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信心铭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二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瑜伽师地论卷第一
·佛说七佛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四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佛母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佛本行集经 > 内容

佛本行集经捔术争婚品第十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9 10: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佛本行集经捔术争婚品第十三上

尔时太子渐向长成。至年十九。时净饭王为于太子。造三时殿。一者暖殿。以拟隆冬。第二殿凉。拟于夏暑。其第三殿。用拟春秋二时寝息。拟冬坐者殿一向暖。拟夏坐者殿一向凉。拟于春秋二时坐者。其殿调适。温和处平。不寒不热。复于宫内后园之中。堰水流渠。造作池沼。栽莳种种众杂名花。所谓优钵罗花。波头摩花。拘物头华。分陀利华。为于太子。作喜乐故。复有无量无边诸人。各自职司侍卫太子。或复有人。按摩太子。或复有人。柔软太子。或复有人。以诸香油。涂荼太子。或复有人。洗浴之时。揩拭太子。或复有人。澡浴之时。供香汤者。或有染发梳头髻者。或复有人。执镜照者。或执涂香。或执眼药。或复有执熏衣香者。或执牛黄。或执华鬘。或复有执种种杂色微妙衣服。立太子前。常拟供奉。太子著者。其衣悉是迦尸迦衣。执已曲躬。须者即进。其太子父输头檀王所著衣里若迦尸迦。外表则用其余诸物。太子不然。所服之衣。内外悉用迦尸迦。作太子左右。及执作人。僮傼男女。诸后从等。皆悉餧以粳粮之饭。杂肉齑酱。或臛或羹。太子一身。别置妙好香美粳粮。精细拣择。羹臛杂奠。百味兰肴。种种珍羞。及诸饼果。如是无量。日别恒常。昼夜修营。各皆新造。以拟太子。又持白盖。覆太子上。或畏夜戏零露风霜。或复昼游尘埃日照

时净饭王既见太子年渐向大。心中复忆阿私陀仙授记之语。集诸耆旧释种大臣。而作是言。汝等亲族。曾闻知不。我此太子。初生之时。召诸解相及婆罗门阿私陀等。皆记之言。其若在家定当得作转轮圣王。若舍出家必得成就于无上道。而我等今作何方便。令此童子得不出家。诸释亲族即报王言。大王。今当速为太子别造宫室。令诸婇女娱乐嬉戏。是则太子不舍出家。而有偈说

 阿私陀所记  决定无移动

 诸释劝立殿  望使不出家 

如是方便。我等释种。可得兴盛。能令一切恭敬尊重。不为粟散诸王所欺。时净饭王复语释种诸亲族言。汝等当观。谁释女堪与我太子悉达为妃。尔时五百诸释种族。各各唱言。我女堪为太子作妃(上两句梵本悉再称今略)

时净饭王复自思惟。若我今日。不共太子如是筹量。忽取他女与其作妃。脱不称可则成违负。若我今共太子语论。太子意深。终不肯道。我今狐疑。作何方便。复更思惟。我今可以种种杂宝。作无忧器。持与太子。令太子用施诸女人。密遣使觇观察其意。看于大子眼目瞻瞩在于谁边。我即娉取。与其作妃

时净饭王即遣造作杂宝玩弄无忧之器。所谓金银种种杂饰。造已即于迦毗罗城。振铎唱言。从今已去。至七日来。我太子欲见于释种一切诸女。见已欲施一切杂宝种种玩弄无忧之器。城内所有一切诸女。悉可来集于我宫门

尔时太子六日已过。至第七日。于先出在王宫门前。据筌蹄坐。是时城内。一切诸女。皆以种种杂宝璎珞。各严其身。来集宫门。欲见太子。后欲受取种种诸宝无忧之器。是时太子见诸女来。即持种种宝器。施与彼等诸女。从四方来见太子者。以是太子威德大故。诸女不能正看太子但取宝器。各各低头。速疾而过。宝器尽已。最后有一婆私吒族释种大臣摩诃那摩。其女名为耶输陀罗。前后侍从众多婢媵。围绕而来。遥见太子。峨峨注睛。举目雅步。瞻观直眄。目不斜窥。渐进前趍。来近太子。如旧相识。曾无愧颜。即白太子。作如是言。太子今可与我杂宝无忧器来。太子报言。汝来既迟。皆悉施尽。彼女复更白太子言。我有何过。汝今欺我不与宝器。太子答言。我不欺汝。但汝后来自不及耳。是时太子指边有一所著印环。价直百千。从指脱与耶输陀罗。耶输陀罗。白太子言。我于汝边可止直于尔许物耶。太子报言。我之所著。自余璎珞。任意所取。彼女白言。我今岂可剥脱太子。只可庄严于太子身。语于太子。作是言已。心不喜欢。即回还去

