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咒齿经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如幻三昧经
·佛说七佛经
·劝善经
·金刚峰楼阁一切瑜伽瑜只经
·杂阿含经卷第二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
·佛说阿弥陀经
·金刚三昧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法华部 > 正法华经 > 内容

正法华经应时品第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1-24 11: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正法华经卷第二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应时品第三

于是贤者舍利弗。闻佛说此欣然踊跃。即起叉手白众祐曰。今闻大圣讲斯法要。心加欢喜得未曾有。所以者何。常从佛闻法说化导诸菩萨乘。见余开士听承佛音德至真觉。甚自悼感独不豫及。心用灼惕。所示现议所不绍逮。我已永失如来之慧。假使往返山林岩薮。旷野树下闲居独处。若在宴室谨敕自守。一身经行益用愁毒。深自惟言法号等入。世尊为我现若干教。而志小乘自我等咎。非如来也。所讲演法大圣等心。为开士叹思奉尊者。为受第一如来训典。堪至无上正真之道。我等所顺而被衣服。所建立愿不以频数。唯然世尊。鄙当尔时用自克责。昼夜寝念。虽从法生不得自在。偏蒙圣恩得离恶趣。今乃逮闻时。舍利弗以颂赞曰

 得闻佛乘  一句之业  超出本望

 怪未曾有  所当受获  非心口言

 睹大尊雄  益怀喜欢  假使有人

 能造行者  闻安住音  以为奇雅

 诸尘劳垢  鄙已蠲尽  音声之信

 亦悉永除  我本昼日  设经行时

 若在树下  端坐一心  设在林薮

 山岩之中  心自思惟  如此行谊

 呜呼自责  弊恶之意  因平等法

 而得无漏  不由三界  顺尊法居

 追悔过事  以诫将来  紫磨金容

 相三十二  我已违远  失不自严

 众相八十  具足殊特  种种积累

 不以璎珞  根力脱门  八部之音

 于平等法  而自危削  诸佛之法

 有十八事  如是之谊  我已永失

 音声所闻  达于十方  吾以得见

 愍世俗者  一身独己  昼日经行

 又自克责  而内思惟  我每夙夜

 深自料计  反侧婉转  忖度己身

 当问世尊  如是之谊  鄙何所失

 当复所失  现在眼前  于圣明日

 夙夜过去  逝不休息  见余菩萨

 而不可计  世雄尊师  之所开化

 彼等悉闻  此佛音教  为诸群萌

 讲演法力  其法无想  诸漏已尽

 普悉晓畅  致微妙慧  睹若干种

 诸所祠祀  历外异学  诸邪伪术

 由是之故  解佛言教  观见脱门

 即说灭度  一切得解  诸所见行

 寻时开了  空无之法  由是自谓

 已得灭度  今乃自知  非至泥洹

 得觐诸佛  天中之天  时人中上

 众会围绕  三十二相  光色巍巍

 因斯觉了  至度无余  我适闻说

 除于众热  不以音声  而得无为

 如我所知  正觉师子  诸天世人

 之所奉事  则以力势  恒住如斯

 第一初闻  大圣之教  波旬时化

 变为佛形  无得为魔  之所娆害

 如因缘行  而引说喻  无央数亿

 显现垓限  善立彼岸  至道意海

 得闻彼法  除诸狐疑  有百千佛

 及垓之数  悉得睹见  众灭度脱

 如斯诸佛  所说经典  善权方便

 随顺御之  假使有见  现究竟行

 当来诸佛  众亿百千  善权方便

 导御是党  为讲说经  诱进泥洹

 随其体像  化以慧行  悉而分别

 次第所有  诸佛之法  所当教诲

