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华手经功德品第十
·月灯三昧经卷第七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四十
·佛说最上秘密那拏天经
·弘明集卷第三
·月灯三昧经卷第六
·佛说七佛经
·宝藏天女陀罗尼法
·大乘方广总持经
·菩萨念佛三昧经序品第一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出曜经 > 内容

出曜经水品第十八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26 19: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出曜经水品第十八

 心净得念  无所贪乐  已度痴渊

 如雁弃池 

心净得念无所贪乐者。系心于净恒求巧便欲得出要。观此生死如幻如化。常怀恐惧心如炽火。是故说心净得念无所贪乐也。如雁弃池者。知彼池水多诸畏惧又为猎者数来惊怖。鸟即弃池高翔避此众难。是故说如雁弃池也。已度痴渊者。痴渊所蔽入骨彻髓。便求方便永灭无余。是故说已度痴渊也。譬如雁鸟从空暂下求出恶道至无为处。譬如雁鸟者。畏诸众鸟飞在虚空。避此诸难自求无为。是故说譬如雁鸟也。从空暂下者。身能飞行远近无碍去危就安。是故说从空暂下也。求出恶道到无为处也。贤圣弟子如来等正觉。为人除恶求出恶道。修于善业离一切结。是故说求离恶道至无为处也。亦名灭尽泥洹无生灭着断。恒不变易亦不磨灭。彼得定修行人为老病所逼。四百四病恒切己身。厌患四大身。舍五阴形入无为处

 不修梵行  少不积财  愚者睡眠

 守故不造 

昔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到时着衣持钵。将侍者阿难见阎浮界。二人耆老形变色衰偻步而行。见已世尊便笑。尔时阿难更整衣服。右膝着地长跪叉手白佛言。佛不妄笑。笑必有以。愿说其意。尔时世尊告阿难曰。汝颇见此二耆旧长老不。形变色衰。若此二人。于此舍卫国从少积财者。于舍卫国第一豪富。若当舍妻子弃捐居业。出家学道。即成阿罗汉。若小积财至足。今日于此舍卫城里。复在第二家。若出家学道。得阿那含果。此二人若在中年积财至今日。足在第三家。若出家学道者。得斯陀含果愍此。二人违前所愿。舍本随末。饥寒勤苦万患并至。尔时世尊观察此义。为后众生敷演大明。在于大众而说斯偈

 不修梵行  少不积财  如鹤在池

 守故何益 

犹如老鹤伺立池边望鱼上岸。乃取食之。终日役思不果其愿。用意不息自致亡躯。老有老法壮有壮力。鹤以老法行于壮力终日不果。但念少壮捕鱼。不觉耆年已至。今此耆年长老亦复如是。自念力壮歌舞戏笑博弈戏乐。不虑今日年迈耆艾。抱膝蹲踞忆彼所更。不行老法但念少壮欺诈万端。是故说如鹤在池守故何益

 莫轻小恶  以为无殃  水渧虽微

 渐盈大器  凡罪充满  从小积成 

莫轻小恶以为无殃者。人为恶行虽小不可轻。蚖蛇虽小螫啮人身。毒遍其身以丧命根。毒药虽微人来得食见毒便死。此亦如是。为恶虽小妨人正行。不至究竟不虑于后当受其报。日复一日不肯改更不念远离恶遂滋长。是故说莫轻小恶以为无殃也。水渧虽微渐盈大器者。犹如大器仰承水漏。渧渧相寻溢满其器。是故说水渧虽微渐盈大器也。凡罪充满从小积成者。愚人习行从小至大。日日玩习不觉殃至。是故说凡罪充满从小积成

 莫轻小善  以为无福  水渧虽微

 渐盈大器  凡福充满  从纤纤积 

莫轻小善以为无福者。如有善人诣彼塔寺礼拜求福。或上明燃灯烧香扫洒。作倡伎乐悬缯幡盖从一钱始。复劝前人使发施心。一搏已上供养圣众。或以杨枝净水供给清净。或脂灯续明。如此小小亦不可轻。依彼心识获报无量。如然一灯除舍闇冥不知冥之踪迹。如烧极微妙香尽除臭秽不知所在。利剑虽小能断毒树。此亦如是。善行虽微能除重罪。往来人天不更苦恼。从此适彼受福无量现在可知。渧渧不绝遂满大器。勇者行福渐渐成就。是故说凡福充满从纤纤积

