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如幻三昧经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金刚三昧经
·佛说十一面观世音神咒经
·四分律卷第一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祖统纪目录
·大般涅槃经梵行品第八之四
·弘明集卷第一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一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法华部 > 正法华经 > 内容

正法华经往古品第七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1-24 13: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正法华经卷第四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往古品第七

佛告诸比丘。乃去往古久远世时。不可计会无央数劫。有佛号大通众慧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世界。曰大殖稼。劫名所在形色。其佛说经不可称限。譬如于是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土地。有一士夫皆悉破碎此一佛国悉令如尘。则取一尘。过东方如千佛界中尘之数国。乃着一尘。如是比类复取一尘。越东如前佛界尘数。乃着一尘。悉使尘尽三千大千世界中尘。令无有余遍于东方。如是比类无量佛国。于意云何。宁可称限得诸佛界边际不乎。比丘答曰。不也世尊。不也安住。佛言比丘。如是等伦佛土诸数悠邈。犹如有人一一取尘着诸佛土。若干之限诸佛国尘不可称量。亿百千垓兆载诸劫。欲知其佛灭度以来劫数长久。不可思议无量难测。大通众慧道力示现。灭度以后法住劫数。亦复如是。世尊颂曰

 

 我念过去  无数亿劫  时有如来

 两足之尊  名大通慧  无极慈仁

 于时世尊  黎庶之上  比如皆取

 此佛世界  悉破碎之  尽令如尘

 假使有人  一一取尘  过千佛界

 乃着一尘  如是次第  圣尊国土

 其人着尘  皆令悉遍  若干之数

 悉令周普  世界众限  有不可数

 一切所有  大圣国土  诸所有尘

 不可限量  皆悉破碎  令无有余

 大圣至尊  逝来如斯  其佛安住

 灭度已竟  劫数如是  无量亿千

 若欲料限  无能思议  灭度已来

 若干劫数  彼时导师  过久乃尔

 诸弟子众  及菩萨行  如来之慧

 巍巍如斯  今佛悉念  圣灭度来

 比丘欲知  佛之智慧  圣明普达

 等无有异  佛皆觉了  过无数劫

 不计微妙  无漏之谊 

佛告诸比丘。其大通众慧如来正觉。寿四十四亿百千劫。以无上正真道。初升道场坐于树下。一劫默然至于二劫。不得正觉乃至十劫。而不兴起身不动摇。体不倾倚亦不自念。都无思想而向诸法。遂坐佛树降魔官属。当成正觉。忉利诸天子。化作大师子座。面四十里。佛坐其上。世尊坐定。诸梵天子普雨天华周四千里。自然风起吹放众华。散于佛上。佛在树下满十中劫。天华纷纷尽劫不绝。又四天王及诸天子。作众伎乐音如雷震。常以华香伎乐供养大圣。未曾休懈。佛告比丘。时世尊大通众慧乃至十劫。逮成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至于灭度。供养不懈。其佛在家未舍国去。为太子时有十六子。端正殊好智慧难及。色像第一儒雅仁和。时十六国王子者。各各自有若干种乐。所居游观快不可言。种种显现。琴瑟伎乐亦不可量。见佛世尊成最正觉。时有自然大法音声。寻则弃国。舍转轮王位万民伎乐诸欲之娱。眷属围绕。及诸圣贤大响帝王百千之数。并不可计亿百千垓。群萌之类营从集会。往诣世尊所处道场。欲得稽首奉受佛教。群从佥然雍雍肃肃。稽首佛足绕佛三匝却住一面。以偈颂曰

 

 大通众慧  极尊无上  积累平等

 无量亿数  以上妙谊  愍伤一切

 所愿具足  于是贤圣  修勤苦行

 竟十中劫  专精一心  处在一座

 其身清净  而不动摇  烧诸苦患

 如拔树根  分别于心  而志湛泊

 未曾进退  亦不倾倚  无有增减

 默然而应  究竟寂定  无有诸漏

 现在吉祥  常获大安  无想着故

 得尊佛道  我等见之  增智无畏

 如是比类  长益德义  不计身命

 皆断苦患  积累忍辱  不贪安乐

 分别道慧  不处恼痛  号在间居

 兴发精进  其不笃信  诸佛音声

 长夜增益  恶道之罪  则失人身

 堕落恶趣  为一切世  所见谤毁

 今以逮见  世之圣父  其道最上

 无有众漏  于此世间  而见救护

 及诸过去  大圣导师 

佛告比丘。斯诸帝王及诸太子。太子兄弟年既幼少。嗟叹称誉大通众慧如来至尊等正觉。以此雅颂宣扬已竟。启劝世尊。愿说经法安住分别。多所安隐多所愍伤。饶益众生安诸天人。复以此偈。而赞颂曰