尔时世尊成道已后。尊者优陀夷而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在王宫时。将身一切无价璎珞。脱持施与耶输陀罗。不能令彼心生欢喜。佛告尊者优陀夷言。汝优陀夷。至心谛听。我当说之。耶输陀罗非但今世与其璎珞令不欢喜。其往昔来。曾因少缘生嗔恨故。虽复多种珍宝布施。犹不欢喜。优陀夷言。甚奇世尊。此事云何。愿为我说

尔时佛告优陀夷言。我念往昔无量世时。迦尸国内波罗奈城。时有一王。信邪倒见。而行治化。彼王有子。造少罪[億-音+(夫*夫)]。父王驱摈。令出国界。渐渐行至一天寺中。共妇相随。居停而住。时彼王子所将食粮。皆悉罄尽。王子游猎。杀捕诸虫。以用活命。所猎之处。见一鼍虫。趁而杀之。即剥其皮。内水中煮。其欲向熟。汁便竭尽。是时王子语其妇言。肉未好熟卿更取水。彼王子妇即便取水。妇去已后。王子饥急。不能忍耐。即食鼍肉。一切悉尽。不留片残。时王子妇取水回还。问其夫言。此中鼍肉。今在何处。王子报言。鼍忽然活。今已走去。其妇不信。何忽如是。鼍煮已熟。云何能走。妇心不信。而意思念。必是我夫。饥急食尽。诳我言走。情怀嗔恨。心常不欢。于后数年。其父命终。时诸大臣即迎王子。灌顶为主。既作王讫。所得众宝。及诸奇珍。种种衣裳。无价之物。皆悉与妃。其妃虽纳。而面颜色。不悦如前。尔时彼王语其妃言。我一切宝。无价之物。以持赐妃。何故颜色。而不欢悦。如前不异。时其夫人即说偈颂。以报王言

 最胜大王听  往昔游猎时

 执箭或持刀  射杀野鼍死

 剥皮煮欲熟  遣我取水添

 食肉不留残  而诳我言走 

告优陀夷。此汝当知。尔时王者。我身是也。其王后者。今日耶输陀罗是也。我于尔时。少许犯触。续于后时。多以财宝。与望和适。而其怀恨。犹不喜欢。今日亦然。虽将无量诸种钱帛。亦不能令其心欢喜

时净饭王所遣密使察太子者。一心睹于太子眼目其所瞻瞩。共于诸女相当语对。而彼密使委悉皆知。知已即时往诣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当知。有释大臣摩诃那摩。其女后来太子共语。数番往复。兼且微笑。停住少时。调戏言语。太子彼女二颜俱悦。彼此答对。四目相当。时净饭王闻彼密观如是语已。心内思惟。太子意欲得彼女耶

时净饭王看好吉宿良善之日。即唤国师婆罗门来。使向释种摩诃那摩大臣之家。而作是言。知卿有女。今可与我太子作妃。是时国师闻王语已。即诣释种摩诃那摩大臣之家。作如是言。摩诃那摩王敕如是。时释大臣报国师言。我释迦法。相承如是。若有技能胜一切者。于彼人边即嫁女与。若无技能不得与女。大王。太子生长深宫。耽媔嬉戏。未曾学习。无有技能。弓射天文。兵书戎仗。一切战斗。捔力拳捶。悉未工闲。我何故。今无艺人边而嫁女与