 寻即承圣  受转经轮  世雄导师

 现真雅训  吾亦如是  依蒙其像

 彼诸魔众  而不敢当  心未常怀

 邪疑之碍  普兴柔软  深妙之道

 以佛音声  而得欢欣  今日所有

 诸志犹预  以弃沉吟  住于圣慧

 我成如来  无众结网  诸天世人

 以为眷属  今日得睹  佛之道眼

 当劝助化  于众菩萨 

佛告贤者舍利弗。今吾班告天上世间沙门梵志诸天人民阿须伦。佛知舍利弗。曾以供奉三十二千亿佛。而为诸佛之所教化。当成无上正真道。吾身长夜亦开导汝以菩萨谊。尔缘此故兴在吾法。如来威神之所建立。亦本愿行念菩萨教。未得灭度自谓灭度。舍利弗。汝因本行欲得识念无央数佛。则当受斯正法华经一切佛护。普为声闻分别说之。佛语舍利弗。汝于来世无量无数不可计劫。供养亿百千佛受正法教。奉敬修行此方等经。具足众行当得佛道。号莲华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其世界名离垢。平等快乐威曜巍巍。诸行清净所立安隐。米谷丰贱人民繁炽。男女众多具足周备。琉璃黄金以为长绳。连绵路傍一切路边。有七宝树八重交道。行树枝叶华实常茂。莲华光正觉亦当承续说三乘法。而佛说法具足一劫。所可演经示奇特愿。劫名大宝严。所以名曰大宝严者。谓彼佛国诸菩萨众。诸菩萨众有无央数。不可思议无能限量。唯有如来乃能知数。菩萨大士在其佛土。为觉意宝行如莲华。无有新学久殖德本。净修梵行而无年限。亲近如来常应佛慧。具大神通志存法要。勇猛志强诸菩萨众。具足如是无有缺减。是故其劫名大宝严。莲华光佛当寿十二中劫。不可计童子时也。其国人民当寿八劫。莲华光如来过十二劫。有菩萨名坚满。当授其决。告诸比丘言。此坚满大士。吾灭度后当得无上正真道。号度莲华界如来正觉。莲华光佛灭度之后。正法像法住二十中劫。其佛世界如前佛土等无差特。度莲华界如来亦寿二十二中劫。尔乃灭度。佛灭度后。其佛正法及像法住二十二中劫。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卿舍利弗  于当来世  得成为佛

 显如来尊  号莲华光  普平等目

 教授开化  众庶亿千  奉事无数

 诸佛亿载  于彼修力  多所兴立

 所在劝化  得为十力  便当成就

 上尊佛道  不可思议  无央数劫

 劫当号名  大宝严庄  世界名曰

 为离诸垢  其莲华光  国土清净

 以绀琉璃  遍敷为地  紫磨金绳

 连绵为饰  若干种树  皆七宝成

 其树华实  悉以黄金  彼诸菩萨

 意皆坚强  所造言行  圣哲聪明

 善学佛道  亿百千垓  是等来现

 最胜法教  佛最后时  无有荫盖

 为童子时  无所慕乐  弃离爱欲

 即出家去  便得成就  上尊佛道

 斯最胜尊  则得自在  其命当寿

 十二中劫  法教当立  尽于八劫

 彼命限量  劫数如是  若大圣佛

 灭度之后  当具足满  廿二中劫

 尔时法住  若干之数  愍哀天上

 及世间人  其佛正法  灭尽之后

 像法当住  廿二中劫  彼大圣明

 舍利流布  男神女鬼  供养最胜

 其世尊德  亦当如是  告舍利弗

 且当自庆  仁者国土  严饰如是

 两足之尊  自然无伦 

尔时四部众。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龙鬼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闻佛世尊授舍利弗决。当成无上正真之道。心怀欣豫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各自脱身衣以覆佛上。时天帝释梵忍迹天。及余无数亿千天子。各各取衣供养世尊。以天华香意华大意华散于佛上。诸天衣物悉在虚空罗列而住。天上伎乐自然而鸣。天上大声自然雷震普雨天华。咸共举声而皆叹曰。今所闻法自昔未有。前波罗奈鹿苑之中。始转法轮盖不足言。今佛世尊则复讲说无上法轮。时诸天子赞颂曰

