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佛说七佛经
·杂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成实论卷第十二
·大通方广忏悔灭罪庄严成佛经
·佛般泥洹经
·大宝积经菩萨见实会第十六六界差别品第二十五之二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二
·大般若经初分教诫教授品第七之十九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阿含部 > 中阿含经 > 内容

中阿含晡利多品箭毛经第六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11 0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中阿含经卷第五十七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二○七)晡利多品箭毛经第六(第五后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王舍城。在竹林伽兰哆园。与大比丘众俱。千二百五十人而受夏坐

尔时。世尊过夜平旦。着衣持钵。入王舍城而行乞食。行乞食已。收举衣钵。澡洗手足。以尼师檀着于肩上。往至孔雀林异学园中

尔时。孔雀林异学园中有一异学。名曰箭毛。名德宗主。众人所师。有大名誉。众所敬重。领大徒众。五百异学之所尊也。彼在大众喧闹娆乱。放高大音声。说种种畜生之论。谓论王.论贼.论斗.论食.论衣服.论妇人.论童女.论淫女.论世间.论空野.论海中.论国人民。彼共集坐论如是比畜生之论。异学箭毛遥见佛来。敕己众曰。汝等默然住。彼沙门瞿昙来。彼众默然。常乐默然。称说默然。彼若见此众默然者。或来相见。异学箭毛令众默然已。自默然住

世尊往诣异学箭毛所。异学箭毛即从坐起。偏袒着衣。叉手向佛。白曰。善来。沙门瞿昙。沙门瞿昙久不来此。愿坐此坐。世尊便坐异学箭毛所敷之座。异学箭毛则与世尊共相问讯。却坐一面

世尊问曰。优陀夷。向论何等。以何事故共集坐此

异学箭毛答曰。瞿昙。且置此论。此论非妙。沙门瞿昙欲闻此论。后闻不难

世尊如是再三问曰。优陀夷。向论何等。以何事故共集坐此

异学箭毛亦再三答曰。瞿昙。且置此论。此论非妙。沙门瞿昙欲闻此论。后闻不难。沙门瞿昙若至再三。其欲闻者。今当说之。瞿昙。我等与拘萨罗国众多梵志。悉共集坐拘萨罗学堂。说如是论。鸯伽摩竭陀国人有大善利。鸯伽摩竭陀国人得大善利。如此大福田众在王舍城共受夏坐。谓不兰迦叶。所以者何。瞿昙。不兰迦叶名德宗主。众人所师。有大名誉。众所敬重。领大徒众。五百异学之所尊也。于此王舍城共受夏坐。如是摩息迦利瞿舍利子.娑若鞞罗迟子.尼揵亲子.彼复迦栴.阿夷哆鸡舍剑婆利

瞿昙。阿夷哆鸡舍剑婆利名德宗主。众人所师。有大名誉。众所敬重。领大徒众。五百异学之所尊也。于此王舍城共受夏坐。向者亦论沙门瞿昙。此沙门瞿昙名德宗主。众人所师。有大名誉。众所敬重。领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之所尊也。亦在此王舍城共受夏坐。瞿昙。我等复作是念。今此诸尊沙门.梵志。谁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事耶。非为弟子法骂所骂。亦无弟子难师。此一向不可.不相应。不等说已。便舍而去。瞿昙。我等复作是念。此不兰迦叶不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为弟子法骂所骂。众多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

瞿昙。昔时不兰迦叶数在弟子众举手大唤。汝等可住。无有人来问汝等事。人问我事。汝等不能断此事。我能断此事。而弟子于其中间更论余事。不待师说事讫。瞿昙。我等复作是念。如是此不兰迦叶不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为弟子法骂所骂。众多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如是摩息加利瞿舍利子.娑若鞞罗迟子.尼揵亲子.彼复迦旃.阿夷哆鸡舍剑婆利。瞿昙。我等作如是念。此阿夷哆鸡舍剑婆利不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为弟子法骂所骂。众多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瞿昙。昔时阿夷哆鸡舍剑婆利数在弟子众举手大唤。汝等可住。无有人来问汝等事。人问我事。汝等不能断此事。我能断此事。而弟子于其中间更论余事。不待师说事讫

瞿昙。我等复作是念。如是此阿夷哆鸡舍剑婆利不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为弟子法骂所骂。众多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

