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金光明最胜王经除病品第二十四
·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四之三
·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八
·不空罥索陀罗尼自在王咒经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金刚三昧经
·佛说十一面观世音神咒经
·大明高僧传卷第三
·大方等大集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本缘部诸经短篇汇集 > 内容

佛说睒子经三藏法师释圣坚译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4 11: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佛说睒子经

    乞伏秦三藏法师释圣坚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毗罗勒国。与千二百五十比丘。及众菩萨国王大臣长者居士清信士女不可称计。一时来会。佛告诸比丘。皆悉寂静定意听。我念前世初得菩萨道时。戒行普慈精进一心修集智慧善权方便。功德累积不可称记。诸天龙鬼神帝王人民无能行者。阿难闻佛言。更正衣服长跪叉手白佛言。愿欲所闻。佛告阿难。乃往过去无数世时。有菩萨名曰一切妙行。慈仁惠施救济群生。常行四等心度世危难育养苦人。在兜率天上教授天人。常以昼夜各三时定意。思惟三界。照观十方天下人民善恶之道。知有父子。相养父母奉事三尊。恭顺师长修诸功德者。常以天眼遍观五道。时有迦夷国。中有一长者孤无儿子。夫妇两目皆盲。心愿入山求无上慧。修清净志信乐空闲。菩萨念言。此人发意欲学妙道。而两目皆盲目无所睹。若入山中或堕沟坑。或逢毒虫所见危害。若我寿终为其作子。供养父母终其寿。即便往生盲父母家为其作子。父母欢喜爱之甚重。布发道意欲行入山。以生子故便乐世闻。子年十岁号曰睒子。至孝仁慈奉行十善。不杀不盗不淫不欺。不饮酒不妄言不绮语不嫉妒。信道不疑昼夜精进。奉事父母如人事天。言常含笑不伤人意。行则应法不望倾邪。于是父母即大喜悦无复忧愁。睒年过十岁。睒自长跪白父母言。本发大意欲入深山志求空寂无上之道。岂以子故而绝本愿。人居世间无常百变。命非金石对至无期。愿如本意宜本先志。自随父母俱共入山侍养之宜不失时节。父母报睒子言。孝顺天自知之。不违本誓便当入山。睒即以家中所有之物。皆施国中诸贫穷者。便与父母俱共入山。睒子至山中以柴草为父母作屋施置床褥。不寒不热恒得其宜。适入山一年众果丰美食之香甘。泉水涌出清而且凉。池中莲华五色精明。栴檀杂香树木丰茂香倍于常。风雨以时不寒不热。树叶相接以障雨露。荫覆日光其下常凉。飞鸟翔集皆作伎乐之音。以娱乐盲父母。师子熊罴虎狼毒兽。皆自慈心相向无惊害之心。皆饮水啖果无复惊怖之心。獐鹿众乌皆来附近。与睒音声相和以娱乐盲父母。睒至孝仁慈无有过。蹈地常恐地痛。天神山神皆作人形。昼夜慰劳三道人。一心定意无复忧愁。睒常与父母取百种果蓏以食父母。父母时渴欲饮。睒着鹿皮衣提瓶行取水。麋鹿飞鸟亦复往饮不相畏难。时迦夷国王入山射猎。王见水边有糜鹿飞鸟。引弓射之箭误中睒。睒被毒箭甚痛。便大呼言。谁持一毒箭射杀三道人。王闻人声。下马往到睒前。睒谓王言。象坐牙死。犀坐角死。翠坐毛死。糜鹿坐皮死。今我死无牙无角无皮肉不可啖。今有何罪横见射杀。王言。卿是何人。被鹿皮之衣与禽兽无异。睒言。我是王国中人与盲父母俱来学道二十余年。未曾为虎狼毒虫所害。今便为王箭所射杀之。当尔之时。山中大风暴起吹折树木。飞鸟禽兽师子熊罴虎狼毒兽皆[口*睪]呼动一山中。日无精光流泉为竭。众花萎死雷电动地。时盲父母即自惊起曰。是何变异。睒行取水经久不还。将无为毒虫之所害耶。禽兽悲鸣音声号呼不如常时。风起四面树木摧折。必有灾异。王时怖惧大自悔责。我本射鹿箭误伤中射杀道人其罪甚重。坐贪少肉而受重殃。我今以一国财宝宫殿妓女丘郭城邑。以救子命。时王便前以手拔睒胸箭。箭深不可得出。飞鸟禽兽四面云集。悲鸣呼唤动一山中。王益怖懅支节皆动。睒言。非王之过。我自宿罪所致。我不惜身命。但怜我盲父母。年既衰老目无所见。一旦无我亦当终殁。以此懊恼酷毒耳。当尔之时。诸天龙神皆为肃动。王便重言。我宁入泥犁中百劫受罪。使睒身活。长跪向睒悔过。若睒命终。我当不复还国。便住山中。供养卿盲父母如卿在时。勿得为念。天龙鬼神皆当证知。我不负此誓。睒闻王此誓。虽被毒箭心喜意悦虽死不恨。以我父母累王供养。王当罪灭得福无量。王言。卿语我父母处。及子未绝吾欲知之。睒即指示从此步径。去是不远自当见草屋。父母在其中止。王徐徐往勿令我父母惊动怖懅。以善方便解语其意。王当为我上白父母。我无常今至当就后世。我不惜身命。但怜我盲父母年以衰老目无所见。一旦无我无所依仰。以此懊恼自酷毒耳。我死自分宿罪所致无可得脱。今自忏悔。从无数劫有身以来所行众恶于此罪灭。愿与父母世世相值不相远离。当令父母终保年寿勿有忧患。天龙鬼神常随护助灾害消灭。所欲应意无为自然。王将数人诣父母所。王去之后睒奄死矣。百鸟禽兽四面云集皆大号呼。绕睒尸上舐是胸血。盲父母闻此音声益怖彷徉而行。王行使疾。触动草木肃肃有声。父母惊言。此是何人非我子行。王言。我是迦夷国王。闻盲道人在山学道故来供养。盲父母言。拄屈大王来相慰劳远临草野。王当疲极体安隐不。宫殿夫人太子官属皆安善不。风雨和调五谷丰不。邻国人民不相侵害耶。王答道人。得蒙尊恩常自平安。又更问讯在此山中劳大勤苦。树木之间甚难为止。自安隐不。盲父母言。蒙大王恩常自安隐。我有孝子名字曰睒。常取果蓏泉水无乏。我有草席王可就坐。果蓏可食。睒行取水正尔来还。王闻盲父母言。又大伤心涕泣其言。我罪实重入山射猎。遥见水边有诸群鹿。引弓射之。箭误中睒。道人子睒已被毒箭其痛甚酷。今故自来语道人耳。父母闻之举身自扑。如太山崩地为大动。号哭仰天自陈诉言。我子睒者天下至孝无有能过。蹈地常恐地痛。有何罪故而射杀之。向者大风卒起吹折树木。百鸟悲鸣皆大号呼动一山中。我在山中二十余年。未曾有此灾异之变。而我子睒取水不还恐当有故。诸神皆惊肃肃而动。母便涕哭不肯复止。父言且止。人生世间无有不死。无常对至不可得却。但问王。睒为射何许今为死活。王以睒语向父母说。其盲父母闻王此语又大感绝。一旦无子俱亦当死。大王。今者牵我二人往子尸上。王即牵盲父母往到尸上。父抱其头。母抱两脚着与膝上。各以两手扪模睒箭。仰天呼言。诸天龙神山神树神。我子睒者天下至孝。是诸天龙神所知。我年已老目无所见。身代子死睒活不恨。于是父母俱共誓言。若睒至孝天地所知。箭当拔出。毒痛当除睒应更生

