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咒齿经
·佛说如幻三昧经
·杂阿含经卷第一
·劝善经
·佛说阿弥陀经
·金刚峰楼阁一切瑜伽瑜只经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杂阿含经卷第二
·大乘同性经
·佛说七佛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出曜经 > 内容

出曜经泥洹品第二十七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27 00: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出曜经卷第二十三

    姚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

  泥洹品第二十七

 如龟藏其六  比丘摄意想

 无猗无害彼  灭度无言说 

如龟藏其六比丘摄意想者。犹彼神龟畏丧身命。设见怨仇藏六甲里内自思惟。若我不藏六者。便为猎者所擒。或枭其首。或伤前左右足。或断后左右脚。或毁我尾。今不防虑定死无疑。比丘习行亦复如是。畏恶生死摄意乱想。恒自思惟。虽得为人寄生无几。今不自摄者。便为弊魔波旬。及欲尘魔自在天子。使得我便。是故说曰。如龟藏其六比丘摄意想也。无猗无害彼灭度无言说者。不得猗于众结缚着邪业颠倒。欲有所猗者唯依于圣谛。欲有所至安隐达彼。喻如久病羸瘦着床卧。大小便不能动摇。或老羸极不能起居。要须健夫扶持两腋。意欲所至安隐至彼。众生之类其譬亦尔。诸根闇钝于诸深义不大殷勤。设遇良友凭仰有处。渐渐得免生死之处。是以世尊演教后生。无猗生死起谋害心。无猗无所害乃成道迹。是故说曰。无猗无害彼也。灭度无言说者。犹如炽火光焰赫赫。焚烧山野树木枝叶无有遗余。火灭之后更无赫焰之兆。凡夫之士亦复如是。以贪炽火嗔恚炽火愚痴炽火。焚烧功德善根永尽无余。既自丧福复使他人不至究竟。若得罗汉诸尘垢尽。淫怒痴火永不复见。己身得道复能度人。是故说曰。灭度无言说也

 忍辱为第一  佛说泥洹最

 不以怀烦热  害彼为沙门 

释迦文佛昔为菩萨时。处在深山无人处。劳神苦体修行忍辱。内自系意众相不起。时有迦蓝浮王出行游戏。将诸宫人婇女五乐自娱。弹琴鼓瑟作倡伎乐恣意自由。闻乐疲厌即便睡眠。宫人婇女各各驰散采拾妙花。遥见菩萨在树下坐。颜貌端正如桃华色。其有睹者莫不喜踊。如日初出靡不普照。如月在空众星岳峙。诸婇女见奔趣向跪各一面立。是时菩萨徐开目视威仪庠序。渐渐导引与说妙法。欲不净行漏为大患。夫人贪欲染污形者。后堕鸟兽鸽雀之中。臭秽不净堕入恶趣。非是贤圣真人所学。诸妹当知。夫淫欲者。当受火车炉炭之报。如是菩萨无数方便说欲秽污。时迦蓝浮王。从睡而觉左右顾视。不见诸婇女众。即拔利剑。轻乘疾马驰奔求觅良久乃见。遥睹菩萨颜色纵容婇女围绕。王意自念此人端正世之希有。必与我婇女欲情交通。内兴恚怒憎疾之心。嗔恚赫炽不顾其理。直前问曰。卿为仙士在此习术。卿为得第一禅耶。对曰。不也大王。复重问。颇得第二第三第四禅空处识处不用处有想无想处耶。对曰。不也大王。王告之曰。卿今在此学于道术。于此诸德不获其一。何为在此丧其日月。菩萨报曰。吾所以捐弃家业在此学者。欲修忍辱之定。王复自念。此人在此学来积久。向瞻我色知我嗔盛。是以报我修行忍辱。吾今试之为审尔不。夫试忍之法。不可饮食肴馔作倡伎乐乃得知之。要用威怒切痛。伤肌之恼乃知现验。王语仙士。设卿行忍辱者速舒右手。吾欲试之。是时菩萨欢悦舒之。时王恚盛不顾后世。寻拔利剑斫右手断次斫左手。复斫右脚次斫左脚。截耳截鼻。王问仙士。汝今何所志求。仙士报曰。吾今行忍辱不舍斯须。正使王今取我身体碎如芥子。终不退转失慈忍辱。夫人嗔恚污染之心。形毁之后漏血无量。我今得忍加被毁形。诸疮孔中悉出乳汁。以此为验故行忍辱。去彼不远复有仙士数百之众在彼学道。闻此菩萨为王所毁。皆来奔趣围绕问讯。不审仙士疼痛不至剧耶。对曰非也。诸贤诸仙复问曰。汝今形体分为七分。岂得复言无疼痛耶。菩萨报曰。心痛形不痛者。便堕地狱饿鬼畜生。形痛心不痛者。便成无上为最正觉。尔时诸仙士各各叹曰。善哉善哉。神仙忍之为妙无有过者。揵疾利根长养其福。必果其愿将至不久。是故说曰。忍辱为第一也。佛说泥洹最者。法中之微妙者莫过泥洹。夫泥洹者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澹然无为无起灭想。法中之上无复过者。是故说曰。佛说泥洹最也。不以怀烦热者。所以舍家捐弃妻子。除去五欲舍世八业。不顾俗荣出家修道。何为于中恼热众生。是故说曰。不以怀烦热也。害他为沙门者。夫为沙门应第一义。随沙门法不越次序。无有憎嫉诈诳。于人护彼如视己。不从教令进学。是故说曰。害他为沙门也