 犹如人渡河  缚筏而牢固

 彼谓渡不渡  聪睿乃谓渡 

缚筏而牢固者。犹彼众生欲渡深渊。或筏而渡或腰船而渡。或浮瓠或载小船。或草木为筏。皆得至岸而无挂碍。是故说犹如人渡河缚筏而牢固也。彼谓渡不渡者。谓爱渊犹如深渊流出成河。弥满世界流向三界。趣四生遍五道。复流至色声香味细滑法。是故说彼谓渡不渡也。聪睿乃谓渡者。所谓聪睿者佛辟支佛是。虽渡世渊不足为奇。何以故世渊无尽。渡爱欲渊者。乃谓为奇。是故说聪睿乃谓渡也

佛世尊已渡梵志渡彼岸。比丘入渊浴。声闻缚牢筏。昔有两师大梵志。造立波罗利弗多罗大城。功夫已举庄饰成办。便请佛及众僧入城供养。未与诸门立号。梵志内心作是念。若沙门瞿昙从所门出。当名为瞿昙门。若复如来渡恒伽水。当名彼渡为瞿昙渡。尔时梵志复生是念。不审如来为欲载筏渡。腰船浮瓠小船为载河渡。尔时世尊知彼梵志心中所念。即以神力及比丘僧忽然而渡。在彼岸立。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而说此偈

 佛世尊已渡  梵志渡彼岸

 比丘入渊浴  声闻缚牢筏 

说此偈已各还精舍。梵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是泉何用  水恒停满  拔爱根本

 复欲何望 

是泉何用水恒停满者。三有者假谓为泉。爱亦名为泉。水恒停满。一切诸结皆集爱泉。是故说是泉何用水恒停满也。拔爱根本复欲何望者。行人以能拔爱根本无复生死。犹如毒树究尽其根。无复出生亦无枝叶。爱亦如是。无复枝叶拔其根本。复欲何望者。更不受有更不复生。是故说复欲何望也

 水人调船  弓师调角  巧匠调木

 智人调身 

水人调船者。治牢固[牚*支]。治诸孔不使漏水。使众生类从此岸得至彼岸。弓匠修治筋角调和。得所火炙筋被用不知折。是故说水人调船弓师调角也。巧匠调木者。墨缕拼直高下齐平。意欲造立宫室成就。是故说巧匠调木。智者调身者。恒以正教不毁法律。搜求义味。求上人法。是故说智者调身也

 犹如深泉  表里清彻  闻法如是

 智者欢喜 

犹如深泉表里清彻者。所以说偈。智者以譬喻自解。或有深泉不清恒浊。或复有泉。深而且清。于彼自照面像悉现。是故说犹如深泉表里清彻也。闻法如是智者欢喜者。昔有国王。厌患世典疲倦俗业。往至塔寺欲听正法。时象力比丘得阿罗汉道。当次说法。时彼国王以巾覆头脚着履屣入众听法。罗汉比丘告彼王曰。昔佛有制。不得为着屣者说法。王内恚隆盛即脱履屣。罗汉比丘复告王曰。昔佛如来亦说此限。不得与覆头者说法。王闻是语遂兴嗔恚。内自思惟。咄今为此比丘所辱。此比丘故当见我头白秃。故欲辱我耳。若此比丘说法不入我耳者。当取斫头。尔时国王即却头覆。沙门速为我说法。比丘报曰。如来至真等正觉。亦说此教。不得为嗔恚者说法。王今嗔恚何由得说法。王当正意听说譬喻。犹如浊泉涌沸不停。王今如是。心意倒错何由闻法。尔时国王内自惭愧。即兴敬心。此比丘必是圣人。乃能玄鉴通达人心。即从坐起右膝着地头面礼足。白比丘言。唯愿圣尊与我说法。使此秽形永蒙荫覆。王即就坐欲得闻法。尔时比丘便以此偈。向王说曰

 犹如深泉  表里清彻  闻法如是

 智者欢喜 

尔时比丘重与王说法。令彼王心欢喜踊跃。道根信心而不倾动。是故说闻法如是智者欢喜也

 忍心如地  不动如安明

 澄如清泉  智者无乱 

忍心如地者。犹如此地亦受于净亦受不净。地亦不作是念。我当舍是受是。智者执行亦复如是。若人叹誉不以为欢。有毁辱者不怀忧戚。见善不喜闻恶不怒。是故说忍心如地也不动如安明者。犹如安明独处众山。不为暴风所倾动。贤圣之人亦复如是不为阙四事心有增减。是故说不动如安明也。澄静如清泉智者。无乱者犹如澄静泉表里清彻。不为小流所娆浊。智者如是。内既无非外奸不入。心如金刚不可沮坏。是故说犹如澄泉智者不乱也(水品第十八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