障佛菩提
 是故此四法  远离无上觉
 无此四过者  最上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直至菩提而坐道场而无障碍。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不为身命而行邪见妄言绮语。二者去除一切众生虚妄分别。三者为其佛使发起一切菩提种相。如实名称流遍四方。四者所有一切众生教化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说今得。迦叶。如是四法具足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中间无迷。直至菩提坐道场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不为自身命  邪说及妄语
 心恒愍众生  除妄及懈怠
 能作如来使  及为众生师
 显发行菩提  名闻遍四方
 教化诸众生  令成无上觉
 安住此法中  菩提心不退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令灭尽永不增长。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世间所有深着我见。二者观察种族住着利养行咒力事。三者嗔恨菩萨偏赞佛教不普称赞。四者未闻难见经法闻之疑谤。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悉灭尽永不增长。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由此着我见  皆令善法尽
 观察于种族  咒术求利养
 毁于菩萨教  而不普称赞
 未闻甚深经  闻之生疑谤
 具行此四法  不久善法尽
 是故诸菩萨  行此四法者
 远离佛菩提  譬如天与地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善法不灭得法增胜。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愿闻其善不愿闻恶。求行六波罗蜜及菩萨藏。二者除去我见心行平等。令一切众生得法利欢喜。三者远离邪命得圣族欢喜。不说他人实不实罪。亦不见他过犯。四者若此深法自智不见。而不谤毁彼佛如来。如是而见如是而知。我不能知佛智无边种种无碍。如来为诸众生演说此法。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善法不尽得法增胜。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常愿闻其善  非愿闻诸恶
 恒行六波罗  而求菩萨藏
 断除于我见  而行平等心
 普令诸众生  得彼法利喜
 活住清净命  复值圣种族
 他罪实不实  终不而言说
 设睹诸过犯  如同不见闻
 此法甚深奥  少智不能知
 唯佛自明了  而不生疑谤
 佛智广无边  如来为众说
 行此四法者  胜智法无尽
 安住此法中  菩提不难得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疑惑佛法心不爱乐。二者我见贡高嗔恚有情。三者他得利养贪爱憎嫉。四者于佛菩萨不生信敬。亦不称赞而复毁谤。迦叶如是四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疑惑诸佛法  作意不爱乐
 贡高我见增  嗔恚众生故
 他所得利养  贪爱起憎嫉
 于佛菩萨众  心不生信受
 此四不正心  远离菩萨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得阿钵罗谛。得已发露终不覆藏远离过失。二者彼须真实所言诚谛。宁可尽于王位破坏富贵。散灭财利舍于身命。终不妄语所言真实。亦不令他言说虚妄。三者不发恶言毁谤蔑无一切众生。乃至善与不善斗诤相打禁系枷锁。如是之过亦不言说。恐自成罪得业果报。四者依彼信行深信一切诸佛法教心意清净。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获阿钵罗  恐成于过罪
 不敢自覆藏  洗心而发露
 用意要真实  所言须诚谛
 宁尽国王位  舍命破资财
 不发妄语言  弃背真实行
 亦不教他人  令作虚妄事
 又不行毁谤  蔑无一切众
 善与不善者  乃至斗诤等
 终不说视他  恐招自业果
 心住清净行  信乐佛菩提
 此四佛宣扬  众生宜亲近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闻最上胜法心不乐行。二者于法非法虽知净染。净法不行而行非法。三者不亲近阿阇梨及师法等。信受妄语不知食处。四者见诸菩萨具其胜德。都无恭敬我见轻慢。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彼最上法  心意不乐行
 净法而不修  非法生爱乐
 弃背阿阇梨  不敬于师法
 受食处不知  信行于妄语
 菩萨有胜德  不生于尊重
 下劣我见增  刚强心轻慢
 此四佛自宣  我常亦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闻善乐行闻恶乐止。知法真实弃背邪伪受行正道。二者远离毁谤纯善相应。美言流布众所爱敬。三者亲近师教知彼食处。调伏诸根戒定不间。四者自得菩提不舍众生。行实慈愍令彼爱乐广大真德。迦叶。如是四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善乐欲行  闻恶心欲止
 业背邪伪因  受行八正道
 毁谤恒远离  善业得相应
 流布善言音  令众生爱重
 亲近于师教  知彼食来处
 制伏取境根  安住于戒定
 虽得佛菩提  不舍有情界
 行彼真实慈  令求无上德
 此四佛所宣  速得善逝果 

