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六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五
·修行道地经集散品第一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说咒齿经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二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大庄严论经 > 内容

大庄严论经卷第十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22 09: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大庄严论经卷第十三

    马鸣菩萨造

    后秦龟兹三藏鸠摩罗什译

  (六六)

复次供养佛塔功德甚大。是故应当勤心供养。我昔曾闻。波斯匿王往诣佛所顶礼佛足。闻有异香殊于天香。以闻此香四向顾视莫知所在。即白世尊。为谁香耶。佛告王曰。汝今欲知此香处耶。王即白言。唯然欲闻。尔时世尊以手指地。即有骨现。如赤栴檀长于五丈。如来语王。所闻香者从此骨出。时波斯匿王即白佛言。以何因缘有此骨香。佛告王曰。宜善谛听。佛言。过去有佛号迦叶。彼佛世尊化缘已讫入于涅槃。尔时彼王名曰伽翅。取佛舍利造七宝塔。高广二由旬。又敕国内。诸有花者不听余用。尽皆持往供养彼塔。时彼国中有长者子与淫女通。专念欲事情不能离。一切诸花尽在佛塔。为欲所盲。即入迦叶佛塔盗取一花持与淫女。时长者子知佛功德。为欲所狂造此非法。即生悔恨淫欲情息。既至明日生于厌恶。作是念言。我为不善盗取佛花与彼淫女。即时悔热身遍生疮。初如芥子。后转增长无有空处。即说偈言

 我今作不善  违犯诸佛教

 舍离于惭愧  是则无敬心

 违于善逝语  非是佛弟子

 一切诸人民  不敢违王教

 然我独毁犯  国制及信法

 我今无羞耻  实同彼禽兽

 福田中最胜  不过世尊塔

 然我愚痴故  盗花为鄙事

 云何此手臂  即时不堕落

 又复此大地  云何不陷没

 而能载于我  怪哉欲所烧

 焚灭诸善行  为欲所迷惑

 入于闇薮中  为结贼所劫

 今我为欲使  不观其果报

 盗花以自严  久受地狱苦

 倍生悔恨心  其身转燋然 

尔时彼人身所生疮寻即坏破甚为臭秽。是时彼人父母兄弟皆来瞻视。即与冷药疗治其病。病更增剧。复命良医而重诊之。云。须牛头栴檀用涂身体。尔乃可愈。时彼父母即以贵价买牛头栴檀用涂子身。遂增无除。尔时彼人涕泣惊惧。白父母言。徒作勤苦。然子此病从心而起。非是身患。父告子言。云何心病。子即用偈以答父言

