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杂阿含经卷第二
·佛说七佛经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四分律卷第一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现在十方千五百佛名并杂佛同号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法华部 > 正法华经 > 内容

正法华经信乐品第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1-24 12: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正法华经卷第三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信乐品第四

于是贤者须菩提。迦旃延。大迦叶。大目揵连等。听演大法得未曾有。本所未闻。而见世尊授舍利弗决。当得无上正真之道。惊喜踊跃咸从坐起。进诣佛前偏袒右肩。礼毕叉手瞻顺尊颜。内自思省心体熙怡。支节和怿悲喜并集。白世尊曰。唯大圣通。我等朽迈年在老耄。于众耆长佥老羸劣。归命众祐冀得灭度。志存无上正真之道。进力鲜少无所堪任。如来所讲我等靖听。次第坐定诸来大众。不敢危疲无所患厌。前者如来为鄙说法。已得于空无相无愿。至于佛典国土所有。于一切法无所造作。其诸菩萨所可娱乐。如来劝发多所率化。鄙于三界而见催逐。常自惟忖谓获灭度。今至疲惫。尔乃诲我以奇特谊。乐于等一则发大意。于无上正真道。而今大圣授声闻决当成正觉心用愕然怪未曾有。余得大利各当奉事。乃获逮闻如是品经。从过去佛常闻斯法。故初值遇。则我禄厚喻获妙宝。无央数妙意所至愿。现在于色而无所畏。珍琦鼓乐自然为鸣。而燃大灯昭耀弥广。栴檀丛林芬蕴而香。唯然世尊。我岂堪任而说之乎。告曰可也。时诸声闻共白佛言。昔有一士离父流宕。侨亭他土二三十年。驰骋四至求救衣食。恒守贫穷困无产业。父诣异城。获无央数金银珍宝水精琉璃车磲马瑙珊瑚虎魄。帑藏盈满。侍使僮仆象马车乘不可称计。眷属无数七宝丰溢。出内钱财耕种贾作。子厄求食周行国邑城营村落。造富长者适值秋节。入处城内循行帑藏。与子别久忽然思见。不知所在自念一夫。财富无量横济远近。窃惟我老朽耄垂至。假使终没室藏骚散。愿得见子恣所服食。则获无为不复忧戚。其子侥会至长者家遥见门前。梵志君子大众聚会眷属围绕。金银杂厕为师子座。交露珠璎为大宝帐。父坐其中分部言教。诸解脱华遍布其地。亿百千金以为饮食。子觐长者色像威严。怖不自宁。谓是帝王若大君主。进退犹豫不敢自前。孚便驰走。父遥见子心用欢喜。遣傍侍者追呼令还。遑懅躄地。谓追者曰。我不相犯。何为见捉。侍者执之俱诣长者。长者告曰。勿恐勿惧。吾为子勤广修产业帑藏充实。与子别久数思相见。年高力弊父子情重将入家内。在于众辈不与共语。所以者何。父知穷子志存下劣不识福父。久久意悟色和知名又见琦珍。长者言曰。是吾子也以权告子。今且恣汝随意所奉。穷子怪之得未曾有。则从坐起行诣贫里求衣索食。父知子缘方便与语。汝便自去与小众俱。子来至此而再致印曰。至此宅有所调饰。父付象马即令粗习。假有问者答亦如之。当调车马严治宝物恣意赐与。父求穷子所可赈给。具足如斯。时子于厩调习车马缮治珍宝。转复教化家内小大。父于窗牖遥见其子所为超绝。脱故所著沐浴其身。右手洗之。以宝璎珞香华被服。光曜其体皆令清净。而告之曰。尔从本来何所兴立。何所系属。舍吾他行。勤苦饥寒。吾以耄矣以情相告。便时纳娶。嬉游饮食以康祚胤。吾所造业不可訾计。众宝具足子知之乎。求汝积年而恋恶友。今乃来归宜除瑕垢。吾有妙宝夜光明珠琦珍瑰异。皆为汝施。僮仆侍使男女大小。恣意所欲。一以相付。吾爱念汝。犹如国王幸其太子。诸尊声闻共白佛言。彼时穷子。播荡流离二三十年。至长者家乃得申叙。追惟前后游观所更心悉念之。时大长者寝疾于床知寿欲终。自命其子而告之曰。吾今困劣宜承洪轨。居业宝藏若悉受之。周济穷乏从意所施。辄备奉教喜不自胜。所行至诚不失本誓。父知子志身行谨敕。先贫后富益加欣庆。宗敬亲属礼拜耆长。父于国王君主大臣众会前曰。各且明听。斯是吾子则吾所生。名字为某。舍我流迸二三十年。今乃相得。斯则吾子吾则是父。所有财宝皆属我子。子闻宣令大众之音。心益欣然而自念言。余何宿福得领室藏。诸声闻等又白佛言。大富长者则譬如来。诸学士者则谓佛子。勉济吾等三界勤苦。如富长者还执其子度脱生死。于是世尊。有无央数圣众之宝。以五神通除五阴盖。常修精进在彼道教。志于灭度谓为妙印。殷勤慕求初不休懈。欲得无为意中默然。熟自思惟所获无量。于如来所承顺法行。遵修禅定而常信乐。谓观我等懈废下劣。而不分别不能志愿。此如来法珍宝之藏。于今世尊以权方便。观于本际慧宝帑藏。蠲除饥[飢-几+內]授大妙印。唯然大圣于今耆年。斯大迦叶从如来所朝旦印印。当至无为。又世尊为我等示现菩萨大士慧谊。余党奉行为众说法。当显如来圣明大德。咸使畅入随时之谊。所以者何。世雄大通善权方便。知我志操不解深法。为现声闻。畏三界法及生老死。色声香味细滑之事。趣欲自济不救一切。离大慈悲智慧善权。禅定三昧乃知人心。不睹一切众生根原。譬如穷士求衣索食。而父须待欲使安乐。子不觉察。佛以方便随时示现。我等不悟。今乃自知成佛真子。无上孙息为佛所矜。施以大慧。所以者何。虽为佛子下贱怯弱。假使如来。睹心信乐喜菩萨乘。然后乃说方等大法。又世尊兴为二事。为诸菩萨现甘露法。为诸下劣志愿小者。转复劝进入微妙谊。譬如彼子与父别久。行道遥见。不识何人呼而怖惧。后稍稍示威仪法则乃知是父。佛亦如是。吾等不解菩萨大士。虽从法生为如来子。但求灭度。不志道场坐于树下降魔官属度脱一切。我辈自谓已得解脱。以是之故。今日睹闻未为成就。不为出家不成沙门。今如来尊现诸通慧。我等以获大圣珍宝。佛则为父我则为子。父子同体焉得差别。犹如长者临寿终时于大众前。宣令帝王梵志长者君子。今诸所有库藏珍宝用赐其子。子闻欢喜得未曾有。佛亦如是。先现小乘一时悦我。然今最后。普令四辈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上世间一切人民。显示本宜。佛权方便说三乘耳。尚无有二岂当有三。是诸声闻皆当成佛。我等悦豫不能自胜。时大迦叶则说颂曰