是时国师闻是语已。还至王所。将如是语。具白于王。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心怀愁恼。如是思惟。摩诃那摩。此语如法。向我实论。无一虚妄。虽作是念。而王内心。怅怏默然。迷闷而住。其状如似坐禅思惟。太子是时。见父王面。失于容色。怅怏不欢。犹如坐禅思惟一种。见是事已。渐至王所。而问王言。未审父王。以何缘故。如是愁恼。独坐思惟。作是语已。时净饭王答太子言。子不须问我如此事。太子再问。父王重止。太子如是三问。父王大王。要须报我。所以解我心疑。时净饭王三见太子问如是事。即向太子。如前所说。太子知已。问父王言。父王颇知。父王城内。有人能出与我共试技艺已不。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即大欢喜。踊跃遍身。不能自胜。即更重审问于太子。作如是言。善哉太子。汝实能捔诸技艺不。太子答言。大王善听。我今实能。大王。但当速集诸释一切童子。共我捔试诸有技艺

时净饭王敕迦毗罗城内。街巷四衢道头。悉教振铎大声唱令。从今以去。计至七日。我之储宫。悉达太子今欲出其所有诸技。若有解者。悉令聚集。共捔试看。时六日过。至第七日。五百释种诸童子等。悉达为首。并皆聚集。聚集讫已。相共出城。至一宽地。是诸童子。出技能处。时释大臣即好庄严耶输陀罗。为上胜垛。作如是言。谁能善通一切技艺。最胜上者。即以此女。与其作妻。时净饭王共诸释种耆旧长德。于先而至。复有无量无边杂姓男子女人童男童女。皆悉聚集。诣彼试场宽地之所。欲观太子。及诸释种。一切童子。捔试技能。谁最为胜。是时有诸释种童子文学快者。先共太子试于手笔。时有释种。相共谓言。今者宜令毗奢蜜多为作试师。即语之言。汝可观察诸童子内手笔谁胜。或复快书疾书善书解多种书。尔时毗奢蜜多大师。先知太子于诸书中最胜最上。熙怡微笑而说偈言

 一切人间及天上  乾闼修罗迦楼罗

 所有文字诸书典  太子遍历皆通达

 我身及以汝等辈  不知如此书籍名

 人间悉解我试来  定知其胜汝不如 

尔时彼等释种徒众。详共齐白净饭王言。我今已知。大王太子于书典中。最为胜上。算计须试。得知谁明。是时众中有一最大算计之师。名頞谁那。一切算计。最为第一。时释众唤頞谁那来。将往试验。语言尊者。汝好观看诸童子中。是谁算计。为最第一。时太子算。令一释种明了童子对下算筹。而不能供。更二童子下。犹不供。三童子下。亦不能供。乃至一十童子俱下。而亦不供。二十三十。四十五十。一百共下。而亦不供。二百三百。四百五百。一时尽下。犹尚不供。是时太子。作如是言。汝等今算。我当为下。时一释种童子。唱算太子为下。不能算得。太子复言。二人双计。复不能及。太子复言。乃至一百。一时共计。犹不能及。太子复言。汝等何假如是相竞。但此等辈一切一时。各自计唱。我当为下。时诸释种五百童子。一时俱唱。太子为其一时齐下。如上所数。从于一起。乃至尽数。太子不错。亦复不乱。安庠审谛。次第而下。彼等一切诸释童子。尽力共算。不能及逮悉达太子万分之一。时頞谁那国大算师。心密惊怪。极生欢喜。而说偈言

