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咒齿经
·佛说如幻三昧经
·杂阿含经卷第一
·劝善经
·佛说阿弥陀经
·金刚峰楼阁一切瑜伽瑜只经
·大般若经六百卷全终
·杂阿含经卷第二
·大乘同性经
·佛说七佛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出曜经 > 内容

出曜经沙门品第十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26 1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出曜经卷第十三

    姚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

  沙门品第十二

 截流而渡  无欲如梵  知行已尽

 逮无量德 

截流而渡者。流者结使之本。漏出色声香味细滑意法。犹如江河诸流尽趣于海。凡夫结使亦复如是。漏出尘劳色声香味细滑意法。彼修行人执智慧剑。断而使住不复漏出结使缠缚。是故说截流而渡也。无欲如梵者。思惟断欲犹如梵志昼夜精勤。劳形苦体曝露尸骸。日夜翘足仰事日月。愿生梵天。受彼天福为梵豪尊。便于此间专精一意。思惟断欲修清净行。是故说无欲如梵也。知行已尽者。无欲之人内外清净练精。其心无复尘垢。是故说知行已尽也。逮无量德者。如此之人受供无量。施一切凡夫人。不如施一须陀洹。所以然者。毕当尽一切生死。更不处三有故。斯陀含阿那含。众行具足功德无量。施百须陀洹。不如施一斯陀含。施百斯陀含不如。施一阿那含是故说逮无量德

 智者立行  精勤果获  行人执缓

 转更增尘 

智者立行。或时诵习精微。入定坐禅诵经佐助众事。执意勇健不怀怯弱。昼夜孜孜不怀懈惓。是故说智者立行精勤果获也。行人执缓者。夫人出家要犹精勤。昼则经行夜则禅定。不能顺从佛教佐助众事礼拜塔庙。方更懈怠不勤三业。遂堕凡夫不至究竟。是故说行人执缓也。转更增尘者。凡夫人行不牢固。淫怒痴增以出家学受他信施。不能思惟道德。方更虚论万端行不真正不诵习受。是故说转更增尘也

 夫行舒缓  善之与恶  梵行不净

 不获大果 

夫行舒缓者。人欲建行要当究竟。所愿毕果终不中退。然彼行人心意舒迟不能究竟。亦复不能诵习有所成办。不坐禅诵经佐助众事。是故说夫行舒缓也。善之与恶者。人欲习行为善为恶。要当建志必果所愿。意欲趣善必成其善。意欲趣恶必成其恶。习垢多者结使随之。习善多者结使寻灭。或复苦行具诸威仪。劳形苦体曝露尸骸。仰事日月五火自炙。卧寝荆棘断谷服气。或食果蓏欲成所愿。是故说善之与恶也。不净梵行者或复持戒模贸天福求生梵天。或求帝释六天魔王。复以戒福求作圣王典主四域。是故说不净梵行也。不获大果者。果中上者解脱果也。最上最尊无与等者。但受报果不受证果。是故说不获大果也。譬如执[卄/((女/女)*干)]草。执缓则伤手。沙门不禁制狱录乃自贼。犹如学术战斗相势乘马御车飞轮掷索拨桥马蹈比当了知。复当次学在家田业。收拾藏举望风烧野。收刈苗谷知草刚软。刚者牢执缓则伤手。软者缓持无所伤损。是故说譬如执[卄/((女/女)*干)]草。执缓则伤手也。沙门习行亦复如是。习戒不牢违失禁法。或修或舍。若有学人先不学戒入定径路分别慧明。或全失戒本。或漏脱半。皆由不随善知识习近恶知识。便生地狱中。是故说沙门不禁制狱录乃自贼也

 譬如拔[卄/((女/女)*干)]草  执牢不伤手

 沙门禁制戒  渐近泥洹路 

譬如执[卄/((女/女)*干)]草者。凡学之法当尽师术。才伎六艺尽当备具。犹如战斗当有战具。安脚定心手执弓矢。随意所趣必果其心。及获家业收拾藏举。[卄/((女/女)*干)]草苗谷亦复如是。是故说执牢不伤手沙门禁制戒渐近泥洹路也。沙门持戒难动如山不可移转。不为外邪所见沮坏。已离恶知识。与牢固善知识从事知泥洹所趣。斯亦复是沙门禁戒灭尽泥洹也