 

 我等今日  逮闻斯音  怪之愕然

 得未曾有  由是之故  心用悲喜

 又省导师  柔软音声  尊妙珍宝

 为大积聚  一处合集  以赐我等

 未曾思念  亦不有求  还闻弘教

 心怀踊跃  譬如长者  而有一子

 兴起如愚  亦不闇冥  自舍其父

 行诣他国  志于殊域  仁贤百千

 于时长者  愁忧念之  然后而闻

 即自迸走  游于十方  意常悒戚

 父子隔别  二三十年  与人恋讼

 欲得其子  便诣异土  入于大城

 则于彼止  立于屋宅  具足严办

 五乐之欲  无数紫金  及诸珍宝

 奇异财业  明珠碧玉  象马车乘

 甚为众多  牛畜猪彘  鸡鹜羠羊

 出内产息  贾作耕种  奴仆僮使

 不可计数  严办众事  亿千百类

 又得王意  威若国主  一城民庶

 委敬自归  诸郡种人  远皆戴仰

 若干种业  因从求索  兴造既多

 不可计限  势富如是  啼哭泪出

 吾既朽老  志力衰变  心诲思想

 欲得见子  夙夜追念  情不去怀

 闻子之问  意增烦惋  舍我别来

 二三十年  吾之所有  财业广大

 假当寿终  无所委付  计彼长者

 其子愚浊  贫穷困厄  常求衣食

 游诸郡县  恒多思想  周旋汲汲

 慕系啬口  征营驰迈  栽自供活

 或时有获  或无所得  缠滞他乡

 亦怀悒傶  志性褊促  荆棘劙身

 展转周旋  行不休息  渐渐自致

 到父所居  槃桓入出  复求衣食

 稍稍得进  至于家君  遥见势富

 极大长者  在于门前  坐师子床

 无数侍卫  眷属围绕  出入财产

 及所施与  若干人众  营从立侍

 或有计校  金银珍宝  或合簿书

 部别分莂纪别入出  料量多少

 于时穷子  见之如此  倚住路侧

 观所云为  自惟我身  何为至此

 斯将帝王  若王太子  得无为之

 所牵逼迫  不如舍去  修己所务

 思虑是已  寻欲迸逝  世无敬贫

 喜穷士者  是时长者  处师子座

 遥见其子  心密踊跃  寻遣侍者

 追而止之  呼彼穷子  使还相见

 侍者受教  追及宣告  录召令还

 即怖僻地  心窃自惟  得无被害

 曷为见执  何所求索  大富长者

 见之起强  怜伤斯子  为下劣极

 亦不睹信  彼是我父  又复怀疑

 不审财宝  其人慰喻  具解语之

 有紫磨金  积聚于此  当以供仁

 为饮食具  典摄众计  役业侍使

 吾有众宝  蕴积腐败  委在粪壤

 不见饰用  子便多取  以为质本

 蓄财殷广  无散用者  其人闻告

 如是教敕  则寻往诣  奉宣施行

 受长者教  不敢违命  即入家中

 止顿正领  尔时长者  遥从天窗

 详观察之  知何所为  虽是吾子

 下劣底极  唯晓计算  调御车耳

 即从楼观  来下到地  便还去衣

 垢污之服  则便往诣  到其子所

 敕之促起  修所当为  则当与卿

 剧难得者  以德施人  案摩手脚

 碱醲滋美  以食相给  及床卧具

 骑乘所乏  于时复为  娉索妻妇

 敖黠长者  以此渐教  子汝当应

 分部之业  吾爱子故  心无所疑

 渐渐稍令  入在家中  贾作治生

 所入难计  所空缺处  皆使盈溢

 步步所行  鞭杖加人  珍琦异宝

 明珠流离  都皆收检  内于帑藏

 一切所有  能悉计校  普悉思惟

 财产利谊  为愚騃子  别作小库

 与父不同  在于外处  于时穷士

 心自念言  人无有此  如我库者

 时父即知  志性所念  其人自谓

 得无极势  即便召之  而亲视之

 欲得许付  所有财贿  而告之曰

 今我一切  无数财宝  生活资货

