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 佛学交流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大藏经简体拼音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经书赠送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二
·贤愚经贫女难陀品第二十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七
·佛说七佛经
·菩萨念佛三昧经赞如来功德品第六
·大般若经初分校量功德品第三十之二十
·正法念处经观天品第六之一四天王初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方广大庄严经 > 内容

方广大庄严经现艺品第十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8 20: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现艺品第十二

佛告诸比丘。尔时菩萨年既长大。复于一时。输檀王共诸释种长德耆年。相与谈议。时诸释种白大王言。太子年渐长大。无量诸仙善占相者皆云。太子若得出家必定成佛。若在家者当为转轮圣王王四天下。十善御物以法为王成就七宝。何谓为七。一者轮宝。二者象宝。三者马宝。四者珠宝。五者女宝。六者主兵臣宝。七者主藏臣宝。具足千子。端正勇健能伏怨敌。大王。若令太子不出家者。转轮圣王必有继嗣。诸粟散王咸当归伏。应为求婚令生染着。由是自当不出家也。时输檀王告诸释言。谁女有德堪为其妃。时有五百大臣。各白王言。我女有德堪为太子之妃。输檀王言。太子之妃固难为选。不知谁女能称其意。宜问太子何等之女可以为妃。是诸释种往菩萨所。各各问言。太子娶何等女而以为妃。是时菩萨报诸释言。却后七日当述斯意。菩萨思惟。而说偈言

 欲有无边过  为诸苦恼因

 犹如毒树林  亦如猛火聚

 今处深宫内  婇女共相娱

 此处甚难居  犹如履霜刃

 未若住禅定  独在于山林 

尔时菩萨过七日已。起大悲心思惟方便欲度众生。告诸大臣。而说颂曰

 莲花生长淤泥中  不为淤泥之所染

 王者德感于众庶  方为一切之所宗

 世间无量诸众生  当于我所证甘露

 是故示有妻子等  非为五欲之所染

 我今随顺过去佛  而不退失诸禅定

 婚娉宜应选仇偶  勿娶凡女以为妃

 具足相好清净人  谛语称心无放逸

 我今为书陈所好  汝宜依书善求觅

 若有少盛好威仪  不恃丽容而起慢

 无憍无吝无嫉妒  无谄无诳无诸病

 恒常质直起慈心  怜愍众生如爱子

 好行惠施无诸过  供养沙门婆罗门

 乃至梦寐无邪心  未曾怀孕至贞洁

 恒为心师不高举  执意卑愻犹如贱

 不贪滋味及欲乐  有惭有耻而无害

 未尝归依诸外道  恒与真正理相应

 身语意业常清净  惛沉睡眠皆远离

 所作无不善思惟  恒行善行未曾舍

 承事舅姑如父母  爱念左右如自身

 夫睡方眠复先起  善能解了诸义理

 如是之女我方取  岂得凡劣以为妃 

佛告诸比丘。是时大臣乃传此书。至输檀王所。王见书已告诸臣言。汝宜赍书于迦毗罗城。观诸族姓。若刹帝利。若婆罗门。乃至毗舍首陀种族之中。必有令女具斯众德。当娶是女为太子妃。即说偈言

 刹利婆罗门  毗舍及首陀

 有女具斯德  宜速来报我

 太子心所好  以奉法为先

 汝今应审观  无论于种族 

佛告诸比丘。尔时大臣奉王敕已。于迦毗罗城求访如是令德之女。有一大臣名为执杖。其人有女名耶输陀罗。相好端严姝妙第一。不长不短不粗不细。非白非黑具足妇容。犹如宝女。于是大臣诣执杖家。见耶输陀罗。尔时耶输陀罗拜于大臣。而问之言。以何缘故而来至此。大臣以菩萨书授耶输陀罗。而说颂曰

