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 佛学交流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大藏经简体拼音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经书赠送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二
·贤愚经贫女难陀品第二十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七
·佛说七佛经
·菩萨念佛三昧经赞如来功德品第六
·大般若经初分校量功德品第三十之二十
·正法念处经观天品第六之一四天王初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方广大庄严经 > 内容

方广大庄严经降魔品第二十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9 00: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八方广大庄严经卷第九

    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 诏译

  降魔品第二十一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比丘当知菩萨坐菩提座已作是思惟。我于今者当成正觉。魔王波旬居欲界中最尊最胜。应召来此而降伏之。复有欲界诸天及魔波旬所有眷属久积善业。当得见我师子游戏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作是念已放眉间白毫相光。其光名为降伏魔怨。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傍耀魔宫。魔王波旬于光明中。闻如是偈

 世有最胜清净人  经历多时修行满

 是彼释种舍王位  今现坐于菩提场

 汝身称有大勇猛  当往树下共相挍

 其人已达于彼岸  既自能度当度他

 应灭三恶悉无余  令彼人天转充满

 若使得证菩提已  不久空虚汝境界

 愚痴黑暗嗔恚伴  悉当销散尽无余

 彼定广开甘露门  汝等今者为何计 

佛告诸比丘。时魔波旬闻是偈已。复于梦中见三十二不祥之相。一者见其宫殿悉皆黑暗。二者见其宫中沙砾尘土处处飞扬。三者见其宫殿破坏而生荆棘粪秽盈满。四者自见惊怖不安东西驰走。五者自见宝冠堕落头发解散。六者见其园中树木无有花果。七者自见头破脑流于地。八者见其自心热恼。九者见其园中树木枝叶枯落。十者见其池井皆竭。十一者见其宫中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诸鸟羽翮摧残。十二者见其宫中钟鼓琴瑟箫笛箜篌种种乐器悉皆断坏委掷于地。十三者见其亲族忧恼举手拍头怅然而立。十四者自见其身坠堕床下损伤头面。十五者见其诸子有威力者诣菩提场顶礼菩萨。十六者见其诸女悲哭懊恼。十七者自见其身衣服垢腻。十八者自见其身羸瘦憔瘁头坌尘土。十九者见其楼阁窗牖悉皆崩摧。二十者见其军将鬼神夜叉罗刹鸠槃茶等悉皆刎首狼藉在地。二十一者见其珠宝璎珞为火所烧。二十二者见欲界四天大王释提桓因乃至他化自在诸天向菩萨前住立瞻仰。二十三者见其自身对敌斗战拔刀不出。二十四者见其自身可恶复出恶声。二十五者见其左右及己眷属皆悉背逆舍之而去。二十六者见吉祥瓶皆悉破坏。二十七者见那罗天唱不祥音。二十八者见欢喜神称不欢喜。二十九者见虚空中黑暗烟雾处处弥满。三十者见护宫神举声大哭。三十一者见自在之处咸不自在。三十二者自见其宫震动不安

佛告诸比丘。魔王波旬从梦寤已。遍体战栗心怀恐惧。召其大臣而语之曰。我闻空中声言。释种太子。出家学道苦行六年。坐菩提座当成正觉。其道若成必空空境。汝等军众宜往其所而摧伏之。即说偈言

