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六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五
·修行道地经集散品第一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说咒齿经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二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佛本行集经 > 内容

佛本行集经王使往还品第二十五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9 16: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佛本行集经王使往还品第二十五上

尔时国师大婆罗门。及一大臣。二人齐共受净饭王悲哀沥泪啼号敕已。即便整备贤善好车驾驭而立。奉承大王威德势力。从所住城迦毗罗出。出已寻逐菩萨脚迹。速疾而行。渐渐至于彼跋伽婆仙人住处。其跋伽婆。遥见使来渐将向近。即起前迎。而口唱言。善来仁者。云何忽屈来到此间。愿且消息。少时停止。此草铺上解歇暂坐。我当具办甘果冷水。随意饮食。时二使人。即便顶礼彼跋伽婆仙人之足。礼已却退坐于一面。坐安隐已。其跋伽婆。种种慰劳王二使人

尔时大臣。即便逆止跋伽婆。语而问之言。大仙尊师。我等今被彼甘蔗种大净饭王敕命而来。我身即是彼王大臣。指国师示。此是彼王国之尊师大婆罗门。彼甘蔗王。有一太子。字悉达多。以畏生老病死之故。欲求解脱。舍宫入山。传闻道其已至此处。我等求彼故来至此。作是语已。跋伽婆仙。即便报彼二使人言。实有此事。然其修臂功德具足胜上丈夫。曾至此处。至此处已。而问于我所修行法。我依实说。彼既知已即云。此虽胜于人间。其后还来入生死中。非是究竟解脱之处。嫌故舍去。欲求出离解脱生死。今者进向于阿罗逻仙人居所。而说偈言

 修臂丈夫功德具  至此闻我法非真

 欲求至极大涅槃  背我今向阿蓝所 

尔时二使大臣。国师婆罗门等。闻跋伽婆仙人语已。以至孝心于净饭王殷重敬故。不觉疲乏。无有懈倦。不食甘果。不饮水浆。依跋伽婆仙人之语。即共相寻向菩萨所。彼等渐至到菩萨边。遥见菩萨在于林中。于一树下。铺草而坐。除其一切诸宝璎珞。身体放光。巍巍显赫。而自庄严。譬重云中。忽然日出。照耀天下。满林树间。见已相与从车而下。安庠徒步。向菩萨边。至已顶礼于菩萨足。口同唱言。唯愿圣子。一切常胜。更自前立。近菩萨边

尔时菩萨。慰劳彼等。随于彼等所能堪受。劳谢语言。而慰问已。菩萨命令相近而坐。二使坐已。白菩萨言。大智太子。圣子之父。净饭大王。以心爱敬于圣子故。大受苦恼。所以者何。当于圣子出宫之日。大王闻已。立地自扑。迷闷而绝。全不觉醒。以水洒喷。良久乃稣。既复本心。流泪满面。忆念圣子。其状如是。今遣我等。来圣子边。唯愿圣子。正心专听正如是敕。我以知汝正意乐法。我以知汝不住我宫。必应出家求无上道。其理虽然。但今非是汝入山时。我既见汝非时入山。是故我今忧愁苦毒。全身被然。犹如猛火焚烧大林。汝今且可割意。还来入于我宫。暂舍于汝爱法之心。受我爱重若如此者。是汝法行。若汝不还。至我目下。今我受苦如是增长。譬如大河。长远流注。于一时顷。两岸崩颓。其水被填。忽然断绝。又如猛风吹大云阵。譬如热天火烧干草。譬如旱月煎涸诸泉。譬如雹摧盛春苗稼。善子我今心亦如是。以为忆念恩爱汝故。心大沸恼。煎烧破碎。是故汝且回还向宫。享受王位。治化天下。于后若见有善恶事。当任汝心。入山求法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一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王使往还品下