 善哉捷利深忆持  分明唱下无有错

 五百释童称解算  一时共对不能当

 如是智慧正念心  算计疾速甚深奥

 是等算师计天下  巨海渧数悉应知

 汝等默然且禁声  不须与彼相捔竞

 其既解知如是术  应得共我相校量 

时彼释众一切皆生希有之心。从坐而起。合十指掌。顶礼太子。谓悉达多太子。大胜真实。大胜同声。复白净饭王言。善哉大王。大得善利。善生人间。大王今生如是聪睿大福德子智慧之子。舌根如是。轻便啭滑。成就口业。时净饭王熙怡微笑。语太子言。善哉太子。汝今能共此頞谁那大算之师。计算世间方便智。能得相入不。是时太子答父王言。大王我能时净饭王语太子言。汝若能者。当自知时。时頞谁那大计算师语太子言。仁者太子。汝知亿上算数已不。太子答言。我甚知之。时頞谁那算师复言。汝知云何为我说之。太子答言。凡入亿中算计数者。汝等谛听。我今说之。一百百千。是名拘致(隋数千万)。其百拘致名阿由多(隋数十亿)。百阿由多名那由他(隋数千亿)。百那由他名波罗由他(隋数十万亿)。百波罗由他名[口*恒]迦罗(隋数千万亿)。百[口*恒]迦罗名频婆罗(隋数十兆)。百频婆罗名阿刍婆(隋数千兆)。百阿刍婆名毗婆娑(隋数十万兆)。百毗婆娑名郁曾伽(隋数千万兆)。百郁曾伽名婆诃那(隋数十京)。百婆诃那名那伽婆罗(隋数千京)。百那伽婆罗名帝致婆罗(隋数十万京)。百帝致婆罗名卑婆娑他那波若帝(隋数千万京)。百卑婆娑他那波若帝名醯兜奚罗(隋数十旗)。百醯兜奚罗名迦罗逋多(隋数千垓)。百迦罗逋多名醯都因陀罗陀(隋数十万垓)。百醯都因陀罗陀名三蔓多罗婆(隋数千万垓)。百三蔓多罗婆名伽那那伽尼多(隋数十[禾*巿])。百伽那那伽尼多名尼摩罗阇(隋数千[禾*巿])。百尼摩罗阇名目陀婆罗(隋数十万[禾*巿])。百目陀婆罗名阿伽目陀(隋数十万[禾*巿])。百阿伽目陀名萨婆婆罗(隋数十壤)。百萨婆婆罗名毗萨阇波帝(隋数千壤)。百毗萨阇波帝名萨婆萨若(隋数十万壤)。百萨婆萨若名毗浮登伽摩(隋数千万壤)。百毗浮登伽摩名婆罗极叉(隋数十沟)。入于如是算计之数。其须弥山。若欲算知斤两铢分。悉可得知。自此已上。复有一算。名陀婆阇伽尼民那。此之已上。复有算计。名奢槃尼。此尼已上。复有算名波罗那陀。此上复有算名伊吒。此上复有算名迦楼沙吒啤多。此上复有算名萨婆尼差波。至于此计恒河沙等。一切算数。总览尽收。此上复有算计数。名阿伽娑婆。此数数于一恒河沙亿百千万恒河沙数计。取悉皆总入于此。而于此上。复更有计。名波罗摩[少/兔]毗婆奢。时额谁那大计算师。语太子言。如是已知。其入微尘数算之计。更复云何。今亦须知。太子答言。汝等谛听。我今说之。凡七微尘。成一窗尘。合七窗尘。成一兔尘。合七兔尘。成一羊尘。合七羊尘。成一牛尘。合七牛尘。成于一虮。合于七虮。成于一虱。合于七虱。成一芥子。合七芥子。成一大麦。合七大麦。成一指节。累七指节。成于半尺。合两半尺。成于一尺。二尺一肘。四肘一弓。五弓一杖。其二十杖。名为一息。其八十息。名拘卢奢。八拘卢奢。名一由旬。于此众中。有谁能知。几许微尘。成一由旬(依隋数计得三百八十四里一百三千步)。时頞谁那大算计师报太子言。大德仁者。我尚不知如是之数。我今闻说。犹生迷闷。况复自余少智少闻愚痴之人。虽然唯愿太子。为我等说几许微尘成一由旬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二佛本行集经卷第十三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捔术争婚品下

尔时太子报頞谁那大算师言。汝等谛听。其一由旬。微尘多少。渐渐积满一阿刍婆。如是更复一那由他。更复二十亿那由他百千。复六十亿百千。复三十二亿。复五百千。复一百千。如是等数。微尘多少。总计足满此一由旬。如是次第。展转而数。由旬大小。此阎浮提。纵广正等。七千由旬。西瞿耶尼。八千由旬。东弗婆提。九千由旬。北郁单越。十千由旬。是一三千大千世界由旬之数。纵广如是。次第大小。依此由旬。如是计取。若干百由旬。若干千由旬。若干百千由旬。其一由旬。复有若干微尘之数。总计可得。所以者何。此之计数。过一切数。故名算计。不可数得。不可计知。诸微尘等。三千大千世界之内。所有之者