 汝当率领大兵众  菩提树下制沙门

 诸君如能爱敬我  与彼战斗速令去

 彼志方空我境界  使为缘觉及声闻

 若不灭之令永断  世间成佛无休已 

尔时魔王主兵大臣谏于波旬。而说颂曰

 大王所领四天主  及以八部诸龙神

 欲色诸天随梵释  皆悉顶礼归依彼

 王之诸子胜智者  勇力世间无等伦

 王军满八十由旬  夜叉罗刹并诸鬼

 虽复近王居左右  恒常敬彼无过人

 皆悉合掌生尊重  私以香花而奉献

 我睹如斯事相已  定知菩萨胜王军

 王之兵众所居处  鸺鹠野干为怪响

 菩提树下甚清净  善禽瑞兽送和音

 如是吉相彼定强  我观菩萨谁能胜

 又王军众所住处  常雨沙砾及埃尘

 菩提树下圣所居  天雨香花悉盈积

 王军所处地高下  砂砾瓦石皆充满

 菩提树下坦然平  复以七宝而严饰

 若见如斯前相已  有智之者定须还

 如是庄严悉周遍  菩萨必当成正觉

 大王若不从臣谏  如梦所见终不虚

 大王不可犯仙人  宜且收兵还本处

 古昔有王触仙故  咒禁一国悉成灰

 过去有王名净德  违忤罗阇大仙意

 令彼弥年遭亢旱  丛林稼穑咸不登

 王岂不闻围陀论  三十二相必成佛

 眉间光明白毫相  普照十方诸佛国

 况复如王此军众  彼岂不能降伏之

 无见顶相过极天  诸天毕竟无能睹

 行当成彼微妙果  世间未闻今得闻

 须弥及以诸山等  皆悉稽首菩提树

 施戒忍进禅定慧  历劫以来修习成

 而能独坐破王军  皆是熏修善根力 

佛告诸比丘。是时波旬闻彼大臣如是偈已其心闷乱。复召千子。其五百子清白之部。在魔王右归依菩萨。其五百子冥黑之部。在魔王左赞助魔王。于是波旬告语诸子。汝等宜应一心筹量。以何方计能摧伏彼。右面魔子名曰导师。于波旬前。而说偈言