 

 惟愿大圣  赞说经典  开化众生

 发起黎庶  三界群萌  悉共渴仰

 使建道意  皆令蒙度

 诸佛普大圣  百福法庄严

 无极仙逮获  慧则最尊妙

 为诸天讲法  及世间人民

 度脱我等类  普及诸群萌

 应时彰现露  如来之慧谊

 犹如今于此  显导上尊道

 令诸群品类  予等获此法

 悉解于一切  诸行慧本末

 皆为分别说  前世所行德

 普见知黎庶  心本所好乐

 则为转法轮  最胜无等伦

 勉脱众生厄  悉令至大道 

佛告诸比丘。于时世尊大通众慧如来变化十方世界。各各五百亿百千佛土六反震动。光明普照无所不周。皆于一切诸佛境界。虚空大神若干种明。日月光耀远照无极。尊无等伦诸天宫殿馆宇之明。梵天往返自然威曜。其佛变现瑞应光明。皆覆蔽之悉令不现。天上世间晃昱晖曜。众生品类若生彼界。皆相见知各自说言。此问今日卒有人生。时于天上震动所现。靡不周遍

尔时东方佛土边无限。亿百千梵天宫殿。自然为明威曜巍巍。诸梵自念。无数梵宫宫殿馆宇[火*霍]明。无所不接。有何瑞应而现斯变。于时五百世界诸亿百千大梵天众。各从宫殿云集而会。时于众中有大梵天号护群生。为诸梵天。而叹颂曰

 

 今日我等  宫殿室宅  诸贤当知

 此大光明  诸天最胜  志所乐喜

 以何因缘  现此瑞应  善哉当往

 趣求斯谊  时诸天子  今日自兴

 承何圣旨  现神如是  今所睹见

 本未曾有  亲近诸天  为人中王

 将无大圣  兴出于世  最妙光明

 照于十方  所变感动  乃如是乎

佛告诸比丘。时五百世界亿百千垓梵天。悉共相和从东方来。遥见西方大通众慧如来正觉。处于道场在菩提树下坐师子床。诸天龙神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人与非人。及十六子眷属围绕。适睹是已。悉共启劝欲令说经。即诣如来稽首于地。绕佛无数匝。执其莲华如大须弥。及散佛树。树高四十里。普已本土梵天宫殿。奉进世尊。惟愿哀愍纳受宫殿华土之供。以偈颂赞曰

 

 见佛无量  得未曾有  多所愍伤

 兴出于世  世尊所演  如师子吼

 则已将护  十方黎庶  我等经历

 所从来处  去此五百  亿百千界

 计诸世界  若干之类  皆弃宫殿

 咸诣圣尊  一切皆是  宿命净德

 若干丽妙  诸宝宫殿  惟加临眄

 而居其中  愿发大哀  愍伤受之 

佛告诸比丘。时大梵天众面赞叹佛五百人俱白世尊曰。愿转法轮演大圣典。勉济群黎使获灭度。时五百梵天亿百千众。合一音声。而叹颂曰

 

 世尊愿说经  两足上分别

 当现慈心力  度众勤苦患 

佛告诸比丘。于时世尊。见诸梵天所上宫殿。默然受之。尔时东南方去是五百亿百千世界诸梵天众。各各自从宫殿皆见光明。晃晃铄铄无不周接。怪未曾有悉俱集会。于众会中有大梵天。号最慈哀。为诸梵天而叹颂曰

 

 诸大天当知  此则本瑞应

 宫殿悉感动  最有大名闻

 有德诸天子  人人云集此

 则是其威神  令宫殿巍巍

 今佛兴于世  两足之中尊

 所以令馆宇  现光明如是

 吾等当往质  斯事不可妄

 从昔至于今  睹瑞无若兹

 四方有光明  至于亿国土

 今有定至诚  佛当成于世 

佛告诸比丘。时五百亿百千梵天。各从宫殿骆驿四出。以诸天华如须弥山。诣西北角。遥见如来大通圣慧处于道场于佛树下坐师子座。诸天龙神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眷属围绕。而为说经法。适见佛已寻时即往。稽首于地绕无数匝。手执大华而散佛上。时大梵天及诸眷属。以颂赞曰

 

