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五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大般若经第十般若理趣分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佛说普曜经 > 内容

普曜经四出观品第十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8 04: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普曜经四出观品第十一

佛告比丘。时诸天人劝发菩萨。父王白净。寐梦睹见菩萨出家。乐于寂然诸天围绕。又见剃头身着袈裟。时从梦觉。即遣人问。太子在宫不。侍者答曰。太子在耳。时白净王入太子宫。今观太子必当出家。所以者何。如我于今所见变应。心自念言。太子将无欲行游观。当敕四衢严治道路。学调伎乐普令清净。却后七日太子当出。使道平正莫令不净。勿使见非诸不可意。即时受教皆当如法。严治已竟悬缯幡盖。兵众围绕导从前后

尔时菩萨出东城门。菩萨威圣之所建立。于时诸天化作老人。头白齿落目冥耳聋。短气呻吟执杖偻步住于中路。菩萨知之故复发问。此为何人。头白齿落羸瘦乃尔。御者答言。是名老人。诸貌已尽形变色衰。饮食不化气力虚微。命在西垂余寿无几。故曰老矣。菩萨即曰。是则世法而有此难。一切众生皆有斯患。人命速驶犹山水流宿夜逝疾难可再还。老亦然矣。不亦苦哉。一心专精思惟正义。御者答曰。不独此人遇苦患也。天下皆尔。俗之常法。圣尊父母亲里知识。皆致此老。咸同是业。菩萨时曰。不解句义愚人自大。不觉老至自没尘埃。便可回还。用是五乐不益于事。自睹如幻空中之电。还入宫中思惟经典愍念十方。宜以法药必疗治之。菩萨后日复欲出游。王敕外吏严治道路。去诸不净。菩萨驾乘出南城门。复于中路见疾病人。水腹身羸卧于道侧。气息张口命将欲绝。菩萨知之故复发问。告御者曰。此为何人。御者曰。此名病人。已至死地命在须臾。骨节欲解余寿如发。菩萨即曰。万物无常有身皆苦。生皆有此何得免之。吾身不久亦当然矣。不亦痛乎。有身有苦无身乃乐。即还入宫。复于异日报王游观。王敕外吏严治道路。太子乘驾出西城门。见一死人。着于床上。家室围绕举之出城。涕泪悲哭椎胸呼嗟。头面尘垢泪下如雨。何为弃我独逝而去。菩萨知之而复问曰。此为何人。御者答曰。此是死人。人生有死犹春有冬。身没神逝宗家别离。人物一统无生不终。菩萨答曰。夫死痛矣。精神懅矣。生当有此老病死苦。莫不热中迫而就之。不亦苦乎。吾见死者。形坏体化而神不灭。是故圣人以身为患。而愚者宝之至死无厌。吾不能复以死受生。往来五道劳我精神。便回车还。思度十方。复于异日。报王出游。出北城门。见一沙门。寂静安徐净修梵行。诸根寂定目不妄视。威仪礼节不失道法。衣服整齐手执法器。菩萨问之。此为何人。御者答曰。此名比丘。以弃情欲。心意寂然犹如太山。不可倾动。难污如空。屈伸低仰不失仪则。心如莲华悉无所著。亦如明珠六通清彻。无一蔽碍。慈愍一切欲度十方。菩萨即言。善哉。唯是为快。是吾所乐。心意寂静自愍度彼。善业快利成甘露果。佛告比丘。父王白净观菩萨行。见闻如是不慕世荣。心如虚空而怀怖懅。畏之出家宿夜将护。高其墙壁深掘诸堑。更立城门。门开闭声闻四十里。立诸宿卫勇猛之士。被铠执仗于四城门。皆敕众兵勿有遗漏。将无太子舍吾出家。于其宫里亦宿卫之。益众伎女彩女娱乐。令太子悦不怀忧感。又其菩萨宿积智德。在胎中时威神吉祥。梦中所见功勋大祚。十方自然有盖悉覆三界。还得安隐。开化一切灭诸恶趣。于四衢路有四色鸟。变为一色。见诸不净。经行其上而不污足。又有大水泛泛盈溢。众生欲渡而不能越。心怀恐怖即过渡之。见无数人皆被疾病无有医药。即为疗治无央数疾。使无诸痛。自见其身坐师子床。天人在上叉十稽首。见在战斗降伏怨敌。无数诸天在空中侍。真正圣人梦中见此。清净吉祥行正具足。天人闻之。心怀悦豫。不久成道为天人尊。于是菩萨即作此念。假使我身不见辞王而出家者。便为不应。则时静夜自出宫室入王宫殿。悉观殿堂而无所畏。光明悉照远近王觉见光。即时遣人观四城门。将无出去。何故大光明照远近。侍者来白。天尚未晓日亦未出。自然光明照诸墙壁树木。飞鸟凫雁孔雀鸳鸯相和而鸣。方欲向明。是光第一。柔软安隐清凉和雅。墙壁树木永无有影。至德于是在彼思惟。观于四方坐见窗牖