 睡龙醉象师子王  三兽暴猛犹难触

 况复有斯禅定力  谁能犯彼大牟尼 

左面魔子名曰恶慧。亦向波旬而说偈言

 我若视人人必破  吾今看树树亦摧

 怒目所向无全者  如值伺命终难活 

右面魔子名曰美音。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人是不坚何足破  树称危脆任能摧

 纵汝嗔目须弥崩  何能举眼瞻菩萨

 设使善浮过大海  复能一气吸沧溟

 如是之事自可为  无能怀恶观菩萨 

左面魔子名曰百臂。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我今一身有百臂  一一皆能放百箭

 大王但去不假忧  如此沙门何足害 

右面魔子名曰妙觉。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纵汝一毛成一臂  一一皆能放百箭

 汝自以此为殊胜  岂损菩萨之一毛

 牟尼定力出世慈  毒火兵刃无能害

 执持刀杖图为恶  散在空中尽成花

 虽复天人阿修罗  夜叉罗刹有大力

 终为忍辱之所制  能令威势成羸劣 

左面魔子名曰严威。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我今能入比丘身  为火焚烧尽令灭

 譬如山火焚枯木  一切丛林悉无余 

右面魔子名曰善目。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世界须弥可烧尽  金刚之慧实难焚

 山移海竭大地销  日月从空皆堕落

 利益众生坐道树  未证菩提终不移 

左面魔子名曰傲慢。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我今住此以手摩  日月宫殿尽令碎

 又能吸彼四大海  于中所有皆空竭

 当掷沙门于海水  大王勿以此为忧

 不假兵众降伏之  我独能令彼销灭

 今当摧折菩提树  并取沙门掷十方 

右面魔子名曰有信。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假使力碎三千界  如是大力满恒沙

 不动菩萨之一毛  何足能伤智慧者 

左面魔子名曰可怖。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如此沙门不足畏  彼无朋党而独居

 今当恐之走十方  大王兵强何以怖 

右面魔子名一缘慧。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日月师子宁有兵  轮王威势不假众

 一切菩萨无军旅  一身一念破魔军 

左面魔子名曰求恶。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惟愿大王莫愁恼  我今不持诸器仗

 以鼻卷取彼沙门  于是扑之令碎灭 

右面魔子名功德庄严。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其人身力甚坚固  如那罗延不可坏

 况持忍辱而为铠  勤行精进以为刃

 以三解脱为所乘  复以智慧为调御

 菩萨由斯福德力  必能摧伏我魔军 

左面魔子名曰不退。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譬如激矢自不归  山火从风定难止

 霹雳金刚必无反  未摧释子终不还 

右面魔子名曰乐法。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激矢中石不复前  烈火遇水必销灭

 霹雳至地竟何去  若见菩萨当自归

 大王乍可尽虚空  或使众生心作一

 或能将绳系日月  如此之事皆可为

 唯有菩萨坐菩提  大王不可而倾动 

左面魔子名不寂静。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我眼有毒若使看  须弥崩倒渤澥竭

 当知沙门及道树  才视之时尽成灰 

右面魔子名一切利成。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假使以彼三千界  其中尽成于猛毒

 功德之藏若视之  能令众毒为无毒

 诸毒岂复过三毒  三毒无累其身心

 菩萨本自同虚空  大王慎勿轻而往 

左面魔子名曰喜着。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庄饰万亿诸天女  鼓奏百千妙弦歌

 诱之将入自在宫  恣欲令其永贪着

 大王由是得自在  唯愿勿以此为忧 

右面魔子名曰法慧。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彼所乐者非非法  唯有解脱及诸禅

 为众生故乐行慈  于尔五欲无贪着 

左面魔子名旃陀罗。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大王不闻诸子言  其声哮吼皆摧裂

 并有勇健迅捷力  疾往于彼灭沙门 

右面魔子名师子吼。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野干群鸣大泽中  秪为未闻师子吼

 若使一闻师子吼  自当奔驰走十方

 如是一切无智魔  未闻人中师子吼

 徒自竞辩无休止  若使闻已皆销灭 

左面魔子名曰恶思。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岂可不见吾军众  我有恶思能速成

 若非世间无智者  何不速起而奔走 

右面魔子名曰善思。复向波旬而说偈言

 彼非无知乏势力  汝自凡愚阙胜能

 汝今未悉彼善权  彼当以智降伏汝

 我等魔子恒沙众  如是雄勇遍三千

 不动菩萨之一毛  岂独恶思能致损

 无能于彼生恶念  应当尊重起净心

 是即三界为法王  汝宜退还勿战斗 

佛告诸比丘。魔王尔时又命诸女作如是言。汝等诸女。可共往彼菩提树下。诱此释子坏其净行。于是魔女诣菩提树。在菩萨前。绮言妖姿三十二种媚惑菩萨。一者扬眉不语。二者褰裳前进。三者低颜含笑。四者更相戏弄。五者如有恋慕。六者互相瞻视。七者掩敛唇口。八者媚眼斜眄。九者嫈嫇细视。十者更相谒拜。十一以衣覆头。十二递相拈掏。十三侧耳佯听。十四迎前躞蹀。十五露现髀膝。十六或现胸臆。十七念忆昔时恩爱戏笑眠寝之事而示欲相。十八或如对镜自矜姿态。十九动转遗光。二十乍喜乍悲。二十一或起或坐。二十二或时作气似不可干。二十三涂香芬烈。二十四手执璎珞。二十五或覆藏项领。二十六示如幽闭。二十七前却而行瞻顾菩萨。二十八开目闭目如有所察。二十九回步直往佯如不见。三十嗟叹欲事。三十一美目谛视。三十二顾步流眄。有如是等媚惑因缘。复以歌咏言词娆鼓菩萨。而说偈曰

 初春和暖好时节  众草林木尽敷荣

 丈夫为乐宜及时  一弃盛年难可再

 仁虽端正美颜色  世间五欲亦难求

 对斯胜境可欢娱  何为乐彼菩提法

 我等诸女受天报  其身微妙咸可观

 如是天身不可求  仁今果报宜应受

 诸仙见我犹生染  况复人能无染心

 修彼禅定竟何为  菩提之法甚悬远 

尔时菩萨闻彼妖惑之言。心生哀愍即以妙偈化其魔女

 我观五欲多过患  由是烦恼失神通

 譬如火抗及毒奁  众生赴之而不觉

 我久已离诸烦恼  自心觉已方觉他

 世间五欲烧众生  犹如猛火焚干草

 亦如焰幻无有实  亦如泡沫不久停

 如彼婴孩戏粪中  如彼愚人触蛇首

 一切皆无有实法  是身虚妄从业生

 四大五蕴假合成  筋骨相缠而暂有

 智者谁应耽着此  凡夫迷故生欲心

 如是诸幻我已知  是故于中不贪着

 欲求毕竟自在乐  今当于此证菩提

 我已解脱于世间  如空中风难可系 

尔时菩萨身如融金。面如满月。深心寂定如须弥山安处不动。犹如明珠无有瑕疵。如日初出照于天下。犹如莲花不染淤泥。心无所著亦无增损。是时魔女复以柔软言词白菩萨言。仁者道德尊重。天人所敬应有给侍。天遣我来供养仁者。我等年少色如优钵罗花。愿得晨夜兴寝亲匿左右。菩萨报言。汝昔有福今得天身。不念无常造斯幻惑。形体虽好而心不端。譬如画瓶盛诸秽毒。行当自坏。何足可矜。汝为不善自忘其本。当堕三恶道中。欲脱甚难。汝等故来乱人善事。革囊盛粪非清净物。而来何为。去吾不喜。其诸魔女媚惑菩萨既不能得。即以建尼迦花及詹波花散菩萨上。右绕三匝作礼而去。归魔王所告魔王言。大王。我等昔来未曾见有如是之士。于欲界中睹我姿容而心不动。我为媚惑能竭人意。譬如旱苗见日燋枯。亦如春苏置于日下自然销融。今此丈夫何缘乃尔。惟愿大王。莫与此人共为嫌隙。即说偈言