 难晓难了  沙门少智  多诸扰乱

 愚者致苦 

难晓难了者。学道求佛难。出家遇师难。实为难晓上法妙业贤圣所学。是故说难晓难了。沙门少智者少智人者。不得为沙门或处在居家。染着非要不能舍离。或同釜窖漏坏不完不能舍离。或同床褥秽漏不净不能舍离。设有一妇盲跛憔悴不能舍离。是故佛说蝇困于蜘蛛网。鸟困于罗。象困刚锁系。恶马困于策。学人观此已能永舍居业。捐弃妻息除去五欲永离八法。便得为道不着世累。少智之者犹蝇投网鸟入罗里求出甚难。是故说沙门少智也。多诸扰乱者。或以道心无数百千方便劝语前人。使出家学不肯信用。心如藕叶水不着污。不但劝出家亦复劝持八关斋。亦不信用。不但劝八关斋。弹指之顷使念其善亦不信用。况能舍家学道此事不然。犹如国主赦囚出狱牢系罪人。厌患狱者闻辄寻出如避火灾。愚人乐狱恋慕不出。如来出现于世放大慈赦。又遍三千大千世界。解俗缚着牢固之结。渐当离彼生死。其中智人有目之士。闻大慈赦音者。即舍家业出家为道。愚痴少福心不开寤。染着世累不肯出家。虽闻赦音不入其心。是故说多诸扰乱愚者致苦

 沙门为何行  如意不自禁

 步步数着粘  但随思想走 

沙门为何行者。修沙门法息意不起。愚人起惑谓为沙门当趣何行。于中息心不乐出家。是故说沙门为何行也。如意不自禁者。当禁制不令色声香味细滑法得入。犹如收苗家恒遮畜生不令侵暴。如钩调象人心亦复如是。恒当将御不令色声香味细滑法得其便。是故说如意不自禁也。步步数着粘者。其中行人执意不牢。犹如轻衣随风东西。亦如轻羽得风则移。兴念众想流驰万端为三想所牵。云何为三。一者欲想。二者恚想。三者悭嫉想。是谓三想。难御难制去无踪迹来亦无形。想为心使求定难获。是故说步步数着粘但随思想走也

 学难舍罪难  居在家亦难

 会止同利难  艰难不过有 

比丘出家心恒着俗。追念家业不修福事。中间自念有变悔心。何为出家修沙门法。怀抱忧虑如人遭丧。鹿惊奔走执意多误。心如猿猴彼心不定亦复如是。但念色声香味细滑法。违失戒律进无道心退念家累。遂自积罪不至永寂。是故说学难舍罪难居在家亦难会止同利难者。如契经所说。佛告比丘侨寄他乡难。素贫乞求难。会止同利难。汝今比丘若造家乞者。恒自下意莫随彼娆。设得好丑勿生是非。是故说会止同利难也。艰难不过有者。经历地狱有畜生有饿鬼有。佛告比丘。汝等所以出家者。欲断三有不生三有。捐弃家业永舍妻息。皆欲灭有不愿生有。汝等比丘积有以来。经无数世涉苦无量。是故说艰难不过有

 袈裟被肩  为恶不捐  恶恶行者

 斯堕恶道 

袈裟被肩者。或有人学道外被袈裟内行不纯。昔有众多比丘。居在山薮无人之处。村落郡县追饷无量。其中比丘贪着鲜洁。所被衣裳极细微妙。昼夜谈论心不离欲。时彼树神山神。观诸比丘心意所趣。皆兴欲想欲制止之。即现人身。而说颂曰

 畏死而怀惧  假名为沙门

 身被僧袈裟  如老牛长尾 

尔时众多比丘。闻天说偈嗔恚隆盛。寻报天曰。我等是汝老牛耶。时彼天神报道人以此偈

 吾不称姓字  亦不选择人

 其中秽行者  吾故说此人 

是故说袈裟被肩也。为恶不捐者。彼修行人成就恶法。贪欲无忌不守护身口意诸根不具。纵姿自由不自收摄。是故说为恶不捐。恶恶行者。昼夜为恶勤而不怠。如佛说瞿昙契经。佛告阿难。吾善逝后。当来之世。有名种姓比丘。不修立戒习诸恶法。身被袈裟不自禁制。是故说恶恶行者。斯堕恶者以恶自缠。不能离恶死。后便入三恶道。是故说斯堕恶道也