 

 于世无双比  今者转法轮

 为男女讲说  阴衰所从起

 彼第一畅说  十二展转事

 今导师演说  少能信乐者

 从世雄大圣  面闻无数法

 往始至于兹  未聆如斯典

 大导师所说  我今代劝助

 勇猛舍利弗  而乃得授决

 为叹本发意  所供养佛数

 我当蒙及逮  得佛世最上

 已所造净行  频数若干种

 奉过去诸佛  愿获佛道谊 

于是舍利弗白世尊曰。我今无结狐疑已除。现在佛前得授予决。为无上正真道。又曰。大圣。斯千二百得自在者。昔来岂不住学地乎。当来如是此佛教耶。斯诸比丘。顿止行门遵尚法律。度老病死咨嗟泥洹。是诸比丘无央数千。供养世尊。学诸所学。畏吾我惧三世。毁诸见众邪。行立灭度。已怀此想得至道场。初未曾闻如是像法。心每犹豫善哉世尊。愿说要谊。使此比丘疑网悉除。今四部众意咸怅怅。当令坦然无余结恨。佛告舍利弗。向者吾不说斯法耶。以若干种善权方便。随其因缘而示现之。如来至真等正觉所分别演。皆为无上正真道故。我所咨嗟皆当知之。为菩萨也。又舍利弗。今吾引喻重解斯谊。有明慧者当了此譬喻。如郡国县邑有大长者。其年朽迈坐起苦难。富乐无极财宝无量。有大屋宅。周匝宽博垣墙高广。其舍久故。数百千人而在其内。唯有一门及监守者。堂屋倾危梁柱腐败。轩窗既多多积薪草。时失大火。从一面起普烧屋宅。长者有子。若十若二十。欲出诸子。诸子放逸嬉戏饮食。卒见火起各各驰走。周慞诘屈不知所出。父而念曰。今遭火变屋皆然炽。以何方便免救吾子。时父知子各所好喜。即为陈设象马车乘游观之具。开示门合使出于外。鼓作倡伎绝妙之乐。戏笑相娱令济火厄。当赐众乘。象车马车羊车伎车。吾以严办停在门外。速疾走出出避火灾。自恣所欲从意所乐。诸子闻父所敕所赐象马车乘音乐之属。各共精进广设方计。土坌水浇奔走得出。长者见子安隐而出。四面露坐心各踊跃。不复恐惧。各各白言。愿父赐我诸所见许若干种伎相娱乐具象马车乘。又舍利弗。彼大长者。等赐诸子七宝大车。珠交露幔车甚高广。诸珍严庄所未曾有。清净香华璎珞校饰。敷以缯褥氍毹綩綖。衣被鲜白铄如电光。冠帻履屣世所希有。若干童子各各手持。一种一色皆悉同等。用赐诸子。所以者何。今此幼童皆是吾子。宠敬等爱意无偏党。以故赐与平等大乘。又舍利弗。吾亦如是为众生父。停储库藏满无空缺。如斯色像。教化诱进得示大乘。诸子则寻获斯大乘。以为奇珍得未曾有。而乘游行。于意云何。长者赐子珍宝大乘。将无虚妄乎。舍利弗白佛。不也安住。不也世尊。其人至诚。所以者何。彼大长者救济诸子。而不欲令遇斯火害。随其所乐许而赐之。适出之后各与大乘。以故长者不为虚妄。究竟诸子志操所趣。故以方便令免患祸。况复贮畜无量宝藏。以一色类平等大乘赐子不虚。佛言。善哉舍利弗。诚如所云。