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咒齿经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佛说七佛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究竟大悲经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本缘部诸经短篇汇集 > 内容

异出菩萨本起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4 15: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异出菩萨本起经一卷

    西晋居士聂道真译


释迦文佛。前世宿命为人时。在夫娄多摩国。世世为善。无数世乃得为佛。佛为菩萨时。名摩纳。居山中。衣鹿皮衣。时入城。城名钵摩诃。王名耆耶。菩萨见城中匆匆。因问道中行者言。今日城中。何以匆匆。行人对言。佛今日当来菩萨闻佛当来到。内独心喜口言。今日见佛来者。欲从佛求我心中所欲愿者。须臾有一女人。名曰俱夷。持应水瓶。有华七枚。华名优钵。菩萨随而呼之曰。大姊且止。俱夷即止待之。菩萨言。请夫人手中优钵华。俱夷言。今日佛当来到。大王在浴室。我当以华上之。华不可得。菩萨言。雇华百钱。俱夷曰。华不可得。菩萨曰。可自更取。俱夷曰。不可得。菩萨复言。雇华五百钱。俱夷心自念。此华才直两三钱。今乃雇五百钱。便以优钵华五枚与之俱夷自留二枚。菩萨探怀中赍钱。适得五百。尽以与之。各自别去。俱夷心念言。此道人。衣鹿皮衣耳。适有五百银钱。尽用雇华。疑此非恒人也。即随而呼之曰。男子男子且止。菩萨即止待之。俱夷曰。卿以诚告我。我以华与卿。不者我夺卿华去。菩萨言。我买华。从百钱上至五百。何故夺我华。俱夷曰。此华王家华。我力势能夺卿。菩萨即以诚告之。我闻佛今日当来到。欲以华上之。从佛求心中所欲愿者。俱夷曰。大善。愿我后生。为卿作妇。卿后生好恶者。我当为卿作妇。必置我心。令佛知之。菩萨曰可。便以手中华二枚。与菩萨令上佛。俱夷言。妇人不能得前。愿以华累卿。菩萨便受之。各自别去。须臾佛来到。国王以下至万民。皆以百种杂华。散佛头上。华皆堕地。菩萨持华五枚。散佛头上。华皆留止。上向成行。如根生不堕地。菩萨持俱夷华。散佛头上。华复留止。上向成行。在两肩不堕地。佛知菩萨至心。佛言。令汝得心中所欲愿者。却后九十劫。劫名拔罗汝当为释迦文佛。菩萨闻佛语。心中大欢喜。即布发令佛足蹈之。故立于佛前踊跃。佛以神接之。即去地四丈九尺。无所播持。从上来下。佛复言。令汝后世得道度世。亦当如我作佛。是时佛者先世佛。号曰题和竭罗佛。佛般泥洹去。菩萨还入山中。寿终以后。即上生第二忉利天上。诸天皆共护视。天上寿尽。即复来下生鸠夷那竭国。为飞行皇帝。主四天下。寿终即复上生第二忉利天。上作帝释。如是终而复始。凡三十六为天帝释。八万四千世。为飞行皇帝。如是寿终以后。即上生第四兜率天上。即复下生迦维罗卫国。迦维罗卫国者。天地之中央也。佛生者。不可边土余国。地为之倾侧。迦维罗卫国王。为人仁贤。即下入王夫人腹中。但有不净故。无所附近。左右群臣。及邻国请可属迦维罗卫国者。闻王夫人有娠。皆来贺大王。前为夫人作礼。太子从腹中见外人。如蒙罗縠中视见外人。外人作礼。太子于腹中。以手攘之。所以攘之者何。不欲烦扰天下人也。夫人怀抱太子时。天上诸神。日持天上饭食。来置夫人前。夫人不知饭食所从来。不能复食王家饭食。王家饭食。苦且辛。太子以四月八日夜半时生。从母右胁生堕地。