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僧伽和尚欲入涅槃说六度经
·佛母经
·释家观化还愚经
·新菩萨经
·劝善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佛说观经
·佛说七女观经
·佛说无常三启经
·赞僧功德经
本周焦点
·大般涅槃经迦叶菩萨品第十二之一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七
·杂阿含经卷第二
·无量寿经宗要
·大般若经初分天帝品第二十二之二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救诸众生一切苦难经
推荐阅读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佛说八大人觉经
·佛说盂兰盆经
·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
·佛说般舟三昧经
·佛说当来变经
·大悲经
·观世音菩萨授记经
·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神咒
·佛说阿弥陀经
佛经原文 > 阿含部 > 中阿含经 > 内容

中阿含大品商人求财经第二十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12-09 19: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中阿含经卷第三十四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一三六)大品商人求财经第二十(第三念诵)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乃往昔时。阎浮洲中诸商人等皆共集会在贾客堂。而作是念。我等宁可乘海装船。入大海中取财宝来。以供家用。复作是念。诸贤入海不可豫知安隐.不安隐。我等宁可各各备办浮海之具。谓羖羊皮囊.大瓠.押筏。彼于后时各各备办浮海之具。羖羊皮囊.大瓠.押筏。便入大海。彼在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其船。彼商人等各各自乘浮海之具。羖羊皮囊.大瓠.押筏。浮向诸方

尔时。海东大风卒起。吹诸商人至海西岸。彼中逢见诸女人辈。极妙端正。一切严具以饰其身。彼女见已。便作是语。善来。诸贤。快来。诸贤。此间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尽与诸贤。当与我等共相娱乐。莫令阎浮洲商人南行。乃至于梦。彼商人等皆与妇人共相娱乐。彼商人等因共妇人合会。生男或复生女彼于后时。阎浮洲有一智慧商人独住静处。而作是念。以何等故。此妇人辈制于我等不令南行耶。我宁可伺共居妇人。知彼眠已。安徐而起。当窃南行

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则于后。伺其居妇人。知彼眠已。安徐而起。即窃南行。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既南行已。遥闻大音高声唤叫。众多人声啼哭懊恼。唤父呼母。呼唤妻子及诸爱念亲亲朋友。好阎浮洲安隐快乐。不复得见。彼商人闻已。极大恐怖。身毛皆竖。莫令人及非人触娆我者。于是。阎浮洲一智慧商人自制恐怖。复进南行。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进行南已。忽见东边有大铁城。见已。遍观不见其门。乃至可容猫子出处

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见铁城北有大丛树。即往至彼大丛树所。安徐缘上。上已。问彼大众人曰。诸贤。汝等何故。啼哭懊恼。唤父呼母。呼唤妻子及诸爱念亲亲朋友。好阎浮洲安隐快乐。不复得见耶。时。大众人便答彼曰。贤者。我等是阎浮洲诸商人也。皆共集会在贾客堂。而作是念。我等宁可乘海装船。入大海中取财宝。求以供家用。贤者。我等复作是念。诸贤。我等入海。不可豫知安隐.不安隐。我等宁可各各备办浮海之具。谓羖羊皮囊.大瓠.押筏

贤者。我于后时各各备办浮海之具。谓羖羊皮囊.大瓠.押筏。便入大海。贤者。我等在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其船。贤者。我等商人各各自乘浮海之具。羖羊皮囊.大瓠.押筏。浮向诸方。尔时。海东大风卒起。吹我等商人至海西岸。彼中逢见诸女人辈。极妙端正。一切严具以饰其身。彼女见已。便作是语。善来。诸贤。快来。诸贤。此间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目+月].赤石.旋珠。尽与诸贤。当与我等共相娱乐。莫令阎浮洲商人南行。乃至于梦

贤者。我等与彼妇人共相娱乐。我等因共妇人合会。生男或复生女。贤者。若彼妇人不闻阎浮洲余诸商人在于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船者。则与我等共相娱乐。贤者。若彼妇人闻阎浮洲有诸商人在于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船者。便食我等。极遭逼迫。若食人时。有余发毛及爪齿者。彼妇人等尽取食之。若食人时。有血渧地。彼妇人等便以手爪掘地深四寸。取而食之。贤者。当知我等阎浮洲商人本有五百人。于中已啖二百五十。余有二百五十今皆在此大铁城中。贤者。汝莫信彼妇人语。彼非真人。是罗刹鬼耳

