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天地八阳神咒经
·杂阿含经卷第一
·正法念处经地狱品第三之九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
·莲华面经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
·中论观因缘品第一
·大般若经第十般若理趣分
·六度集经忍辱度无极章第三
·方广大庄严经序品第一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阿含部 > 别译杂阿含经 > 内容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1 23: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四(丹本第十卷初准)

    失译人名今附秦录

  (二六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尼山中。有一天女。名求迦尼娑。本是波纯提女。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晖曜普照此山悉皆大明。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即说偈言

 口意宜修善  不应作诸恶
 身不以小恶  加害于世间
 观欲空无实  修于念觉意
 设自不乐苦  莫作损减业 

尔时世尊赞天曰。善哉善哉。如汝所说

 口意宜修善  不应作众恶
 身不以小恶  加害于世间
 观欲空无实  修于念觉意
 若自不乐苦  莫作损减业 

时波纯提女闻佛所说欢喜顶礼。即于坐没还于天宫

  (二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阿难告诸比丘。我今欲演四句之法。咸当善受至心谛听忆持莫忘。云何名为演四句法

 口意宜修善  不应作诸恶
 身不以小恶  加害于世间
 观欲空无实  修于念觉意
 若自不乐苦  莫作损减业 

时有一婆罗门。去阿难不远。闻说斯偈即便思惟。如此偈义义味深远。非是人作。必是非人之所宣说。当往问佛。作是念已。时婆罗门即诣佛所问讯已讫。在一面坐白佛言。瞿昙。我从阿难闻说此偈如我思惟。此偈句义非人所作。佛告婆罗门。实尔实尔。实是非人之所宣说。非人所造。我于往时在王舍城耆尼山中。求迦尼娑天女。来诣我所顶礼我已。在一面坐即说斯偈。而斯偈者实非人说。时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二七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尼山中。时求迦尼娑天。本是波纯提女。身光晃曜犹如电光。淳诚至信归依三宝。来诣佛所在一面坐。以此光明普照此山悉皆洞然。求迦尼娑天女。即说偈言

 我今以种种  赞咏佛法僧
 今但略宣说  随意所乐足
 口意宜修善  不应造众恶
 身不以小过  加害于世间
 观欲性相空  修于念觉意
 若自不乐苦  莫作损减业 

尔时世尊告天女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求迦尼天女。闻佛说已欢喜顶礼。于此处没还于天宫

  (二七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毗舍离北猕猴彼岸精舍之中。时波纯提天女。拙罗天女。光色倍常。往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时此二天女放大光明。遍照猕猴及毗舍离悉皆大明。时拙罗天女。即说偈言

 世尊婆伽婆  无上等正觉
 在于毗舍离  住于大林中
 求迦尼娑天  并及于拙罗
 波纯提女等  稽首尊足下
 我住昔曾闻  能善称说法
 牟尼世尊者  今现在演说
 诸有生讥毁  如斯深法者
 是则名愚痴  后必堕恶趣
 有能赞圣法  成就具于念
 是名有智者  后必生善处 

时求迦尼娑天女。复说偈言

 口意宜修善  不应造众恶
 身不以小恶  加害于世间
 观欲性相空  修于念觉意
 若自不乐苦  莫作损减业 

尔时世尊告天女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时天女等。闻佛说已。欢喜而去

  (二七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大明遍照祇洹。顶礼既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不触者勿触  触者必还报
 以如是事故  不应妄有触
 若非津济处  不应作渡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可嗔而不嗔  清净无结使
 若欲恶加彼  恶便及己身
 如逆风扬土  尘来自坌身
 欲以嗔加彼  彼受必还报
 是二并名恶  两俱不脱患
 若嗔不加报  能伏于大怨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七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颜炽盛容色殊常。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而说偈言

 婴愚少智者  造于诸恶业
 为已自作怨  后受大苦报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所作业不善  作已自烧煮
 愚痴造众恶  受报悲啼哭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七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威容光赫颜色殊常。来诣佛所。既顶礼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不以言说故  得名为沙门
 此实趣向道  成就坚履迹
 若有勇健者  能深修禅定
 获得于解脱  坏于魔结缚
 作及不作业  二俱称实说
 诈伪无诚信  智者所弃捐
 己身实无得  虚赞以自憍
 诈伪虚诳说  世间之大贼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不显己功德  不知他心行
 知已复涅槃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偈已。而白佛言。我于今者实有罪过。唯愿听我诚心忏悔。时佛默然。天复说偈言