 鄙[褻-〦+卄]成可耻  不宜向父说

 然今病所困  是以离惭愧

 盗取尊塔花  持用与淫女

 已作斯恶事  后还得悔心

 昼则欲日炙  夜即得悟心

 若蒙悔过者  喻如冷水浇

 我今身心热  后受地狱苦

 犹如腐朽树  火从其内然

 我今亦如是  心火从内发

 冷水优尸罗  青莲真珠贯

 瞿麦摩罗等  及与诸栴檀

 若用如是等  涂于外身体

 终不能得差  忧热从内起

 应当用涂心  涂身将何益

 将我诣塔中  为我设供养

 此病必除愈  父母及兄弟

 即共举其床  往诣佛塔所

 身体转增热  气息垂欲绝 

尔时父母兄弟诸亲举床到已。彼人专念迦叶如来三藐三菩提。涕泣盈目。以己所持栴檀之香。悲哀向塔。而说偈言

 大悲救苦厄  常说众善事

 我为欲迷惑  盲冥无所见

 我于真济所  造作诸过恶

 塔如须弥山  我痴故毁犯

 现得恶名称  后生堕恶道

 不观佛功德  今受此恶报

 即以得现果  后必受热恼

 明者以慧眼  离苦除诸欲

 我今怀忧愁  诚心归命佛

 诸所造过患  愿当拔济我

 如人跌倾倒  依地而得起 

尔时父母及诸眷属赞言。善哉善哉。汝今乃能作是赞叹。唯佛世尊能除汝病即说偈言

 汝今于佛所  应生信解心

 唯佛大功德  乃能拔济汝

 譬如入大海  船破失财宝

 身既不沉没  复还获财利 

时长者子诸亲既睹身疮坏烂臭秽。厌恶生死。即以华香涂香末香用供养迦叶佛塔。复以牛头栴檀以画佛身。身疮渐差发欢喜心。热患尽愈。尔时长者子以得现报。生欢喜心知其罪灭。即说偈言

 如来一切智  解脱诸结使

 迦叶三佛陀  能济诸众生

 佛是众生父  为于诸世界

 而作不请友  唯有佛世尊

 能有此悲心  我今于佛所

 造作大过恶  愿听我忏悔

 内心发誓愿  唯垂听我说

 为欲所逼迫  失意作诸恶

 使我离爱欲  及以结使怨

 诸根不调顺  犹如[怡-台+龍]戾马

 愿莫造恶行  常获寂灭迹

 以牛头栴檀  供养于佛塔

 身常得此香  莫堕诸恶趣 

彼长者子于后命终生于天上。或处人中身常有香。身体支节皆有相好。父母立字号曰香身。尔时香身厌恶阴界。求索出家得辟支佛道。此骨是辟支佛骨所出之香。是故众人应供养塔获大功德。

  (六七)

复次先有善根应得解脱。由不闻法因缘等故还堕地狱。是故应当至心听法。我昔曾闻。富罗那弟子尸利鞠多者。是树提伽姐夫。时树提伽父先是尼乾陀弟子。一切众生教法相习而树提伽蒙佛恩化。其父亦信为佛弟子。更不咨禀六师之徒。时树提伽为欲化彼姐夫尸利鞠多故。数数到边。而语之言。佛婆伽婆是一切智。彼姊夫言。富罗那者亦是一切智。诤一切智故遂共议论。树提伽语尸利鞠多言。我今当示汝一切智。汝富罗那者非一切智。以少智相诳惑世人。称己有智实非一切智。但以相貌有所忖度。正可能知小小事耳。何由得名一切种智。即说偈言

 犹如生盲者  水精以为眼

 诳惑小儿等  自称我有目

 彼先自无目  今称我有目

 此语不可信  正可诳痴者

 能解因相论  方便诈自显

 以此相貌故  诳惑于众人

 相貌近是事  竟何所知晓 

尸利鞠多语树提伽言。汝为瞿昙幻术所惑。富兰那者是一切智。汝今不识便生诽谤。富罗那行住坐卧三世之事尽能明了。树提伽言。我今示汝富兰那非一切智事。即请富罗那将向其家。时富兰那作是念。树提伽者。其父昔日是我弟子。往事瞿昙。知彼过患。还来归我。是我福德。作是念已许受其请。于其后日富兰那将诸徒众数百千人。又有五百弟子以自围绕。诣树提伽家。既至其家。时富兰那微笑。尸利鞠多问富兰那言。婆伽婆何故微笑。富兰那言。我遥见彼那摩陀河岸。有一猕猴堕于水中。是故笑耳。尸利鞠多复白之言。婆伽婆天眼清净。在此城内遥见千里外那摩陀河上猕猴堕水。时彼外道将诸弟子。入树提伽家即时就坐。众既定已。时树提伽以饭覆羹上授与富兰那。富兰那言。此饭无羹云何可食。树提伽即搅羹饭语尸利鞠多言。今汝师者尚不能见钵中饭下有羹。何能远知千里外猕猴堕于河耶。事验可知非一切智。但贪名闻为利养故。众生可愍。自既诳惑。复以教人。即说偈言