如来至真等正觉超越十方光照众冥。解脱忧恐拔断根牙。枝叶华实如来慧现。法王神力为世之父。善权方便摄持恩议。行乎大悲道心无尽。愍哀三界大火炽然。黎庶不解故现世间。救济众生生老病死。诸不可意结缚之恼。裂坏所著脱淫怒痴。诱导三乘渐渐劝示无上正真之道。适兴于世睹诸群萌。妄想财业爱惜无厌。因从情欲致无数苦。于今现在贪求汲汲。后离救护便堕地狱饿鬼畜生。烧炙脯煮饥渴负重。痛不可言。正使生天及在人间。与不可会恩爱别离。忧恼难量一时离苦。歌舞戏笑不知恐畏。无所忌难不自觉了。不肯思惟计其本末。不求救护复见烧然。三界众生勤苦之患。吾当施立无极大安。无数百千不可思议诸佛正慧。其有盈逸迷惑欲乐。如来诱立道慧神足。善权方便化现佛慧。闻使佛力无所畏。众生难寤不肯寻受。因缘所缚。未脱生老病死忧患。未始得度三界烧炙。不了所归。何谓解佛慧者。譬如长者。立强勇猛多力诸士。救彼诸子使离火患。方便诱之适出在外。然后乃赐微妙奇特众宝车乘。如是舍利弗。如来正觉以力无畏建立众德。善权方便修勇猛慧。睹见三界然炽之宅。欲以救济众生诸难。故现声闻缘觉菩萨之道。以是三乘开化驱驰使弃爱欲。教诸萌类灭三界火淫怒痴缚。色声香味细滑之法。三处五欲五欲烧人。不猗三界便得三乘。勤精三乘则超三界。进三乘者诸佛所训也。黎庶则至无央数集。世尊现戏行为娱乐。修此根力觉意禅定脱门三昧正受。然于后世致大法乐。安隐欣豫无所挂碍。又舍利弗。其有众生未兴起者。如来出世有信乐者。乐佛法教精进奉行。最后竟时欲取灭度。谓声闻乘。遵求罗汉孚出三界。譬如长者免济子难许以羊车。若复有人无有师法。自从意出求至寂然。欲独灭度觉诸因缘。于如来法而行精进。谓缘觉乘。出之火宅许以马车。假使有人。求诸通慧诸佛道慧。自在圣慧自从心出。无师主慧多所哀念。多所安隐诸天人民。欲利天上世间人民。灭度黎庶于如来法。奉修精进欲求大圣。普见之慧力无所畏。谓如来道。菩萨大士所履乘也。譬如长者劝诱其子免火患难。许以象车驱出火宅。父见子安济难无惧。自察家中财宝无量。等赐诸子高大殊妙七宝大乘。如来正觉亦复如是。睹无数众亿百千垓。使度三难勤苦怖惧。从其所愿开生死门。遂令脱出难崄恐患使灭度安。又舍利弗。如来尔时从终始宅。以无数慧力无所畏。观众罹厄矜哀喻子。普劝进使归于佛乘。不令各各从意而灭度也。如来悉诱。以佛灭度而灭度之。假使众生得度三界。以如来慧脱门定意贤圣度门。安慰欢娱施乐法谊。惠以一貌佛之大道。如彼长者本许诸子以三品乘。适见免难各赐一类平等大乘。诚谛不虚。各得踊跃无有愠恨。如来如是。本现三乘然后皆化使入大乘不为虚妄。所以者何。当知如来等觉有无央数仓库帑藏。以得自在。为诸黎庶现大法化诸通愍慧。当作是知当解此谊。如来等正觉善权力便。以慧行音唯说一乘。谓佛乘也。世尊颂曰

 