 言当莫粗犷  所说应辩才

 少闻共论难  反受彼屈伏 

言当莫粗犷者。佛在世与大目揵连说法。卿今日目连。夫为说法当如法说。其间不容杂糅之义。说正法时心意端正不得左右顾视。岂当浮说不急之事。何以故尔。夫粗言者多诸瑕隙。后更受形一身百头。如彼迦比罗比丘不异。是故说曰。言当莫粗犷也。所说应辩才者。知天文地理星宿变异灾怪所出。六艺通达博练典籍。造作无端便为智者所见嫌疑。若唤责数倍增恚怒。如斯之徒不可亲近。是故说曰。所说应辩才也。少闻共论难反受彼屈伏者。人相是非此来久矣。我所说是汝所说非。互相高下遂生忿怒。犹如二人谤毁于佛。一人有受教不审。一人无信诸根闇钝。如斯二人受地狱饿鬼畜生根栽。若生为人。六情不具言语謇吃。是故说曰。少闻共论难反受彼屈伏也

 数自兴烦恼  犹彼器败坏

 生死数流转  长没无出期 

数自兴烦恼犹彼器败坏者。如人执愚至死不改。结使缚着颠倒乱想。邪见贸诫而自缠络。犹若破器漏出所盛无所复中。尘土垢坌而自污染。是故说曰。数自兴烦恼犹彼器败坏也。生死数流转长没无出期者。人不豫虑必受其殃。犹若陶轮轮转不停。久处生死求出难克无以为喻。是故说曰。生死数流转长没无出期也

 若不自烦恼  犹器完牢具

 如是至泥洹  永无尘垢翳 

若不自烦恼犹器完牢具者。若能自专不兴诸着去诸缚结。便当获致无漏慧根四意止四意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意贤圣八品道。犹如完器堪任受盛。众人见者莫不爱乐。是故说曰。若不自烦恼犹器完牢具也。如是至泥洹永无尘垢翳者。人无此瑕滓得至灭尽泥洹之处。永寂永息无所起灭。是故说曰。如是至泥洹永无尘垢翳也

 无病第一利  知足第一富

 知亲第一友  泥洹第一乐 

无病第一利者。世多有人宿少疹患。皆由前世报应之果。昔有二商客冒涉危崄。他国治生未经几日积财无数。一人缘至卒遇重患。所有财货疗患亦尽。穷困顿笃不蒙瘳除。一人无病不费财货。虽获大利犹怀怨诉。我今所得盖不足言。安隐归家无所损失。昼夜怨诉不获财利。亲族劝谏语商人曰。卿今无病安隐至家。何为[口*睪]叫言不获利。有身全命宝中之上。是故说曰。无病第一利也。知足第一富者。如佛律藏所说。世有二人难可厌足。云何为二。一得财而费耗。二者得财而深藏。若使阎浮地内。天降七宝满此世界。与此二人者犹不知足。未断欲之人贪着财货。得而复求不知厌足。唯有履道之人。明知非常解释非真不顾其珍。解知幻化不得久停。犹若琢石见火电之过历目。如斯之变迁转不住。是故说曰。知足第一富也。知亲第一友者。人共知亲以款到为本。先信后义乃可同处。犹昔有一人情爱至深。但与朋友从事。不与兄弟言谈。官遣禁防来召此人。其人醉酒杀官来使。寻走奔向归趣朋友。以己情实具向彼说。我今危厄投足无地。唯见容受得免其困。朋友闻之皆共愕然。咄卿大事难可藏匿。直可时还勿复停此。设事显露罪我不少。卿有兄弟宗族昌炽。何为向我叛于骨肉。其人闻之寻还归家投归兄弟。五体归命以实自陈所作愆咎。宗族闻之皆共慰劳。勿为惧怖当设权计使免此难。五亲云集严驾行调。各各进路适他国界。更立屋宅共相敬待倍胜本国。财宝日炽仆从无数。是故说曰。知亲第一友也。泥洹第一乐者。泥洹之中终无患苦。尘劳众结永无复有休息灭尽。是故说曰。泥洹第一乐