 我今说罪悔  汝不受我悔
 怀恶心不善  不舍于怨嫌 

世尊以偈。复答天曰

 说罪言忏悔  内心实不灭
 云何除嫌隙  云何而得善 

天又说偈重问曰

 人谁无[億-音+(夫*夫)]过  人谁无误失
 何谁离愚痴  何谁常具念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如来婆伽婆  正智得解脱
 彼无诸[億-音+(夫*夫)]过  亦复无得失
 彼已离愚痴  能具于正念 

天复以偈赞言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七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尔时提婆达多友瞿迦梨。往诣佛所在一面立。佛告瞿迦梨。汝于舍利弗有缘莫生嫌想。舍利弗目连。净修梵行心意柔软。汝莫生嫌根。长夜受诸苦恼。瞿迦梨言。我信佛语。我随于佛。然舍利弗目连。实有恶欲。恶欲于彼实得自在。彼随恶欲。佛复告瞿迦梨。汝今勿于彼二人所生嫌恨心。如是至三。而瞿迦梨虽闻佛言。恶心不改舍佛而去。去佛不远身生恶疮。初如芥子。须臾之顷犹如豆许。复渐长大如毗梨果身体烂溃脓血流出。身坏命终堕大莲华地狱。时有三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立。第一天白佛言。世尊。瞿迦梨是夜命终。第二天言。堕大莲华地狱。第三天即说偈言

 夫人生世  斧在口中  由其恶言
 自斩其身  应赞而毁  应毁而赞
 口出绮语  后受苦殃  绮语夺财
 是故小过  谤佛圣贤  是名大患
 受苦长远  具满百千  入尼罗浮
 及三十六  入阿浮陀  乃至堕彼
 五阿浮陀  诽谤贤圣  口意造恶
 入斯地狱 

时彼三天礼佛足已。还于天宫

尔时佛告诸比丘。汝等欲闻彼阿浮陀地狱寿命长短以不。比丘白言。愿为我说。我等闻已信受忆持。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二十佉利胡麻得波罗捺。满溢一车。有长寿人。足满百年取其一粒。如是胡麻一切都尽此阿浮陀地狱所得寿命犹故未尽。此二十阿浮陀抵。成一尼罗浮陀。二十尼罗浮陀抵。一呵吒吒。二十呵吒吒抵。一睺睺。二十睺睺抵。一莲华地狱。二十莲华地狱抵。一大莲华地狱。瞿迦梨比丘以谤舍利弗目连故。堕是大莲华地狱中。佛告诸比丘。被烧燋柱尚不应谤。况情识类。佛说是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二七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威颜晃曜遍照祇洹。来诣顶礼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轻贱他  及不轻贱他
 为他所轻贱  以何为首目
 我今问如来  大仙为我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善知不轻贱  不知名轻贱
 乐法名恭敬  慢法名不恭
 不近善知识  是名不敬首
 乐行于非法  亲友生怨嫉
 与怨为亲友  是为不敬首
 如有妇女人  履行不贞良
 好与奸淫通  作于无理行
 男子违礼度  其义亦复然
 如是等名为  轻贱之元首
 斗秤欺诳人  巧伪不均平
 苟且怀贪利  是名轻贱首
 博弈相侵欺  损丧钱财尽
 如是等名为  轻贱之首目
 嗜睡着美味  早眠而晚起
 懈怠于事务  而复喜嗔恚
 如斯之等人  亦名轻贱首
 耳珰及镮钏  擎盖锦屣履
 贫穷自严饰  是名轻贱首
 财物既鲜少  爱着情愈浓
 虽生刹利种  冀求得王位
 如是愚痴人  是名轻贱首
 财宝其业大  多眷属亲友
 自食于美味  不分施与他
 受他好饮食  及得财宝利
 彼来至己家  都无报答心
 乃至不与食  是名轻贱首
 父母年朽迈  衰老既至已
 自食于甘美  终不知供养
 如斯之等人  是名轻贱首
 父母及兄弟  亲属并姊妹
 打骂出恶言  是名轻贱首
 沙门婆罗门  中时来至家
 不请不施食  是名轻贱首
 沙门婆罗门  及贫穷乞丐
 骂辱不施食  是名轻贱首
 谤佛及声闻  出家在家人
 为此非法事  是名轻贱首
 实非是罗汉  自称是罗汉
 天人婆罗门  沙门中大贼
 若为如是者  是多轻贱首
 如斯之等类  为他所轻贱
 世间可轻贱  我悉知见之
 宜应远舍离  如怖畏崄道 