佛告迦叶波。菩萨有四种违犯。迦叶白言。云何四种。一者众生信根未熟而往化他。菩萨违犯。二者下劣邪见众生广说佛法。菩萨违犯。三者为小乘众生说大乘法。菩萨违犯。四者轻慢正行持戒众生。摄受犯戒邪行众生。迦叶。如是四种。菩萨违犯。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众生信未熟  而往化于彼
 下劣邪有情  为彼广说法
 于彼声闻处  分别大乘法
 轻慢正行人  摄受破戒者
 知此四违犯  菩萨须远离
 依此四法行  菩提不成就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成菩萨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一切众生心行平等。二者于一切众生用佛智教化。三者于一切众生演说妙法。四者于一切众生行正方便。迦叶。如是四法。成菩萨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群生类  恒行平等心
 教导诸有情  令入如来智
 常演微妙法  救度一切人
 安住真实中  是名正方便
 此四平等法  佛自恒宣说
 依教彼恒行  成就菩萨道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怨而不可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乐修小乘自利之行。二者行辟支佛乘浅近理法。三者随顺世间咒术伎艺。四者用世智聪辩。集彼世间虚妄无利之法。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冤不可同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行声闻乘  出家自利行
 及彼辟支迦  证悟浅理行
 耽着世间艺  伎术禁咒等
 复用世智辩  虚集无利法
 诳赚于众生  不到真实际
 此四菩萨行  善根皆灭尽
 冤家不同行  佛言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善友。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求菩提道者。为菩萨善友。二者作大法师。为菩萨善友。三者以闻思修慧。出生一切善根者。为菩萨善友。四者于佛世尊求一切佛法者。为菩萨善友。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善友。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求成菩提者  佛子亲善友
 作大说法师  显发闻思慧
 教化诸众生  出生五善根
 恒为善逝子  当获正觉道
 佛说此四法  不迷于正行
 令得大菩提  是名真善友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影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为利养不为法。二者为要称赞不为戒德。三者自利求安不利苦恼众生。四者于实德能不生分别乐欲。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影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求于利养  不为听受法
 爱乐人赞扬  弃舍于德业
 一向求自安  不愍众生苦
 于彼实德能  无乐无分别
 如是四种法  佛说为影像
 汝诸菩萨众  各各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实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入空解脱门。信业报无性。二者入无我无愿门。虽得涅槃。恒起大悲乐度众生。三者于大轮回巧施方便。四者于诸有情虽行给施不求果报。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实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入彼空解脱  信观业无性
 无我无愿门  安住慈愍行
 虽证涅槃空  乐度众生故
 于彼轮回中  巧设诸方便
 广济于群生  不希于福报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大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诸佛所恭敬供养。二者恒行六度大波罗蜜多。三者尊重法师心不退动。四者乐居林野心无杂乱。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大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诸佛所  供养一切佛
 大乘六度中  所行波罗蜜
 尊重说法师  承事心无退
 常居林野中  清净无杂乱
 此四善逝说  佛子大法藏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远离菩萨魔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诸行不离菩提心。二者于一切众生心无恼害。三者于一切法明了通达。四者于一切众生不生轻慢。迦叶。如是四法。远离菩萨魔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众善行  不离菩提心
 于彼诸群生  恒时无恼害
 诸法善通达  于生绝轻慢
 此四善逝说  远离诸魔道
 是人依此行  得彼真空际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集菩萨一切善根。迦叶白言。四法云何。一者乐住林间寂静宴默。二者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摄诸众生。三者乐求妙法弃舍身命。四者闻义不足集诸善根勤行精进。迦叶。如是四法。能集菩萨一切善根。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乐住闲寂处  宴默离喧烦
 四摄御众生  令登于觉路
 勤求于妙法  弃舍于身命
 精进集善根  闻法心无足
 佛说此四行  出生无边善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量福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恒行法施心无吝惜。二者起大悲心救护破戒众生。三者化诸有情发菩提心。四者于下劣恶人忍辱救护。迦叶。如是四法。出生菩萨无量福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说诸妙法  清净心无吝
 毁禁诸有情  救护垂慈愍
 令彼众生类  发于净觉心
 种种劣恶人  救护行忍辱
 菩萨及诸佛  同行此四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戒行具足无犯。二者受持妙法身心无倦。三者随其意解传施法灯。四者礼敬投诚称扬佛德。迦叶如是四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坚持具足戒  意地无缺犯
 妙法恒受持  昼夜心无倦
 所解诸佛教  随意施法灯
 称赞一切佛  投诚恭敬礼
 智者行此四  能断无明地
 一切诸佛心  依此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碍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法施。二者受持妙法。三者不害他人。四者亦不轻慢。迦叶如是四法。生菩萨无碍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妙法施  令彼得受持
 不嫉众生学  尊重于持戒
 四法除宿罪  获成最上觉
 依此得菩提  出生无碍智
 复别十二行  智者得菩提
 成就甘露味  所有诸众生
 而具深法眼  解说读诵持
 佛说于彼人  获福无有量
 所有恒河沙  俱胝佛刹土
 满中盛七宝  供养一切佛
 彼福亦无量  若人念此法
 四句伽他经  福德胜于彼
 复次迦叶波  若持此四句
 未名菩萨者  得名为菩萨
 说此四法中  具足十善行
 依法平等心  是故名菩萨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二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佛告迦叶波。若诸菩萨。具足三十二法。名为菩萨。迦叶白言。云何三十二法。所为利益一切众生。一切智智种子。不量贵贱令得智慧。为一切众生低心离我。真实愍念其意不退。善友恶友心行平等。虽到涅槃思念爱语。先意问讯愍见重担。于诸众生恒起悲心。常求妙法。心无疲厌。闻法无足。常省己过不说他犯。具诸威仪恒发大心。修诸胜业不求果报。所生戒德灭诸轮回。令诸有情道心增进。一切善根皆悉集行。虽行忍辱精进。如入无色禅定。智慧方便善解总持。恒以四摄巧便受行。持戒犯戒慈心不二。常处山林乐问深法。世间所有种种厌离。爱乐出世无为果德。远离小乘正行大行。弃舍恶友亲近善友。于四无量及五神通。皆悉通达已净无知。不着邪正如实依师。发菩提心纯一无杂。迦叶。如是具足三十二法。是则名为菩萨。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利益诸众生  欲行清净行
 令生一切智  不择于贵贱
 同入如来慧  真实愍众生
 心意不退转  善友及恶友
 平等观于彼  虽到于涅槃
 爱语先问讯  忧愍于重担
 及彼诸众生  不断于大悲
 求法心无苦  闻义常不足
 恒省自身非  不讥他人犯
 具修众威仪  而起大乘行
 不求于果报  所持诸戒德
 断灭于轮回  令彼诸有情
 远害增道意  忍辱集善根
 精进修诸行  如入无色定
 智慧诸方便  总持而善解
 四摄恒受行  持犯二俱愍
 常处于林间  恒乐闻深法
 厌离于世间  爱敬无上果
 远离声闻乘  而修大乘行
 弃舍于恶朋  亲近于善友
 五通四无量  智慧悉通达
 清净绝无知  不着于邪正
 依师究真实  纯一无杂行
 佛说观行法  先发菩提心
 若此三十二  善逝当演说
 菩萨具足行  得佛甘露味 

佛告迦叶波。我为菩萨。说譬喻法。令彼知见为菩萨德。迦叶白言。其义云何。迦叶。譬如地大与一切众生。为其所依令彼长养。而彼地大于其众生无求无爱。菩萨亦然。从初发心直至道场。坐得成菩提。于其中间。运度一切众生无爱无求。亦复如是。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地大  与诸众生  依止长养
 于彼众生  无求无爱  菩萨亦尔
 从初发心  直至道场  成无上觉
 运度有情  无求无爱  无冤无亲
 平等摄受  令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譬如水界润益一切药草树木。而彼水界于其草木无爱无求。迦叶。菩萨亦然。以清净慈心。遍行一切众生。润益有情白法种子。令得增长无爱无求。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水界  润益一切  药草树木
 令得生长  无爱无求  菩萨亦尔
 以净慈心  遍及有情  次第普润
 净种增长  破大力魔  得佛菩提 

佛告迦叶。譬如火界成熟一切谷麦苗稼。火界于彼无爱无求。迦叶。菩萨亦尔。以大智慧成熟一切众生善芽。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火界  成熟一切  五谷苗稼
 而彼火界  于其苗稼  无求无爱
 菩萨亦尔  以智慧火  成熟一切
 众生善芽  菩萨于彼  无求无爱 

佛告迦叶。譬如风界遍满一切诸佛刹土。迦叶。菩萨亦尔。以善方便遍众生界令解佛法。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风界  随自势力  普遍佛刹
 诸菩萨众  亦复如是  以善方便
 为其佛子  说最上法 

佛告迦叶。譬如魔冤领四军兵。欲界诸天不能降彼。迦叶。菩萨亦尔。得意清净一切众魔不能惑乱。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魔冤  领四军兵  欲界诸天
 不能降彼  菩萨亦尔  得意清净
 一切众魔  不可惑乱 

佛告迦叶。譬如白月渐渐增长乃至圆满。迦叶。菩萨亦尔。以无染心求一切法乃至圆满。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白月  渐渐增长  直至圆满
 菩萨亦尔  以无染心  求修诸善
 渐渐增进  白法圆满 

佛告迦叶。譬如日出放大光明。照彼世间无不朗然。迦叶。菩萨亦尔。放智慧光照诸众生。无不开悟。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日出  照彼世间  一切物像
 无不朗然  菩萨亦尔  放智慧光
 照诸有情  无不开解 

佛告迦叶。譬如师子兽王有大威德。于彼一切所行之处不惊不怖。迦叶。菩萨亦尔。安住多闻戒德。如是一切所往之处不惊不怖。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师子兽王  威德勇猛  所行之处
 心无惊怖  菩萨亦尔  安住多闻
 持戒智慧  于彼世间  所行之处
 离诸怖畏 