 礼无等伦  则为大仙  天中之天

 声如哀鸾  唱导普护  诸天人民

 愿稽首礼  愍伤世俗  得未曾有

 在在难值  久思光颜  今日乃见

 本于百劫  积德解空  八十亿佛

 寿如尘劫  又人中尊  分别空慧

 而常讲说  善权方便  诸天群臣

 人民得觐  具足亿垓  八十之数

 其眼彻见  在所救济  多所拥护

 于佛道法  故出于世  愍伤众庶

 我等福会  甚难值遇

佛告诸比丘。无数亿千梵天之众。劝发世尊愿转法轮。演出典谊散告群生。救脱三界令获安隐

尔时诸梵天悉俱等心。同声赞曰

 

 最上大人  愿转法轮  惟讲经典

 为十方人  度脱群萌  苦恼之患

 令一切人  喜踊亘然  其有闻者

 得成佛道  诸天人民  咸蒙安隐

 阿须伦身  当复减损  施于忍辱

 安隐之事 

佛告诸比丘。大通众慧如来默然可之。南方西方亿百千垓诸佛世界。诸大梵天宫殿馆宇悉为普明。弈弈煌煌靡不周达。时诸梵天。自见宫殿威变煜爚。怪未曾有悉俱集会。各自念言。我等宫殿何乃如之。于其众中有大梵天。名曰善法。独叹颂曰

 

 大圣而兴  所举不妄  一切宫殿

 威光重照  有此瑞应  现于世间

 善哉行求  如斯奥谊  过去无数

 亿千诸劫  未曾睹见  如是感动

 将以如来  出现于世  令诸天子

 自然来会 

佛告诸比丘。时五百百千亿诸梵天人。从其所处。遥见大华如须弥山。各手执持众供养具行诣北方。瞻觐如来大通众慧佛处于道场坐树下师子座上。与无央数诸天龙神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眷属围绕。讲说经法。即诣佛所稽首于地绕无数匝。手执大华如须弥山。供养散佛。寻以宫殿奉上世尊。惟愿愍伤受而处之。时诸梵天等心同声。而叹颂曰

 

 诸佛现世  甚难得值  久不瞻睹

 今日乃觐  侥幸来至  蠲除爱欲

 具足充满  于三千刹  诸大导师

 饱满饥虚 

 

 古来至今  未曾见闻  如灵瑞华

 鲜可遭值  道慧难遇  时时乃有

 我等宫殿  雅丽无量  承佛威神

 而得获此  唯垂大哀  纳受所进

 愿处其中  显现道因 

时诸梵天劝请世尊。惟转法轮分别经典。令诸天神沙门梵志。多所愍伤普安一切。天上世间悉当蒙恩。于是梵天与群侍俱。等心同声。而叹颂曰

 

 幸愿世尊  广演经典  加哀当转

 大圣法轮  讲若干法  声若雷震

 惟愿愍伤  吹大法螺  以大经典

 雨于世界  分别善教  微妙之诲

 我等劝助  愿讲道慧  开度众生

 亿百千垓 

西南方西北方东北方。各各如是。无数梵天不可计限。上方下方各各如是。自在宫殿。睹见光明靡不周接。怪之未有。各从斯去。五百亿百千世界诸梵天众。各舍宫殿来诣佛所。有大梵天名曰妙识。即叹偈曰

 

 善哉愿诸佛  世吼获圣明

 为三界众生  开示正觉乘

 普为世间眼  达见于十方

 开通甘露门  度脱无数人

 乃昔往古世  人中尊变现

 空无思想念  使现于十方

 长益乐地狱  好喜畜生处

 后生堕饿鬼  亿数难思议

 亡失于天身  寿终堕恶趣

 若得听佛法  进获平等道

 志行趣佛慧  将护众黎庶

 皆得归安隐  不失快乐想

 常不行佛道  不处于正法

 违无量圣教  即堕于恶趣

 睹见世光明  以善故来至

 发一切众生  而行于慈哀

 逮见于世尊  解空慧无漏

 诸天及世间  于斯悉劝助

 宫殿妙无量  犹如威神德

 普施明月珠  大导师愿受

 人尊愿受供  愍伤幸宫殿

 令此群品类  逮得无上道 

佛告诸比丘。于时五百百千亿大梵天众。赞叹佛已。启劝令佛转大法轮。开度十方安隐世人。复叹颂曰

 