 譬如长者  而有大宅  极甚朽故

 腐败倾危  有大殿舍  而欲损坏

 梁柱榱栋  皆复摧折  多有轩闼

 及诸窗牖  又有仓库  以泥涂木

 高峻垣墙  壁障崩隤  薄所覆苫

 弥久雕落  时有诸人  五百之众

 皆共止顿  于彼舍宅  有无央数

 草木积聚  所当用者  满畜无量

 一切门户  时皆闭塞  有诸楼阁

 及诸莲华  亿千众香  而有芬气

 若干种鸟  眷属围绕  种种虺蛇

 蝠螫遁窜  在在处处  有诸恶虫

 有若干种  狖狸鼷鼠  其字各异

 呜呼啾[口*室]  其地处处  而有匿藏

 溷厕屎溺  污秽流溢  虫明刺蕀

 充满其中  师子狐狼  各各[口*睪]吠

 悉共咀嚼  死人尸体  何人闻见

 而不怖惧  无数狗犬  蹲伏窠窟

 各各围绕  皆共齹掣  假使此等

 饥饿之时  普皆诤食  疲瘦羸劣

 斗相齮啮  音声畅逸  其舍恐畏

 变状如是  有诸鬼神  志怀毒害

 蝇蚤壁虱  亦甚众多  百足种种

 及诸魍魉  四面周匝  产生孚乳

 各取分食  羯羠羝羊  不得奔走

 归其处所  虽诸鬼神  来拥护之

 不能济脱  令不被害  彼诸鬼神

 亦食众生  虽得饱满  心续怀恶

 群品不同  种姓别异  若有死者

 皆埋冡埌  彼志出外  而游所处

 鸠桓香音  志存暴弊  舒展两臂

 往来经行  无有咒术  可以辟除

 于时诸犬  取其两足  扑令仰卧

 而就击之  捉其两脚  绞加颈项

 坐自放恣  心意荡逸  诸黑象众

 厥状高大  体力强盛  拔扈自在

 旬日饥饿  行求饮食  遥见刍蒿

 奔走趣之  有针嘴虫  及铁喙鸟

 在丘圹间  见人死尸  恶鬼凶崄

 放发叫呼  诸魃凑满  贪欲慢翰

 窗牖显明  视瞻四顾  于斯窥看

 不可得常  诸邪妖魅  及众饿鬼

 雕鹫鸱枭  悉行求食  其宅恐难

 如是品类  有大园观  墙壁隤落

 室宅门户  圯裂破柝  唯一男子

 而守护之  其人在里  止顿居跱

 尔时失火  寻烧屋宇  周回四面

 而皆燔烧  无数千人  惊怖啼哭

 于今火盛  焚我子息  又彼尊者

 举声称怨  堂柱摧灭  垣屏碎散

 神诸饿鬼  扬声喜唤  雕鹫数百

 飞欲避火  无数鸠垣  框榱怀懅

 百千妖魅  慞遑驰走  亲自目见

 火所燔烧  无量群萌  乌殟灰芦

 诸薄枯者  为火所灾  各各懊恼

 而见焚烧  炙燎焦烂  沸血流离

 于时此宅  强猛之众  一一鬼魅

 悉共啖食  臭烟熢勃  称赞香美

 一切奔骛  周旋诘屈  蜈蚣蚰蜒

 蚳蛆并出  厌魅勇逸  多所龃齰

 头上火然  游行嬉怡  悉饥食啖

 火所烧者  其屋宅中  怖遑若兹

 百千人众  烧丧狼藉  于时宅主

 大势长者  见之如斯  急急孚务

 闻此灾祸  愍念诸子  建立伎乐

 宝乘诱出  有诸愚痴  不能解知

 于彼戏笑  放逸自恣  长者听察

 寻入馆内  騃夫不觉  无解脱想

 今我诸子  闇蔽闭塞  一切盲瞆

 无有耳目  以戏乐故  而自系缚

 种姓孙息  甚难得值  凡品众庶

 若干等伦  遭大灾火  各各痛恼

 鬼神蛇虺  心中怀毒  无数妖魅

 欢喜踊跃  诸狼狐狗  亦不可计

 饥渴欲求  饮食之具  我子众多

 皆没于此  设无火灾  亦不可乐