时頞谁那大算计师。及诸释种一切宗族。生大欢喜。踊跃无量。遍满其体。不能自胜。身上唯留一个单衣。余衣悉解。以施太子。复脱无量无边璎珞。散施太子。而赞叹言。善哉善哉。太子甚深。快知快解。如是次第。于算计中。太子复胜。所谓书数智计渊玄。太子无比。彼等诸释。而作是言。我等已知。今此太子。于书算中。最胜无比。其次戎仗兵法须试。是谁最胜。是谁最胜

尔时彼诸释种宗族。推其姓中一大臣。名娑呵提婆。置为证察。而白之言。大德和上。愿好用心。观何童子武技之中谁最胜妙。所谓不空。及闻声等。射远射刚。挽强牵臂

尔时戏场为阿难陀童子。置立安施铁鼓。去于射所二拘卢奢。以为其表。提婆达多童子。所射安置铁鼓四拘卢奢。乃至为于难陀童子。安置铁鼓六拘卢奢。为于大臣婆私吒氏摩诃那摩。安置铁鼓八拘卢奢。如是次第。自余童子。各各相去。随远及近。安置射表。为于悉达太子。安置十拘卢奢。牢刚铁鼓以为射表

时阿难陀弯弓射彼二拘卢奢所置铁鼓才得中。及以外更远。则不能过。提婆达多童子所射四拘卢奢安置之鼓。射而即着。更不能过

摩诃那摩大臣所射八拘卢奢铁鼓得着。远不能过。是诸释子。各各所立铁鼓远近悉皆射着。其分已外不能越过

尔时次第至悉达多太子欲射。有司进上所奉之弓。太子暂欲以手施张。按弓强弱。拼弦牢靳。其弓及弦。应时碎断。悉达太子即便问言。此之城内。谁有好弓。堪我牵挽。禁我气力。时净饭王心怀欢喜。即报言有。太子问言。大王。言有今在何处。王报太子。汝之祖父。名师子颊。彼有一弓。见在天寺。常以香花。而供养之。然其彼弓。一切城内。释种眷属。乃至不能施张彼弓。况复牵挽。太子语言。大王。速疾遣取弓来。是时使人。将彼弓来。既至众中先持授。于一切释种诸童子辈所执之者。不能施张。况复欲挽。其后次将付与摩诃摩那大臣。时彼大臣尽其所有一切身力。不能施张彼弓之弦。况复牵挽。然后乃将奉进太子。太子执已。安坐不摇。微用少力。不动身体。左手执弓。右手捋弦。以指才挽。而拼作声。彼声遍满迦毗罗城。城内所有一切人民。悉皆恐怖。各各问言。此是何声。或复有人。从他闻言。悉达太子取其祖父师子颊王所用之弓。而暂施张牵挽作声。为此因缘。净饭大王将于无量无边诸物。用供太子。是时太子施张彼弓右手执箭。出现如是微妙身力。牵挽彼箭。平胸而射。过阿难陀及提婆达乃至大臣摩诃那摩三人等鼓。其箭射逮十拘卢奢所安置处。皆悉洞过。没于虚空。尔时诸天在于虚空。而说偈言

 如是最胜善地中  坐于往昔诸佛座

 摩伽陀国人民众  今睹利箭善胜弓

 六度成就智慧力  降伏一切诸怨敌

 天魔烦恼及阴等  当得常乐我净因

 不退菩提真实道  永断生死苦根栽

 病老忧畏悉蠲除  证彼涅槃微妙智 

尔时诸天说是偈已。各将种种天妙杂花。散太子上。散已忽然没身不现。是时太子所射之箭。天主帝释。从虚空中。秉执将向三十三天。至天上已。为此箭故。于彼天中。建立箭节。常以吉日。诸天聚集。以诸香华。供养此箭。乃至于今诸天。犹有此箭节日