行七步之中。举足高四寸。足不蹈地。即复举右手言。天上天下。尊无过我者。四天王即来下作礼。抱持太子。置黄金机上。和汤浴形。王与夫人。左右皆惊。太子生时。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六泥犁。傍行八极。万二千天地。皆为大明。天地为之振动。乃下为儿。其乳母。以[疊*毛]布囊授其母。即亦自乳养。名为悉达。悉达生身。有三十二相。明日王与夫人议。吾子生不与人同。国中有大道人。年百余岁。大工相人。字为阿夷。宁可俱行相太子。夫人曰。大善。王与夫人。共行到道人所。王以黄金一囊。白银一囊。以上道人。道人不受金银。即开[疊*毛]布而视之。太子有三十二相。神光表现。道人即垂泣而悲。王夫人问。道人吾子。将有何不善耶。王今日故相太子。欲知善恶。何以故悲泣。道人曰。昨日天地振动。正为太子。我伤年老。今我当去世。恨不待此人。恨不闻是人经戒。以故悲泣。王闻道人所言。即为太子。选择国中名倡妓。得四千人。令千人一番歌乐。昼夜不休息。又欲宿卫太子。王深知道人工相人。王即为太子。更治宫室门户垣墙。皆令完坚。若欲开之。持门户者。其声当闻四十里中。太子生时。殿中有仓头亦生。有一白马。亦生仓头。名车匿。马名曰鞬德。王令仓头侍太子马为太子养护。当乘骑之。太子生七日。其母终矣。太子年十岁。前白大王。为王太子。未曾出游。王曰大善。即令左右百官。随太子行游。太子乘车。出东城门。第二忉利天王释。即化作病疾人在前。腹大身肿。肌肉尽索。着壁而息。太子问其驭者。是何等人。驭者对曰。是病疾人。太子曰何如为病疾人。驭者对曰。是人宿命为恶。今生为人。食饮不节。卧起无常。中得为病。太子曰。吾国王之子。饮食不节。卧起无常。当复得是病。驭者曰。人皆当得是。太子即回车而还。愁忧不乐。念天下人。悉当病。今我当复病。不复饮食。大王悔令太子出游。复闭宫门。不复使出。还作倡妓乐之。太子甫愁忧益剧。不能饮食。至后稍稍差。复数年所。太子复报大王。今在宫中闭日久。思乐复一出游。大王不忍逆太子意。复可之。豫令国中。太子当出。勿令病人诸不净洁在道傍。皆敕令太子复乘车出南城门。天王释。复化作热病人。头面不理。屎尿相涂。还自卧其上。命在呼吸。太子问驭者。是何等人。驭者对曰。是人宿命为恶。不肯自克。饮食不节。卧起无常。中得是病。命在须臾。太子曰。吾亦饮食不节。卧起无常。当得此病。驭者曰。人皆当病。太子即复回车而还。太子复愁忧。不肯饮食。大王曰。傍臣左右。故先敕令国中。勿令病人诸不净洁者当太子。何故令病人见太子。后为作倡妓乐太子。太子愁不解。不以乐为乐。后稍差。稍差后。复数年所。太子复报大王。闭其宫中不乐。复欲出游。王曰。汝一出来。还常愁忧不乐。不欲复饮食。何为复出游耶。太子曰。我不复尔。王复令国中。太子欲出游。勿令病人诸不净洁当道见。太子乘车。出西城门。天王释。复化作一老人。羸瘦背伛。拄杖而行。太子问驭者。是何等人。驭者曰。是老人。太子曰。何如为老人。驭者曰。人生地上。从年一至竟。寿命欲尽。气力衰微。饮食不能。故曰老人。太子曰。吾亦当复老耶。驭者曰。人生皆当老。太子曰。回车而还。吾亦不久居世间。便复大忧。人皆当复老衰微。饮食消尽。当终亡。我何为久于世间。不肯复饮食。愁忧低头。大王复诱恤谏晓。我独有汝一子耳。当持国付汝。奈何一出。还辄愁忧。不肯饮食。王大为作乐乐之。后复稍稍解。如是久久后。复报王。我欲出游。王答言。汝一出来。还辄愁忧不乐。不肯饮食。发痟瘦。从死还。何为复欲出游。太子曰。我年长大当老。王复遣出北城门。天王释。复化作丧车。中外男女。持幡啼哭。随车而送之。太子问其驭者。是何等人声。驭者曰。是哭声。太子曰。何如为哭声。