 狐疑众结  酷苦若是  何况周匝

 普见炽然  执愚意者  于斯自恣

 诸子贪戏  而相娱乐  永不思惟

 父所言教  心不自念  速图方计

 尔时长者  意自忖度  吾生此子

 勤苦养育  得无为火  而见烧爇

 于何救子  而脱孙息  即自思议

 立造权计  今我诸子  耽媔音伎

 祸害乘至  非戏乐时  痛哉愚愦

 不睹酷苦  诸童瑕猥  不识此难

 今吾心怖  子乐逸荡  要从精进

 免济大墙  即寻设计  于舍之外

 施张伎乐  游戏之具  子所好慕

 吾皆办之  调隐音节  一时俱作

 诸子闻赐  贪爱乐音  各各速疾

 尽力劢励  驱逐一切  迸出灾屋

 得脱苦恼  集子一处  安隐欢然

 无复恐惧  于是长者  见诸子出

 心中宽泰  意得自由  广设众具

 师子之座  吾身今日  则获无为

 彼诸苦患  已永尽除  斯诸童子

 修精进力  迷在灾宅  而自放恣

 前者曾更  无限眠寐  火[火*僉]然炽

 人遭此难  阴盖所覆  心不开解

 今日一切  皆得解脱  已致自然

 志之所愿  父见诸子  志在安隐

 于时诸子  往诣长者  唯愿天父

 各各赐我  如前所许  若干种乘

 本居遇火  迷冥不寤  大人敕教

 一切奉承  当赐诸子  三品之乘

 今正是时  愿垂给与  于时长者

 敕侍开藏  紫磨天金  明月珠宝

 上妙珍异  世所希有  极好奇特

 弘雅之车  最尊难及  庄校严饰

 周匝栏楯  珠玑璎珞  幢幡缯彩

 而为光观  金银交露  覆盖其上

 炜晔殖立  珍宝诸华  四面周匝

 而皆下垂  车上重叠  敷诸坐具

 天缯白褺  而不可计  又复加施

 柔软茵褥  无量綩綖  参席于车

 计所校饰  车价亿千  奇异珍宝

 无量兆载  其象多力  鲜白如华

 象身高大  仪体扰驯  调驾宝车

 以为大乘  于时长者  严车以办

 各以赐与  诸正士畴  皆是我子

 一切等给  是时诸子  欢喜踊跃

 各各处处  欣庆相娱  告舍利弗

 大仙如是  为诸群生  救护父母

 一切众庶  皆是我子  为三界欲

 所见缠缚  计惟三处  如彼火宅

 勤苦患恼  具足百千  此则所谓

 普然无余  生老病死  忧哭之痛

 佛为三界  救度无余  游在闲居

 若坐林树  则常应时  将护三处

 彼见烧炙  皆斯吾子  寤诸黎庶

 令得自归  由此意故  示现于彼

 一切黎元  愚不受教  坐着爱欲

 而自絷绁  善权方便  为大良药

 分别三乘  以示众生  适闻三界

 无量瑕秽  则以随时  驱劝令出

 其诸菩萨  来依倚佛  六通三达

 成大圣慧  或有得成  为缘觉乘

 逮不退转  致佛尊道  现在诸子

 因佛自由  以是譬喻  无有嗔恨

 缘是得近  于佛道乘  受斯一切

 得为最胜  于是恢阐  平等之信

 降伏弃离  一切世色  诸正觉慧

 殊异道德  稽首归命  于圣中尊

 根力脱门  一心如是  三昧之定

 亿数千垓  诸佛之子  常所宗重

 斯则名曰  尊妙大乘  昼则誓愿

 志存降魔  夜每专精  钦慕不倦

 于一年数  若历劫数  度脱众生

 无数千垓  所喻宝乘  则谓于斯

 以是游至  于佛道场  无数佛子

 以为娱乐  其有听者  安住弟子

 告舍利弗  卿当知是  计有一乘