尔时释种诸眷属等。复作是言。悉达太子射技最远。已胜众人。今更须试射[革*卬]之物。是谁能过。是时彼地。相去不远。自然而有多罗树行。其中或有诸释童子。用一箭射。即穿过于一多罗树。或有穿过二多罗树。或三或四及过五者。是时太子。执箭一射。即便穿过七多罗树。彼箭穿七多罗树已。箭便堕地。碎为百段。时诸释种。复更别立铁猪之形。其内或有释种童子。执箭射一铁猪形过或二三四。及过五者。太子执箭一射。便穿七铁猪过。七猪过已。彼箭入地。至于黄泉。其箭所穿。入地之处。即成一井。于今人民。常称箭井。时诸释族。复更立于七口铁瓮。满中盛水。其中或有释种童子。熟烧箭镞。极令猛赤。而用射于一铁瓮彻。或二或三止至四五。太子执彼烧热赤箭一射。便过七铁水瓮。去瓮不远。即有一大娑罗树林。其箭过已。悉烧彼林。一时荡尽。时诸释族复作是言。射[革*卬]技能。太子已胜。今复试斫须一下断。其中或有诸释种子。手执利剑。一下一斫多罗树。断或二或三。乃至四五。太子之手。执于剑已。一下斫七多罗树断。而彼七根多罗之树。虽复被斫。其树不倒。彼诸释种作如是言。太子不能斫一树彻。是时色界净居诸天。即便化作大猛威风。吹彼树倒。其次难陀。将一束竹。来太子前。其内密置按摩所用铁棒着中。以奉太子。太子见此一束之竹。不谓其间有于铁棒。不用多力。左手执剑。一下钐断。譬如壮士手执利刀斫一茎竹。或斫一箭。如是如是。太子钐彼按摩铁棒。谓言竹束。左手执剑。不用多力。一下斩斫。随时彻过。时诸释种复作是言。已试斩斫。太子最胜。今复更须作诸象技跳掷上下。谁复为能。其中复有诸释童子。从象鼻前。跳上象背。或有童子。从脚跳上。或有童子。从尾跳上。其跳上时。或手执持粗大铁棒。或执铁轮。或执铁排。或执戟槊。或执长刀。左执跳上。上已右接。即以掷地。太子跳时偝立却走。脚蹋象牙。上于象顶。左手执持种种诸器。或棒或轮。或排或槊。及以长刀。左执右掷。右执左掷。而投于地。诸释种族。既不能及。复作是言。今须马上。更共相试。其中或有释种童子。手执塑腾或执箭跳。从于一马。骑第二马。槃槊弄刀。或复以箭。射于指环。或有遇中。或不著者。或有释子。跳过二马。骑第三马。乃至射着。及以不着。或跳三马。跳已即便骑第四马。射着不着。或跳四马。骑第五马。及着不着。太子是时。手执于槊。我执弓箭。跳过六马。骑第七马。箭射乃至头发毛端。皆悉得着。如是次第。或于车上。示现轻便。或现筋陡。如是种种。或试音声。或试歌舞。或试相嘲。或试漫话戏谑言谈。或试染衣。或造珍宝及真珠等。或画草叶。和合杂香。博奕摴蒱。围棋双六。握槊投壶。掷绝跳坑。种种诸技。皆悉备现。如是技能。所试之者。而一切处。太子皆胜。时诸释种复作是言。我等今知。悉达太子。一切技能。悉皆精胜。今须相扑。得知谁能。是时太子却坐一面。其诸释种一切童子。双双而出。各各相扑。如是次第。三十二[番*去]。诸童子等。相扑各休。却住一面。次阿难陀忽前着来。对于太子。欲共相扑。太子始欲手执难陀。太子身力。及威德力。而彼不禁。即便倒地。其后次至提婆达多童子前行。以贡高心我慢之心。不曾比数。悉达太子。欲共太子捔竞威力。欲共太子一种齐等。挺身起出。巡彼戏场。面向太子。疾走而来。欲扑太子

尔时太子。不急不缓。安详用心。右手执持提婆达多童子而行。擎举其身。足不着地。三绕试场。三于空旋。为欲降伏其贡高故。不生害心。起于慈悲。安徐而扑。卧于地上。使其身体不损不伤。太子复言。咄汝等辈。不假人人共我相扑。饶汝一切一时尽来共我相扑。尔时彼诸释种童子。一切皆起憍慢之心。并各奔来。走向太子。而欲扑之。是诸童子各以手触。彼等以是太子身力复威德力。各各不禁。皆悉倒地。尔时彼释一切。皆生奇特之心。各相谓言。希有希有。从生已来。不曾学习。今日乃出于如是等种种诸技。时彼场内所有人民。观看之者。悉唱呼呼叫唤之声。或出种种诸异音声。弄珠璎珞及衣服等。于上虚空无量诸天。同以一音而说偈言

