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六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五
·修行道地经集散品第一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说咒齿经
·究竟一乘宝性论卷第二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佛说普曜经 > 内容

普曜经王为太子求妃品第九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8 03: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普曜经王为太子求妃品第九

佛告比丘。时白净王与其太子及诸释种。住于彼间。时诸力士释种长者启白净王。王欲知之。是诸梵志未得究竟。假使太子弃国捐王。成为如来乃得究竟。设不出家为转轮王治以正法。号曰法王。然有七宝。一曰金轮宝。二曰绀色马。三曰白象。四曰明月珠。五曰玉女妻。六曰主藏臣。七曰主兵臣。则有千子端正姝好。猛勇杰异一人当千。能伏怨敌。若作佛者圣王种断。唯有散王各各称号。白净王曰。且当观之。何所玉女宜应太子妃。五百诸释各自宣言。我当求之应太子妃。其白净王谓诸释等。今太子妃甚为难得。不知何女而可其意。皆共集会思议此事。以语太子。今当思惟。却之七日菩萨心念。吾不贪欲不宜处家。弃兜术来在此人间。心无所慕寂三昧定以权方便而试当之。勤亲道场以无盖哀。而劝助之。即说偈言

 王种兴致敬  火生长莲华

 菩萨养有力  亿载化甘露

 不舍兴导味  无畏德真成

 我心所慕乐  志无逸清净

 菩萨本在欲  善化悉见妻

 不安乐爱欲  弃害学功勋 

尔时菩萨使上工师。立妙金像以书文字。假使女人德义形体面貌若斯。吾乃可之不用凡庶。如吾所说乃应娉耳。其色颜貌如紫磨金。内外相应身口不违。心净如空安徐光光。不以放逸希言屡中。慈心无害奉敬道义。沙门梵志布施持戒。乃为我求不嫉无厌。志性仁贤不失时节。质直无谄专敬夫主。不怀他意恒无放恣。不在妊身不卒怀子。捐高自大事夫如婢。不嗜酒。不贪味。不慕声。不愚冥。消无明根知法住真谛。不轻举。无有邪术。常怀惭耻。不恶口。不咒咀。常奉行法。身口意净言行相应。心如下使多修慈愍。不弄头首不在愚戆。无有恚恨在众犹安而不迷惑。所作业善。敬于亲友视如世尊。念彼如己。流长名称。众善普修。常奉恭恪。如是妻者尔乃可耳

尔时白净王闻菩萨言告古梵志。入迦夷卫遍周诸家。察好玉女谁有是德。君子长者工师细民。有如是比功勋备乎。若可太子乃可迎耳。所以者何。太子不好种姓唯乐德耳。于是颂曰

 君子梵志种  工师若细民

 其有是德者  乃可娉取耳

 不喜好种姓  太子为奇雅

 有至诚功勋  心乃乐如是 

尔时梵志闻是偈教。周旋遍行迦维罗卫家家占之。适入一家睹一玉女。端政殊好如天玉女。容色第一净犹莲华。不长不短不白不黑。不肥不瘦正得女容。类玉女宝。于时其女礼古梵志。而问之曰。梵志何求。梵志答曰。其白净王生真太子。端政无比相三十二功德威神。自手书偈。形貌女相天人第一乃娉之耳。于时彼女。说此颂曰

 梵志所宣偈  显意所见色

 梵志欲知之  我悉有是德

 宜应为我夫  端正最难比

 白太子此事  勿与不肖会 

梵志闻之。还诣王所宣之如是。天王省之将无宜也为太子妃。问曰谁女。梵志报曰。执杖释种家生。王自念言。太子形貌与世超异。面色清净傥不可意。使自择之。诣无忧堂皆集众女。使太子身自己察之。菩萨自察悦者眼向

尔时白净王。众宝奇珍作好讲堂。皆召罗卫上好妙女。会彼讲堂。佛语比丘。于时菩萨往到护堂。坐仁贤床。王遣使者。菩萨所视顾妙悦者即来告我。尔时菩萨会诸婇女。时释家女名曰俱夷。与诸婇女到菩萨所。却住一面谛视菩萨。目未曾眴。菩萨普察即时欣笑。执持宝英以遗俱夷。俱夷报曰。吾不贪慕众宝璎珞。当以功德自庄严身。太子还室叹未曾有。今此俱夷解世无常不贪世荣。时王使者。往诣王所启是本末。向者太子意趣释女俱夷。王闻是语。遣梵志往媒求此女。为太子妃。时执杖释种言。我等本性有艺术者。乃嫁与女。太子有术。明知射御手博书数礼乐六艺备悉。乃与女耳。梵志即还具启白王。王自念言。王以是法告于菩萨。菩萨启王。且止用是为求。王曰。何以言止。将无艺术乎。论其正法而言且止。太子报言。所可应者皆能为耳。王问菩萨。艺术云何。菩萨曰。此间宁有奇异妙术与我等乎。将来睹之。王即时笑能现术乎。菩萨曰。能请会一切诸释亲族。当共现术。王敕侍者。遍令国中撞钟击鼓。却后七日太子现术。诸有艺术皆来集会。诸释亲族七日之中。五百人会。艺术胜者以执杖释女而娉与之。戏射手博最第一者当得是女。皆出城门。于是调达手执牵象来入城门。见诸释集欲现其术。即以右手牵象头。左手持鼻扑捏杀之

于时难陀与诸等类。共出城门。见于大象当路而死。问谁杀乎。答曰。调达害之。即时牵移着于路侧。于时菩萨寻出城门。见此死象因往问曰。谁杀此象。侍者答曰。调达害之。菩萨复问。谁复移之着于路侧。答曰。仁贤难陀也。答曰。大佳。是象身大如是。臭烂普熏城内。即右手接掷置城外。去堑极远。时诸天人无数百千称扬洪音皆言快哉快哉。虚空诸天。而赞颂曰

 手执大白象  已死身至重

 掷弃于城外  离堑极大远

 此必为至圣  平等离俗身

 逮成一切智  以圣力常存 

尔时五百释种宗族。皆至城门。在于宽处集会。欲现伎术。时白净王与诸大力宗族诸释。至现术处。时无数众侍从菩萨欲观其艺。斯释宗族前见菩萨。在于书堂。嗟叹宣说六十四种书。其师选友睹之。甚怪谓未曾有。天上世间无有是术。诸鬼神龙阿须伦等无能逮。睹其艺术者此真圣人也。以度无极。一一解字。义理本末无一疑滞。其闻见是德过释梵日月诸天。我等目睹道术如是。谁能过者。诸释宗族报众人曰。菩萨虽入书堂悉知书疏计校众术。其见者鲜。今会大众一时来集。此中诚胜能为显雅。众人观知为谁胜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