时净饭王。复如是言。我智慧子。汝今虽于诸亲族边。无爱恋心。但取我意。还来向家。勿令我今为于汝故。忧愁懊恼。取于命终。善子凡人行法行者。皆于一切诸众生边。生慈悲心。如是乃得名为法行。岂但独自身入深山。始名法行。所以者何。我昔曾闻。往古已来。或有诸人。在自己家。不脱璎珞种种严身。长养须发。具足功德。求解脱故。在于家内。亦能得于解脱之法。凡是修习解脱行法。唯须智慧及以精进。如此即是解脱正因。汝今违我而入山者。如此乃是避于五欲惊畏之法。然其彼等诸人在家。以诸璎珞。庄严自身。得解脱者。今当为汝。略而说之。昔有仁者。名曰随常。仁者力金刚。仁者多有。仁者流行。仁者大富。仁者边天。又复有于毗提诃国王。名能生耶耶底王(隋言行行)。仁者净仙。又罗摩王(隋言作喜)。有如是等无量无边在家诸王。悉得解脱。汝今须知在于家中。求解脱法。亦能令得未必出家。是故汝可速来还家。满二种愿。一汝得受五欲之乐。二令我心常得欢喜。凡世间人。受王位者。若令心得如愿功能。是名真王。我今能为汝满此愿。王位难舍。我为汝故。此难舍事能舍与汝灌于汝顶。汝若建立如是因缘。则我欢喜。便即辞退。舍世出家。入山求道。而说偈言

 王位亲密实难捐  今悉割断持付汝

 见汝堪治世间故  我生欢喜即入山 

尔时大臣。并及国师婆罗门等。宣净饭王如是口敕所说之偈。悉具委曲咨菩萨已。复更别以三种事意。谏菩萨言。大智圣子。此是圣子。父王净饭。流泪呜咽。向我等敕酸切之语。是故圣子。今闻父王如是苦敕。堪应供养恭敬。父敕不得违逆。圣子父王。今以没溺大深苦河。无人能拔出于智岸。唯有圣子。能作救护。堪拔彼苦。犹如堕于最极深水。唯大船师。乃能拔出。如是如是。圣子父王。今以没深大苦恼海。更无有人能拔出者。唯圣子耳。又复圣子。小婴孩时。增长养育。唯憍昙弥。兼其复是圣子姨母。莫令孤寡。使其命终。今为忆念于圣子故。受大苦恼。譬如牸牛失犊子故。悲唤而鸣。如是如是。彼憍昙弥。以眼不见于圣子故。悲呜苦呜咽。常恒啼哭。是故圣子。不应舍离。复以往昔养育之恩。犹如彼牛爱恋其子。并及宫内妇女眷属。亦然受苦。又迦毗罗城内。一切释种。男女人民大小。为爱圣子心煎迫故。被苦恼火之所烧然。是故圣子。今可还家见于彼等。譬如大地被焚烧时。在上诸天。降大甘雨。灭彼燋热苦剧之火

尔时菩萨。闻父王使如是语已。少时思惟。以调身心口喘气已。报使人言。我亦久知。人父向子。皆有爱心。我知我父净饭大王。向于我边。极大怜念忆恋着心。我今但以怖畏世间生老病死。自身见没。岂能救沈。欲求度脱故。舍离彼诸眷属耳。谁复乐舍此之亲爱。可不欲得恒相见也。若世间中。无爱别离。谁不乐世。虽复久住共诸亲聚。会当别离。是故我今舍于一切所爱亲族及以父母。志求菩提。若汝所言。因爱我故。致令父王生大苦恼。我闻此言。实不恋着如是恩爱。所以者何。譬如有人。于睡眠中。梦见亲爱聚集合会。觉还别离。若是凡人。不解方便。心生苦恼。此是无识愚痴众生。若有智人。能自思念。亲爱合会。犹如路行。道上结伴。相与共行。随逐近远。到所至处。各散还本。以是事故。亲爱眷属。聚集有离。何须愁恼。又前世时。曾为眷属。舍已来此。此处眷属。舍至后世。后世舍已。复至后世。如是展转。更互相舍。此诸眷属。爱恋之心。从何处来。去至何处。凡世间人。从初受胎。至一切处。如是念念刹那时间。悉皆有于死命鬼逐。如此何者。是时非时。今乃语我。我子即今非是入山求道之时。何况在家受五欲时。若当问我。时非时者。今当略之。所以者何。彼死命鬼。于一切时。摄诸众生。无不摄时。是故我今欲求离彼生老病死。以如是故。无时非时