 十方一切世界中  所有勇健诸力士

 悉皆力敌如调达  不及太子圣一毛

 大人威德力无边  暂以手触皆倒地

 圣者威神力广大  汝等云何欲比方

 假使不动须弥山  大小铁围甚牢固

 并及十方诸山等  一触能碎如微尘

 铁等强[革*卬]金刚珠  及以诸余一切宝

 大智力能末如粉  况复扑此少力人 

尔时诸天说此偈已。将种种华。散太子上。于虚空中。隐身不现。如是次第。悉达太子一切处胜。时净饭王知其太子所有技能。皆悉胜彼一切诸人。自眼既见。心复证知。踊跃喜欢遍满其体。心意适悦。不能自胜。以尊上心。敕唤白象璎珞庄严办具悉竟。而作是言。我息太子。乘此白象。将入城内。彼大白象。拟太子乘。从城门出。是时提婆达多童子城外而入。见此白象。而问人言。此象谁许。欲将何处。其人报言。欲将出城拟悉达乘。欲入城内。时提婆达多以释意气种姓尊豪。我慢兴盛。倚身力强。纵逸放荡。无诸忌惮。兼复妒嫉。于彼象前。少许地走。便以左手。执于象鼻。右手筑额。一下倒地。宛转三匝。遂即命终。白象卧地。塞彼城门众人往来。不通出入道路填咽。调达过已。于后又复有童子至。名曰难陀。相续而来。欲入城内。见此白象卧在城门死已。大身塞于道路。诸人民过不能得行。即问诸人。谁作是事。人辈答言。此大白象。为于提婆达多所杀。左手执鼻。右手筑额。一下倒地。三旋命终。难陀思惟。提婆达多童子试其自身之力。以杀白象。但此象身。极大极粗。污泥城门。妨人出入。即以右手。执彼象尾。牵取离门。可七步许。其难陀后次太子来。欲入城内。见此白象在于城门。见已借问诸行人言。谁杀是象。众人报言。提婆达多一筑而杀。太子即言。提婆达多此为不善。何故杀也。太子复问。谁牵离门。众人复言。难陀童子以其右手。执彼象尾。而牵离门。至于七步。太子复言。善哉难陀。作事善也。太子思惟。彼等二人虽能示现其自气力。但此象身。甚大粗壮。于后坏烂。臭熏此城。作于如是思惟讫已。左手举象。以右手承。从于空中。掷置城外。越七重墙。度七重堑。既掷过已。离城可有一拘卢奢。而象坠地。即成大坑。乃至今者。诸人相传詺于此处。为象堕坑。即此是也。尔时无量无边百千诸众生等。一时唱言。希有希有。如是之事。甚大可怪。各各皆唱。善哉善哉。大人大士。希有希奇。未曾闻见。而说偈言

 调达筑杀白象已  难陀七步牵离门

 太子手擎在虚空  如以土块掷城外 

尔时大臣摩诃那摩。见于太子一切技艺。胜妙智能。最为上首。而作是言。唯愿太子。受我忏悔。我于先时。谓言太子不解多种技巧艺能。令我心疑不嫁女与。我今已知。愿受我女。用以为妃。尔时太子占良善日及吉宿时。称自家资。而办具度。持大王势。将大王威。而用迎纳耶输陀罗。以诸璎珞。庄严其身。又复共于五百婇女。相随而往。迎取入宫。共相娱乐。受五欲乐。是故偈言