佛告迦叶。譬如龙象有大势力。担负一切重物而无疲苦。迦叶。菩萨亦尔。担负一切众生五蕴诸苦。不得其苦。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龙象  有大势力  身负重物
 而不疲苦  菩萨亦尔  担负众生
 五蕴诸苦  亦无疲苦 

佛告迦叶。譬如莲华生长水中淤泥浊水而不能染。迦叶。菩萨亦尔。虽生世间。世间杂染终不能着。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莲华  出生水中  浊水淤泥
 而不可染  菩萨亦尔  虽生世间
 种种杂染  而不能着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方便断树不断树根。而于后时复生大地。迦叶。菩萨亦尔。以方便力断彼烦恼。不断彼种以大悲善根复生三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有人  以其方便  而断树身
 不断树根  如是后时  复生大地
 菩萨亦尔  以善方便  断彼烦恼
 不断彼种  以大悲故  复生三界 

佛告迦叶。譬如诸方所流河水。皆归大海同一碱味。迦叶。菩萨亦尔。所有一切善根。种种利益回向菩提。与彼涅槃同归一味。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一切  江河诸水  皆入大海
 同一碱味  菩萨亦尔  所有一切
 善根利益  回向菩提  及彼真际
 同归一味 

佛告迦叶。譬如四大天王及忉利天众。要彼安住妙高之山。迦叶。菩萨亦尔。为一切智所修善法。要彼安住菩提大心。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四王  及帝释众  要彼安住
 妙高之山  菩萨亦尔  为一切智
 所修善法  安住菩提 

佛告迦叶。譬如国王欲行王事须假宰臣。迦叶。菩萨亦尔。欲为佛事。须假智慧方便。我今于彼。而说颂曰

 譬如国王  欲行王事  须仗宰臣
 而得成就  菩萨亦尔  欲为佛事
 假方便慧  决定成就 

佛告迦叶。譬如晴天无其云雾。于彼世间终无降雨之相。迦叶。菩萨亦尔。寡闻小智于诸有情。终无说法之相。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虚空  晴无云雾  于彼世间
 终不降雨  菩萨亦尔  寡闻少智
 于其有情  无说法相 

佛告迦叶。譬如虚空起大云雷。必降甘雨成熟苗稼。迦叶。菩萨亦尔。于其世间起慈悲云。降妙法雨成熟众生。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虚空  云雷忽起  必降甘泽
 成熟苗稼  菩萨亦尔  普覆慈云
 降霔法雨  成熟有情 

佛告迦叶。譬如转轮圣王有其七宝恒随王行。迦叶。菩萨亦尔。有七觉支恒随菩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  转轮圣王  所有七宝
 恒随王行  菩萨亦尔  有七觉支
 所到之处  随逐菩萨 

佛告迦叶。譬如摩尼宝珠得多富贵。价直迦哩沙波拏。百千富贵。迦叶。菩萨亦尔。得多富贵价直声闻缘觉百千富贵。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摩尼宝  富贵广得多
 迦哩沙波拏  百千不可比
 菩萨亦如是  富贵倍弘多
 辟支及声闻  百千亦难比 

佛告迦叶。譬如忉利天众。若住杂林者。受用富贵平等无二。迦叶。菩萨亦尔。若住清净心者。为一切众生正直方便平等无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忉利天  住彼杂林者
 受用于富贵  平等无有二
 菩萨亦如是  住心清净者
 正直为群生  方便亦无二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妙解禁咒善知毒药。一切毒药不能为害。迦叶。菩萨亦尔。具大智慧善行方便。一切烦恼不能为害。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人  善知药禁咒
 一切毒药等  不能为损害
 菩萨亦如是  若具方便慧
 一切烦恼毒  不能为损害 

佛告迦叶。譬如世间粪壤之地。能生肥盛甘蔗。迦叶。菩萨亦尔。若处烦恼粪地。能生一切智种。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粪壤地  出生于甘蔗
 倍常而肥盛  菩萨处烦恼
 出生一切智  其义亦如是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不学武艺。若执器仗宁解施设。迦叶。菩萨亦尔。先未闻法寡识机药。若执智见何辩邪正。佛告迦叶。譬如[穴/(采-木+田)]师欲烧瓦器须用大火。迦叶。菩萨亦尔。欲为愚迷众生开发智慧。须用佛法智火。迦叶。是故此大宝积正法。令菩萨修学受持得解法行

迦叶白言。菩萨云何受持见正法行。迦叶。如自观身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无名无相。无观行故。迦叶。如此说名正观影像中法。复次迦叶。如实正观影像中法。迦叶。云何影像中法。如正观色。观彼无常亦非无常。如是受想行识。常与无常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如实观察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如实观察影像中法。所有地界。常与无常无定无不定。如是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亦复如是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如实观察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所有眼处常无常性无定无不定。如是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常无常性。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定一法。此不定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我见一法无我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真实心一法。此不实心二法。迦叶。二法所在无心无觉无意无识。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善不善。世间出世间。有罪无罪。有漏无漏。有为无为。有烦恼无烦恼。如是一切法。迦叶。此生法一此灭法二。若二法中无集无散不可求得。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有法一此无法二。若此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轮回一法。此涅槃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我说汝等。无明缘生行。行缘生识。识缘生名色。名色缘生六入。六入缘生触。触缘生受。受缘生爱。爱缘生取。取缘生有。有缘生老死。老死缘生忧悲苦恼。迦叶。如是集得此一大苦蕴。所有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老死灭忧悲苦恼得灭。如是得此一大苦蕴灭。迦叶。若以智观明无明等无此二相。迦叶。此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如是行行灭。如是识识灭。如是名色名色灭。如是六入六入灭。如是触触灭。如是受受灭。如是爱爱灭。如是取取灭。如是有有灭。如是生生灭。如是老死老死灭。如是智观生性灭。性无二相故。迦叶。离此二相。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应当正观影像中法。彼法非空。亦非不空。如是空法无法相非无法相。法相即空相。空相即无相。无相即无愿。所以者何。无所愿作故。无相即空相。如是行者若法未生不生。法未生故。如彼法生。彼亦不生。生已谢故。如是无生生离取故。法无自性。无性即空。如是正观此说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补特伽罗非破坏空。即体是空。本非有故。非前际空非后际空。现在即空。迦叶白言。彼补特迦罗。我今觉悟知彼是空。破坏我故。一切皆空此法如是。佛言。迦叶汝言非也。迦叶宁可见彼补特迦罗如须弥山量。勿得离我而见彼空。何以故。破我断空执一切空。我则说为大病。而不可救

佛告迦叶。譬如人病其病深重。而下良药令彼服行。药虽入腹病终不差。迦叶。此人得免疾不。迦叶白言。不也世尊。佛言。于意云何。世尊此人病重故。不可疗也。佛言。迦叶彼着空者。亦复如是。于一切处深着空见我即不医。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重病者  令彼服良药
 虽服病不退  彼人不可疗
 着空亦如是  于彼一切处
 深着于空见  我说不可医 

佛告迦叶。譬如愚人观彼虚空。而生怕怖捶胸悲哭。所以者何。恐虚空落地损害于身。佛言。迦叶彼虚空能落地不。迦叶云不也。佛言迦叶。若彼愚迷沙门婆罗门亦复如是。彼闻空法心生惊怖。所以者何。若空我大心依何行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愚迷人  于空生怕怖
 悲哭而远行  恐虚空落地
 虚空无所碍  不损于众生
 此人自愚迷  妄生于惊怖
 沙门婆罗门  愚见亦如是
 闻彼诸法空  心生于怖畏
 若空破坏我  依何生受用 