尔时有诸天人。即起欲去不得自在。顾省其父知之觉起。立启父王。勿怀愁戚。勿以远虑。诸天劝助今应出家。唯忍过罪安己护国。父母闻之悲泣垂泪。而问之曰。何所志愿何时能还。与吾要誓普施志愿。吾以年朽家国无嗣。菩萨即时以柔软辞。而启王言。欲得四愿。假使听我还得自在。得是愿后不复出家。何谓为四。一者欲得不老。二者至竟无病。三者不死。四者不别。神仙五通虽住一劫不离于死。假使父王与此四愿。不复出家。王闻重悲。此四愿者古今无获。谁能蠲除此四难者。子如师子劝助愍哀。普度众生具足如意。所愿者得。于是菩萨自出宫殿。一心住立无有睹见往来周旋

尔时父王明旦即起。朝会诸释以是告之。太子必出舍国学道。当何施计。诸释答曰。当勤将护。所以者何。诸释部党众多无极。虽复力强何能独出。时白净王。敕五百释勇多力者。有方便计。使五百兵普学诸术。令大力士住守东城门宿卫菩萨。一一释者从五百兵。一一车乘五百人从宿卫菩萨。四门俱然。诸四街路里巷诸门亦复俱然。父王己身与五百释前后围绕。象马车乘住己宫门。昼夜不眠

尔时大爱道自告侍从。宿夜然灯烧香勿得眠寐。今者离垢不乐在宫。必欲出家。悉共遮护勿得使去。作诸伎乐令心乐之。坚闭门户勿令妄开。严诸缯幡雕饰窗牖。林树果实悉令目睹。假使欲去慕乐此供或能不出

佛告比丘。是时二十五鬼神。将军及般阇鬼将军。鬼子母。五百子等。悉共集会各各议言。今日菩萨弃国捐家。我等咸共侍从供养。又四天王一时普告诸鬼神。今日菩萨弃国捐王。汝等殷勤侍从供养。其鬼神众皆从五兵。势力坚强犹如金刚不可毁坏。精进勇猛将护众生。其身高大如须弥山。将无恶物犯于至德。释梵炎天。兜术天。无慢天。化自在天。各敕官属。无数百千前后导从。华香伎乐香汁洒地。侍从菩萨释梵天王侍其左右。时有天子名曰寂意。我当将护迦维越国。一切男女大小劝安和之。又有天子名曰光音。即自说言。我身当化一切象马车乘男女所畅音声没使不闻。令心寂静而无所念。复有天子名曰清净。我在虚空立七较辂。悬垂一切日月明珠照耀光光。设缯幡盖散花烧香。严治涂路侍从菩萨。伊罗末龙王言。我当化作三万八千里交露之车。使诸玉女皆坐其上。作众伎乐侍从菩萨。而供养之

天帝释曰。吾将眷属菩萨前导。法行菩萨曰。吾当兴起紫磨金云。雨栴檀香皆遍天下。和邻龙王。摩那斯龙王。散拘龙王。阿耨达龙王。难头和难龙王。各自说言。亦当兴起紫磨金云。当雨微妙栴檀名香。如是比丘。天龙鬼神揵沓和等。心常怀愿欲得听省。菩萨正道所思惟法。慕乐安隐入于宫内。思念过去诸佛所行。愍伤众生。本行道时。不舍四愿以至纯淑。何谓为四。本学道时设我成正觉。逮一切智被弘誓铠。众生困厄救众恼患。吾当济脱生老病死三界之缚。猗在世俗周旋众难。使至寂然。令无恩爱。是第一愿。众生没在无明窈冥。悉无所知。愚痴闇昧生秽浊树。当为显示如清净眼。内外无限。是第二愿。众生在世立自大幢。常计吾我而意贪身。尊己贱彼心存颠倒。处诸邪见无常。不慕圣道。堕于三业。皆当开化令入正真。是第三愿。众生没在生死之患。轮转无际灭智慧根。迷惑五趣不能自济。当为说法令得度脱。是为四愿。吾往古时立是四愿。今已得之。不可违舍以故出家。成就正觉度脱十方

尔时法行天子。净居天子。来入宫殿自现形像。娱乐之形无常之变。住于虚空。时为菩萨。说此偈言

 天子在空叹  觉莲华寂明

 云何在五欲  大圣当舍家

 受我所劝助  当观于后宫

 睹诸迷惑众  如在死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