 则无有二  住至十方  一切求索

 知人中上  普行善权  稍稍诱进

 从微至大  先现声闻  缘觉之证

 适德三界  欲舍之去  然后便示

 菩萨大道  佛恩普润  譬如良田

 随其所种  各得其类  种者所殖

 非地增减  佛亦如是  一切普等

 常示大道  取者增减  佛则于彼

 诸人者父  我常观者  众庶苦恼

 无数亿劫  而见烧煮  三界之中

 恐畏之难  佛为唱导  使得灭度

 诸贤无为  今日乃知  弃捐生死

 脱勤苦患  其有菩萨  住于是者

 至诚之决  取譬若斯  一切普闻

 佛之明日  诸大导师  行权方便

 所当劝助  如诸菩萨  瑕秽爱欲

 亦可恶厌  心闇塞者  而见污染

 是故导师  为说勤苦  现四圣谛

 当分别此  假使众人  不解众恼

 根着冥尘  不肯舍离  故为是等

 而示其路  因从所习  而致诸苦

 爱欲已断  常无所著  已得灭度

 于斯三品  了无有异  则得解脱

 若修八路  便得超度  告舍利弗

 何所为度  受无所有  则为解脱

 彼亦不为  一切解脱  无所灭度

 便见导师  佛何以故  而说解脱

 无所逮者  乃成佛道  当得如我

 为圣法王  以安隐谊  现出于世

 告舍利弗  是吾法印  是佛最后

 微妙善说  愍伤诸天  及于世间

 在所游处  常能独行  假使有人

 讲说是典  若有劝助  代欢喜者

 闻其妙法  当奉持之  为悉供养

 过去诸佛  奉持此法  至不退转

 假使有人  信乐斯经  往古已见

 过去导师  亦悉奉顺  诸圣至尊

 如得逮闻  如是典摸  皆得曾见

 吾之仪容  又亦观察  我比丘众

 常观勤视  今现菩萨  信斯典者

 德亦如是  一切皆瞻  是诸菩萨

 其信此经  则亦如是  顽騃闇夫

 不肯笃信  若说此经  诸得神通

 诸声闻党  非其所逮  缘觉之乘

 亦不能了  今我所有  诸声闻等

 舍利弗身  坚固信之  仁辈如是

 信大法典  现在尽悉  不着因缘

 假使不应  斯经卷者  则为谤讪

 佛天中天  闇冥辈类  常怀爱欲

 未曾解了  无所生法  又其毁谤

 善权方便  世间所有  佛常明日

 其闻佛说  讲此罪福  志不欢乐

 颜色为变  我今现在  及灭度后

 若有诽谤  如是典比  不使比丘

 书写斯经  佛说罪缘  皆谊普听

 没失人身  堕无择狱  处于其中

 具足一劫  又无央数  过是之限

 若罪竟已  常在痴冥  假令得出

 于地狱中  便当堕于  禽兽畜生

 为狗蛊狐  其形燋悴  当入人宅

 或复见害  设有憎恶  佛经典者

 其色变异  黯黕如墨  罪之所为

 颜常若漆  身体羸瘦  而无润泽

 为诸品类  所见贱秽  瓦石打掷

 啼哭泪出  其人常被  挝捶榜笞

 饥渴虚乏  躯形瘦燥  当坠畜生

 骆驼驴骡  常负重担  而得捶杖

 心中燠燶  厄求刍草  谤佛斯经

 获罪若此  虽得为人  身疽癞疮

 状貌痤陋  肌色伤烂  假使行人

 县邑聚落  童子轻易  戏弄叉踏

 其愚騃子  若后寿终  即当堕生

 边夷狄处  当为含血  蠕动之类

 或为聋哑  不得自在  假使诽谤

 此经获罪  常多疾病  体生疽虫

 无数之命  唼食其躯  心常忧瘀

 疾不离己  告舍利弗  不信此经