 汝师富兰那  颠惑邪倒见

 失于智慧灯  住无明闇中

 迷谬自相爱  愚者还相重

 释种中最胜  具相三十二

 唯此一切智  更无第一者 

时富兰那以惭愧故。食不自饱。低头而去。时尸利鞠多愁惨不乐。既为师徒。虽有短陋犹欲使胜尸利鞠多。诣富兰那所而语之言。莫用愁恼。树提伽今者毁辱婆伽婆。犹得还家未足为耻。我若请彼树提伽师。来至家者。正可得入终不得出。作是语已。便诣只桓往请世尊。心实谄曲诈设恭敬。叉手合掌向于世尊。而说偈言

 我明设微供  愿屈临我家

 三界中胜器  愿不见放舍 

尔时世尊知尸利鞠多心怀谄曲外诈恭敬。即说偈言

 心怀于二计  外现亲软善

 犹如有鱼处  水必有回动

 譬如作璎珞  内铜外涂金

 智者观察已  即知非真金

 心有所怀侠  外色必有异

 无心尚可知  况复有心者

 纯金色相好  睹者即知真

 若以金涂铜  善别知非实 

尔时世尊深知尸利鞠多心怀诈伪。如来世尊大悲怜愍。又复观其供养善根垂熟。世尊寻即默受其请

时尸利鞠多作是念。若是一切智者。云何不知我心。便受我请。即说偈言

 何有一切智  而不修苦行

 乐着于乐事  不能知我心

 何名一切智  呜呼世愚者

 不知其过短  便生功德相

 实无有智慧  横赞叹其德

 惑着相好扇  称誉遍世界 

时尸利鞠多说是偈已。即还其家。施设供具。于饭食中尽着毒药。于中门内作大深坑。满中盛伽陀罗炭使无烟焰。又以灰土用覆其上。上又覆草。时妇问夫。造何等事劬劳乃尔。其夫答曰。今我所为欲害怨家。其妇问言。谁是怨家。尸利鞠多即说偈言

 好乐着诸乐  怖畏苦恼事

 不修诸苦行  欲求于解脱

 喜乐甘肴膳  又勇行辩说

 释中种族子  此是我大怨 

时尸利鞠多妇叉手白其夫言。可舍忿心。我昔曾于弟舍见佛如此大丈夫。何故生怨。即说偈言

 彼牟尼能忍  断除嫌恨相

 又灭慢贡高  舍离于斗诤

 于彼生怨者  谁应可为亲

 观彼大人相  无有嗔害心

 常出柔软音  先言善慰问

 其鼻圆且直  无有诸洼曲

 直视不回顾  亦不左右眄

 言又不粗犷  恶口而两舌

 和颜无嗔色  亦复不暴恶

 言无所伤触  亦不使忧恼

 云何横于彼  生于嗔毒相

 面如秋满月  目如青莲敷

 行如师子王  垂臂过于膝

 身如真金山  汝值如是怨

 恶道悉空虚  若无此怨者

 世间极大苦  三恶道充满 

尸利鞠多作是思惟。彼亲弟故心生己党。今当守护。若不尔者。或泄我言以告傍人。作是念已即闭其妇在深室中。即时遣人唤诸尼揵。汝今可来为汝除怨。我以施设火坑毒饭。此诸尼揵五热炙身。咸皆燋黑犹如灰炭。自相招集即共往诣尸利鞠多所止之处。尸利鞠多庄严舍宅白净鲜洁。如贵吒迦树。诸尼揵等既至其家在其楼上。犹如乌群。亦如俱翅罗鸟黑蜂围绕在贵吒迦树踊跃欢喜。诸尼揵子亦复如是。而作是言。我今当观瞿昙沙门正尔燋然。若火烧不燋毒饭足害。毕定当死。作是语已欢喜微笑。时尸利鞠多即遣一人。往诣佛所白佛言。时到饭食已办。自上高楼与富兰那共议此事时。尸利鞠多所住宅神。愁忧啼泣而作是言。如来世雄三界之尊。佛婆伽婆。云何恶心乃欲毁害。我于今者都无活路。所以者何。如来世尊三界无上。在此灭没。恶名流布遍满世间。一切诸神咸嗤笑我。此是恶人我当云何而得活耶。如来昔日为菩萨时。不惜财物身体手足。为怜愍故作如斯事。况于今日而当爱身。云何欲于如斯人边起恶逆心。是故我当必定舍命。又佛世尊于现在世为众生故六年苦行。日食一麻一米。身体羸瘠骨肉干竭。即说偈言