 释氏大王之太子  颜容端正甚可爱

 大人之相三十二  八十种好皆圆满

 太子书中述妇德  如是之女可为妃 

尔时耶输陀罗。见菩萨书取而读之。怡然微笑报大臣曰

 书载德行今悉备  唯应太子为我夫

 当以斯意速启知  无令不肖而共居 

尔时大臣见是事已。归白王言。大王。我于迦毗罗城。处处求访睹一贤女。堪为太子之妃。端正姝妙色相第一。不长不短不粗不细。非白非黑具足妇容。犹如宝女。王曰。汝所称者谁之女耶。白言。执杖大臣之女。名耶输陀罗。王自惟念太子相好超过世间。德貌备足。方可以充太子妃耳。汝所称者何必具美。我当造无忧宝器。随太子意来者遗之。窃使伺候观其所好。其所好者即娉为妃。乃遣金师多造无忧之器。复以七宝而为严饰。击鼓宣令告迦毗罗城。自知女有德貌堪为太子妃者。至第七日总集王宫。七日满已诸女皆集。菩萨尔时处于大殿。据仁贤床婇女围绕。时输檀王密使内人观察菩萨意之所向。当速报我。时迦毗罗城一切美女。皆以璎珞庄严其身。至菩萨前暂睹威光不能仰视。尔时菩萨以无忧宝器次第付之。皆蒙厚礼低颜而去。尔时耶输陀罗。侍从围绕最后而至。姿容端正色相无双。谛观菩萨目不暂舍。怡然微笑而作是言。独不垂赐无忧之宝。将非我身不足采耶。菩萨报言。我今于汝诚无所嫌。汝自后来宝器尽耳。即脱指环而以与之。其环价直百千两金。耶输陀罗受指环已。复作是言。所赐之物何太少乎。我身虽劣止直尔耶。是时菩萨尽脱所著众宝璎珞而以赠之。耶输陀罗言。我今何为夺于太子严身之宝。自当以诸宝饰奉上太子。作是语已。不肯受之还归本处。时王使者具以上事而白王言。大王当知。太子意在执杖大臣之女耶输陀罗。王闻是语即遣国师。诣执杖家作如是言。闻卿有女堪为太子之妃。故遣相求宜知此意。尔时国师奉王敕已。到执杖家具陈是事。尔时执杖报国师言。自我家法积代相承。若有伎能过于人者。以女妻之。太子生长深宫。未曾习学文武书算图象兵机权捷[打-丁+(企-止+衣)]力世间众艺。何为我女适无艺人。应会诸释简选伎能。谁最优长当得是女。尔时国师闻此语已。归白于王。王闻此言。愁忧不乐。窃作是念。我先敕诸释种亲侍太子。皆白我言。太子不勇。执杖此辞或因是也

尔时菩萨诣父王所。白言。大王何以忧愁。王时默然。乃至三问。王遣余人为说斯意。于是菩萨熙怡微笑。来白王言。世间宁有殊能妙伎与我等者。王便欢喜更审问言。汝今能与他人捔伎艺耶。如是三问。菩萨答言。大王。但当速召有异术人。我能于前现众伎艺。时输檀王于迦毗罗城外。为一试场。遍告天下。过七日后。若有善于伎术。皆集此场。共观太子现诸伎艺。至第七日。五百释子菩萨为首。当共出城往试场所。是时执杖大臣庄饰其女。载以宝车侍从围绕。来观伎艺立表号令。若有伎艺出于人者。以女妻之。时输檀王遣将最胜白象以迎菩萨。提婆达多先至城门。见此胜象庄严第一。问是谁象。答言。大王遣将此象以迎太子。提婆达多闻是语已。生嫉妒心恃力憍慢。前执象鼻以手搏之。于是而死。难陀续到欲出城门。见彼白象当路而毙。问谁杀乎。答言。提婆达多。难陀于时以手倒曳。致于路侧。菩萨寻至。问谁杀象。御者答言。提婆达多左手执鼻右手搏之。其象尔时应手而死。菩萨叹曰。提婆达多甚为不善。复问御者。谁能移之。答言。难陀以手倒曳致于路侧。菩萨叹曰。善哉难陀