 思愿讲说  无上法轮  惟雷法鼓

 尊妙法音  度脱众生  勤苦之患

 加哀示现  无为大道  我等劝助

 唯圣说法  救护余类  及世间人

 音声柔软  敷扬美响  亿百千劫

 积累德行 

佛告诸比丘。大通众慧如来。尔时见十方无央数百千亿众生劝请说法。及十六子国王太子。转大法轮三转十二事。开化发起沙门梵志诸天龙神众魔梵天及世人民。为说苦本是为苦谛。至习尽道由是尽苦。苦尽至道十二缘起具足分别。从痴致行。从行致识。从识致名色。从名色致六入。从六入致习。从习致痛。从痛致爱。从爱致受。从受致有。从有致生。从生致老病死忧苦大患。又告比丘。大通众慧如来三说经法。须臾之顷分别此谊。令十六亿百千垓众漏尽意解。逮得六通三达之智。无央数人皆得度脱。如是至三。第四说经。江河沙等亿百千垓群生听经。一一皆获漏尽意解。诸声闻众不可称计

尔时十六国王太子以家之信出家为道。皆为沙弥。聪明智慧多有方便。以曾供养亿百千佛。造立众行。求无上正真道。俱白佛言。今大会声闻众。无央数亿百千人。有大神足已具成就。惟为我等。讲演无上正真道谊。愿弘慧见指示其处。当从如来学大圣教。以共劝进观察其本。于时世尊。悉见幼童国王太子心之所念。则为国王及诸眷属讲说经法。八十亿百千垓人皆作沙门。于时彼佛观诸沙门心之本原。为二万劫说正法华方等经典菩萨所行一切佛护。皆已周遍。四部众会普等无异。十六幼童沙弥兄弟。闻佛所说悉共受持。讽诵讲赞。其佛授决。当得无上正真之道。说是经已声闻欢喜。十六沙弥无数亿百千垓诸菩萨众皆得本志。彼佛说是。于八万劫未曾休懈。说斯经已。即入静室精思闲定。四十万劫三昧正受

尔时十六王子为沙弥者。行菩萨道本是佛子。睹见世尊独处闲居。各各豫严法座。欲用敷演广彼法谊。于时都会八万四千劫分别说经。一一菩萨化度六十万江河沙亿百千垓。处于无上正真道。皆立大乘。其大通众慧如来八十四万劫。乃从三昧兴就法座。普告一切诸比丘众。十六王子所建功德难及无量。至未曾有智慧巍巍。则以供养无数亿百千诸佛。众行具足普受圣慧。入于道明合集佛智。诸比丘众皆当稽首。恭敬自归十六仁贤。数数莫懈。其志声闻缘觉乘。已得声闻缘觉之路。若行菩萨及成就者。其新发意皆当付此。诸族姓子。听所说经不拒逆者。皆当逮得无上正真之道成佛圣慧。诸族姓子顺世尊教。以是正法数数分别为一切说。其十六子具菩萨乘。一一开化六十江河沙等人。所生之处常共俱会。亦复普说听正法谊。各各值见四十亿百千诸佛世尊。或当复更见诸佛者。今我班宣四辈

佛言欲知尔时十六国王子乎。答曰不及也。佛言。今皆成无上正真之道。今悉现在处于十方说法救护。无数亿百千垓兆载声闻众。不可称计菩萨东方现在甚乐世界。有二佛号无怒山岗如来至真等正觉。东南方现在二佛。号师子响师子幢如来。南方现在二佛。号一住常灭度如来。西南方现在二佛。号帝幢梵幢如来。西方现在二佛。号无量寿超度因缘如来。西北方现在二佛。号栴檀神通山藏念如来。北方现在二佛。号乐雨雨音王如来。东北方现在二佛。号除世惧。今吾能仁。于忍世界。得成如来至真等正觉。合十六尊

又告比丘。吾等十六为沙弥时。在彼佛世讲说经法。众生听受。一一菩萨开化无量诸江河沙亿百千垓。发无上正真道者。今得成就为菩萨道。住声闻地者。渐当诱进无上大道。稍稍当成最正觉。所以者何。如来之慧难限难计。不可逮及为若此也。又告比丘。何所是乎。吾为菩萨时。开化无量亿百千垓江河沙等。听闻咨受诸通慧者。当来末世。或有发意。学弟子乘。成为声闻。后不肯听受菩萨之教。不解佛慧不行菩萨。一切志在无为之想。谓当灭度。甫当往至他佛世界。顺殊异行生异佛国。当求道慧志听启受。尔乃解知如来之法。有一灭度无有二乘也。皆是如来善权方便说三乘耳。如来正觉灭度之时。若有供养以清净行。信乐妙言趣于经典。一心定意为大禅思。当知尔时观于如来。皆普合会诸菩萨众。会诸声闻听受此法。尔乃睹见世间佛道。无二灭度也。如来正觉善权说耳。其乐下劣小乘行者。则自亡失远乎人种。不解人本为欲所缚。如来灭度时。若有闻说欢喜信者。佛恩所护

