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咒齿经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佛说七佛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究竟大悲经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地藏菩萨本愿经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本缘部 > 本缘部诸经短篇汇集 > 内容

佛说太子慕魄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4 07: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佛说太子慕魄经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洹阿难邠坻阿蓝。时佛语诸比丘。我身宿命为波罗奈国王。作太子名曰慕魄。始生有异。颜貌端正绝无双比。自识宿命无数劫事。所更善恶罪福受报寿夭好丑。没此生彼所从来生。皆悉知见。年十三岁闭口不言。王唯有此一子耳。举国人民皆重爱之。当继后嗣袭续王位。然以追识宿命亿载存亡祸福。故质不语至十三岁。捐弃形骸志存虚无。漂漂不说饥寒。恬淡质朴意如枯木。虽有耳目不存视听。智虑虽远如无心志。不畏污辱亦无憎爱。若盲若聋不说西东。状如蒙瞆不与人同。父王忧虑甚用患苦。深耻邻国恐见陵嗤。因呼国中诸婆罗门问之。此子何故不能言语乎。婆罗门相视言。此子恶人也。虽面目端正殊好。内怀不亲观相默默。欲害父母危国灭宗。将至不久不可畜养。既不能语当何益王耶。今王了不复生子者。皆是恶子所防固也。是使大王不复生子耳。王宜弃捐当生埋之。尔乃王身可全保国安宗。然后更得生贵子耳。不者甚危。王信狂愚谓为审然。即用愁忧坐起不宁。伎乐不御服美不甘。则与长者大臣共议之云。如之何。或有臣言。远弃深山无人之处。或有臣言。投沉深水。有一臣言。当如师语。但作深坑傍入如室。给与资粮侍以五仆生置其中。从命所如空刓绝之为

王即随此臣所言。即晨遣仆故出埋之。太子心内悲感伤其愚惑。矜愍无量。其母怜哀。心为伤绝言。我无相生子薄命乃值此殃。痛断我肠哽噎涕泣。悲怀喐吚感恋靡逮。事不得已俯仰放舍。遣人载出当埋弃之。悉取太子所有衣被璎珞珠宝。皆用送之。复使于外尽脱取其衣被珠宝。持着一面因共作坑。作坑未竟。慕魄独于车上深自思惟心与口语。今王以下及人民。皆共谓我为审聋痴哑不能语也。吾所以不语者。正欲舍世缘安身避恼济神离苦耳。今反当为诳诈所危。既没身命陷堕彼人。便默自取衣被珠宝持去。作坑人辈不觉慕魄取物去

时慕魄则到水边。净自洗浴以香涂身。悉取衣被璎珞着之到坑。问曰。作坑何施。其仆对曰。国王有子。名曰慕魄。喑哑聋痴年十三岁不能言语。王问婆罗门。婆罗门师白言。当生埋之。尔乃安吉全国荣宗利后子孙。以用是故。我等作坑欲埋慕魄。慕魄即曰。我则是太子慕魄也。人即惊悚衣毛为竖。驰走往趣视其车上不见慕魄。还至坑所谛熟观察。听闻言语。绝有异声光景如月。世所希闻动其左右。行者为止。坐者为起。飞鸟走兽皆来会聚。伏太子前听太子语

慕魄又曰。观我手足察我形容。云何群迷诳诈所惑。以谬为谛生相捐弃。发意所陈言成文章。左右惶敬已咸惶露。上合下同靡不顺从。其仪大惶征营悚栗。两两相视面目并青。咸曰。太子甚神乃如是也。皆前作礼叩头求哀。愿赦我罪共还入宫到父王所。慕魄曰。今已见弃不宜复还也。汝径自往白王令知。仆即犇驰白王如是。其母哀伤使人问状。仆曰。太子甚神开口一言真惊恐人。闻者皆扰行者满道。王则愕然且喜且悲深怪所以

王与夫人便共骖驾往迎太子。国民大小莫不驰动观瞻满道。咸曰。太子类如欲见神形。王未到顷。慕魄心即自念。当学道耳。适发此意天帝释即为化作园观浴池。众果树木快乐无比。慕魄即便脱去着身好衣珠宝。转作道人被服俨然