佛告迦叶。譬如画师自画丑恶夜叉。画已惊怖迷闷仆倒。迦叶。彼凡夫众生亦复如是。自作色声香味触法。作已迷彼堕落轮回。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工画师  画彼恶夜叉
 于彼自惊怖  迷闷仆倒地
 凡夫亦复然  自着于声色
 迷彼不觉知  堕落轮回道 

佛告迦叶。譬如幻士变作幻化。是彼幻化能变幻士。迦叶。相应行比丘亦复如是。而自发意。如是说一切皆空。彼虚空无实亦能如是说。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于幻士  能变于幻化
 而彼幻化人  亦能变幻士
 相应行比丘  发意亦如是
 说彼一切空  无实空亦说 

佛告迦叶。譬如二木相钻风吹出火。火既生已烧彼二木。迦叶如实正观亦复如是。于正见道生彼慧根。慧根既生烧彼正观。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钻二木  风吹生彼火
 火生刹那间  而复烧二木
 正观亦如是  能生于慧根
 生彼一刹那  还复烧正观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二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三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尔时世尊复以譬喻更明斯义

佛告迦叶。譬如灯光能破一切黑暗。而彼黑暗从何而去。非东方去。非南方去。非西方去。非北方去。去亦非去。来亦非来

迦叶。复次灯光亦非我。能破得黑暗。又若非黑暗何显灯光。迦叶。灯光黑暗本无自性。此二皆空无得无舍。迦叶。如是智慧亦复如是。有智若生无智即舍。而彼无智归于何去。非东方去。非南方去。非西方去。非北方去。去既非去。来亦非来

迦叶。复次有智若生无智即舍。非彼有智我能破坏无智。又若无智本无有智何显。迦叶有智无智俱无自性。此二皆空无得无舍。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于灯光  能破于黑暗
 彼暗灭谢时  诸方无所去
 若复此灯光  非暗不能显
 二俱无自性  无性二俱空
 智慧亦如是  有智若生时
 无智而自舍  此二若空花
 俱无有自性  取舍不可得 

佛告迦叶。譬如空舍无其户牖。经百千年无其人物。其室冥暗忽有天人。于彼舍中燃其灯明。迦叶于意云何。如是黑暗我经百千年住此。我今不去有此事不。迦叶答云。不也世尊。彼黑暗无力灯光若生决定须去。佛言迦叶。彼业烦恼亦复如是。经百千劫住彼识中。或彼行人于一昼夜。正观相应生彼慧灯。迦叶如是圣者慧根。若生此业烦恼定无所有。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如舍百千年  无人无户牖
 忽有天及人  于彼烧灯火
 如是久住暗  刹那而灭谢
 是彼舍黑暗  不言我久住
 于此而不去  业识烦恼集
 其义亦如是  虽住百千劫
 本性不真实  行人昼夜中
 正入如实观  慧灯晃耀生
 彼等烦恼集  刹那不可住 

佛告迦叶。譬如虚空不住种子。迦叶如是。若彼行者坚着断见。过去已灭未来非有。何住佛法种子。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太虚空  无涯无有量
 若人于空中  何处植种子
 断见亦如是  过去不可有
 未来亦不生  现无佛法种 

佛告迦叶。譬如粪满大地。可种一切种子。迦叶。如是业烦恼粪满于世间。可种一切佛法种子。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大地粪  随处可种植
 众生烦恼粪  周遍于世间
 佛子若亲近  可下佛法种 

佛告迦叶。譬如碱卤陆地不可种于莲华。迦叶。如是无行性者本自非有。未来不生何得菩提之种。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碱陆地  不可出莲华
 于彼泥水中  出生甚氛馥
 无性亦如是  过未本来无
 终不生佛种 

佛告迦叶。譬如粪壤之地可生莲华。迦叶。如是烦恼邪行众生亦可生其佛法种智。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泥粪地  而可生莲华
 邪行业众生  亦生佛法种 

佛告迦叶。譬如四大海水弥满无边。迦叶。如是见彼菩萨所作善根能遍法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四大海  弥满广无边
 菩萨亦如是  善根遍法界 

佛告迦叶。譬如天人以一毛端百分取一。于彼毛头滴微细水。欲成俱胝四大海。迦叶。如是见彼声闻。所作微善而求无上。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人毛端  百分而取一
 于彼滴微水  欲成俱胝海
 声闻亦如是  以己微浅智
 所作自善根  求成无上觉 

佛告迦叶。譬如芥子内虫食彼芥子。见芥子内谓若虚空。迦叶。如是声闻所修小智。见彼生空亦复如是。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芥子内  而有食芥虫
 于里无碍处  见彼谓虚空
 声闻所修智  证彼一分空
 所见而不大  其义亦如是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见十方世界虚空无边。迦叶。如是菩萨无碍大智所见法界亦无边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虚空界  十方无有涯
 一切诸世间  依彼无障碍
 菩萨亦如是  所起最上智
 照见法界空  无边无所得 

佛告迦叶。譬如刹帝利受灌顶王。彼王皇后私于庶人后生其子。迦叶于意云何。彼所生之子得名灌顶王子不。迦叶白言不也。世尊告言。迦叶。彼得无生法界声闻。我是如来灌顶之子如是亦然。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刹帝王皇后  而私于庶人
 彼后生其男  不名灌顶子
 声闻亦如是  离欲证无生
 唯行于自利  非是于如来
 灌顶法王子  佛子行二利 

佛告迦叶。譬如刹帝利受灌顶王。有近侍婢王所爱幸。彼后生子。迦叶于意云何。此婢生之子得名王子不。迦叶答云。此是王子。迦叶如是初发心菩萨。虽道力微劣化彼众生。未免轮回亦得名为如来之子。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轮王婢  为王之爱幸
 而后生其男  亦是刹帝子
 菩萨亦如是  初发菩提心
 德行而羸劣  方便化众生
 虽未出三界  所作称佛心
 得名真佛子 

佛告迦叶。譬如轮王生其千子。大力勇猛辩才端正。须得轮王相具足。彼所童子内。若无一子具有轮王相者。彼转轮王不作亲子之想。迦叶。如是如来会下有百千俱胝声闻围绕。若无一菩萨相者。如来亦不作子想。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转轮王  所生千太子
 若无一童子  具彼轮王相
 此乃无王分  王无自子想
 佛子亦如是  虽有千俱胝
 声闻众围绕  无一菩萨相
 善逝观彼人  不为佛子想 

佛告迦叶。譬如转轮圣王。所有皇后怀娠七夜必生童子。具轮王相。彼在胎藏迦罗罗大。未有根形。虽未成形而有天人发心爱重。非爱彼子勇猛大力。于意云何。重彼轮王王种不断。迦叶。亦复如是。初发心菩萨根虽未熟未免轮回。乐行佛法。彼过去佛见生其爱重。于彼正观八解脱阿罗汉。而不爱重。何以故。为彼初心菩萨佛种不断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转轮王  皇后怀娠妊
 七日未成形  天人生爱护
 非重勇猛力  而重轮王种
 菩萨亦如是  初发菩提心
 欲度轮回故  过去诸如来
 于彼而恭敬  此人绍佛事
 于诸声闻众  正观八解者
 不生于敬爱  无彼成佛分 