尔时菩萨坐于宝辂。以左足指持彼白象。徐掷虚空越七重城。过一拘卢舍其象堕处便为大坑。尔后众人号为象坑。是时虚空诸天皆大欢喜。叹未曾有。而说颂曰

 菩萨车中垂左足  以指掷象重城外

 决定当能以智力  运诸众生超死城 

佛告诸比丘。尔时输檀王。与诸释种长德耆年国师大臣无量众会。集艺场所。五百释种童子皆至此场。时诸释种。请毗奢蜜多为试艺师。语毗奢蜜多言。应观我等诸童子中。谁最工书谁学优瞻。而毗奢蜜多。先知菩萨解一切书无能踰者。于是微笑向诸童子。而说颂曰

 天上人间  所有文字

 太子究之  尽穷其底

 吾与汝等  谁能及者

 为我说书  靡识其名

 适曾挍量  人天最胜 

尔时五百释种。前白王言。我等先知太子通达书艺无能及者。而于算术或未过人。时有大臣名頞顺那。极闲算术。输檀王语頞顺那言。汝宜观诸童子。于算数中谁最为优。尔时菩萨自与唱数。令诸童子次第下筹。随菩萨唱计不能及。一一童子乃至五百皆悉错乱。菩萨是时语诸童子。汝等唱数我当算之。诸童子等次第举数。菩萨运筹唱不能及。都无错谬。乃至五百童子一时俱唱。亦不杂乱。时頞顺那心生希有。以偈赞曰

 善哉心智奇敏捷  五百释种无能及

 彼昔皆称我能算  今知太子不可量 

时诸释种及一切人天同声唱言。善哉善哉。太子于算计中亦复第一。皆从座起合掌顶礼。白大王言。善哉大王。快得善利。今者太子辩才智慧皆悉第一

时输檀王告菩萨言。颇复能与頞顺那校量算不。菩萨言。大王。此事可耳。时彼算师问菩萨言。颇有了知百拘胝外数名以不。菩萨报言。我甚知之。頞顺那言。太子能知请为我说。菩萨答言。百拘胝名阿由多。百阿由多名尼由多。百尼由多名更割罗。百更割罗名频婆罗百频婆罗名阿刍婆。百阿刍婆名毗婆诃百毗婆诃名郁僧迦。百郁僧迦名婆呼罗。百婆呼罗名那迦婆罗。百那迦婆罗名底致婆罗。百底致婆罗名卑波婆他般若帝。百卑波婆他般若帝名醯兜奚罗。百醯兜奚罗名迦罗颇。百迦罗颇名醯都因陀利百醯都因陀利名僧合怛览婆。百僧合怛览婆名伽那那伽致。百伽那那伽致名尼罗阇。百尼罗阇名目陀罗婆罗。百目陀罗婆罗名萨婆婆罗。百萨婆婆罗名毗僧以若跋致。百毗僧以若跋致名萨婆僧以若。百萨婆僧以若名毗浮登伽摩。百毗浮登伽摩名怛罗络叉。若有解此数者。即能算知一须弥山微尘数量。过此有数。名度阇阿伽罗摩尼。若有解此数者。即能算知恒河沙络叉数量。过此数已。有数名度阇阿伽摩尼舍梨。若有解此数者。即能算知恒河沙拘胝。过此数已。有数名婆诃那婆若尔炎致。过此复有数名伊吒。过此复有数名古卢鼻。过此复有数名古吒鼻那。过此复有数名娑婆尼叉。若有解此数者。能知恒河沙拘胝络叉。过此复有数名阿伽罗娑罗。若有解此数者。能知百拘胝恒河沙络叉。过此复有数名随入极微尘波罗摩呶罗阇。至此数已。一切众生皆不能知。唯除如来及最后身菩萨。方能解尔。頞顺那言。太子云何能解极微尘数。菩萨答言。凡七极微尘成一阿耨尘。七阿耨尘成一都致尘。七都致尘成一牖中眼所见尘。七眼所见尘成一兔毛上尘。七兔毛上尘成一羊毛上尘。七羊毛上尘成一牛毛上尘。七牛毛上尘成一虮。七虮。成一芥子。七芥子成一麦。七麦成一指节。十二指节成一搩手。两搩手成一肘四肘成一弓。千弓成一拘卢舍。四拘卢舍成一由旬。今此众中谁能了知一由旬内微尘数量。頞顺那曰。我闻太子所说犹尚迷闷。何况诸余浅识寡闻。惟愿太子为我宣说。一由旬内有几微尘