 至竟犯戒人  葛藤缠树枯

 斯作自为身  为恚火所烧 

至竟犯戒人者。无毫厘戒存在心怀。亦无清白之法。如彼契经所说。佛告阿难。吾不见调达有毫厘清白法存在心者。设当有毫厘善法存在心者。吾不记调达入地狱。犹如有人溺堕深厕不能动转。复有慈哀人欲济其命。观彼人身颇有净处屎尿不污。吾欲捉而挽出。遍观其人无处不污。无毫厘净处。至竟犯戒人罪与彼同。是故说至竟犯戒人也。葛藤缠树枯者。犹如萨卢好树枝叶繁茂。为葛藤所缠凋落枯死。是故说葛藤缠树枯也。斯作自为身者。自招其祸以自克伐。为众所嫉不叹其德。是故说斯作自为身也。为恚火所烧者。北方雪山有草名伊罗叉天分含毒。随风所吹草木悉死。海水有鱼其名自害。在水岸侧卧深草。中风吹草动触彼鱼身。恚毒炽盛身体浮肿。再三触身身坏自终。是故说为恚火所烧也

 所谓长老  不以耆年  形熟发白

 蠢愚而已 

所谓长老者。不以耆年。形骸老朽以离少壮不知法禁。亦复不知善恶之法好丑进趣。亦复不知戒与不戒犯与不犯。不知轻重。不知二百五十戒威仪进趣。形熟面皱肌皮舒缓。犹如老牛老象。虽为年至蠢愚而已。可谓食年非智慧年。不诵契经律阿毗昙。不观三义徒自受苦。是故说所谓长老不以年耆也。形熟发白蠢愚而已者。形骸已熟命在旦夕。当往至彼阎罗王所。为王所诘无言可对。存在世时愚心自缠不作善果。徒寿于世不观三业。是故说形熟发白蠢愚而已

 谓舍罪福  净修梵行  明远清洁

 是谓长老 

谓能舍罪福者。生天人中是谓为福。入地狱畜生是谓为罪。其人已断更不复生。尽其根原不种当来有。是故说能舍罪福也。净修梵行者。贤圣八道亦是梵行。依此梵行得至善处尽苦原底。是故说净修梵行。明远清洁者。彼长老者成就老法。昔波斯匿王治化无外远近敬附。六师相率至王波斯匿所。切教王曰。沙门瞿昙夸世自称谓为第一独步无侣。王可造沙门所语彼沙门。汝今瞿昙审成无上等正觉道耶。若彼报言成等正觉者。王当以此言报之。不兰迦叶等少出家学年在耆艾。形熟神疲犹不得佛道。汝今学以来日浅。二十九出家。自云六年苦行。云何能成等正觉乎。时波斯匿王受六师教诫。往至世尊所共相问讯。在一面坐须臾退坐前白佛言。瞿昙沙门审成等正觉道耶。佛报王曰如王所言成等正觉。不兰六师等。少出家学道。于今积年形神俱乏不能得成无上道。况瞿昙少在王宫。五欲自恣不更寒苦。年二十九出家求道。夸世自称成无上道耶。佛告王曰。世有四事最不可轻。何谓为四。一者毒蛇嗔恚兴盛口吐毒火焚烧山野。有形之类皆被其毒。是谓一不可轻。二者火虽小亦不可轻。焚烧万物。是谓二不可轻。三者比丘年虽盛壮亦不可轻。神足自在变化无常。权慧化人亦无穷极。是谓三不可轻。四者王子虽小亦不可轻。所以然者。斩断自由随意出教无不从命。是谓大王四不可轻。时波斯匿王闻佛教诫欢喜踊跃。即从坐起头面礼足便退而去。是故说明远清洁是谓长老也