天复以偈赞言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七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颜容晖赫。光色甚明遍于祇洹。来诣佛所顶礼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谁名为敬顺  谁名为陵邈
 谁为婴愚戏  如小儿弄土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男子若敬顺  女人必陵邈
 男子若陵邈  女人必敬顺
 女人婴愚戏  如小儿弄土 

天复以偈赞言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七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身光晃曜。犹如电光遍照祇洹赫然甚明。来诣佛所顶礼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觉观意欲来  遮止应遮止
 一切尽遮止  不造生死尘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觉观意欲来  遮止应遮止
 不应一切遮  但遮恶觉观
 恶恶应遮止  遮止能遮止
 若能如是者  不为生死遮 

天复以偈赞言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身光晃曜。遍照祇洹来诣佛所。礼佛足已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得名称  云何得财业
 云何得称誉  云何得亲友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持戒得名称  布施得财宝
 实语得称誉  普施众皆亲 

天复以偈赞言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八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颜晃曜。赫然甚明遍于祇洹。来诣佛所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生为人  如见极明了
 集诸财宝利  多少义云何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先学众技能  次集诸财宝
 集财为四分  一分供衣食
 二分营作事  一分俟匮乏
 种田是初业  商估是为次
 蕃息养牛群  羔牛并六畜
 复有诸子息  各为求妻妇
 出女并姊妹  及六畜家法
 调和得利乐  不和得苦恼
 作事令终讫  终不中休废
 智者善思惟  深知于得失
 善解作不作  财宝来趣己
 如河归大海  勤修于事业
 如蜂采众华  日日常增长
 昼夜聚财业  如彼蜂增长
 财不寄老朽  不与边远人
 恶人作鄙业  势力胜己者
 终不以财宝  与如是等人
 与财为亲厚  债索时忿诤
 怪哉财义利  失财失亲友
 但如法聚财  不应作非法
 丈夫如法作  端严极炽盛
 既能自衣食  又复惠施人
 调适不失度  命终得生天 

天复以偈赞曰

 我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弃舍嫌怖  以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八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佛告诸比丘乃往古昔俱萨罗国。有一善弹琴人。名俱[少/兔]罗。涉路而行。时有六天女。各乘宫殿陵虚而行。天等出宫语此人言。舅可为我弹奏清琴。我当歌舞。时弹琴人睹其容貌光明异常生希有想。问言。姊妹。作何功德得生斯处。尔先为我说其先因。我当为尔弹奏清琴。天女答曰。汝今但当为我弹琴。我于歌中自说往缘。时俱[少/兔]罗于六天前即鼓琴。时第一天女。而说偈言

 诸能以上衣  用施于他人
 人中生尊胜  处天如我今
 身如真金聚  光色甚凞怡
 天女有数百  我为最尊胜
 施于所爱物  其福胜如是 

第二天女。复说偈言

 若以诸上味  肴膳饮食施
 生人为男女  男女中最胜
 若生于天上  犹如我今日
 以舍所爱故  随意受快乐
 汝观我宫殿  乘空自在行
 身如真金聚  光颜甚殊妙
 天女有数百  我为最尊胜
 施上味饮食  获胜报如是 

第三天女。复说偈言

 若以胜妙香  布施而修福
 生人得尊胜  处天如我身
 以舍所爱故  随意受快乐
 汝观我宫殿  乘空自在行
 身如真金聚  光颜甚殊妙
 天女有数百  我为最尊胜
 以施胜香故  获报得如是 

第四天女。复说偈言

 我本人中时  孝事难舅姑
 骂詈粗恶言  我悉能忍受
 是故于今者  获得此天身
 以能孝顺故  随意受快乐
 汝观我宫殿  乘空自在行
 身如真金聚  光颜甚殊妙
 天女有百数  我为最尊胜
 以能孝事故  获胜报如是 

第五天女。复说偈言

 我于先身时  属人为婢使
 奉侍于大家  随顺不嗔戾
 精勤不懈怠  早起而晚卧
 若于大家所  得少饮食时
 分施于沙门  及与婆罗门
 是故得天身  随意受快乐
 汝观我宫殿  乘空自在行
 身如真金聚  光颜甚殊妙
 天女数百中  我最为尊胜
 处贱修福田  获胜报如是 