于是。阎浮洲一智慧商人于大丛树安徐下已。复道而还彼妇人所本共居处。知彼妇人故眠未寤。即于其夜。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速往至彼阎浮洲诸商人所。便作是语。汝等共来。当至静处。汝各独往。勿将儿去。当共在彼。密有所论。彼阎浮洲诸商人等共至静处。各自独去。不将儿息

于是。阎浮洲一智慧商人语曰。诸商人。我则独住于安静处。而作是念。以何等故。此妇人辈制于我等不令南行耶。我宁可伺共居妇人。知彼眠已。安徐而起。当窃南行。于是。我便伺共居妇人。知彼眠已。我安徐起。即窃南行。我南行已。遥闻大音高声唤叫。众多人声啼哭懊恼。唤父呼母。呼唤妻子及诸爱念亲亲朋友。好阎浮洲安隐快乐。不复得见。我闻是已。极大恐怖。身毛皆竖。莫令人及非人触娆我者。于是。我便自制恐怖。复进南行。进南行已。忽见东边有大铁城。见已。遍观不见其门。乃至可容猫子出处

我复见于大铁城北有大丛树。即往至彼大丛树所。安徐缘上。上已。问彼大众人曰。诸贤。汝等何故。啼哭懊恼。唤父呼母。呼唤妻子及诸爱念亲亲朋友。好阎浮洲安隐快乐。不复得见耶。彼大众人而答我曰。贤者。我等是阎浮洲诸商人。皆共集会在贾客堂。而作是念。我等宁可乘海装船。入大海中取财宝来以供家用。贤者。我等复作是念。诸贤。我等入海。不可豫知安隐.不安隐。我等宁可各各备办浮海之具。谓羖羊皮囊.大瓠.押筏。贤者。我等后时各各备办浮海之具。谓羖羊皮囊.大瓠.押筏。便入大海。贤者。我等在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其船。贤者。我等商人各各自乘浮海之具。羖羊皮囊.大瓠.押筏。浮向诸方。尔时。海东大风卒起。吹我等商人至海西岸。彼中逢见诸女人辈。极妙端正。一切严具以饰其身。彼女见已。便作是语。善来。诸贤。快来。诸贤。此间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尽与诸贤。当与我等共相娱乐。莫令阎浮洲商人南行。乃至于梦。贤者。我等与彼妇人共相娱乐。我等因共妇人合会。生男或复生女。贤者。若彼妇人不闻阎浮洲更有商人在于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船者。则与我等共相娱乐。贤者。若彼妇人闻阎浮洲更有商人在于海中。为摩竭鱼王破坏船者。便食我等。极遭逼迫。若食人时。有余发毛及爪齿者。彼妇人等尽取食之。若食人时。有血渧地。彼妇人等便以手爪掘地深四寸。取而食之。贤者。当知我等阎浮洲商人本有五百人。于中已啖二百五十。余有二百五十。今皆在此大铁城中。贤者。汝莫信彼妇人语。彼非真人。是罗刹鬼耳

于是。阎浮洲诸商人问彼阎浮洲一智慧商人曰。贤者不问彼大众人。诸贤。颇有方便令我等及汝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耶。阎浮洲一智慧商人答曰。诸贤。我时脱不如是问也。于是。阎浮洲诸商人语曰。贤者。还去至本共居妇人处已。伺彼眠时。安徐而起。更窃南行。复往至彼大众人所问曰。诸贤。颇有方便令我等及汝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耶。于是。阎浮洲一智慧商人为诸商人默然而受

是时。阎浮洲一智慧商人还至共居妇人处已。伺彼眠时。安徐而起。即窃南行。复往至彼大众人所。问曰。诸贤。颇有方便令我等及汝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耶。彼大众人答曰。贤者。更无方便令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贤者。我作是念。我等当共破掘此墙。还归本所。适发心已。此墙转更倍高于常。贤者。是谓方便令我等不得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贤者。别有方便可令汝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我等永无方便。诸贤。我等闻天于空中唱曰。阎浮洲诸商人愚痴不定。亦不善解。所以者何。不能令十五日说从解脱时而南行。彼有[馬*毛]马王。食自然粳米。安隐快乐。充满诸根。再三唱曰。谁欲度彼岸。谁欲使我脱。谁欲使我将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耶。汝等可共诣[馬*毛]马王而作是语。我等欲得渡至彼岸。愿脱我等。愿将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贤者。是谓方便令汝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商人汝来。可往至彼[馬*毛]马王所。而作是语。我等欲得渡至彼岸。愿脱我等。愿将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