佛告迦叶。譬如假摩尼琉璃珠。聚如妙高山。不及一真摩尼琉璃宝。迦叶。如是假使一切声闻辟支佛。不能及一初发菩提心菩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假琉璃  及彼摩尼珠
 积聚如须弥  不及真摩尼
 琉璃之一宝  菩萨亦如是
 假使于声闻  及彼缘觉众
 其数如微尘  不及初发心
 求彼菩提者  菩萨之一人 

佛告迦叶。譬如迦陵频伽鸟。住彼卵中之时。早能与彼一切飞禽而皆不同。迦叶于意云何。当发一切美妙音声故。迦叶。如是彼初发心菩萨虽住业烦恼无明藏中。早与一切声闻辟支佛而不可同。迦叶于意云何。彼有回向善根说法方便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频伽鸟  住彼卵子中
 虽未见身形  而与诸禽异
 当发美妙音  令人常爱乐
 佛子亦如是  初发菩提心
 未出烦恼藏  一切辟支佛
 及彼声闻众  亦复不能比
 回向大安乐  方便利有情
 无垢慈悲意  能宣微妙音 

佛告迦叶。譬如轮王皇后。所生王子具足轮王福相。一切国王及诸人民悉皆归伏。迦叶。如是初发心菩萨。天上人间一切有情悉皆归伏。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转轮王  皇后所生子
 虽为童子身  具足王福相
 国王及臣民  一切皆归向
 菩萨亦如是  初发菩提心
 佛子相具足  一切诸世间
 天人众生类  清净心归向 

佛告迦叶。譬如大雪山王出生上好药草。能治一切诸病。修合服食。无复心疑决定得差。迦叶。如是若彼菩萨所有智药能疗一切众生烦恼诸病。菩萨以平等心普施一切有情。服者无复疑惑病即除愈。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大雪山  出生上妙药
 疗治一切病  若有服之者
 获差勿复疑  佛子亦如是
 出生妙智药  能疗一切人
 烦恼生老病  平等而赐之
 所有服食者  无疑决定差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归依初月。如是圆月而不归依。迦叶。如是我子有其信力。归命菩萨不归命如来。所以者何。为彼如来从菩萨生。若声闻辟支佛从如来生。非如菩萨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此有情  归命于初月
 如是圆满月  而彼不归依
 我子亦如是  归依于菩萨
 不归向世尊  为具大智力
 出生如来身  非彼声闻类
 智慧微劣故  依彼如来生 

佛告迦叶。譬如文字之母。具能包含一切义论等事。迦叶。如是初发心菩萨具能绾摄一切诸佛。化行无上智因。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文字母  人间与天上
 义论及辩才  皆因此建立
 菩萨亦如是  初发菩提心
 具足佛地智  及诸方便行 

佛告迦叶。譬如世人未有舍离明月归命星像。迦叶。如是无有受我戒者。舍离菩萨归命声闻。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人  于月而舍离
 而欲归依星  此事未曾有
 如是我弟子  其义亦复然
 若受我戒者  不归于菩萨
 而欲向声闻  其事甚希有 

佛告迦叶。譬如假琉璃珠于彼天人世间终无利用。若真琉璃珠摩尼宝于其世间有大利用。迦叶如是。若彼声闻具足戒学。具一切头陀行三摩地门。终不能得坐菩提道场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假琉璃  见彼体清净
 于天人世间  为事无利用
 若彼真琉璃  及彼摩尼宝
 体性有其殊  为事具大用
 如是彼声闻  虽具头陀行
 持戒及多闻  一切三摩地
 不能降四魔  而坐菩提座
 得成于善逝  非如菩萨故 

佛告迦叶。譬如真琉璃摩尼宝作事用时价直百千迦哩沙波拏。迦叶。如是若彼菩萨所植众德。作事用时多彼声闻辟支佛百千迦哩沙波拏之数。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真琉璃  及彼摩尼宝
 作彼事用时  价直百千数
 迦哩沙波拏  佛子亦如是
 植众德本行  事用利众生
 多彼声闻人  及彼辟支佛
 迦哩沙波拏  其数亦如是 

尔时世尊。复次说言。尊者大迦叶。所有国土孛星现时头黑偃寐。令彼国土灾难竞起得于苦恼。迦叶。若彼国土如有菩萨。是诸灾难速得消除无复苦恼。是故迦叶。菩萨之行。广集一切善根。为利众生故。又彼菩萨。所有智药流通四方。医彼一切众生烦恼等病。真实不虚。迦叶白言。以何等药医何等病。迦叶。众生所有贪嗔痴病皆自缘生。以无缘慈观彼一切惑业相。有理无本自无生今亦无相。欲界色界及无色界寂灭亦然。又灭一切颠倒。何等颠倒。即四颠倒。一者为彼有情于彼无常而计常故。令想一切皆是无常。二者于其苦处而计为乐。令想一切皆是其苦。三者无我计我。令想一切法皆无我故。四者不净计净。令想一切皆非净故。唯此涅槃具彼四德。又复施设四念处。令彼有情观身无其所有。能破我见。观受无受所得。破彼我见。观心无心可得。亦除我见执故。观法无法可得。破彼法我执故。以四正断于修断事。修善勤修。断恶勤断以四神足成就通力。以五根五力。治彼不信懈怠失念散乱痴等。以七觉支治一切愚痴。以八圣道。治彼一切无知八邪等过。迦叶。此说名为真实医法。迦叶观此菩萨。于阎浮提内。医病人中最为第一。迦叶。所有三千大千世界众生。为护自命。见彼菩萨如见医王。迦叶白言。如是住邪见者以何药疗。唯愿解说令彼了知。迦叶。彼菩萨救疗众生。非用世间之药。以出世间一切善根无漏智药传流四方。医彼一切众生妄想之病。真实不虚。迦叶白言。云何名为出世间智。迦叶。彼智从因缘种生离诸分别。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如是智法于空无著。迦叶。汝等正求心莫惊怖发精进心。彼如是求如是住心。云何住心。云何不住心。有过去未来现在于何而住。迦叶。过去已灭。未来未至。现在无住。迦叶。又此心法非在内。非在外。亦非中间。迦叶又此心法离众色相。无住无著而不可见。迦叶。过去一切佛不见。未来一切佛不见。现在一切佛不见。迦叶白言。若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佛不见者。云何彼心有种种行相。迦叶。彼心无实从妄想生。譬如幻化。种种得生为虚妄见。迦叶白言。虚妄不实。其喻云何。佛言迦叶。心如浮泡生灭不住。心如风行而不可收。心如灯光因缘和合。心如虚空得虚妄烦恼。心如掣电刹那不住。心如猿猴攀缘境界。心如画师作种种像。心念念不住生一切烦恼。心行体一。无二心用故。心如其王。自在缘一切法故。心如恶友。发生一切苦故。心如大海。漂溺一切善根故。心如钓鱼之人。于苦生乐想故。心如梦幻。妄计我故。心如青蝇。于其不净生净想故。心如鬼魅。作种种不善事故。心如药叉。贪着境界饮人精气故。心如冤家。恒求过失故。心不静住。或高或下进退不定故。心如狂贼。坏一切功德善财故。心如蛾眼。恒贪灯焰色故。心着于声。如贪战鼓声故。心如猪犬。于其不净贪香美故。心如贱婢。贪食残味故。心能贪触。如蝇着膻器故。迦叶。心不可求求不能得。过去非有。未来亦无。现在不得。若过去未来现在不可得者。三世断故。若三世断故彼即无有。若彼无有彼即不生。若彼不生是即无性。若彼无性无生无灭。若无生灭亦无往来。若无往来而无主宰。若无主宰无假无实。是即圣性。迦叶。若彼圣性。无得戒非无戒。无净行无秽行。无因行无果行。亦无心意之法。若无心意之法彼无业亦无业报。若无业报亦无苦乐。若无苦乐彼圣者性。若彼圣性无其上下中间。身口意等不可住着。何以故。性遍虚空。平等无分别故无分别故下此处元少一叶梵文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三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四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善解习马。其马性恶难以制伏。此人调习自然良善。迦叶。如是相应比丘能守禁律。心识嚣驰难以制伏。被此比丘调伏制御。离嗔恚等如如不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恶性马  遇彼调习人
 种种被制伏  不久而调善
 相应行比丘  善持于禁律
 调伏于识心  令彼净安住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于其咽喉而患瘿病。致坏命根得其苦恼。迦叶。如是若复有人深着我想于自身命后得大苦。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瘿病人  苦恼于身命
 于其昼夜中  无暂得安乐
 着我之众生  其义亦如是
 见倒坏其身  于后生诸苦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身被缠缚。巧设方便而得解免。迦叶。如是若彼有情作善相应。制止心猿令得离缚。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缠缚人  能设巧方便
 解彼身边缚  令身得自在
 相应善有情  禁止于心识
 令彼离缠缚  其义亦如是 