 如来行苦行  六年自干燋

 作是难苦业  为诸众生故

 如斯悲愍者  云何欲加害 

彼所遣人到竹林中白言。世尊。食具已办宜知是时。尔时世尊大悲熏心。为欲利益诸众生故。挥手而言。咄哉凡愚。汝于今者应见真谛。于过去世供养诸佛。有解脱缘善根已熟。云何乃遣如此使人作颠倒事。火坑毒饭以待于我。云何作是极恶之事。而来见唤。此所为事甚为非理。即说偈言

 我于昔日时  六年行苦行

 为诸众生故  作此诸难事

 众生今云何  反欲见毁害

 咄哉极愚痴  盲无慧目者

 作是非法事  横欲加恼害

 我念诸众生  过于慈父母

 云何于我所  而生残害心

 今日时以到  诸佛之常法

 为众生真济  如医欲救病

 种种加毁骂  犹故生忍心

 我今亦如医  往诣于彼家

 何故而往彼  大悲之所逼

 如人得鬼病  心意不自在

 加毁骂咒师  为治鬼病故

 亦不责病者  今此诸众生

 烦恼鬼在心  愚痴不分别

 横欲加毁害  我今亦如是

 但除烦恼鬼  不应责彼人 

尔时世尊从坐而起。外现不悦。复说偈言

 阿难持衣来  罗睺罗取钵

 难陀汝亦去  速疾唤比丘

 不得复停止  宜应速疾往

 彼尸利鞠多  今急待教化

 我住毒蛇身  为度众生故

 我今畜是怨  为益彼众生 

尔时如来出林树间。犹如云散日从中出。时彼林神以天眼见尸利鞠多舍内所设火坑毒饭。啼泣堕泪。敬爱佛故顶礼佛足。瞻仰尊颜。而说偈言

 彼意怀残恶  无有利益心

 愿佛不须往  回还向竹林

 世尊甚难值  旷劫时一遇

 佛虽不爱身  为度众生故

 如斯胜妙身  应当勤拥护

 未得济度者  宜应令得度

 畏者施无畏  疲者得止息

 令无归依者  得有归依处

 略说而言之  有无量利益

 唯愿佛世尊  莫往诣其家

 为天阿修罗  而作归依处 

尔时世尊知而故问。问彼天神曰。为何事故不应往诣尸利鞠多所止之处。时有一天。而说偈言

 尸利鞠多舍  作大深火坑

 炽焰满其中  诈伪覆其上 

佛复说偈言

 贪欲愚痴火  极为难除灭

 我以智水浇  消灭无遗余

 况复世间火  何能为我害

 地狱之猛火  炽然满世界

 七日焚天地  世间皆融消

 如此之猛火  莫能为我害

 尸利鞠多火  何能见伤毁 

复有一天作如是言。若火不能烧如来者。设食毒饭复当云何。今尸利鞠多为邪见毒染污其心。以此毒害恶逆之心。以毒和饭欲相伤毁。复怀谄伪现柔软相来请世尊。而其内心实怀恶逆。唯愿世尊不须往彼。佛告天曰。我以慈悲阿伽陀药用涂身心。贪爱之毒最难消除。我于久远已拔其本。况世间毒而能中我。汝莫忧愁。尔时如来从竹林出往到城门。时彼林神见佛直进。而作是言。如来世尊将不还返于此竹林。佛今向彼解脱之方。譬如日出必向西方目视不舍。恐于后时更不见佛。火若不烧定为毒饭之所伤害。以诸因缘难可复见。有福德人乃能得见。摧他论者于大众中作师子吼。有福之人乃能更闻。有福利者得接足礼。尔时世尊如行宝楼诸根寂定。诸比丘等悉皆随从。犹如明月众星围绕。往尸利鞠多家。时尸利鞠多宅神举声欲哭。咄哉怪哉。佛来到此。今此尸利鞠多乃作火坑毒饭欲以害佛。尔时宅神礼佛足已。而说偈言