王前欲到逢见慕魄在树下坐。慕魄见王来到。即起迎逆王为作礼。慕魄则曰。大王就坐。王闻慕魄语言音声。威神光景震动天地绝无双比。即大欢喜。便晓慕魄共还入国。居位理政吾请避退

慕魄曰。不可不可。我以畏厌地狱勤苦愁毒万端。吾昔曾更作此国王名曰须念。以正法治国奉行诸善。二十五年鞭杖不行刀兵不设牢狱无系者。惠施仁爱恩流德布。救济穷乏无所贪惜。虽有此行犹犯微阙。终堕地狱六万余岁。蒸煮剥裂痛酷难忍。求死不得欲生不得。当尔之时父母在处。虽有资财亿载无数。富而且贵快乐无极。宁能知我在彼地狱拷治剧乎。岂复能来分取我身苦痛不也。我所以堕罪者何。往昔作此大国王时。小国王附庸诸域皆悉统属。王性慈仁其德至淳法令不严。诸小国王皆轻慢易。咸共谋议。今此大王谨善软弱威禁不摄德。不堪任统御大国。当共攻伐废退之耳。即举兵众来攻大国。时王须念逆以珍奇财宝皆赐遗之。复以重官厚禄抚顺慰喻诱而安之。即皆止息各还本国。如是未久复来攻伐数数非一。大国群僚咸共嗔恚。上白大王。诸小臣国愚戆无义。不虑罪舋数为慢突。造成悖逆触犯尊上。令民驰扰。警备不息。当应诛讨以除寇害。王曰。为民父母当务仁化。恕己育物危命济众。彼犹婴孩愍其无识。以渐诱导不忍加害也。王怀弘慈普哀物命。永无诛伐之心。群臣不忍数为属城小国所见陵易。忿不顾难。窃私举兵讨伐诸国。即大残杀人民。大王闻之。甚用悲痛为之雨泪。皆为诸国死亡人民持服。犹丧其子矜愍无极。诸小国王见大国王慈心矜念人民。乃尔即皆降伏来归附之。其来归附者。大王则为施设厨膳。大官设膳皆须烹杀牛羊六畜以具众味。烹宰之时辄当先白王。心虽慈事不获已顉头可之。缘是得罪勤苦如是。每一念之心甚怀寒衣毛为竖。身体则为虚冷汗出。我所以不语者。追忆过世所更吉凶安危成败恐复与会故。结舌不语至十三岁。冀以静默免瑕脱秽出度尘劳永辞于俗。不与厄会。适复念欲闭口不语。而当为王所见生埋。恐王后时复得是殃。一入地狱无有出期。我意不欲令王得罪。故复语耳。徒欲为道守意无为不乐为王也。人居世间恍惚若梦。室家欢娱须臾间耳。计命无几忧畏延长。乐少苦多众恼万端。是以智者以国财宝恩爱为累。众欲为尘。使我为王当复憍泆贪求快意令民忧烦。为天下之大患也。故欲除忧弃离尘累。反流索源拯济未度。生世如寄无一可怙。年衰岁移老命促疾。不可逡蠕去道日远。不贪富贵不重珍宝。弃捐世荣思想大道。高翔远逝自济于世

父王曰。当那可尔。汝为智者当原不及。不可便尔故弃我去。王心悲喜深悔所为

太子复曰。何闻父子生而相弃。恩爱已乖骨肉已离。为行己愆不可听观。屈苦相迎徒益劳烦。父闻子语。见其志固罔然失厝惭愧忸怩无辞可对

王曰。如汝前世作国王时。奉行诸善才有小失。非所忆知。而尚受罪勤苦乃尔。今我治国不奉正法。既无微善反是逐非。憍贵自恣纯行危殆。罪当何赀耶。便放太子听行学道。太子于是弃国捐王不慕人物。一心专精念道修德。功勋累积遂至成佛。佛已得道。复度十方诸天人民。不可称计无央数劫不以为劳。菩萨所更勤苦如是。佛言。尔时太子者我身是也。父王者今现我父阅头檀是。母者摩耶是。尔时相师婆罗门者调达是。时仆者阿若拘邻五人是也。诸欲为道者皆当承顺佛教无犯经戒。为道虽苦胜在三恶道八难处也。违戒犯禁后堕恶道。得脱为人当生贫苦。或作奴婢愿不自由。奉戒行善三尊可得。佛说如是。诸比丘众诸天人民。莫不欢喜。为佛作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