佛告迦叶。譬如虚空本自廓然。彼有二物可以盖覆。何等二物。是彼云雾。迦叶。如是出家之人。本自寂静而求世间咒术之法。又于衣钵财利畜积受用。此为覆障。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于云雾  覆障于虚空
 比丘亦复然  行彼世间法
 习学于咒术  积聚于衣钵
 此二障行人  菩萨须远离 

佛告迦叶。此出家人有二种缠缚。云何二种。迦叶。一为利养缠缚。二为名称缠缚。彼出家人宜各远离。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若彼出家人  贪着于利养
 及爱好名闻  此二重缠缚
 亦障圣解脱  出家须远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灭出家德。云何二法。一亲近在家。二憎嫌圣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亲近在家人  憎嫌于圣者
 此二非道法  灭彼出家德
 出家菩萨人  彼宜速速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为出家垢染。云何二法。一心多烦恼。二弃舍善友摄受恶友。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若彼出家人  心多于烦恼
 弃背善良朋  亲近于恶友
 佛说于此人  为彼出家垢
 一切菩萨众  各各宜远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于出家人如临崖险。云何二种。一轻慢妙法。二信乐破戒。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若彼出家人  轻慢于妙法
 信重破戒者  如登于崖险
 坠堕在须臾  此二非律仪
 一切诸佛子  彼二须远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为出家过恶。云何二种一见他过失。二盖覆自过。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若有出家者  恒见他人过
 覆藏于自罪  此二大过失
 损恼毒如火  智者须远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增出家热恼。云何二种。一受持袈裟心怀不净。二恃己戒德诃责非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虽复披袈裟  心行不净行
 设身有戒德  而用于恶言
 催伏非行者  此二须远离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医出家人病。云何二法。一行大乘者见心决定。二为诸众生不断佛法。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若有出家者  行彼大乘行
 见心恒决定  不断于佛法
 此二出家人  佛说名无病 

佛告迦叶。有二种法为出家人长病。云何二种。一得阿波谛重罪。二不能发露忏悔。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出家比丘众  犯彼阿波谛
 不能忏灭罪  愚迷不重戒
 刹那刹那实  此恶长为病 

佛告迦叶。此有沙门为沙门名。迦叶白言。云何沙门为沙门名。迦叶。此有四种沙门。云何四种。一行色相沙门。二密行虚诳沙门。三求名闻称赞沙门。四实行沙门。迦叶此是四种沙门。迦叶白言。云何名行色相沙门。迦叶。此一沙门。虽复剃除须发着佛袈裟受持钵器色相具足。而身不清净。口不清净。意不清净。不自调伏粗恶不善。广贪财利命不清净。得破戒罪法。迦叶。此名行色相沙门

迦叶白言云何名密行虚诳沙门。迦叶。此一沙门。虽知行业亦具威仪。吃粗恶饮食。诈欢诈喜。于行住坐卧。恒构虚诳。又不亲近在家出家四圣种族。诈默无言诳赚有情。心无清净亦无调伏。亦不息念虚妄推度。住着我人之相。若遇空法而生怖畏如登崖险。若见比丘善谈空者如遇冤家。迦叶。此说名为密行虚诳沙门

迦叶白言。云何名为求名闻称赞沙门。迦叶。此一沙门。为求名闻称赞诈行持戒。惑乱他人恃炫多闻要他称赞。或居山野。或处林间。诈现少欲无贪。假行清净之行。于其心内无其离欲。无其寂静无其息虑。无证菩提亦不为沙门。亦不为婆罗门。亦不为涅槃。而求称赞名闻。迦叶。此名求名闻称赞沙门

迦叶白言。云何名实行沙门。迦叶此一沙门。不为身命而行外事。亦不言论名闻利养。唯行空无相无愿。若闻一切法已。正意思惟涅槃实际。恒修梵行不求世报。亦不论量三界喜乐之事。唯见性空不得事法。亦不议论我人众生寿者及补特伽罗。见正法位离诸虚妄。于解脱道断诸烦恼。达一切法自性清净。内外不着。无集无散。于彼法身如来明了通达。无其见取。亦不言论色身离欲。亦不见色相。亦不见三业造作。亦不执凡圣之众法无所有。断诸分别自性凝然。不得轮回不得涅槃。无缚无解无来无去。知一切法寂静湛然。迦叶。此说名为实行沙门。作相应行非求名闻故。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所有身口意  三业不清净
 贪爱不调伏  粗恶行不密
 圆顶服三衣  执持于应器
 佛说此沙门  恒行于色相
 虽然依彼行  虚诳而不实
 诈现四威仪  示同于圣者
 远离和合处  恒餐粗恶食
 无彼清净行  密行于虚诳
 或彼为求名  要他行称赞
 诈修于戒定  示炫行头陀
 内意不调伏  诳赚于信施
 不行离欲善  亦不息攀缘
 见说法相空  怖同登山险
 或居山野间  而无真实意
 佛说此沙门  为求名闻故
 若彼实行者  不为于身命
 妄求名利养  亦无求快乐
 唯修正解脱  救拔诸恶趣
 虽知深法空  不得于寂静
 亦无非寂静  不住于涅槃
 不得于生死  不着于圣人
 不舍于凡夫  本自无所来
 今亦无所去  一切法寂然
 佛说于此人  是名实行者 