假喻旷野五百里路。迥绝无人亦无国君。有一导师聪慧明达。方策密谋隐知远近。将众贾人欲度悬迥。皆俱疲怠不能自前。各思恋曰。予等安处圣兴之土。本国平雅有君长师父。今来远涉极不任进。宁可共还免离苦难。导师愍之。发来求宝中路而悔。设权方便于大旷野。度四千里若八千里。以神足力化作大城。告众商人无怀废退。大国已至可住休息。随意所欲饭食自恣。欲得大宝于此索之。又告比丘。商人见城人民兴盛。快乐无极怪未曾有。离苦获安喜用自慰。无复忧恐饥乏之患。自谓无为如得灭度。停止有日隐知欲厌。即没化城令无处所。告众贾曰。速当转进到大宝地。吾见汝等行疲心惧。故现此城

又告比丘。如来如是。为人等伦唱道经谊。睹见生死长久艰难虚乏之患。现于三乘。禅定一心使得灭度。又佛从本说有一乘。闻佛讲法不受道慧。若患厌者谓当积行甚为勤苦。如来悉见其心所念志疲懈想。为现声闻缘觉易得。犹如无导化作大城。人民饶裕商者晏息。视如厌玩没之不现。为众商人说幻化城。其导师者谓如来也。大旷野者谓五道生死。众商贾人谓诸学者。将行求宝谓说道慧菩萨行法。中路厌玩不肯进者。谓佛难得累劫积功不可卒成。诱以声闻缘觉易办。化作城者谓罗汉泥洹。没城不现谓临灭度。佛在前立劝发无上正真道意。其罗汉事限碍非真不至大道。若至他方与佛相见。得不退转无所从生。乃为大宝究竟之事。佛语诸比丘。如来说法尔等闻之。谓悉备足。不知所作尚未成办。又如来慧普见世间一切人心。示现泥洹。如来至真等正觉。善权方便说有三乘。尔时世尊欲重解谊。说斯颂曰

 