 饥为第一患  行为第一苦

 如实知此者  泥洹第一乐 

饥为第一患者。昔蓱沙王为儿。阿阇世闭在深牢。人信断绝粮饷不通。在彼饥困告诉无所。王欻思惟念佛在心忆本所说。寻于狱中而说斯偈

 最胜言教  流布无际  世共传习

 实无有厌  如无等伦  所说善教

 身苦所逼  何过饥患 

患中之苦者莫过于饥。是故说曰。饥为第一患也。行为第一苦者。夫人处世志趣不同所习各别。饥寒勤苦切身之酷。若人受形当有处胎冥室之患。设复降形有折体之恼。诸情具足当有衰丧老病所困形受神从便当受彼善恶之报。斯由造行之所致也。是故说曰。行为第一苦也。如实知此者泥洹第一乐。人之修行求于永寂永离众患。安处无为无复众恼苦痛之患。是故说曰。如实知此者泥洹第一乐也

 趣善之法少  趣恶之法多

 如实知此者  速求于泥洹 

人在世间修善者少。虽复行善愿不从意。设当众行具足。是时诸天唯人为善处。人以天为福堂。犹如杂契经所说。佛告比丘。诸天自知五瑞应至皆共云集。语彼天子曰。汝从此没愿生善处。至彼至是快得善利。以得善利安处无为。尔时比丘前白佛言。云何世尊。诸天善处快得善利安处无为。此三句义何者是也。佛告比丘。道根具足。于正法中剃除须发着三法衣。不乐家属出家学道。是谓比丘诸天之善处。云何安处无为。佛告比丘。得四圣谛思惟分别。是谓比丘诸天安处无为。在世行道修善者少趣善之徒少也。趣恶之徒多者。所以然者。众生之类修恶者多。不识佛不识法不识比丘僧。亦复不分别善恶好之与丑。但种地狱饿鬼畜生之根栽。从冥入冥无复出期。犹盲执烛照彼不自明。是故说曰。趣恶之徒多也。如实知此者速求于泥洹者。人有利疾俱寤不同。或有闻而自寤。或有睹形而解者。是以圣人布教若干。应病适前投药不虚。其中利根之徒。观世万变难可同处。上求无为如救头然。所以者何。彼处虚寂闲静安乐。永合虚表澄神不动。是故说曰。如实知此者速求于泥洹也

 有因生善处  有缘生恶趣

 有缘般泥洹  如斯皆有缘 

有因生善处者。云何为缘。所谓缘者施戒闻慧思惟。清信士威仪。出家威仪。大道人威仪。舍善行迹。是谓因缘趣道之基。是故说曰。有因生善处也。有缘生恶趣者有何因缘。喻如有人内怀憎嫉施心不开。犯戒杀生不与取。如此十恶之行不能改更。遂致坠堕趣于三涂。是故说曰有缘生恶趣也。有缘般泥洹者。所说泥洹皆用贤圣真道。断诸结使前趣无为。离此圣品则不可获。犹如外道梵志自相谓言。世无因缘亦无本末。有者自然而有。无者自然而无。何以知其然。犹若旷野荆棘生其棘针岂有巧匠削利针乎。如鹿百兽群鸟树迻衣毛杂色形像不同。岂复有人彩画其体乎。论其品类受性不同。地性素耎石性素坚。岂复有人造坚耎耶。斯皆无因缘而自然生。如此之类执迷来久。共相教授至今不绝。是故世尊说曰。其事有缘不唐苦尔复何因缘。众生修行十善。众生所处其地平正。尔时坑坎高岸荆棘逆草自然平整。其有众生修行恶者。是时普地尽生荆棘高岸绝坑。蚖蛇毒虫孚乳滋多。皆由先身积恶所致。是故说曰。如斯皆有缘也