于是第二忉利天帝座即为动。以眼见此二盲道人抱子号呼。乃闻第四兜率天上。释梵四王从天上来。如人屈伸之顷。来住睒前。以神妙药灌睒口中。药入睒口箭拔毒出。更生如故。父母闻睒以死已生。两目皆开。飞鸟走兽皆大欢乐之音。风息云消日为重光。流泉涌出清而且凉。池中莲华五色精明。栴檀杂香树木光荣香倍于常。时王欢喜不能自胜。礼天帝释。还礼父母及子睒者。愿以一国所有财宝俱上道人自相供养。令我罪灭永无有余。睒语王言。欲兴福者王但还国。安慰人民当令奉戒。王勿射猎横杀无辜。身不安隐寿终当入泥犁之中。人居世间恩爱暂有。别离长久不得常在。王宿有福今得为王。莫憍自在。以自在故造无量恶。后入恶道悔之何益。王答如教。随王猎者见睒死已得天神药死而更生。父母眼开神变如是。悉奉五戒修行十善。死得生天无入恶道

佛告阿难。诸来会者。宿命睒者吾身是也。盲父者阅头檀王是。盲母者今王夫人摩耶是也。迦夷国王者阿难是。天帝释者弥勒佛是。佛告阿难。吾前世为子仁孝。为君慈育。为民奉敬。自致得成为三界尊。佛说经已时。诸菩萨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莫不欢喜。作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