 我未睹佛时  愿大悲至家

 见佛到家已  心中不喜乐

 所以不喜者  以有非法故

 相好庄严身  瞻仰无厌足

 如此大人者  今当作灰聚

 我忆是事故  身体欲渗没

 谁见如此事  而当不苦恼

 假使极恶猛  愚痴残害人

 设见如来身  不忍生恶念

 况复欲加害  月入罗睺口

 世人皆忿恼  善哉还归去

 火坑深七仞  满中盛炽火

 愿莫入此处  自护及护我

 并护彼主人  及余一切众 

尔时世尊告宅神言。刀毒水火不害慈心。即说偈言

 我护诸众生  犹如一子想

 假使欲害我  我亦生慈心

 烦恼火炽盛  拥护令免恶

 以是因缘故  谁火能烧我 

佛告宅神。汝今应当舍于怖畏。我今师子吼除障外道。如罗睺罗吞食日月。我今决定不为尸利鞠多之所患害。若不能除云何乃能降伏魔耶。安慰宅神即入其舍。时外道等见佛入舍。甚大欢喜。更相语言。沙门瞿昙今已入外门。复到中门。佛以无畏威光润泽直入无疑。至第三门中转近火坑。尔时彼妇于空室中闻佛世尊到覆火处。心怀狂乱。作是念言。如来今者已到火坑。若脚触草火必炽然。呜呼怪哉。即说偈言

 今当烟中没  謦咳目雨泪

 火然烧衣时  应当抖擞却

 眼看索救护  宛转而反侧

 燋然既以讫  威光复消融

 身相都焚灭  头发燋堕落

 额广白毫相  今以尽消灭

 如鹄在花上  为火所烧灭

 面如净满月  众生睹其目

 犹如美甘露  既堕焰火中

 惊惧视四方  猛火无悲愍

 必烧令燋然  成炼真金色

 见者靡不悦  大人相炳着

 美妙极殊特  如是之形容

 今为火燋缩  略说而言之

 如似金织纳  卷叠在一处

 以渐见消灭  如月欲尽时

 佛身甚微妙  见者身心悦

 如来极奇特  世界无伦匹 

尔时世尊入第三门渐近火坑。诸尼揵子在重阁上。见于如来转近火坑。心生踊悦。如冢间树群乌在上望死人肉欲得啖食。诸尼揵等在重阁上。亦复如是。时富兰那心生欢喜。而说偈言

 汝善作幻术  回转诸世间

 今日没火坑  更能为幻不

 复有一尼揵  而作如是言

 一足已蹑上  云何不陷堕

 为我目不了  为是梦幻耶 

尔时世尊以相轮足蹑火坑上。即变火坑为清凉池。满中莲华其叶敷荣。鲜明润泽遍布池中。其众莲华有开敷者。有未开者。尸利鞠多睹斯事已。语富兰那言。汝先欲与佛共捔一切智。汝可舍此语。即说偈言