 所谓沙门  非必除发  妄语贪取

 有欲如凡 

所谓沙门非必除发者。昔佛在罗阅只城竹园迦兰陀所。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摩竭国界快得善利。遭遇如来贤圣弟子围绕。于此国界罗阅只城。夏坐九十日。尔时名声彻十六大国。闻如来叹说。贤圣弟子及比丘僧。国界人民倍怀欢喜。兴敬供养衣被饮食床褥卧具病瘦医药。有无量众生在家穷乏。昼夜救命不能自存。见诸比丘受自然供。既自营已复无官私。思惟权宜各自相率出家为道。既为沙门不能纂修法教诵契经律阿毗昙。亦复不坐禅诵经佐助众事。受人信施论不要事。佛告诸比丘汝等本在家时。不理家业乏于衣裳。见诸比丘得自然供养。汝等贪着故出家为道。形如沙门心如饿虎。有何道德饶润我法。尔时如来便说此偈

 世称卿沙门  汝亦言沙门

 形虽似沙门  如鹤伺于鱼 

佛告比丘。剃除须发着三法衣。受他信施谓法应尔。报应一至亿佛不救。其中利根捷疾智者。即自改往修来承如来教。诸有钝根不能改更。遂自招祸。是故说所谓沙门非必除发也。妄语贪取有欲如凡者。汝等比丘与恶智相应。永离善法实非沙门。自称为沙门。外视法服似如沙门。如来复说此偈

 如离实不离  袈裟除不除

 持钵实不持  非俗非沙门

 重云而无雨  苗茂不获果

 比丘离比丘  如昼灯无光 

是故说妄语贪取有欲如凡

 所谓沙门  恢廓弘道  息心灭意

 粗结不兴 

所谓沙门者。昔有愚人志性游荡不别是非好恶。见数十人舁死者出城。复值众人以香华散于死尸。时彼愚人还家寝卧。先有郁金华裹悬于屋栋。绳解华散堕于愚人上。愚人举声唤家室告曰。吾今已死何不舁我捐弃。家人问曰。汝云何为死。报曰汝不见华散我身上乎。家室答曰不。以华散身上谓以为死。所谓死者无出入息。身如枯木。风去火弃神识断去。身体刚强无所复任。如斯比者乃谓为死。汝虽言死像死而不死。此比丘众亦复如是。汝今比丘像比丘非比丘也。真实比丘者。威仪具足见小隙畏惧。况于大者。众行不阙志趣三道。佛辟支佛阿罗汉道。具足威仪戒律如此之比乃谓沙门。汝等剃除须发外被袈裟内怀奸宄。所谓沙门恢廓弘道也。息心灭意粗结不兴者。诸弊恶法已尽已灭更不复兴。粗者谓结中根本。根本已除则无枝叶。是故说息心灭意粗结不兴也

 谓能舍恶  是谓沙门  梵志除恶

 沙门执行  自除己垢  可谓为道 

谓能舍恶是谓沙门者。已息诸恶如契经所说。佛告比丘。如人称卿皆云沙门沙门。诸比丘对曰。如是世尊愚人皆云沙门沙门。佛告比丘。若应尔者当执沙门行。若为梵志当持梵志行。是故比丘行如沙门亦如梵志。所以然者。沙门梵志其行清净。意欲所愿必如所念。云何为沙门梵志法。所谓沙门梵志法。身行清净或复作是念。我所作已办已成。口意亦复如是便得养寿。是谓沙门梵志法。梵志除恶沙门执行。梵志修行恒以贡高为首。自恃技术自相谓曰。吾等婆罗门从梵口生。刹利种者从梵天齐生。毗奢种者从梵天胁生。输陀罗种者从梵天脚生。以梵为父贡高夸说自谓第一。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梵志法者其实不然。修梵行人至竟清净除不善法。今诸梵志为身招祸。畜妻养子男女列堂己行不纯。反更称说吾从梵天口生。是故说梵志除恶沙门执行也。自除己垢可谓为道者。修行比丘自除己垢。诸恶不善法永尽无余。游戏于贤圣八品道。是故说自除己垢可谓为道。垢有三品上中下。垢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如此缠结染污人心。尽当舍离修清净行。或有梵志兴邪见。意谓为内无尘垢病由外来。或入江水或入三华池。或入人非人泉。沐浴澡洗除去外垢。不能除心缚着。世尊说曰。夫人习行至竟清净除尘垢者。当执无上等智能去其垢。何以故。身外尘垢为人所疾。以第一义除心垢者。诸天世人所见尊敬。人间尘垢令人堕地狱畜生饿鬼。人间尘垢虽以香华薰之犹故复生。已舍诸结使戒香所薰终以香香莫不闻者。是故说曰自除己垢。可谓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