菩萨复言。若当我父唤子。但来我必与子灌顶王位。我父必有大弘愿心。如是难事易能与我。可惜于道令我不修。但我不欲受此王位。亲爱系缚非解脱道。譬如患人不思美食。云何智人贪是世乐。其无智想愚痴之身。大有苦恼故。乃能受此王位耳。既居王位。放逸自在。耽荒酒色不能舍离。譬如金屋猛火炽然。譬如美浆和诸毒药。譬如花沼而有蛟龙。如是如是。王位快乐。意所娱乐。诸患随逐。不觉不知。以是因缘。我今不乐。亦非是法。而说偈言

 譬如金屋火炽盛  如食甘美毒药和

 如满池花有蛟龙  王位受乐后大苦 

尔时菩萨。说是偈已。复作是言。以如是故。往昔诸王。得王位已。年少之时。治化受乐。后至老年。厌离五欲。弃舍宫殿。便入山林。凡人宁当在于山林。食草活命。不居宫殿受五欲乐。如养黑蛇。后受其殃。初受乐时。不知患害。后时嗔发。遂便螫人。宁舍居家。入于山林。莫舍山林。还入家居。何以故。为于先圣所讥嫌故。我今既得生于善家。应修善法。莫如痴人。行不善法。自纵恣心。既剃须发。着袈裟衣。止住山林。修道学问。而彼于后。舍袈裟衣。不怀惭愧。是名无羞愚痴之人。或为贪故。或为嗔故。或为痴故。或为畏他如是反退。我今不羡天帝释宫。况复还欲入自己宅。譬如有人。已得美食。食讫已后。吐变此食。弃之于地。复欲还吃。可得以不。如是如是。若人舍彼五欲出家。或为诸缘。还欲入家。亦复如是。譬如有人已离火宅。还欲入来。如是如是。已见俗患。舍白衣形。入山修道。回还亦尔。而说偈言

 如人舍于火宅走  后时忽复更回还

 既见俗患离出家  从林反归亦如是 

尔时菩萨。说此偈已。告二使言。汝等前称父王所说。往昔诸王。在家修法。得解脱者。此事不然。可以故。此之二事。因缘相乖。甚大悬远。所以者何。求解脱人。其心寂定。微妙之处。乃得居停。若在宫中。五欲情荡。出外治民。须行鞭捶嗔责罪罚。于是心中。求解脱者。无有是处。若人意乐无为寂静。彼则不贪世间王位。设在位时。应须舍离。若乐王位。其人心意。不能寂静。若乐寂定。复贪世务。此二相乖。天地悬远。譬如水火不得共居。如是如是。求解脱法。复着五欲。终无是处。是故我今决定知。彼住昔诸王。舍王位已。然后乃得寂定之法。若居王位教化之时。其智未成。且学用心治理民耳。不必专求解脱之法。其事虽然。彼等诸王。各随其意。或求解脱。或受五欲。我今不然。不学彼等。亦复不曾发如此心。我今已断住家欲。锁得于解脱。不复贪着世间五欲。岂得还家

时二使人。闻于菩萨如是等说无染着言。专正决定至真之语。更复详共白菩萨言。大圣王子。今者誓愿。求无上法。此是真实。非无道理。但如此行。今未是时。所以者何。圣子父王。今受如是忧愁苦恼。是故圣子。违背此心。非是正法。而说偈言

 今求法藏实是利  虽有正理未合时

 父王愁毒切割心  孝德既乖是何道 

尔时二使。说此偈已。重白圣子。作如是言。大圣王子。如我所见。此意非是细观法行。于世财利及以五欲。非巧方便。所以者何。圣子今者未曾见因。云何求果。现得果报。而便舍背。方求未来。大圣王子。凡是世间一切书典。各各皆自有于悉檀。或有人言。有未来世。或有人言。无未来世。然此义中。人多有疑。是故圣子。以得果报现在且受。若无来世。何须精勤求彼解脱

复有人言。决定世间。有善有恶。未来世受。以是义故。精勤修行。求解脱道。是名为痴。若使诸根。决定破坏。亲爱别离。怨憎聚会。境界相合。自然舍离。生老病死。何假须作勤劬方便。当知此义无有实也。又在胎时。手足胸背。腹肚发爪。诸节支脉。自然而成。或复有人。得成身已。还复破坏。或有人言。既破坏已。还自然成。故先典中。有如是语。棘针头尖。是谁磨造。鸟兽色杂。是谁画之。此义自然。无人所作。亦复不可欲得即成。世间诸物。不得随心即使回转。而有偈说