第六天女。复说偈言

 我于先身时  得见于比丘
 及以比丘尼  生大欢喜心
 彼教我精勤  得闻彼说法
 一日受斋法  是故今生天
 随意受快乐  汝观我宫殿
 乘空自在行  身如真金色
 光颜甚殊妙  天女数百中
 我为最胜尊  汝今且观我
 以用善教故  获胜报如是 

时弹琴者。复说偈言

 我今极善行  可乐萨罗林
 我今见天女  晃曜如电光
 见闻如斯事  还归造功德 

尔时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二八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是天威德光明炽盛。普照祇洹悉皆大明。彼天尔时即说偈言

 云何起必坏  云何遮不生
 云何舍所畏  云何成法乐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嗔恚起时灭  贪欲生必遮
 弃无明无畏  证灭最为乐
 弃恚舍贪欲  出于诸结使
 不着于色名  观诸法空林
 欲为生死根  欲能生诸苦
 断欲得解脱  诸苦亦复然
 苦得解脱故  苦本亦解脱
 婴愚无智者  放逸不观苦
 是故没苦海  缠缚无穷已
 智者捡乱心  不宜着诸欲
 夫为放逸行  能坏禅定乐
 是故应摄想  勿得着欲染
 譬如巨富者  守护其珍宝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已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八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天光色倍常。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是天威德光明炽盛。普照祇洹悉皆大明。彼天尔时即说偈言

 虽到于五尘  不名为贪欲
 思想生染着  乃名为贪欲
 欲能缚世间  健者得解脱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欲性本无常  断灭则悟道
 着欲生系缚  永不得解脱
 若以信为伴  不信莫由起
 名称转增长  寿终得生天
 若复断除欲  不数数受有
 不还来生死  永入于涅槃
 知身空无我  观名色不坚
 不着于名色  从是而解脱
 亦不见解脱  及以非解脱
 哀愍利群生  广饶益一切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八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天光明倍常。来至佛所头面礼佛在一面坐。而说偈言

 应共谁止住  复应亲近谁
 从谁所受法  得利不生恶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应共善人住  亲近于善者
 从彼人受法  得利不生恶
 应共善人住  亲近于善者
 从彼人受法  智者得利乐
 应共善人住  亲近于善者
 从彼人受法  智者得名誉
 亲近于善者  从彼人受法
 智者得解慧  是故应共住
 亲近于善者  从彼人受法
 亲族中尊胜  能离于忧愁
 于一切苦中  而能得解脱
 远离诸恶趣  能断一切缚
 纯受上妙乐  得近于涅槃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八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有天光明倍常。普照祇洹悉皆大明。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贪吝贫穷苦  皆由不惠施
 若欲求福德  智者应施与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可怖莫过贪  贫乏恒饥渴
 恐贫不布施  不施畏甚大
 今世若后世  饥穷苦难计
 若得少能施  得多亦能施
 生时得快乐  寿终得生天
 难施而能施  是名难作业
 婴愚不知解  诸佛贤圣法
 愚智俱命终  生处各别异
 愚者堕地狱  受于种种苦
 智者生人天  乃可得解脱
 贫穷捃拾活  以用养妻子
 净心割少施  其福无有量
 设百千大祀  供养于一切
 不及贫布施  十六分中一
 大祀有鞭打  侵掠他财宝
 种种苦恼人  以成大祀业
 以恶取财宝  众皆不欢悦
 如是不净施  及以小净施
 受报有好丑  不可以相比
 如法聚财物  终不非法求
 得财舍用施  正直而施与
 具戒修禅定  正直者受取
 福聚布四方  犹如大海水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二八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毗婆山侧七叶窟中。时佛为佉陀罗刺脚极为苦痛。如来默受。虽复苦痛无所请求。尔时有八天子。颜容端正来诣佛所。中有一天言。沙门瞿昙实是丈夫人中师子。虽受苦痛不舍念觉心无恼异。若复有人于瞿昙大师子所生诽谤者。当知是人甚大愚痴。第二天亦作是说。瞿昙沙门丈夫龙象。虽受苦痛不舍念觉心无恼异。若复有人于瞿昙龙象所生诽谤者。当知是人甚大愚痴。第三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如善乘牛。第四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如善乘马。第五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犹如牛王。第六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无上丈夫。第七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人中莲花。第八天复作是言。沙门瞿昙犹如分陀利。观彼禅寂极为善定。终不矜高亦不卑下。止故解脱。解脱故止。时第八天。即说偈言