菩萨答曰。由旬微尘数量。尽阿刍婆一那由多。复有三十拘胝那由多百千。复有六万拘胝。复有三十二拘胝。复有五络叉。复有万二千络叉。如是算计成一由旬尘数。如是南阎浮提七千由旬。西拘耶尼八千由旬。东弗婆提九千由旬。北郁单越十千由旬。如是四天下成一世界。百亿四天下成一三千大千世界。其中百亿四大海。百亿须弥山。百亿铁围山。百亿四天王天。百亿忉利天。百亿夜摩天。百亿兜率陀天。百亿化乐天。百亿他化自在天。百亿梵身天。百亿梵辅天。百亿梵众天。百亿大梵天。百亿少光天。百亿无量光天。百亿遍光天。百亿少净天。百亿无量净天。百亿遍净天。百亿无云天。百亿福生天。百亿广果天。百亿无想众天。百亿无烦天。百亿无热天。百亿善见天。百亿善现天。百亿阿迦尼吒天。如是名为三千大千世界。纵广之量乃至百由旬。千由旬。百千由旬。拘胝由旬。百拘胝由旬。尼由多由旬。如是次第由旬数量。可得知之。微尘之量。非诸名数所能及也。以是三千大千世界微尘不可算计。是故名为阿僧祇耳。菩萨说此数时。頞顺那及诸释种。皆大欢喜生希有心踊跃无量。悉解上妙衣服众宝璎珞。奉上菩萨。赞言。善哉善哉。頞顺那即说偈言

 拘胝室哆阿由多  如是复有尼由多

 更割罗及毗婆罗  数名极至阿刍婆

 而复超过无量数  此等太子皆能知

 诸释汝今悉应听  太子世间无与等

 三千大千众草木  折以为筹作智人

 如是不足为挍量  况复五百释童子 

佛告诸比丘。时有百千天人。悉唱善哉善哉。虚空诸天。以偈赞曰

 过现及未来  若干众生心

 上中下品类  一念悉皆知

 何况此算数  而不能明了 

佛告诸比丘。菩萨降伏诸释童子。捔试伎艺跳踯奔走皆悉最胜。尔时虚空诸天。复说偈言

 菩萨多劫行施戒  忍辱精进慈悲力

 感得如是轻身心  周旋捷疾汝当听

 汝见大士常居此  不知一念往十方

 游历佛国遍亲承  未曾知彼有来去

 于是释子得殊胜  此事不足为希有 

佛告诸比丘。是时五百童子角力相扑。分为三十二朋难陀就前骋其刚勇。菩萨举手才触其身。威力所加应时而倒。提婆达多常怀我慢陵侮菩萨。谓己威力与菩萨等。挺然出众巡彼试场。疾走而来欲挫菩萨。尔时菩萨不急不缓。亦无嗔忿安详待之。右手徐捉飘然擎举。摧其我慢。三掷空中。以慈悲故使无伤损告诸释种。汝宜尽来与我相扑。俱生嗔忿锐意齐奔。菩萨指之悉皆颠仆。时诸人天同声唱言。善哉善哉。虚空诸天雨众天花。以偈赞曰