佛告迦叶。譬如贫人家无财利。自发其言告众人曰。我家之内有大库藏财物盈满。迦叶。于意云何。此贫人言是事实不。迦叶白言。不也世尊。佛言。迦叶亦复如是。彼沙门婆罗门自无戒德而复发言。我身具大德业。此言不实是事难信。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贫穷人  言自有库藏
 盈满七珍财  彼语不相应
 沙门婆罗门  虚妄亦如是
 三业无清净  自言具戒德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入大水内而不专心。恣意戏水不觉溺死。迦叶。亦复如是。此沙门婆罗门多知乐法。入大法海不能制心。好行贪嗔痴。被烦恼贪引生恶趣。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戏水人  入于大水内
 不自用其心  被水溺其命
 沙门婆罗门  贪入大法海
 恣行贪嗔痴  沉坠于恶趣 

佛告迦叶。譬如医人修合汤药将往四方欲疗众病。忽自得疾而不能救。迦叶。如是若彼比丘修彼多闻。欲化有情忽尔之间。自起烦恼而不能伏。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良医人  修合诸汤药
 持往于四方  治彼众生病
 自忽有疾苦  不能自医疗
 比丘亦如是  修学于多闻
 欲行于化导  自忽烦恼生
 不能善制止  虚施于辛苦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身有重病。服彼上好名药不免命终。迦叶。如是若彼有情具烦恼病。而欲多闻修行亦不免坠堕。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重病人  久患而不差
 设服于良药  终不免无常
 众生亦如是  恒染烦恼病
 设乐修多闻  不免于坠堕 

佛告迦叶。譬如摩尼宝珠堕落不净之中。其珠体触不堪使用。迦叶。如是若彼比丘虽具多闻。堕落不净利养之中。诸天人民不生敬爱。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摩尼宝  堕落不净中
 染污得其触  使用而不堪
 比丘亦如是  虽复具多闻
 坠堕于不净  名闻利养中
 诸天及人民  而不生爱敬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忽尔命终。以其金冠花鬘庄严头面。迦叶。如是若彼比丘破尽戒律。而以袈裟庄严其身有何所益。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命终人  以其好花鬘
 及用金宝冠  严饰尸首上
 彼人无所用  比丘亦如是
 而以破戒身  被挂于袈裟
 严饰作威仪  终无于利益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洗浴清净以其香油涂润身上及头髻指甲。身着白衣戴瞻卜花鬘为上族子。迦叶。如是若彼比丘多闻智慧。身被法服仪相具足为佛弟子。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人  洗浴身清净
 涂润好香油  头以华鬘饰
 身着于白衣  而称上族子
 比丘亦如是  多闻具总持
 戒德恒清净  被挂于法服
 仪相而具足  此名真佛子 

佛告迦叶。有四种破戒比丘喻持戒影像。迦叶白言。云何四种破戒。迦叶。有一比丘具足受持别解脱戒。善知禁律于微细罪深生怕怖。恒依学处说戒清净。身口意业具足无犯。食离邪命此有其过。所以者何。执自功能成戒取故。迦叶。此是第一破戒喻持戒影像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善知禁律常持戒行。密用三业。彼有身见。执情不舍故。迦叶。此是第二破戒喻持戒影像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恒行慈心悲愍有情。具足慈善闻一切法无生。心生惊怕。迦叶。此是第三破戒喻持戒影像

复次迦叶。有一比丘行彼十二头陀大行具足无缺。而有我心住着我人之相。迦叶。此是第四破戒喻持戒影像。迦叶。此四种破戒喻持戒影像

复次迦叶。若说此戒。无人无我无众生无寿命。无行亦无不行。无作亦无不作。非犯非非犯。无名无色非无名色。无相非无相。无息念非无息念。无取无舍非无取舍。非受非不受。无识无心非无识心。无世间亦无出世间。无所住亦非无住。无自持戒无他持戒。于此戒中离诸毁谤。无迷无执。迦叶。此说

圣着无漏正戒。远离三界一切住处。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所持离垢戒  非住我人相
 无犯亦无持  无缚亦无解
 微妙甚深善  远离于疑惑
 迦叶此戒相  如来真实说
 所持无垢戒  而于彼世间
 非为自身命  普济诸群生
 同入真如际  迦叶此戒相
 如来真实说 

 所持离垢戒  于彼我人中
 无染亦无净  无暗亦无明
 无得亦无失  不住于此岸
 不到于彼岸  亦非于中流
 缚脱而平等  无住如虚空
 非相非非相  迦叶此戒相
 如来真实说 

 所持无垢戒  不着于名色
 不住于等引  恒以净妙心
 离我有无相  于彼别解脱
 远离持犯等  无戒无不戒
 无定亦无散  依此而行道
 智观无二取  此戒净微妙
 安住三摩地  三摩地生观
 智慧自清净  是名具足戒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四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五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尔时世尊说此伽他法时。八百苾刍漏尽意解心得解脱。三十亿人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五百苾刍得三摩地。闻此甚深微妙戒法。难解难入不信不学。从座而起速离佛会。是时尊者大迦叶白世尊言。此五百苾刍虽得三摩地。云何闻此甚深之法难解难入不信不学。即从座起速便而退。佛言。迦叶。彼等五百苾刍我见未除。于此无漏清净戒法闻已难解难入。心生惊怖所以不信不行。迦叶。此伽他戒法甚深微妙。三佛菩提皆从此出。彼等罪友于此解脱妙善而不能入。复次告言。迦叶。彼五百苾刍于如来教中是外道声闻。如是迦叶。彼于如来本意执求一事法故。若闻一法决定信受。依教修学如是伽他之法。言教玄妙是故惊怖

又复告言。迦叶。彼比丘意于如来应供正遍知觉。为求一法发心修行。于命终后求生忉利天宫。为如是事于佛教中而求出家。迦叶。此五百苾刍身见未舍。闻甚深法而生惊怖不信不学。此等命终必堕恶趣

是时世尊告尊者须菩提言。汝往五百苾刍所。以善方便而为教导。须菩提言。世尊。如是说法诲喻闻已不信不行。我自小智言论寡识。云何化彼。是时五百苾刍已在中路

尔时世尊即以神力化二苾刍于中路中逆往五百苾刍而即问言。尊者。欲往何处。苾刍答言。我等今者欲诣林间。彼处寂静自得定乐而当住处。化苾刍问言。欲住林野于意云何。彼等苾刍而即答言。世尊说法我昔未闻。今既闻已难解难入。心生惊怖不可信学。是以乐归林野安处禅定而取安乐。化苾刍言。尊者。世尊说法而为难解。心生惊怖不信不学不行。而归林野以定为涅槃。是彼所执汝等不知。尊者。沙门之法非合论诘。今问尊者。云何名涅槃法。若于自身得涅槃者则得补特伽罗。我人众生寿者何得涅槃。夫涅槃法。非相非非相。彼苾刍言。涅槃既尔云何证得。化苾刍言。除断贪嗔痴法。彼苾刍言。贪嗔痴法云何除断。化苾刍言。贪嗔痴法非在内非在外非在中间。本自无生今亦非灭。化苾刍言。尊者。不得执亦不得疑。若尊者不执不疑。即非护非不护。非乐非不乐。彼说为涅槃。尊者。此清净戒相不生不灭。从三摩地生。从智慧生。从解脱生。从解脱知见生。离有离无。非相非无相。尊者。如是戒相即真涅槃。如是涅槃无解脱可得。无烦恼可舍。尊者。汝以情想求圆寂者。此得妄想非涅槃也。若想中生想非是涅槃。被想缠缚。如是若灭受想得真三摩钵底。尊者行者。若行更无有上。是时化者说此正法之时。彼五百苾刍闻此法已漏尽意解心得解脱。如是五百苾刍复诣佛所到已头面礼足。绕佛三匝于一面坐