 其身犹如莲花藏  其面犹如清净月

 其光犹如猛火焰  其色犹如紫金山

 百千生中修正行  所有誓愿皆成就

 自度生死能度他  救济众生无懈倦

 善哉愿王莫嗔彼  天上人间最尊胜

 眼目清净如莲花  熙怡微笑无贪着

 须弥崩坏日月落  其人不可而倾动 

佛告诸比丘。是时白部魔子导师启其父言菩萨清净超过三界。神通道力无有能当。诸天龙神咸共称赞。必非大王所能摧屈。不烦造恶自招祸患。于是波旬告其子言。咄。汝愚小智慧浅劣。未曾见我神通道力。导师复言。大王。我实无知智慧浅劣。不愿大王与彼释子共为怨对也。所以者何。若有众生以恶心来欲害于彼不以为恨。复有众生以善心来供养于彼不以为欣。处此二间心生平等。大王。假使有人能画虚空作众色像未足为难。手捧须弥而以游行亦未为难。假使有人浮渡大海亦未为难。系四方风亦未为难。欲令一切众生同作一心亦未为难。欲害菩萨甚为难也。是时魔王波旬不受子谏。诣菩提树告菩萨言。汝应速起离于此处。必定当得转轮圣王。王四天下为大地主。汝可不忆往昔诸仙记。汝当作转轮圣王。汝若起受转轮王位。作自在主威德无上。如法理国统领一切。今此旷野甚可怖畏。独无伴侣恐害汝身。速当还宫恣受五欲。菩提难得徒自劳形。作是语已默然而住

尔时菩萨语波旬言。汝今不应作如此说。我意不乐五欲之事故。舍四方及以七宝。波旬。譬如有人既吐食已。岂复更能取而食之。我今已舍如是果报。必定证得无上菩提。尽于生老病死之患。波旬。我今已坐金刚之座当证菩提。汝宜速去。于是波旬嗔目发愤向菩萨言。汝今何故独坐于此。岂不见我夜叉军众。即拔利剑来就菩萨作如是言。我当以剑斩截于汝。速疾起去勿复安坐

尔时菩萨语波旬言。假使世间一切众生尽如汝身。悉持刀杖来害于我。我终不起离于此座。波旬。宁以四大海水及此大地移于余处。日月星辰从空陨坠。须弥山王可令倾倒。而我是身终不可移

时魔波旬闻是语已。恶心转炽发愤嗔吼其声如雷语诸夜叉。汝等速宜擎诸山石。将诸弓弩刀剑轮槊干戈斧钺矛[矛*贊]钩戟种种器仗。唤诸毒龙。拟放黑云雷电霹雳。是时夜叉大将统率自部夜叉罗刹毗舍遮鬼鸠槃茶等。变化其形作种种像。复严四兵象马车步。或似阿修罗迦娄罗摩睺罗伽无量百千万亿种类。一身能现多身。或畜头人身。或人头畜身。或复无头有身。或有半面。或有半身或有二头一身。或有一身三头。或复一身多头。或复无面有头。或复有面无头。或复无面而有三头。或复多头而无有面。或复多面而无有头。或复无眼。或唯一眼二眼三眼乃至多眼。或复无耳。或唯一耳二耳三耳乃至多耳。或复无手。或唯一手二手三手乃至多手。或复无足。或唯一足二足三足。乃至多足。或有全身。唯现骸骨。或头现髑髅身肉肥满。或唯头有肉身是骸骨。或身体长大羸瘦无肚。或复纤长其腹横大。或长脚大膝牙爪锋利。或大面傍出。或头在胸前。或唇垂至地。或上褰覆面。或身出黑烟。或口吐猛焰或血肉枯竭皮骨相连。或身出脓血更相饮吮。或自截支节撩乱委掷。或眼目角睐。或口面喎斜。或舌形广大。或缩如疆石。或持人头。或执死人手足骨肉肝胆肠胃而啖食之。或执毒蛇而食。或以蛇缠颈。或手擎髑髅或着髑髅之鬘。或复面色全赤全白全青全黄。或有半黄半青半白半赤。或作烟熏之色。或作死灰之色。或复身毛如针。或毛出火焰。或张目闭目。或口吐白沫。或于身上现百千面。一一面状甚可怖畏。或从眼耳鼻口出诸黑蛇而啖食之。或饮融铜。或吞铁丸。或别手足肘膝而行。或身出烟焰象头戴山。或被发露形。或衣青黄赤白之服。或着师子虎狼蛇豹之皮。或头上火然嗔目奋怒。交横冲击遍满虚空。及在地上形状变异。不可胜载