 棘刺头尖是谁磨  鸟兽杂色复谁画

 各随其业展转变  世间无有造作人 

复有人言。世间作者。一切皆由自在天作。若自然者。人亦何须勤劬作业。可不是因流转自来。及其去时。还是彼因流转自去

复有人言。以分别故。则我相生。故受于有。有尽亦然。若受有时。不假勤求。自然而受。若有尽时。自然而尽。亦不假灭

复有人言。世间欲受人身之时。其父不负他人之债。则便得生。生天生仙。一切悉然。若此三处。不负债者。此人不用勤劬。而求自然。而得彼处。解脱如是。次第诸经典中。各各悉檀自说如是。各得解脱。其有智人。精勤欲求胜处之时。必损其心。是故我知圣子。若欲求解脱者。依理依法。应如是求解脱之路。如古书典悉檀所说。若如是者。必定当得无有疑也。圣子慈父净饭大王。为圣子故。受爱心苦。当得除愈。圣子今者还宫之时。意中若见宫殿。患厌此事。亦复不须思惟。何以故。昔诸王仙。弃舍家已。至山林中。后还回向自家宫中言。彼王者各有名号。所谓庵婆梨沙王(隋言虚空箭)。舍离家已。在山林中。诸臣百官。开谏晓喻。左右前后。围绕而还。其罗摩王(隋言能喜)。既见大地。被诸恶人之所毁败。各各相夺。迭相杀害。心不忍看。从山出来。如法拥护。又复往昔毗耶离城。有一大王。名徒卢摩(隋言树)。亦从山林下来本国。护持世间。往昔又有一梵仙王。名娑枳(居岐反)梨低(隋言离言)。又罗枳提婆王(隋言喜天)。达摩耶舍王(隋言法称)。诸如是等梵仙诸王。无量无边。各舍山林。还来本宫。绥抚大地。是故圣子。闻此往昔诸王本事。今若还宫。无有患苦。而说偈言

 如是名称诸王等  各舍婇女入山林

 后并弃山还本宫  圣子今回有何过 

尔时菩萨。闻彼二使如是语已。告彼大臣并及国师婆罗门言。有无之义。疑与不疑。我自知耳。但此二义。所有真理。隐之与显。我忍受之。其传闻者。既无因缘。何由可信。若有智人。应不依他虚说而行。犹如盲人。欲行道路。既无导者。不见真实。云何得行。心自不决。若善非善。彼盲痴人。假令净法心见不净。以无智故。我今宁发精进之心。而虽未得甘从果报长受苦恼。实不忍在五欲淤泥迷没沉溺。为于诸圣之所讥诃。暂受快乐。又汝等言。往昔已来。虚空箭王。及能作喜。并从山林。还入家者。彼等诸王。我不取于解脱法中用为证明。何以故。彼等诸王。以其所学。尽神通故。别更无有苦行之法。是故彼等回反还宫。汝等今者莫作是心。我当立誓。假使日月。堕落于地。此雪山王。移离本所。我若未得正法之宝。贪世事故。以凡夫身。还入本宫。无有是处。我今宁入炽盛猛炎大热火坑。不得自利。而还入宫。无有是处

尔时菩萨。作是誓已。从座而起。舍弃此林。背彼二人。独自而行。时彼二使。闻于菩萨如是言已。复见决定舍诸亲族。发如是愿。知必不回。举身自扑。从地而起。流泪满面。大声而哭。随菩萨行。欲近菩萨。是时菩萨。威德甚大。彼等二人。不能得逼。犹如日光。耀彼等目。不能睹见菩萨之身

尔时使人。复更重咨菩萨是言。唯愿圣子。莫作如是刚[革*卬]志意。愿定我等恋慕之心。我等爱心。既未除断。不忍弃舍圣子而去。彼等二人。爱菩萨故。兼复重意。向净饭王。以是因缘。随菩萨后。东西而行。或住或看。或行或走。时彼二人。更复别教四人。隐身随菩萨后。左右而行。汝等人辈。莫离圣子。看至何处。如是教已。时彼二人。心中愁毒。受大苦恼。啼哭叫唤。各相问言。我等今者云何至城。见大王面。大王心情。为圣子故。大受苦恼。我等此言。云何得奏。若至王边。复作何语。能解王心。而有偈说

 彼等二使知圣子  决定不还至自宫

 别遣四人逐后行  自回见王云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