尔时长老须菩提即从座起问彼苾刍尊者。汝于何去今从何来。彼言。本非所去今亦不来。长老须菩提即以问佛。世尊。此所说法其义云何。佛言。无生无灭。须菩提言。汝等尊者云何闻法。彼苾刍言。无缚无脱。须菩提言。谁化汝等。彼苾刍言。无身无心。须菩提言。汝等云何修行。彼苾刍言。无无明灭亦无无明生。须菩提言。云何汝为声闻。彼苾刍言。不得声闻亦不成佛。须菩提言。云何汝之梵行。彼苾刍言。不住三界。须菩提言。汝于何时而入涅槃。彼苾刍言。如来入涅槃时我即涅槃。须菩提言。汝等所作已办。彼苾刍言。了知我人。须菩提言。汝烦恼已尽。彼苾刍言。一切法亦尽。须菩提言。汝等善破魔王。彼苾刍言。蕴身尚不得何有魔王破。须菩提言。汝知师耶。彼苾刍言。非身非口非心。须菩提言。汝得清净胜地。彼苾刍言。无取无舍。须菩提言。汝出轮回今到彼岸。彼苾刍言。不到彼岸亦不得轮回。须菩提言。汝信胜地。彼苾刍言。一切执解脱。须菩提言。汝何所去。彼苾刍言。如来去处去化。苾刍言。尊者须菩提汝令彼去。说是法时众中有八百苾刍发声闻意心得解脱。三十二亿众生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会中有菩萨摩诃萨。名曰普光。即从座起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此大宝积正法令诸菩萨。应云何学应云何住。佛告善男子。所说正法真实戒行。汝等受持应如是住。于此正法得大善利。善男子。譬如有人乘彼土船欲过深广大河。善男子。于意云何。彼人乘此土船作何方便。速得到于彼岸。普光言。世尊。须是用大气力勇猛精进方达彼岸。佛言普光。有何所以要施勤力。世尊。彼河中流深而复广令人忧怕。若不勤力必见沉没。佛告普光菩萨。如是若诸菩萨修学正法欲度生死。四流大河须发勇猛精进之力通达佛法。若不精进修学决定退堕。又复思惟此身无强无常速朽之法四流浩渺。云何得度彼诸众生。恒处此岸。汝等。今者受持妙法大船。运度一切众生。过轮回河至菩提岸。普光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菩萨云何受持妙法大船。善男子。所有布施持戒忍辱慈心。所集无边福德。起平等心庄严一切众生。于七菩提分善而不忘失。精进受持心生决定。以巧方便深达实相。以大悲心拔众生苦。以四摄法护诸有情。以四无量饶益众生。以四念处恒自思惟。以四正断勤断勤修。以四神足奋迅神通。以其五根令生众善。以其五力坚固不退。以八圣道远离魔怨不住邪道。于奢摩他毗钵舍那无相无著。菩萨令此广大法行名闻十方。使诸众生来入微妙。正法大船过彼生死四流大河。得至涅槃安乐彼岸。得无所畏永离诸见。善男子。汝等当知。如是菩萨以妙法大船经无量百千俱胝那由他劫。运度一切众生。过彼四流大河不得疲苦。汝如是受持应如是住

佛告普光菩萨。汝今速运真实方便。起大悲心令一切众生。心意清净勇猛精进。种诸善根令生不退。恒乐出家闻法无倦。植众德本求最上道。圆满智慧身心寂静。安处林野远离恶友。于第一义明了通达。行正方便于真俗谛。理智无二平等一空息诸妄念。善男子。菩萨为诸有情应如是受持应如是住

尔时尊者大迦叶闻是法已而白佛言。世尊。如是大宝积正法。为求大乘者说昔未曾有。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大宝积正法。受持解说一句一偈所得福德其义云何

佛告迦叶。应如是知。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此大宝积正法。受持一句一偈所得福德。善男子。譬如有人以恒河沙数世界满中七宝供养恒河沙等如来。每一一如来而各以一恒河沙数世界七宝布施。又每一一如来各造一恒河沙佛寺精舍。又一一如来各有无量声闻之众。以一切乐具经一恒河沙劫而以供养。又彼诸如来及声闻弟子入涅槃后。复以七宝各起塔庙。善男子如是福德无量无边。不如有人于此宝积正法受持解说一句一偈功德胜彼。若复有人为其父母解说此经。彼人命终不堕恶趣。其母后身转成男子

佛言。所在之处。若复有人于此大宝积经典。书写受持读诵解说。而于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恭敬供养如佛塔庙。若有法师闻此宝积正法经典。发尊重心受持读诵书写供养。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彼法师如佛供养。尊重恭敬顶礼赞叹。彼人现世佛与授记。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临命终时得见如来。又彼法师复得十种身业清净。何等为十。一者临命终时不受众苦。二者眼识明朗不睹恶相。三者手臂安定不摸虚空。四者脚足安隐而不蹴踏。五者大小便利而不漏失。六者身体诸根而不臭秽。七者腹肠宛然而不胮胀。八者舌相舒展而不弯缩。九者眼目俨然而不丑恶。十者身虽入灭形色如生。如是得此十种身业清净

复有十种口业清净。何等为十。一者言音美好。二者所言慈善。三者言说殊妙。四者言发爱语。五者其言柔软。六者所言诚谛。七者先言问讯。八者言堪听受。九者天人爱乐。十者如佛说言。如是十种口业清净

复有十种意业清净。何等为十。一者意无嗔恚。二者不生嫉妒。三者不自恃怙。四者无诸冤恼。五者离其过失。六者无颠倒想。七者无下劣想。八者无犯戒想。九者正意系心思惟佛土。十者远离我人得三摩地成就诸佛教法。如是得十种意业清净。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临终不受苦  非见诸恶相
 手不摸虚空  脚足无蹴踏
 便利绝漏失  身根不臭秽
 腹藏无胮胀  舌红不弯缩
 眼目相俨然  命终颜不改
 如是身十种  福善清净相
 言音得美妙  出语而慈善
 所说自殊常  发语人爱乐
 复有柔软声  所言而诚谛
 方便能问讯  堪令人听受
 天龙众亦钦  清响如佛语
 如是口十种  口业得清净
 心意虽嗔恚  嫉妒而不生
 于自无恃怙  冤恼亦自除
 得离众过失  颠倒想不生
 不作于下劣  禁戒勿令亏
 正意而系念  远离于我人
 复得三摩地  通达诸佛法
 如是意十种  心业清净相 

佛告大迦叶。若善男子善女人。汝等应以香花伎乐缯盖幢幡饮食衣服一切乐具。供养此大宝积正法。志心归命受持读诵。所以者何。迦叶。如是一切诸佛如来应正等觉。皆从此出。应以最上供养而供养之

佛说此经已。尊者大迦叶一心顶戴。菩萨摩诃萨及诸比丘天龙药叉乾闼婆阿修罗等一切大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