 善哉可信解  当除嗔恚心

 舍于嫌恨意  汝可观瞿昙

 未曾有之威  猛焰变为水

 土悉化成鱼  坑中诸火炭

 咸变为黑蜂  复于池水中

 化作众莲华  具足有千叶

 遍布于池中  其须甚炽盛

 如秋开敷花  百叶甚柔软

 庄严满此池  诸鹤在池中

 皆出和雅音  迦兰陀鸟等

 亦在中游戏  举翅水相洒

 诸蜂围绕佛  出于妙音声

 鸳鸯相随逐  复自在娱乐 

尔时富兰那语尸利鞠多言。汝今勿为瞿昙幻术之所惑乱。尸利鞠多于如来所深生敬信。语富兰那言。此是幻耶。答言实尔。是幻所作。尸利鞠多言。汝是一切智不。答言。我是一切智人。尸利鞠多复语之言。汝若审是一切智者。听我所说。即说偈言

 汝若一切智  亦应知是幻

 汝今何不作  如此幻化事

 汝若不知幻  非是一切智 

时富兰那辞穷理屈不能加报。诸尼揵等语尸利鞠多莫作是语。何以故。是富兰那实一切智。能一切示现。尸利鞠多语诸尼揵子言。汝等故谓此富兰那是一切智耶。富兰那者名之为满造作诸恶满于地狱。故名富兰那。汝等于此满于恶道富兰那所生一切智相耶。尸利鞠多复语之言。释种中能安解脱婆伽婆三藐三佛陀所不生一切种智想耶。即说偈言

 叱汝等方去  极为无心人

 汝若有心者  假使如金刚

 见斯希有事  尚应生信敬

 现见于如来  为未曾有事

 不生信心者  是为极愚痴 

尔时尼揵等寻各散走。如善咒师令鬼四散。又如日出众闇自除。时尸利鞠多见尼揵等散走。亦复如是。即说偈言

 恐怖目视速  慞惶欲竞驰

 以佛威神力  惊怕皆散走

 尼揵今退散  亦如魔军坏

 尘垢坌身体  犹着重铠器

 时诸尼揵等  奔突极速疾

 譬如彼[犛-未+牙]牛  在林虻蜇螫

 宛转泥涂身  狂走不自停

 如黑云垂布  风吹自然散 

时尼揵等既散走已。尸利鞠多心怀惭愧。即便思惟。谁当将我往见世尊。复作是念。树提伽姊先更见佛。我今当共诣世尊所。作是念已。即向先所闭妇户前。扣门唤妇。即说偈言

 善哉汝真是  无上妙法器

 由汝有智慧  亲近奉世尊

 缘我邪见故  事诸尼揵等

 汝今速来出  共汝供养佛 

时树提伽姊闻是偈已。寻即思惟。尸利鞠多以伤害佛而来诳我。涕泣不乐。即说偈言

 汝知我忧恼  故来见戏弄

 我今当云何  而往见如来

 尼揵等集时  犹如诸蝗虫

 邪见之炽火  灭于释种灯 

尸利鞠多语其妇言。汝宁不知佛神力耶。汝今何故作如是语。即说偈言

 世间一切火  何能焚烧佛

 谁能烧金刚  谁能举大地

 汝观十力尊  摧破诸外道

 火坑四畔边  莲华皆开敷

 如鹄处花间  花[耳*毳]遮绕佛 

尔时其妇闻此偈已。遥见世尊在莲花中。踊跃欢喜。而作是言。佛故不烧。尸利鞠多。呜噎垂泪。而说偈言

 世尊金刚体  无有能烧者

 由近富兰那  我今自被烧

 如似少湿薪  逼近干薪[卄/積]