瞿昙。我等复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不为弟子法骂所骂。亦无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瞿昙。昔时沙门瞿昙数在大众。无量百千众围绕说法。于其中有一人鼾眠作声。又有一人语彼人曰。莫鼾眠作声。汝不欲闻世尊说微妙法。如甘露耶。彼人即便默然无声。瞿昙。我等复作是念。如是此沙门瞿昙为弟子所恭敬.尊重.供养.奉事。不为弟子法骂所骂。亦无弟子难师。此不可。此不相应。此不等说已。便舍而去

世尊闻已。问异学箭毛曰。优陀夷。汝见我有几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耶

异学箭毛答曰。瞿昙。我见瞿昙有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云何为五。沙门瞿昙粗衣知足。称说粗衣知足。若沙门瞿昙粗衣知足。称说粗衣知足者。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第一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复次。沙门瞿昙粗食知足。称说粗食知足。若沙门瞿昙粗食知足。称说粗食知足者。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第二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

复次。沙门瞿昙少食。称说少食。若沙门瞿昙少食。称说少食者。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第三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复次。沙门瞿昙粗住止床座知足。称说粗住止床座知足。若沙门瞿昙粗住止床座知足。称说粗住止床座知足者。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第四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复次。沙门瞿昙燕坐。称说燕坐。若沙门瞿昙燕坐。称说燕坐者。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第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是谓我见沙门瞿昙有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常随不离

世尊告曰。优陀夷。我不以此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优陀夷。我所持衣。随圣力割截。染污恶色。如是圣衣染污恶色。优陀夷。或我弟子谓尽形寿衣所弃舍粪扫之衣。亦作是说。我世尊粗衣知足。称说粗衣知足。优陀夷。若我弟子因粗衣知足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故。不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亦不相随。复次。优陀夷。我食粳粮成熟。无[麩-夫+黃]无量杂味。优陀夷。或我弟子尽其形寿而行乞食所弃舍食。亦作是说。我世尊粗食知足。称说粗食知足。优陀夷。若我弟子因粗食知足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故。不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亦不相随

复次。优陀夷。我食如一鞞罗食。或如半鞞罗。优陀夷。或我弟子食如一拘拖。或如半拘拖。亦作是说。我世尊少食。称说少食。优陀夷。若我弟子因少食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故。不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亦不相随。复次。优陀夷。我或住高楼。或住棚阁。优陀夷。或我弟子彼过九月.十月。一夜于覆处宿。亦作是说。我世尊粗住止床座知足。称说粗住止床座知足。优陀夷。若我弟子因粗住止床座知足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故。不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亦不相随

复次。优陀夷。我常作闹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或我弟子过半月一入众。为法清净故。亦作是说。我世尊燕坐。称说燕坐。优陀夷。若我弟子因燕坐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故。不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亦不相随。优陀夷。我无此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

优陀夷。我更有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云何为五。优陀夷。我有弟子。谓无上戒称说我。世尊行戒大戒。如所说所作亦然。如所作所说亦然。优陀夷。若我弟子因无上戒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复次。优陀夷。我有弟子。谓无上智慧称说我。世尊行智慧。极大智慧。若有谈论来相对者。必能伏之。谓于正法.律不可说。于自所说不可得说。优陀夷。若我弟子因无上智慧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

复次。优陀夷。我有弟子。谓无上知见称说我。世尊游知非不知。游见非不见。彼为弟子说法。有因非无因。有缘非无缘。可答非不可答。有离非无离。优陀夷。若我弟子因无上知见故。称说我者。彼因此处。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复次。优陀夷。我有弟子。谓厌爱箭而来问我。苦是苦。习是习。灭是灭。道是道。我即答彼。苦是苦。习是习。灭是灭。道是道。优陀夷。若我弟子而来问我。我答可意令欢喜者。彼因此处。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

复次。优陀夷。我为弟子或说宿命智通作证明达。或说漏尽智通作证明达。优陀夷。若我弟子于此正法.律中得受得度。得至彼岸。无疑无惑。于善法中无有犹豫者。彼因此处。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优陀夷。是谓我更有五法。令诸弟子恭敬.尊重.供养.奉事我。常随不离

于是。异学箭毛即从坐起。偏袒着衣。叉手向佛。白曰。瞿昙。甚奇。甚特。善说妙事。润泽我体。犹如甘露。瞿昙。犹如大雨。此地高下。普得润泽。如是沙门瞿昙为我等善说妙事。润泽我体。犹如甘露。世尊。我已解。善逝。我已知。世尊。我今自归于佛.法及比丘众。唯愿世尊受我为优婆塞。从今日始。终身自归。乃至命尽

佛说如是。异学箭毛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箭毛经第六竟(二千八百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