驭者曰。有人死者。太子曰。何如为死。驭者曰。人生地上。悬命在天。寿有长短。故曰死。死者无所复知。身体皆消尽。终无有期。家室哀痛。随而送之。太子曰。吾亦当死耶。驭者曰。人皆当归死。太子曰。吾不能久居天地之间。吾当复是死。遂回车而还。王问驭者。太子还何以疾。左右白言。太子出游。道见丧车。心为不乐。故还疾。王曰。吾亦不欲令太子出游。太子年二十。王欲为太子娶妇。太子曰。我不娶妇。王为太子。阅一国中女。得数十万女。令太子目阅视之讫。无有可太子意者。最后一女。名曰俱夷。太子曰。吾欲娶是女。王即为太子娶之。为太子娶妇。是女平生可持华卖与菩萨者。宿命时。字俱夷。今生续字俱夷。太子谓妇曰。我两人。同床并首。愿得好华。置我两人间共视。亦好耶。其妇曰。华可得。即取华置中央。夫妻侠之卧。妇人之意。欲附太子。太子固谓妇言。若来附我。必迫此华。此华有汁。流污床席。其妇即自却。久久复谓妇言。我两人。同床并首。愿欲得好[疊*毛]布。置我两人中央顾视之。不亦好耶。妇曰。[疊*毛]布可得。即取[疊*毛]布置中央。妇人之意。意欲身前近太子。太子曰。若来附我。必有汗垢污[疊*毛]布。其妇即却。不敢大亲太子。意疑太子。坐起常随太子。夜半时。四天王。从天窗中来。呼太子曰。时到可去。太子曰。我欲去不能得去。四天王。即令舞歌者伏鞞瞑。无所复知。其妇卧出太子徐据床。起视其妇。恐妇觉知。太子遂下床而起得去。徐呼同日所生仓头车匿。令鞴白马鞬德于中庭。车匿即鞴马。太子上马欲去。恐门有声故。徘徊中庭。太子马行。蹄声常闻二十里。是门声闻四十里故。太子不敢开门。四天王。即使诸鬼神。抱持马足。踰屋出城。自到王家佃上。止树下。明日王不知太子所在。宫中骚动。王曰。吾子未曾出游。今且在佃舍耳。王即自到佃舍。遥见太子坐树下。日光欲照太子。树曲其枝叶扇之。不得令日光照太子。王恐心且惶。下马为太子作礼。太子亦为王作礼。太子曰。我为王作子。未曾出游。今一出游。今王复追我。我马与奴。续在一傍。愿大王归宫。我数日自归。王即上马而归。谓其妇俱夷。太子今在佃上。数日来归。太子在树下。专精长思惟累劫之事。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六泥犁。无一可者。见田中犁者。出土中虫。或有伤者。或有死者。乌复随而食之。太子叹曰。人生地上。死当入泥犁。不亦苦乎。吾不能久居世间。即上马而去。行十数里。见一男子。名曰贲识。贲识者。鬼神中大神。为人刚憋。左手持弓。右手持箭。腰带利剑。当道而立。贲识所立处者有三道。一者天道。二者人道。三者泥犁恶人之道。太子遥见。心为不乐。直以马前趣之。贲识即惶怖战栗。解剑持弓箭。却路而立。太子问曰。何道可从。贲识即以天道示之。此道可从。太子行数十里。道逢猎者。太子曰。我欲从卿有所债。宁可得耶。猎者言。所索者可得。太子曰。欲得君鹿皮。猎者即以皮与太子。太子亦以珍物与之。太子行数十里。驻马而下。谓车匿。若从是而还。车匿言。我随大天。不可还。太子曰。归谢大王及我舍妻言。我欲入山为道。终身不复还。太子取头上宝冠无利着身珍衣。授与车匿。车匿啼哭受之。其白马。前屈膝垂泪。而舐太子足。车匿步牵马而还。车匿亦啼。白马亦啼。从后望太子。取麏鹿皮着之。欲变其服。妇日望太子当归。反见空马。啼哭自投殿下。前抱马颈。谓车匿太子所在。车匿曰。太子上谢大王及我舍妻言。我入山为道。终身不复还。俱夷曰。我何薄命。如亡我夫。我当于何所求。我夫我夫。在天上地下人间耶。我当行求之。谓白马言。太子与汝俱出。若反空还。左右皆为感动。王闻太子去。泣下交横。谓俱夷。人生地上。皆当归死。吾子学道度世。不亦善耶。欲以解俱夷意。王亦念太子无已。