 聚会大众  在国王前  长者梵志

 君子等类  使人告令  远近大小

 今是我子  舍我迸走  在于他国

 梁昌求食  穷厄困极  今乃来归

 与之别离  二三十年  今至此国

 乃得相见  在于某城  而亡失之

 于此求索  自然来至  我之财物

 无所乏少  今悉现在  于斯完具

 一切皆以  持用相与  卿当执御

 父之基业  其人寻欢  得未曾有

 我本贫穷  所在不诣  父时知余

 为下劣极  得诸帑藏  今日乃安

 大雄导师  教化我等  睹见下劣

 乐喜小乘  度脱我辈  使得安隐

 便复授决  当成佛道  于今安住

 多所遣行  无数菩萨  慧力无量

 分别示现  无上大道  攀缘称赞

 亿垓譬喻  余等得闻  最胜诸子

 则便奉行  尊上大道  所当起立

 视众眼目  当于世间  得成佛道

 而为圣尊  造业如斯  将养拥护

 于此佛法  讲说分别  最胜慧谊

 则为感动  一切众生  我等志愿

 贫心思念  假使得闻  于斯佛诲

 不肯发起  如来之慧  睹见最胜

 宣畅道谊  意中自想  尽得灭度

 不愿志求  如此比慧  又闻大圣

 诸佛国土  未曾有意  发欢喜者

 寂然在法  一切无漏  弃捐所兴

 灭度之事  由此思想  不成佛道

 常当修行  昼夜除慢  诸佛道谊

 最无有上  未曾劝助  志存于彼

 今乃究竟  具足最胜  得无为限

 当舍阴盖  长夜精进  修理空谊

 解脱三界  勤苦之恼  佛兴教戒

 则以具严  如是计之  无所乏少

 最胜所演  经身之慧  假使有人

 愿等佛道  为是等故  加赐法事

 由缘致斯  余徒钦乐  有大导师

 周旋世间  普悉观察  如此辈相

 诸恐惧者  令得利谊  求索劝助

 令我信乐  善权方便  犹若如父

 譬如长者  遭时大富  其子而复

 穷劣下极  则以财宝  而施与之

 大圣导师  所兴希有  分别宣畅

 善权方便  诸子之党  志乐下劣

 修行调定  而以法施  我等今日

 致得百千  未曾有法  如贫得财

 于佛教化  获道得宝  第一清净

 无复诸漏  长夜所习  戒禁定意

 执谊将护  世雄唱导  今日有获

 佛之大道  眷属围绕  修行无阙

 其有长夜  清净梵行  依倚法王

 深远之慧  而为具足  此尊德果

 日成微妙  无有诸漏  我等今日

 乃为声闻  还得听省  上尊佛道

 当复见扬  圣觉音声  以故获听

 超度恐惧  今日乃为  致无所著

 以无著谊  为诸天说  世人魔王

 及与梵天  为亲一切  众生之类

 何所名色  造立寂然  蠲除众生

 无亿数劫  于是所造  甚难得值

 计于世间  希有及者  今日无著

 烧罪度岸  修行为业  踊跃欢喜

 吾等归圣  以顶受之  所愿具足

 如江河沙  饮食衣服  若干巨亿

 诸床卧具  离垢无秽  用栴檀香

 以为屋室  柔软坐具  以敷其上

 若疾病者  无所药疗  今日供养

 安住广度  所施劫数  如江河沙

 所造立者  无能夺还  高远之法

 无量无限  其大神足  建立法力

 佛为大王  无漏最胜  堪任坚强

 常修牢固  安慰劝进  恒以时节

 未曾修设  望想福行  于一切世

 诸法中尊  皆为大神  最胜如来

 然大灯明  示无央众  知诸黎庶

 筋力所在  若干种种  所喜乐愿

 因缘百千  而顺开化  如来皆睹

 众人性行  他人心念  一切群萌

 以若干法  而致堕落  以法示现

 此尊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