 鹿归于野  鸟归虚空  义归分别

 真人归灭 

昔者世尊在摩竭界甘果园侧因帝石室。尔时世尊以天眼清净寂然无尘垢。见有众群鹿遇彼猎师。怀惊愕驰奔崄岨之中。尔时世尊复以天眼。见有群鸟避罗高翔驰趣虚空。如来天眼复见比丘言辩义趣柔和畅达。寻即其夜思惟十二因缘。反覆究悉逆顺本末。如来天眼亦复睹之。复见异比丘。通夜之中反覆思惟。入解脱禅定。夜将欲晓闇复欲尽。于无余泥洹界。而般泥洹。复是如来神眼所监。尔时世尊观此义因缘所起。欲使弟子演布其教。复使正法久住于世。使后群生睹其大明。尔时世尊便说此偈

 鹿归于野  鸟归虚空  义归分别

 真人归灭 

 不以懈怠意  怯弱有所至

 欲求至泥洹  焚烧诸缚着 

不以懈怠意怯弱有所至者。如佛契经中阿鋡所说。佛告比丘。此法精进者所修非懈怠者。所修然性懈怠不能自进。焉能巧便得至泥洹。犹如有人素性怯弱素无两目。岂能设意露宿旷野。多诸盗寇路难得越。欲求度彼崄难处者。以有健夫勇猛之士。乃得自济。安身无为。怀愚性邪意信倒见。终不得越崄难之处。要有智慧之目贤圣之术。然后能到无为之场。是故说曰。不以懈怠意怯弱有所至欲求至泥洹焚烧诸缚着也

 比丘速抒船  以抒便当轻

 永断贪欲情  然后至泥洹 

昔有比丘欲渡江河。值有弊船朽故不治。是时船师报比丘曰。道士欲有所之。可以己功抒此储水。船轻身全何往不克。尔时比丘。尽其乳哺之力。抒其船水穷乃得越至彼水岸。收摄衣服整顿威仪。渐渐往至亲近世尊。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如来知彼应得济渡。是以顾眄熟视而已。非是辟支罗汉之所及也。尔时世尊便说此偈

 比丘速抒船  以抒便当轻

 永断贪欲情  然后至泥洹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今乃虑目前之难。乃更反惧后世之忌。船者危崄世之常法。权渡群生不以为惓。形如真器纯盛不净何不遗弃。抒秽漏病断淫怒痴。乘贤圣船得至泥洹者也

 我有本以无  本有我今无

 非无亦非有  如今不可获 

我有本以无本有我今无者。外道异学所见不同各自为政。我本姓某字某虽有而无。虽无而有。无有而自生。是故说曰。我有本以无本有我今无也。非无亦非有者。非无者过去也。亦非有者当来也。如今不可获者现在也。执愚之士岂离沙门梵志。行此邪径不自改更。所以尔者。不解第一之义泥洹之道。信于邪见不信泥洹。是故说曰。我有本以无本有我今无非无亦非有如今不可获也

 难见谛不动  善观而分别

 当察爱尽原  是谓名苦际 

难见谛不动善观而分别者。灭尽泥洹极为微妙。无形而不可见。有为之法动转不停。无形法者不可移转。唯有如来辟支佛及声闻等。以智慧眼善观而分别一一决了。是故说曰。难见谛不动善观而分别者也。当察爱尽原。是谓名苦际者。知爱根本兴病若干。于中自拔永断无余。是故说曰。当察爱尽原是谓名苦际也

 断爱除其欲  竭河无流兆

 能明此爱本  是谓名苦际 

断爱除其欲者。爱之为病众患之本。以拔爱本枝叶不滋。于中自拔永断无余。欲本自灭更不复生。由爱生欲流。犹如驶河漂溺生类。亿千万众丧其命根不得全济。河竭之后众生往来无形伤害。是故说曰。断爱除其欲竭河无流兆也。能明此爱本。是谓名苦际者。爱为形质欲为枝叶痴为润津。若彼学人思惟妙观。能断此者超越苦际。是故说曰能明此爱本是谓名苦际也

 见而实而见  闻而实而闻

 知而实而知  是谓名苦际 

何以故。说见而实而见。何以故。非见实而非见。如复有人若眼见色分别色本。思惟识缘不起想着。非见实而非见者。如彼愚惑之人。眼见色而生眼识。此虽见不如非见。何以故。由其眼见而兴眼识故也。是故说曰见而实而见也。闻而实而闻者。若人闻微妙之声。不兴识着。是故说曰闻而实而闻者也。知而实而知者。如复有人分别识身。采取善根舍弃不善根。诸垢永尽更不造新。是故说曰知而实而知。是谓名苦际也