 耶输陀罗大臣女  名闻盖国远近知

 占卜吉日取为妃  迎将来入宫殿内

 太子共其受欲乐  欢娱纵逸不知厌

 犹如天主憍尸迦  共彼舍脂夫人戏 

尔时世尊得成道已。尊者优陀夷白佛言。世尊如来。云何往昔之时。初欲纳于耶输陀罗。不以其生大家故取。不以种姓大故而取。不以富贵多财故取。不以端正华色故取。唯出技艺。而取得彼耶输陀罗。用以为妃。是时佛答优陀夷言。汝优陀夷。至心善听。非但今日耶输陀罗我取之。时不以大姓尊豪故取。乃至不为端正故取。唯用技艺。而取得之。往昔亦然。优陀夷言。世尊。此事云何。愿为说之。尔时佛告优陀夷言。我念往昔。过于无量无边世。时波罗奈城。有一工巧铁作之师。其有一女。端严可喜。身体正等。面目广平。世所少双。多人敬爱。尔时彼国波罗奈城。有一长者。其子可喜。端正如前。所说无异。而于一时。其长者子。见彼工巧铁师之女。在于楼上窗内现面。向外观看。彼长者子。见此女已。即生爱心。彼长者子。私心之中。记此女已。速往归家。告其父母。作如是言。某工巧家。有于一女。我意贪爱。欲取为妻。彼子父母报其儿言。汝今不须取此工巧铁师之女污辱我门。我当别觅长者之女。或大臣女。或居士女。与汝为妻。彼长者子作如是言。我永不用余人之女以为我妻。我意唯欲取此工巧铁师之女。我若不得此女为妻。必自害身终不用活。时长者子父母心愁。畏儿没命。即唤于彼工巧铁师。来至其家。而语之言。汝所有女。今可嫁与我子为妻。工巧铁师作如是言。我今不与非工巧者共作婚姻。其长者子父母答言。仁者何用工巧之人共作婚为。莫愁汝女饥寒辛苦不丰衣食。铁师复言。虽知如是。但我今觅同类之人。若解工巧。我与彼女。假令无大资财之具。但取彼有工巧之技。随家所办。我即当与。时长者子父母。闻彼如是言已。即语其子。如前所说。时长者子。既共彼女。心意相当。兼复足解工巧之事。精心细意。快便作针。即于别时。造作多针。以油脂洗。善好明净。作一大束。置竹筒中。诣向工巧铁师之家。到近巷已。在于道头。唱此偈颂。以卖其针偈言

 不涩滑泽铁  光明洗清净

 巧人所造作  谁能买此针 

尔时彼家工巧之女。在于楼上窗门之内。闻长者子说偈卖针。闻已即复以此偈。答长者子言

 咄哉狂颠人  汝甚无心意

 忽来铁师舍  而唱欲卖针 

时长者子更复说偈。报彼女言

 可喜端正女  我实非颠狂

 性是巧智人  善能造针作

 汝父若知我  妙解如是事

 必胜汝妻我  兼送无量财 

尔时铁师工巧之女。闻长者子如是语已。速疾而往其父母前。作如是言。愿耶娘听外有一人。如上说偈。向父母陈。善解造针。高声唱说。时彼工巧铁师父母。即唤于彼长者子来。入至家内。而问之言。善哉童子。汝实善解造作针乎。童子报言。我甚能为。铁师复言。出汝针来。我试观看。时长者子。从竹筒里。拔出一针。示彼铁师。此是汝看。时彼铁师既见针已。作如是言。善哉童子。汝巧作针。大能穿孔。时彼童子语铁师言。此针非是竹筒所出。别更复有胜于此者。更出一针示彼铁师。铁师看已。复赞叹言。大能善穿。童子复言。非此为好更有胜者。第三别复更出一针。以示铁师。铁师如前美言称赞。善能善穿。童子复言。此亦未精。更有胜者。第四更出一针以示。铁师看已。复赞叹言。大能造作。大能赞孔。童子复言。此犹未善。更出一针示现。铁师看已复言。善作善穿。童子复言。此非巧者。第六复出一针以示。铁师复言。此实最胜。最妙善穿。时长者子。还取彼针。置于手上。一一次第。下着水中。而针悉浮。时彼铁师。睹是希有未曾见事。欢喜踊跃。向长者子。而说偈言

 我未曾闻见  能造如是针

 今以欢喜心  嫁女与于汝 

尔时佛告优陀夷言。优陀夷。欲知尔时长者子者。今我身是。工巧之女。今耶输陀罗是。当于尔时。我取于彼以为妻。时不以大家。不以种姓。乃至不以端正故取。但以工巧试验故得。今亦复然。耶输陀罗不以种姓端正故得。乃至以于工巧而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