 彼男子者  无黠无明  所在悭贪

 性常嚵[口*斥]  生盲无目  人所弃捐

 人坐不信  于佛大道  口中常臭

 恶气外薰  鬼神厌魅  详触娆之

 普世俗人  无用言者  假使不乐

 斯道地者  所在穷乏  常当贫匮

 身未常得  着好被服  财业虽丰

 不敢饮食  有所造作  当所为者

 假使欲求  安隐之具  设有所得

 寻复亡失  兴发恶行  果报如此

 假使呼医  合诸方药  善知方便

 而疗治之  有不除差  及转增剧

 恒被疾病  不得所便  设复发意

 兴立余事  则遭扰扰  斗诤之业

 又见毁辱  而被楚挞  彼犯律者

 常遇此恶  若有诽谤  斯经之罪

 未曾得见  世雄导师  人中帝王

 佛之法教  卒暴隧鬼  阿须伦神

 恒当罗殃  耳聋闭塞  愚痴騃瞆

 不得闻经  设有诽谤  斯经典者

 然于后世  永无所见  假使毁呰

 斯经罪果  殃无数亿  百千之计

 若干垓劫  如江河沙  常当喑哑

 口不能言  佛所立道  常师子吼

 毁者地狱  以为游观  勤苦恶趣

 用作居宅  已所犯罪  致殃如斯

 人多疾患  自速喑哑  若在世间

 当获此咎  坐在众会  两舌欺言

 命欲尽时  举贾生息  其身恒遭

 若干苦痛  无央数亿  百千众患

 颜貌常黑  人所不喜  殃暴疽疠

 常有臭气  自见吾我  颜色黧黮

 嗔恚怀毒  怒害滋甚  情欲炽盛

 无有节限  有所好忤  若如畜生

 告舍利弗  今日世尊  具足一切

 说其人罪  若有诽谤  斯佛经者

 欲计殃限  不可究竟  见是谊已

 当观察之  今我故为  舍利弗说

 不为愚騃  不解道者  分别论讲

 如斯像法  其有聪明  广博多闻

 秉志坚强  常修忆辨  若有劝发

 遵尚佛道  尔乃听受  未曾有法

 则以睹见  亿百千佛  殖无央数

 如意功德  其人志性  猛如月光

 尔乃听受  如是典籍  若有精进

 志常怀慈  常于夙夜  昭耀悲哀

 朽弃躯体  不惜寿命  尔乃听受

 于斯经卷  常行恭敬  无他想习

 其心专一  不立愚愿  恒处旷野

 若隐岩居  彼等人仁  尔乃听受

 结亲善友  常相恃怙  弃捐远离

 诸恶知识  当得逮见  如是佛子

 乃能值遇  若斯言教  不犯禁戒

 如宝明珠  志习奉受  方等诸经

 当见如兹  佛圣子孙  常专精此

 一品经卷  设有骂詈  毁辱经者

 恒以愍哀  向于众生  常志恭敬

 承安住教  今故为之  说是经法

 其在众会  诵斯经者  心常如应

 得无合会  引无央数  亿载譬喻

 故为是伦  而见斯典  又佛今日

 讲解道品  所至到处  踊跃而步

 假使比丘  欲求善说  若见此经

 当欣顶受  其有奉持  方等经者

 心常专精  不乐余业  执持一颂

 志不改易  乃得听受  如是弘模

 假使有人  慕求斯经  当崇敬之

 如如来身  若人思侥  欲学此法

 设令得者  当稽首受  其人不当

 念索余经  亦未曾想  世之群籍

 而行佛道  志在根力  悉舍离之

 讲专斯经  告舍利弗  佛满一劫

 举喻亿千  分别解脱  设有愿发

 上尊佛道  当以斯经  宣畅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