 伊宁弥泥  陀俾陀罗俾

 摩屑姤屑  一切毗罗梨

 是谓名苦际 

昔佛世尊与四天王说法。二人解中国之语。二人不解。二人不解者与说昙密罗国语。宣畅四谛。虽说昙密罗国语。一人解一人不解。所不解者。复与说弥梨车语。摩屑姤屑一切毗利罗。时四天王皆达四谛。寻于坐上得柔顺法忍

 无身灭其想  诸痛得清凉

 众行永休息  识想不复兴

 是谓名苦际 

无身灭其想者。是身无牢为磨灭法。是身不坚必当离散。唯有五分法身乃谓牢固。意从想生想兴万病。能灭其想乃应道真。是故说曰无身灭其想也。诸痛得清凉者。此众生类流转生死之海江湖四渎投之。无厌斯由痛本以受其困。众生相残共相杀害。皆由于痛而致此患。唯有智者不造其痛。是故说曰诸痛得清凉也。众行永休息者。人之受识由行而生。行以滋长以成万病。善行趣善恶行趣恶。智人习行不造行本。是故说众行永休息也。识想不复兴者。识想流驰兴病万端。是以圣人摄识不散。人之兴识多起痴根。以三百药灭百识。晨用百药。中用百药。暮用百药。而灭识想。复以无漏圣行顶忍之法而灭识想。是故说曰识想不复兴也。有依便有动。有动便无灭。已无灭则知无厌。以知无灭则不见去来今。以无去来今则无生死。以无生死愁忧苦恼。由此苦阴生诸众病。斯由习兴众结。缠裹人之修行。必有所依。所谓依者山河石壁有形之类。目所睹者皆谓依也。能灭此者乃应第一义。于第一义。不见来往周旋。以无来往周旋则无生死。不解此者则兴尘劳。生老病死日日滋长。从是生忧。愁恼万端寻之不见其绪。展转相生成其五阴苦形。能灭此者唯有泥洹之道也。或有比丘有生有实有为。或有比丘无生无实无为。比丘不为无为者亦不有生。设不有生不有实不有为者。则因生因实因有为而说无为也。设当众生无此患者。如来终不说灭尽泥洹之乐

 知生之本末  有为知无为

 生老所缠裹  衰者甚难制 

知生之本末者。如彼契经中阿鋡所说。大爱之本末所说。佛告阿难。若生无有生者。则不告人说生之法。下至群徒鱼水之类。设龙有龙性鬼有鬼性。天有天性人有人性。如是阿难。我知有生故说生矣。是故说曰知生之本末也。有为知无为者。无形无像不可睹察于变易法。是故说曰于有为知无为也。生老所缠裹者。人之处世衰老则知死。二事见逼不免其患。是故说曰生老所缠裹也。衰者甚难制者。斯由众行淫欲嗔恚愚痴憍慢嫉妒恚痴。为老病所使。由此而起。是故说曰衰者甚难制也

 非食命不济  孰能不揣食

 夫立食为先  然后乃至道 

众生之类悠悠在世。皆由于食。人不得食无以行道。是故说曰非食命不济也。孰能不揣食者。觉此非常知食所出审谛无疑。受者施行非有狐疑。是故说曰孰能不揣食也。食之为物生死滓浊之法。有形则累其食。是故说曰夫立食为先也。佛告诸比丘。我知诸入非地非水非火非风。所以非识非空非不用非识非有想无想。非今世后世。非及日月所照处。如斯之类非缘所及。其中倒见之人求日解脱。尼揵子等自相教训求解脱者。要当入六十肘百由延。其入此室者便得解脱。佛观此义已欲断生死狐疑。欲遮尼揵子颠倒之想故说此事。欲断后世狐疑故故。说斯事。日月不俱明。邪正不竞兴。此事明矣。是故比丘。我亦不说周旋往来生死起灭。此谓苦际之本也

 地种及水火  是时风无吹

 光焰所不照  亦不见其实 

应化之人或凭所豪。或因有所济。应豪贵度者。不加言声。所凭度者。豁然自寤不须师匠。谦恭卑下者自然得寤。是故说曰光焰所不照亦不见其实也

 非月非有光  非日非有明

 审谛观此者  乃应梵志行 

非月非有光非日非有明者。犹如日月之光。众尘自蔽不能广布宣其教命。犹若忉利天上及一究竟天。光光自照无有日月光明。皆由曩昔积行所致。是故说曰非月非有光非日非有明也。审谛观此者乃应梵志行者。所谓梵志者。越过三界行充德满故曰梵志。是故说曰审谛观此者乃应梵志行也