于是。阎浮洲有一智慧商人语曰。诸商人。今时往诣[馬*毛]马王所。而作是语。我等欲得渡至彼岸。愿脱我等。愿将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诸商人随诸天意。诸商人若使十五日说从解脱时。[馬*毛]马王食自然粳米。安隐快乐。充满诸根。再三唱曰。谁欲渡彼岸。谁欲从我脱。谁欲使我将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耶。我等尔时即往彼所。而作是语。我等欲得渡至彼岸。愿脱我等。愿将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

于是。[馬*毛]马王后十五日说从解脱时。食自然粳米。安隐快乐。充满诸根。再三唱曰。谁欲得度彼岸。我当脱彼。我当将彼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时。阎浮洲诸商人闻已。即便往诣[馬*毛]马王所而作是语。我等欲得度至彼岸。愿脱我等。愿将我等从此安隐度至阎浮洲。时[馬*毛]马王语曰。商人。彼妇人等必当抱儿共相将来而作是语。诸贤。善来还此。此间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尽与诸贤。当与我等共相娱乐。设不用我者。当怜念儿子

若彼商人而作是念。我有男女。我有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我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者。彼虽骑我正当背中。彼必颠倒。落堕于水。便当为彼妇人所食。当遭逼迫。若食人时。有余发毛及爪齿者。彼妇人便当尽取食之。复次。若食人时。有血渧地。彼妇人等便以手爪掘地深四寸。取而食之。若彼商人不作是念。我有男女。我有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我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者。彼虽持我身上一毛。彼必安隐度至阎浮洲

于是。世尊告诸比丘。彼妇人等抱儿子来。而作是语。诸贤。善来还此。此间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尽与诸贤。当与我等共相娱乐。若彼商人而作是念。我有男女。我有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我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者。彼虽得骑[馬*毛]马王脊正当背中。彼必颠倒。落堕于水。便当为彼妇人所食。当遭逼迫。若食人时。有余发毛及爪齿者。彼妇人等尽取食之。复次。食彼人时。有血渧地。彼妇人等便以手爪掘地深四寸。取而食之。若彼商人不作是念。我有男女。我有极乐最妙好处。园观浴池.坐卧处所.林木蓊郁。我多有钱财.金银.水精.琉璃.摩尼.真珠.碧玉.白珂.车磲.珊瑚.虎珀.马瑙.玳瑁.赤石.旋珠者。彼虽持[馬*毛]马王一毛者。彼必安隐度至阎浮洲

诸比丘。我说此喻。欲令知义。此说是义。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

若有比丘作如是念。眼是我。我有眼。耳.鼻.舌.身.意是我。我有意者。彼比丘必被害。犹如商人为罗刹所食。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若有比丘作如是念。眼非是我。我无有眼。耳.鼻.舌.身.意非是我。我无有意者。彼比丘得安隐去。犹如商人乘[馬*毛]马王安隐得度。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

若有比丘作如是念。色是我。我有色。声.香.味.触.法是我。我有法者。彼比丘必被害。犹如商人为罗刹所食。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若有比丘作如是念。色非是我。我无有色。声.香.味.触.法非是我。我无有法者。彼比丘得安隐去。犹如商人乘[馬*毛]马王安隐得度。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

若有比丘作如是念。色阴是我。我有色阴。觉.想.行.识阴是我。我有识阴者。彼比丘必被害。犹如商人为罗刹所食。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若有比丘作如是念。色阴非是我。我无有色阴。觉.想.行.识阴非是我。我无有识阴者。彼比丘得安隐去。犹如商人乘[馬*毛]马王安隐得度。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

若有比丘作如是念。地是我。我有地。水.火.风.空.识是我。我有识者。彼比丘必被害。犹如商人为罗刹所食。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如是我法善说。发露极广。善护无有空缺。如桥筏浮具。遍满流布。乃至天.人。若有比丘作如是念。地非是我。我无有地。水.火.风.空.识非是我。我无有识者。彼比丘得安隐去。犹如商人乘[馬*毛]马王安隐得度。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若有不信于  佛说正法律
 彼人必被害  如为罗刹食
 若人有信于  佛说正法律
 彼得安隐度  如乘[馬*毛]马王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商人求财经第二十竟(四千二百七十三字)