 以火焚烧时  两俱同炽然 

尔时其妇疾出重屋。到世尊所顶礼佛足。胡跪合掌瞻仰尊颜。而说偈言

 得睹威颜者  世间皆信敬

 由我今有福  还得闻音声

 面如净满月  我今得睹见

 我今有福故  还得睹世尊

 相好庄严身  设当见灭坏

 恶名遍充满  烧灭我等身 

尔时其妇供具以备。请佛世尊及比丘众请令就坐。语其夫言。圣子汝可来入顶礼佛足。尸利鞠多涕泣盈目。而说偈言

 我今造火坑  规害世尊命

 今当以何面  可复得相见 

尔时其妇语其夫言。圣子可舍疑惑。佛婆伽婆终无嫌恨。即说偈言

 譬如空中手  无有触碍处

 诸佛法亦尔  佛于一切法

 无染亦无著  离世之八法

 如莲华处水  昔时提婆达

 嗔恚心所盲  为欲害佛故

 机关转大石  当上空中下

 不能伤害佛  如彼罗睺罗

 即是如来子  佛于此二人

 等心无憎爱  视彼怨与亲

 左右眼无异  于诸众生所

 慈悲过一子  终不于汝所

 而有憎恶心  是故不宜惧 

尔时尸利鞠多以惭愧故。曲体随妇口唇干燋。深生愧耻。行步迻迟。如将没地举身战掉。卑下低心极为惊怖。五体投地哀恸号泣。而说偈言

 宁抱持炽火  并及嗔毒蛇

 终不近恶友  我今为恶友

 毒蛇之所螫  依归善良医

 望得除毒害  三界之真济

 愿重见哀愍  我作重过恶

 唯愿垂悲顾  今听我忏悔 

尔时世尊颜色和悦。告尸利鞠多言。圣子。汝勿忧怖。即说偈言

 起起我无嗔  久舍怨亲心

 右以栴檀涂  左以利刀割

 于此二人中  其心等无异 

如我今者不为希有。已断结使无增减心。昔我为于白象之时毒螫所中害。犹以二脚覆护猎者使不伤害。又作龟身为人分割支节悉解不起嗔心。复作罴身怜彼厄人。时彼厄人示猎师处不起嗔心。作仙人时手足耳鼻悉为劓毁。犹尚不起毫厘许嗔。我于往昔为一切施婆罗门。所斩项时无有恚恨。况于今日断一切结。而当于汝有嫌恨心。譬如虚空不受尘垢。犹如莲华不为水着。我离八法其事亦尔。时尸利鞠多叉手合掌白佛言。世尊。若垂怜愍且待须臾更当造食。佛告尸利鞠多言。汝不遣使白我食时到耶。答言实尔。我本实遣人请佛作不饶益事。佛告尸利鞠多言。然我已断无利之事。汝今作何不饶益耶。即说偈言

 我今愚所造  屠猎所不造

 过是恶所作  以毒置食中

 不能有所伤  便为自害己 

尔时世尊告尸利鞠多言。汝今所施宜应是时。尸利鞠多言。世尊。我所施食悉有毒药。世尊复说偈言

 婆须吉龙王  嗔恚极盛时

 如此之猛毒  不能伤害我

 我今修慈心  如何唱施药

 我以大慈果  今当用示汝 

时尸利鞠多即持毒饭往诣佛前。涕泪悲泣。而说偈言

 我今持毒饭  功德之伏藏

 我心极为恶  毒饭以标相

 佛以灭三毒  神足除饭毒

 食之能令我  使得不动心 

佛告诸比丘。汝等待唱僧跋然后可食。即说偈言

 在于上座前  而唱僧跋竟

 众毒自消除  汝今尽可食 

僧跋已竟。佛及众僧尽皆饮食。时尸利鞠多上下观察而作是念。今此众中得无为毒所中者。不见诸众僧皆悉安隐不为毒中。倍增信敬深生欢喜。尔时世尊作是思惟。尸利鞠多得信敬心受缘时至。当何所作。我当为灭烦恼之火除邪见毒。佛如应为说四真谛法。闻法信解断见谛结。除身见毒灭诸结火。时尸利鞠多以得见谛。即说偈言

 我度于愚痴  及以邪见海

 不畏于恶道  我欲入黑闇

 遇佛得大明  欲入于大火

 反获凉冷池  呜呼佛大人

 呜呼法清净  不能具广说

 我今但略说  我本欲与毒

 而获甘露食  斗诤应失财

 反得于大利  是故亲近佛

 众生慧眼开  而得睹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