是诸天鬼。或布黑云雷电霹雳。或雨沙土瓦石。或擎大山。或放猛火。或吐毒蛇。或有努爪。或有挥剑。或有弯弓。或有舞槊。或有挥钺。或有摇动唇颔。或有张口欲噬。或哭或笑。或飞或走。或隐或显。哮吼叫呼恶声震裂。如是兵众无量无边百千万亿。畟塞填咽菩提树边。烟焰郁蒸狂风冲怒。震动山岳荡覆河海。天地掩色星辰无光。魔军集时其夜正半。是时无量净居天众作如是言。菩萨今者证大菩提。复有天言。魔众炽盛由此或能损害菩萨。尔时菩萨报彼天言。我今不久当破魔军悉令退散。犹如猛风吹微细花。于是端坐正念不动。观诸魔军如童子戏。魔益忿怒转增战力。菩萨慈悲令举石者不能胜举。其胜举者又不堕落。挥刀掷剑停在空中。或有堕地悉皆碎折。恶龙吐毒变成香风。沙砾瓦石雨雹乱下。皆悉化为拘物头华。所有弯弓射菩萨者。其箭着弦皆不得发。或有发者停住空中。于其镞上皆生莲花。火势猛炽化为五色拘物头花

尔时波旬犹故嗔忿毒心不止。仗剑前趋语菩萨言。汝释比丘若安此坐不速起者吾自杀汝。于是东西驰走欲近菩萨不能前进。是时魔王长子前抱其父作如是言。大王。今者会自不能杀彼沙门。徒生恶念必招罪咎。魔不受谏向菩萨走

是时净居天子在虚空中语波旬言。汝不自量欲害菩萨终不能得。犹如猛风不能倾动须弥山王。即向波旬。而说偈言

 地水火风性  可违坚湿暖

 菩萨志牢固  终无退转时

 在昔发弘誓  永离诸烦恼

 于彼生死病  当作大医王

 人多堕邪路  方开正见眼

 众生处黑暗  将然智慧灯

 欲济生死海  能为作船筏

 此是大圣主  方开解脱门

 忍辱为柯干  信进为花叶

 生诸大法果  而汝不应毁

 汝今有痴缚  彼已得解脱

 当破汝烦恼  勿为障碍因

 莫复于此人  而生于恶念

 无量劫习法  今者皆圆满

 还如昔诸佛  于此证菩提 

佛告诸比丘。尔时菩提树神。以十六种言词毁呰魔王。净居诸天以无量妙音赞叹菩萨。是时魔王嗔犹不解。作如是言。今此比丘得度彼岸。当教无量无边众生远离我境。更励魔众驱逼菩萨而不能得

尔时菩萨语魔王言。魔王波旬汝当谛听。我今于此断汝怨仇。灭汝恶业。除汝嫉妒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宜回心生大欢喜。复告波旬。汝以微善今获天报。我于往昔无量劫来修习圣行。今者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魔波旬语菩萨言。我昔修善汝所能知。汝之累德谁信汝者。尔时菩萨徐举右手以指大地。而说偈言

 诸物依何得生长  大地能为平等因

 此应与我作证明  汝今当观如实说 

尔时地神形体微妙。以种种真珠璎珞庄严其身。于菩萨前从地踊出。曲躬恭敬捧七宝瓶。盛满香花以用供养。白菩萨言。我为证明。菩萨往昔于无量劫修习圣道今得成佛。然我此地金刚之齐。余方悉转此地不动。作是语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出大音声有十八相

尔时魔众皆悉退散愦乱失据颠倒狼藉纵横而走。先时所变杂类之体不能复形。魔王是时神气挫恧无复威势。闻大地声心生惶怖闷绝顿躃。时有地神。即以冷水洒魔王上而告之言。汝魔波旬。速疾起去此处。当有种种兵杖欲来害汝

尔时魔王长子于菩萨前。头面礼足作如是言。大圣愿听我父发露忏悔。凡愚浅劣犹如婴儿无有智慧。将诸魔众恐怖大圣。我先咨谏不受我语。今乞大圣恕宽我父。惟愿大圣速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大梵天王。释提桓因。无数天子畟塞虚空。咸见菩萨破魔军众。皆大欢喜作天伎乐。雨天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花。摩诃曼殊沙华。优钵罗华。拘物头华。波头摩花。芬陀利花。以天栴檀细末之香散菩萨上。各以偈颂称赞菩萨。是时魔王波旬与其眷属退散而去。还其自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