 假使十方诸众生  皆具大力如那延

 最上智人于一念  才指之时悉颠仆

 假使须弥铁围山  大士手摩尽为末

 何况世间不坚人  而与太子挍优劣

 当以大慈坐道树  降伏欲界天魔军

 复以甘露洽群生  定知菩萨无能胜 

尔时执杖大臣告诸释子言。我已观见种种伎艺。今可试射谁最为优。于是共射铁鼓。阿难陀曰。可置铁鼓二拘卢舍。提婆达多曰。可置铁鼓四拘卢舍。孙陀罗难陀曰。可置铁鼓六拘卢舍。执杖大臣曰。可置铁鼓八拘卢舍。菩萨言。可将铁鼓置十拘卢舍。并七铁猪及七铁多罗树置十拘卢舍外。尔时阿难陀射及二拘卢舍。过二铁鼓。提婆达多射及四拘卢舍。过四铁鼓。孙陀罗难陀射及六拘卢舍。过六铁鼓。执杖大臣射及八拘卢舍。过八铁鼓。自此为限皆不能越

尔时菩萨引弓将射。其弓及弦一时俱断。菩萨顾视更觅良弓。时输檀王心甚欢喜。报菩萨言。先王有弓在于天庙。常以香花供养其弓。劲强无人能张。菩萨言。试遣将来。王即遣使取先王弓箭。持授与诸释种子。是诸释种皆不能张。然后将弓授与菩萨。尔时菩萨安隐而坐。左手执弓右指上弦。忽然而张似不加力。弹弓之响遍迦毗罗城。城中居人咸皆惊怖。各各相问此为何声。时诸人天同时唱言。善哉善哉。虚空诸天说偈赞曰

 菩萨张弓时  安然不动摇

 意乐当圆满  降魔成正觉 

佛告诸比丘。是时菩萨身心安隐进止闲详。然后控弦射诸铁鼓悉皆穿过。铁猪铁树无不贯达。箭没于地因而成井。尔后众人号为箭井。时诸人天同声唱言。善哉善哉。太子生年未曾习学。乃能具有如斯伎艺。虚空诸天而说偈曰

 今观菩萨射  未足为希有

 当坐先佛座  而证大菩提

 禅定以为弓  空无我为箭

 决除诸见网  射破烦恼怨 

佛告诸比丘。如是权捷腾跳。竞走越逸。相叉相扑。书印算数。射御履水。骑乘巧便。勇健钩索。皆妙能办。末摩博戏占相画工雕镂。管弦歌舞。俳谑按摩。变诸珍宝幻术占梦。相诸六畜。种种杂艺。无不通达。善鸡吒论。尼建图论。布罗那论。伊致诃娑论。韦陀论。尼卢致论。式叉论。尸伽论。毗尸伽论。阿他论。王论。阿毗梨论。诸鸟兽论。声明论。因明论。人间一切伎能及过人上。诸天伎艺。皆悉通达。于是执杖大臣白输檀王及诸释种一切众会言。我今以女为太子妃。

佛告诸比丘。尔时菩萨。随顺世法现处宫中。八万四千婇女娱乐而住。耶输陀罗为第一妃。初至宫中。不修妇人浅近仪式。俄然露首未曾覆面。时输檀王及优陀夷窃怪是事。后宫婇女咸悉宣言。妃今初来应示羞耻。何为显异无有愧容。轻慢浅薄乃至如是。耶输陀罗闻此语已。为诸宫女。而说颂曰

 但无瑕疵  何用覆藏

 行住坐卧  皆悉清净

 如摩尼宝  置于高幢

 光彩照曜  一切表见

 若默若语  常无私匿

 以诸功德  而自庄严

 虽衣草衣  故弊之服

 无累其体  唯增美丽

 若人怀恶  外饰其容

 犹如毒瓶  涂之以蜜

 如是等人  甚可怖畏

 譬如毒蛇  不可附近

 若复有人  弃恶知识

 亲于善友  除众生罪

 建立三宝  功不唐捐

 身口意业  皆悉清净

 诸大仙人  能知他心

 自当明鉴  无假覆蔽 

佛告诸比丘。尔时输檀王。闻耶输陀罗能有如是智慧辩才。心大欢喜。即以上妙衣服宝珠璎珞价直无量。赐耶输陀罗。以偈赞曰

 太子具众德  而汝甚相称

 今二清净者  如苏及醍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