 非彼清净心  假使满百千
 通达五比施  为于戒取缚
 没溺爱欲海  不能度彼岸 

尔时八天说此偈已。顶礼佛足。还其所止

 垂下及遮止  名称及技能
 弹琴并弃舍  种别.善丈夫
 悭贪不惠施  八天为第十 

  (二八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颜色殊常。来诣佛所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在一面坐。而说偈言(丹本澄函第十一卷初准)

 譬如彼大地  广大无有边
 又亦如巨海  甚深无崖际
 须弥极高峻  无以能喻及
 谁如那罗延  男子中无比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无物广于爱  深大不过腹
 憍慢高须弥  唯有佛世尊
 于诸男子中  最胜无伦匹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八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照曜赫然甚明。顶礼佛足在一面坐。而说偈言

 何物火不烧  旋岚不能坏
 劫尽大洪水  一切浸烂坏
 何物于彼所  而得不烂溃
 男子若女人  所有诸财宝
 以何方便故  王贼不能侵
 是何坚牢藏  无能毁坏者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福聚火不烧  旋岚不吹坏
 劫尽洪水浸  不能令腐朽
 男女有福聚  王贼不能侵
 福是坚牢藏  无能侵毁者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照曜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谁能具旷路  涉道之资粮
 以何因缘故  贼所不能劫
 设复逢奸恶  云何得守护
 云何彼劫夺  而生大欢喜
 云何常亲近  智者生欣悦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信为远资粮  福聚非贼劫
 贼劫戒遮杀  沙门劫生喜
 数亲近沙门  智者生欣悦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赫然悉皆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乐者所思念  称意尽获得
 一切诸乐中  欲乐最为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乐者无思念  苦者有愿求
 若人舍思愿  是为最为胜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颜殊特赫然大明。来诣佛所。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佛为天人师  于诸物中胜
 能知一切法  利益诸世间
 一切诸难中  何物最为难
 唯愿大仙尊  为我分别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他得自在  忍彼触恼难
 贫穷能布施  危厄持戒难
 盛年处荣贵  舍欲出家难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来诣佛所。威光晃曜赫然大明。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车为云何生  谁将车所至
 车去为远近  车云何损灭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从业出生车  心将转运去
 去至因尽处  因尽则灭坏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来诣佛所。身光晃曜遍照祇洹悉皆大明。时此天子却坐一面。而白佛言。世尊。须多蜜奢锯陀女生子。佛言斯是不善。非是善也

尔时此天。即说偈言

 子生世言乐  生子极欣庆
 父母渐老朽  何故说不善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我知生子者  必有爱别离
 阴聚和合苦  此都非是子
 是名与诸苦  婴愚谓为乐
 是故我说言  生子为不善
 不善作善想  不爱作爱想
 苦作于乐想  放逸所极熟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颜晖曜。威色倍常赫然大明。来诣祇洹顶礼佛足在一面坐。而说偈言

 云何自思算  不为烦恼覆
 云何复名为  永离于众数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若善算计者  二漏不流转
 名色永已灭  彼名离众处
 总数不覆藏  已去于总数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晖曜赫然大明。来诣祇洹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重于地  何物高于空
 何物疾于风  何物多草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持戒重于地  憍慢高于空
 心念疾于风  乱想多草木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离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二九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威颜晃曜光色殊常。来诣祇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修行何戒行  复作何威仪
 有何功德力  造作何业行
 具足何等法  得生于天上
 愿世尊悲愍  为我开显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我今为汝说  汝当至心听
 诸欲生天者  先当断杀生
 善修于禁戒  守摄于诸根
 不害有生类  便得生天上
 不盗他财物  彼与乐受取
 断于奸盗心  便得生天上
 不奸他妇女  度邪淫彼岸
 自足己妻色  便得生天上
 为利自己身  亦欲利于彼
 并为财利故  远离诸放逸
 实语不虚妄  便得生天上
 除去于两舌  不斗乱彼此
 乐出和合语  以此因缘故
 便得生天上  断于粗恶言
 谗刺触恼故  吐辞皆柔软
 闻者生欣悦  以是业缘故
 得生于天上  除断于绮语
 不谈无益事  知时而说法
 便得生天上  若聚落旷野
 不生贪利想  于他财物所
 不起愚痴心  便得生天上
 慈心不害物  不挟怨憎心
 向于群生类  心无怒害想
 便得生天上  信业及果报
 能修信施者  二事俱生信
 具足得正见  便得生天上
 如斯众善法  白净十业道
 悉能修行者  必得生天上 

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舍于嫌怖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大地.火不烧  谁赍粮.所愿
 甚能及车乘  锯陀女.算数
 何重并十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