 昔有大通  众慧导师  适坐道场

 于佛树下  其佛定处  具十中劫

 尚未得成  究竟道谊  诸天龙神

 阿须伦等  普发精进  供养最胜

 雨诸天华  纷纷如降  用散等觉

 人中之导  于虚空中  畅发雷震

 而以进贡  上尊大圣  最胜在彼

 行甚勤苦  所行久长  成无上道

 专精思惟  于十中劫  乃成正觉

 大通众慧  诸天人民  亿百千垓

 一切众生  欢喜踊跃  彼佛本有

 诸子十六  皆顺禀受  人中道化

 众庶之类  亿百千垓  眷属围绕

 造两足尊  前稽首礼  师长圣尊

 殷勤启谏  愿说经典  勇猛师子

 讲未闻者  饱满我等  及世人民

 十六荒域  及此世界  久远空墟

 大圣乃兴  梵天宫殿  亘然大明

 现众瑞应  悉分别说  东方世界

 亿百千垓  五百国土  自然震动

 彼有大梵  自处其宫  威神功德

 巍巍最上  于时睹见  此本瑞应

 寻即造诣  愍伤俗者  则以天华

 供散大仁  皆用宫殿  奉上世尊

 鼓乐弦歌  赞佛功德  劝谏正导

 令转法轮  时人中尊  默然受之

 寻为如应  解说经法  南方西方

 北方世界  上方下方  四隅境域

 亿千垓众  梵天悉来  各献所珍

 以为供养  又复下方  诸界梵天

 普亦如是  等无有异  皆以宫殿

 奉上大圣  嗟叹如来  悉共劝助

 愿转法轮  光阐心目  无数亿劫

 难得值遇  惟垂示现  往古根力

 加哀开[門@為]  甘露法门  普等法眼

 分别慧谊  宣扬群典  若干品类

 时佛为说  遍示四谛  一切具解

 十二因缘  为显无黠  令得眼目

 讲说生死  忧苦空患  一切世间

 悉从生有  当知因是  致于终没

 如来适说  是法欲竟  若干种类

 无央数人  八十亿垓  众生之俦

 于时听者  住声闻乘  何况余方

 立第一地  彼时最胜  所说经法

 如江河沙  黎庶清净  都卢志于

 声闻之行  导师圣众  计数若兹

 一切共算  不能称限  众等品类

 一一如是  皆悉若斯  立大上慧

 于时至尊  十六圣子  等俱学者

 齐共同心  一切出家  咸为沙弥

 而悉分别  佛方等经  吾等当成

 世之明父  汝党如是  皆得上慧

 斯诸众生  悉令如此

 又如世尊  为法之眼  最胜至诚

 见人心本  幼少为童  常行平等

 而为众生  说上尊道  亿百千垓

 无底譬喻  示现因缘  寻获报应

 分别所兴  诸通敏慧  如诸菩萨

 所当造行  于时大圣  为现真谛

 显扬宣布  斯正法华  普雨讲说

 大方等经  若干千颂  不可思念

 无能限量  如江河沙  于时适说

 斯之经典  则入静室  三昧等观

 八十四万  劫中澹然  世雄尊师

 定意如斯  时诸沙弥  觐瞻大圣

 在于静室  而不出游  开化人民

 无数亿千  觉了禅定  清净无漏

 第一始设  于大法座  宣扬说此

 仁贤经典  于安住教  流布佛化

 如是比像  所造弘广  于江河沙

 不可称限  亿百千数  皆听启受

 安住之子  一一开导  算诸黎庶

 无能限量  于时最胜  灭度之后

 悉得觐于  四十亿佛  彼诸学士

 适闻斯名  便即供养  两足之尊

 有四事行  离垢为贵  悉得佛道

 现在十方  斯十六童  皆是佛子

 普在八方  敷弘道諠  于彼所说

 及听受者  是诸声闻  悉佛弟子

 步步各各  若干色像  今当亲近

 发大道意  吾身尔时  寤不觉者

 皆令一切  咸得听受  尔诸贤者

 号声闻子  善权方便  示诸人道

 吾前世时  报应如斯  应所说法

 是其因缘  假使不忍  修尊佛道

 比丘当知  魔所娆因  随其本性

 凶弊纵恣  志不奉行  不乐空慧

 无数百世  渴不值水  又当愚騃

 常处恐惧  无数丈夫  百千之众

 发迹而行  欲度旷野  又睹旷野

 殊迥艰难  其里计数  五百踰旬

 有一大人  贤圣明哲  导师开化

 心无所畏  为彼贾人  导示径路

 旷野悬邈  多有艰恐  无数亿人

 创碍羸惫  各对导师  而自诉讼

 吾等疲弊  不能进前  徒类今日

 欲退还归  导师聪明  为方便父

 谆谆宣喻  诱诲委曲  矜怜闇塞

 欲弃宝退  坏败本计  中路规还

 吾今宁可  设神足力  化造立作

 广大城郭  严庄若干  亿千人民

 而立房室  令微妙好  又当复化

 大江流河  苑园浴池  华实滋茂

 台馆殿宇  墙垣绮[女*(替-曰+貝)]  男女若干

 巨亿百千  诱恤勉励  使不恐惧

 各自侥庆  欢喜悦豫  今日得至

 于此大城  入市所娱  所欲之具

 心怀忻然  如得灭度  尔等及吾

 诸难以除  以亲亲故  欢悦所安

 今日一切  恣所施为  从己所乐

 周遍观采  与卿同心  故郑重说

 悉来聚集  听闻所说  吾以神足

 化作大城  吾时观察  枯燥荆棘

 每惧仁等  创楚悔还  即设善权

 化现众诸  且宜精志  顺路进前

 佛告比丘  吾亦如是  见无央数

 亿千众生  患厌勤苦  周旋迷惑

 以方便教  而开导之  故佛念斯

 如是利谊  厌于佛道  不得灭度

 一切道父  而觉了之  贤等事办

 今得罗汉  故劝助立  住斯德报

 偶察诸贤  得至罗汉  汝等一切

 皆弃众苦  一切众会  乃演斯法

 诸佛大圣  善权方便  讲说佛教

 大仙救护  其乘有一  未曾有二

 休息尔等  故分别说  由是教化

 此诸比丘  当兴精进  第一英妙

 诸仁当志  一切敏慧  菩萨典法

 无有灭度  我常发求  成诸通慧

 得达十方  最胜之法  颜貌殊妙

 相三十二  当得佛道  乃应灭度

 诸大导师  说法如是  且令休息

 自谓灭度  适得休息  言获无为

 缘是之故  畅诸通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