王即请国中贤智之士。得数千人。王复选数千人。得数百人。复于数百人中。得数十人。复于数十人中。选择得五人。王呼五人问言。卿等日夜于家。抱子持孙。亦独乐乎。今吾有一子。未曾出游。不知天下白黑。一旦舍吾。远处行入名山。涉历窈林。趣度溪谷。寒暑饥渴。谁当知之。或有虎狼猛兽吉凶之事。谁当见者。今卿等五人。各遣一子。追求吾子。得者便随侍之。吾子终身不复还。卿等五人。有中道舍吾子去之。吾灭卿等家族。五人即遣。五子追求太子。得之于名山。随而侍之。如是数岁。太子亦不问五人所从来。太子所行者。皆窈林之处。五人患而告之。自相谓言。是王太子。不行学道。病狂痴耳。行不择道。我五人不能随。还者王灭吾家。不如于此而止。五人皆言可。五人所止处者。大水上。其水上有果蓏异类之物。冬夏常有所啖故不饥。五人止留。太子亦不问也。太子遂入深山无人之处。取地高草。于树下正坐。一心自念言。今日饥骨筋髓。皆枯腐。于此不得佛不起。太子便得一禅。复得二禅。复得三禅。复得四禅。便于一夜中。得阿术阇。自知所从何生无数世时宿命。二夜时。得第二术阇。得天眼彻视洞见无极。知人生死所行趣善恶之道。向明时。便得佛。佛自念。我以得佛矣。难得难知难了。得佛道。便到龙水所。龙名文邻。文邻者所止水边有树。佛便正坐自念言。昔往无数劫时。有题和竭罗佛言。我当为释迦文佛。我今日已得佛矣。我从无数劫以来求佛。适今得佛耳。我从无数劫以来所施。为入六波罗蜜。不忘我功德也。今皆得之。佛适念是。便入禅波罗蜜。佛在水边树下。坐禅光景入水彻照龙所居处。龙见佛光。大惊毛甲为竖。文邻龙曾已。更见三佛。一者名拘娄孙佛。二者名拘那含牟尼佛。三者名迦叶佛。皆在树下坐。光景皆入水中。彻照龙所居处。龙见佛光景如前。三佛光景世间得。无复有佛。龙便大喜。出水左右顾视。见佛坐树下。身有三十二相。正金色。端正如日月。佛三十二相。遥见如树有华。文邻龙。便前趣佛。绕佛七匝。龙有七头。便以覆佛上。龙出水侍佛。便风雨七日。佛禅七日。不动不摇。不喘不息。佛意快无极。过七日后。风雨便止。佛用初得道故。欢喜不食七日。龙见佛欢喜。侍佛亦不食七日。七日竟。佛自觉。龙便以作年少婆罗门。长跪叉手。问佛言。得无寒。得无热。得无为虫蛾蚊虻所娆。佛报言。经说言。人在屏处快。昔者所闻。今我皆以更见之是快。居世间不为人所娆亦快。不娆世间人及。蜎飞蠕动之类亦快。过度不复作。世间人不复作天亦快。无有嗔恚淫泆亦快。于世间得佛泥洹之道亦快。龙白佛言。从今以去。我自归佛。自归经。佛语龙言。比后当有众阿罗汉比丘僧。汝亦当复务自归之。畜生中。文邻为于前自归佛。佛神通洞达。诸天集会。皆稽首前谒。佛闲居实处。精念天下众善悼哀万民。意欲教之。当先教谁。吾王遣五人侍我。五人不能及我。今在水上。吾当先教之。佛即复故道而还。五人遥见佛来。不知何人。自相谓。是人来者。慎无作礼。慎无与语。五人皆言可。佛遥闻五人所道者。佛至五人皆惶怖。前为佛作礼。佛言。卿等五人。何故无坚心耶。属自相谓。是人来者。慎无作礼。今何故作礼。五人不敢复语。佛将五人俱去。行数日。佛以手摩五人头须。皆为沙门。有三道人。各教授弟子。一道人教五百弟子。一道人者。教三百弟子。一道人者。教二百弟子。凡为千人。佛将五沙门。到三道人所。诸弟子。皆大喜。皆随佛而去。佛将诸弟子。行至诸国。到城门。钟鼓自作声。琴瑟自鸣。病者得愈。老更少。盲者得视。聋者得听。伛者得伸。跛者得行。百兽相和悲鸣。诸天飞来散花。作乐其上。佛光照无数天。其领三千日月。万二千天地。皆属焉。前后教授弟子。教数千万亿人。皆得道度世。

 

下一篇:佛说十二游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