 端正色纵容  得脱一切苦

 非色非不色  得脱一切苦 

有色无色生于苦本。能脱此苦者诸苦中得脱。是故说曰端正色纵容得脱一切苦

 究竟不恐惧  越缚无狐疑

 未断有欲刺  岂知身为患 

究竟不恐惧者。究竟有二事。一者用意究竟。二者自然究竟。心正而不畏其曲。是故说曰究竟不恐惧也。越缚无狐疑者。断诸结缚永尽无余。生死久长轮转五道轮转无际。不知惭愧耻辱之法。是故说曰越缚无狐疑也。未断有欲刺岂知身为患者。夫人处世行法不同。未得断有欲者。其事有三。一者欲有。二者色有。三者无色有。所谓欲刺者邪径之刺。打捶而重捶损而重。是故说曰未断有欲刺岂知身为患也

 所谓究竟者  息迹为第一

 尽断诸想着  文句不错谬 

所谓究竟者息迹为第一者。所谓究竟者。法中之上无有过越。病中之重缚着欲心永尽无余。是故说曰所谓究竟者息迹为第一也。尽断诸想著文句不错谬者。所谓想者。兴欲是想嗔恚是想愚痴是想。如彼杂契经所说。佛告比丘。瞿多当知。欲怒痴想此为行本。彼诸众想永尽无余。亦不兴想念彼欲意。所说言句终不错谬。所以然者。行有究尽有不尽者。是故设教训彼后生。是故说曰尽断诸想著文句不错谬

 知节不知节  最胜舍有行

 内自思惟行  如卵坏其膜 

知节不知节者。节为有为之行。不知节者久抱疹患。不容思惟道。六情闭塞不通道义。是故说曰知节不知节也。最胜舍有行者。至真等正觉是为最胜。舍其三有不造其行。是故说曰最胜舍有行也。内自思惟行如卵坏其膜者。犹若入定不定。得其定意成其道果。犹如孚乳之类。舍皮而就其形。今亦如是。舍其本行而就无漏之行。是故说曰如卵坏其膜也

 众施法施胜  众乐法乐上

 众力忍力最  爱尽苦谛妙 

众施法施胜者。众施之中。何以故说法施为胜。所谓法施者。为良为美为无众患。其中众生所闻法者。心意开寤靡不解脱。所谓财施者。一人足充。二者嫌恨。施意高下其事不同。由如与洴沙王说微妙之法。八万诸天万二千摩竭众生。复与释提桓因。在石室之中说微妙法。八万诸天皆得微妙法。诸情通达无形挂碍也。是故说众施法施胜也。所谓财施者。今日受施明当更求。其中至求天上道者。彼人闻法从劫至劫无有穷尽。是故说曰众施法施胜也。众乐法乐上者。在俗处乐乱想之本。至趣此正造地狱行。夫法乐者。畅达演说问则不滞。畅达观意洋洋入耳。是故说曰众乐法乐上也。众力忍力最者。昔有邻国之王。兴兵起众往攻敌国。左右诸臣语其王曰。邻国兴兵今来逼近。愿王自备共相攻击。王语诸臣此是闲事。何必须吾公自临敌。贼以逼近攻伐城门。诸臣启王贼今在外。明王宜当深虑斯理。王告诸臣。贼虽在外不足远虑。但自营私何虑公务。时贼暴虐转入城里。左右启曰贼今逼近。不审明王竟何备虑。王告诸臣。此事微细何足上闻。邻国大王转进至殿。诸臣启曰。邻国之王今以见逼。不审圣尊有何思虑。其王告曰。我今处世变易不停。兴者必衰合会有离宜可脱服。更改形容如乞士法。磨何自退往适深山。思惟道德可以自娱。设此暴王欲获我身擒杀形体者不辞其愆。所以然者。亡国失土皆由一人。我今受死万民无患。岂不于我有大幸乎。时彼敌国之王叹未曾有。举声唱言。善哉善哉大王。自古迄今未有斯比。我虽得胜未如王比。开怀大通不顾世荣。自今已往还治本国。与王治化共相接待如己无异。是故说曰众力忍力最。爱尽苦谛妙者。爱之为本众结之本。学人习道先断爱结。然后渐进无漏道捡。是故说曰爱尽苦谛妙也(泥洹品第二十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